歪歪书库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协议结婚后我离不掉了在线阅读 - 96、096

96、096

        陆难是真的下了死手在揍。

        围上前的人太多,一时难看清情况,但在一片嘈杂声中,拳头砸在肉上的声音依然清晰可辨,听得人牙酸。

        旁边的人也不敢真的用力去拉扯董事长,陆难就这么结结实实地把人揍了一顿。

        现场一片混乱,还惊动了机场的安保。最后等两个人终于被拉开的时候,陆英舜已经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他被两个人搀扶着,才勉强得以和盛怒的男人拉开了一段距离。

        陆难依旧面无表情,连呼吸起伏都没有加快多少。如果忽略他手上的血渍,陆董看起来衣冠楚楚,更像是要参加一场严肃的正式会议。

        但就是这么个面无波澜的男人,却刚把人打到吐血,下手时又黑又狠,全是挑着人身体上最软最没防护的部位。

        陆难的神色如此,另一位的情况却着实不怎么样。

        陆英舜的脸上没有伤,但是面色灰白如土,额上冷汗涔.涔。他的胸口剧烈起伏着,每次呼吸让人看了都觉得痛。

        陆英舜的嘴角带着血沫,脸上居然还在笑。

        “你把我打死,咳、咳咳……可就没人收拾这个烂摊子了。”

        陆难面色无波,但一眼看去,竟是让人觉得貌如修罗,打心底里生出一阵寒意。

        他的声音也很平静。

        “我会把他们都送下去陪你。”

        陆英舜愣了一下。

        他再想说话,但还没开口就开始剧烈地呛咳,咳到嘴角又开始涌.出.血沫。

        他本来就没有陆难高,此刻站不稳了,陆难看着他的目光就更居高临下。

        “看在四叔的面上,我放你一回。”

        周遭又安静了下来,只听得见陆难冰冷平缓的声音。

        “别再去招惹他。”

        “没有下一次了。”

        在方木森几人的沟通处理下,混乱的现场逐渐恢复了正常,聚集的人群散去,陆英舜也被送去了医院。

        同样需要去医院的还有陆难,只不过他被送去了另外一家。

        怕他在医院里再把人揍一回。

        陆难手上沾的血不只有陆英舜的,还有他自己的。指骨用力过猛,砸出了伤口——足以看得出盛怒之下陆难的力度到底有多狠。

        陆英舜的伤势有多重,也可想而知。

        陆难手上的伤口不深,包扎一下就好,他自己更是没多眨一下眼睛。

        但跟着他一起的林与鹤,却一直在看那些血。

        包扎完,两人就离开了医院。上车后,沉默了很久的林与鹤终于轻声问了一句。

        “疼吗?”

        陆难抬眼看他,淡淡道:“不疼。”

        林与鹤的眼眶却还是红了。

        他想控制自己的声音,却还是泄露出了那一丝颤抖。

        “你总是、因为我受伤……”

        陆难目光一凝。

        他抬手,用指腹抹了抹林与鹤微红的眼尾。

        不。

        是你总在治愈我。

        只不过陆难没有这么回答,开口时却是一句。

        “因为我想引起你的注意。”

        林与鹤:“……”

        林与鹤愣了。

        他迟了好几拍才想起来生气,这人和陆英舜当真是兄弟,气人不嘴软。

        “你……”

        只不过话没说完,就被截断了。

        “唔……!”

        突然的亲吻来得蛮不讲理,偏偏林与鹤还不敢挣扎,担心会碰到陆难的伤。

        亲着亲着,略显僵硬的身体就软了下来。

        思念如扑面而来的潮水,将人淹没。

        亲吻是唯一的氧气。

        等终于被放开时,林与鹤低低喘了一会儿,还主动靠近过去,贴了贴那与主人的冰冷温度并不相符的薄唇。

        贴了一下。

        又一下。

        “不要再受伤了。”他小声说,“哥哥。”

        男人抵着他的额头,认真答他。

        “嗯。”

        林与鹤眨了眨眼睛。

        卷翘的眼睫几乎蹭到了对方。

        “我伤你太久,不想再看你疼了。”

        陆难的眸光暗了暗,低头轻.咬了他一下。

        “你哪有伤我?”

