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协议结婚后我离不掉了在线阅读 - 97、097

97、097

        “……”

        陆难的下颌绷紧了,没有说话。

        汽车抵达了燕城大学校门口,这个问题也就暂时被揭了过去。林与鹤下午还有课,陆难也要回公司处理一些事务。

        两个人都是忙里偷闲。

        下车的时候,林与鹤推门要走,垂在身侧的左手就被人轻轻.握了一下。

        他回头,看见男人望着他,薄唇轻抿,面无波澜。

        林与鹤却平白觉得,哥哥似乎有点紧张兮兮的。

        像是怕他会忽然跑掉。

        林与鹤自己都被这个荒唐的念头逗笑了,不过他还是反握住了陆难的手指,低头亲了亲男人的手背。

        学着对方的样子,亲在了那线条分明的凸起腕骨上。

        林与鹤抬头,眨眨眼睛,眉眼含笑。

        “晚上见。”

        他正想直身离开,却被手臂上传来的力度拉了回去,身体一时失去平衡,和人撞了个满怀。

        薄唇抿成一条直线的男人顶着一张冷冰冰的脸,按着他又亲足了好几遍。

        “晚上见。”

        惹得林与鹤下午上课时一直在摸嘴巴。

        怕肿得太明显,被人注意到。

        实际上大家都很清楚,这种行为有个更直白的说法。

        此地无银三百两。

        林与鹤下午满课,放学后又找舍友补了补上午的笔记,才准备回去。

        不过他才刚走出校门,就接到了耿芝的电话。

        耿芝就在附近,两人直接约在了校门外的咖啡馆。

        “真是一会儿都不消停,刚回来就惹出这么大的动静。”

        耿芝没好气地抱怨着。

        “他还以为自己是个毛头小子吗,上去就打人?三十岁了,三十岁的人了!在机场打架!这事完全能空降热搜,我真是服了。”

        耿芝知道林与鹤去机场接人的事,但完全没想到陆难能把动静闹得这么大。

        这要是前段时间也就算了,现在陆难的公众形象直接和林与鹤绑在了一起,出事之后势必会影响林与鹤。

        所以耿芝才会气成这样。

        林与鹤迟疑,他小心问。

        “处理起来很棘手吗?”

        “……”

        看林与鹤这样子,耿芝有再大的火也发不出来了。

        “他们公关部联系过我,现在已经压下去了。”耿芝勉强按下了火气,说,“现在陆家消停了,也没那么棘手。”

        没人在背后撺掇挑火,这些事处理起来也不算太困难。

        “我就是想不通他闹的这事,平白增加工作量。”耿芝说,“陆家不是都处理了么,他为什么要揍陆英舜?”

        林与鹤犹豫了一下,不过这事瞒不住,他还是说了。

        “陆英舜向我表白了。”

        耿芝:“哦。”

        他并没有多少惊讶的反应,林与鹤有些意外:“你知道这件事?”

        “不知道。”耿芝喝了口咖啡,不咸不淡地说,“不过这也不算什么秘密吧。”

        林与鹤:“……啊?”

        为什么不算秘密?

        林与鹤疑惑:“我都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喜欢我……”

        因为他们兄弟都是变.态。

        耿芝“啧”了一声,到底还是没这么说,只道:“这有什么好不知道的,追你.的.人什么时候少过?之前的告白信都快一天一封了吧。”

        林与鹤说:“那不一样。”

        不少人都是只