        林与鹤却并不改口,还在继续。

        “我早该明白的,哥哥。”

        极近的距离里,他注视着男人纯黑色的眼眸,一字一句,异常认真。

        “我喜欢你,特别喜欢你。”

        “只有你。”

        最后一个字音,直接被人吞了下去。

        他们又在亲吻,只有切实的肢体接触才能暂时消减彼此心中翻涌的情绪。

        接触满足了的片刻消退之后,那些情绪却又变得更加汹涌。

        唇齿交缠时,声音也变得含糊。

        林与鹤却还是听清了陆难的低语——

        “我应该早点受伤的。”

        林与鹤又好气又好笑。

        他想纠正,却被腰侧一下捏得发不出声音来,只能惊喘着听对方说——

        “没有受伤。”

        “你不是在伤害我。”

        每说一句都要亲很多下。

        抵死缠.绵。

        “是我一直空缺的地方,被你填满了。”

        交缠的呼吸声中,细瘦的手腕被握住,轻轻按在心口正上方。

        掌心下是蓬勃圆满的心跳。

        和一只温柔栖息于此的鹤。

        “谢谢你选择我。”

        被吻的人说不出话,只能在心里回答。

        不客气。

        也谢谢哥哥。

        一路亲得太久,林与鹤不仅唇.瓣有些涩痛,脑子也有一点晕。

        不过他并没有忘记该记得的事。

        怕把人唇亲破流.血才停了动作的陆难正心猿意马摩挲着男孩腕骨上浅红痕迹,忽然听见林与鹤问。

        “哥哥,你为什么要打三少?”

        陆难动作一顿。

        “我好像没和你说过他‘招惹我’的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林与鹤偏头看着他,慢吞吞地说。

        “所以三少说得没错。”

        “你真的一直看着我,是吗?”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迟了抱歉,28号白天下了病危通知,哭得头疼,写了一点没够三千字,后面还有一点正文剧情,会尽力保持更新。个人原因影响阅读体验实在抱歉,是我的错,评论不用安慰,聊一下文吧,别的我不敢看怕哭。

        谢谢这个故事和喜欢这个故事的你支撑我。

        推荐一篇朋友的文,欢迎收藏:《反派是个大好人》by淡诗

        他穿成了心狠手辣,美艳狠毒的大反派。

        可是所有的坏事都不是他做的,因为他是穿进具身体的第九道灵魂,

        俗称……背锅侠。

        他想证明自己是个好人,

        奈何前八任穿越者都是混蛋,做下的事人神共愤,

        他只好退而求其次,开始装失忆。

        燕容意找到师弟一号:“我失忆了!”

        师弟一号:“又来?”

        燕容意:“???”

        师弟一号:“这是你第九次装失忆。”

        燕容意:“……”

        燕容意找到师弟二号:“我失忆了!!”

        师弟二号:“哦。”

        燕容意:“???”

        师弟二号:“一号不会又信了吧?”

        燕容意:“…………”

        燕容意找到师弟三号:”我失忆了!!!“

        师弟三号:“我信。”

        燕容意:“!!!”

        师弟三号:“我陪你一起骗一号和二号。”

        燕容意:“………………”

        师弟不信,他只好去找和自己相处时间最长的人——师尊。

        燕容意在师尊面前痛哭流涕:“我真的失忆了。”

        高高在上的师尊听罢,平静地点了点头,清澈的眸子里寒意浸染。

        他心中一喜:“那我可以走了?”

        师尊抿唇不语,像是默许。

        他暗自松了一口气,转身欲溜,忽听师尊冷冷道:

        “你答应做我道侣的事,也忘了吗?”

        燕容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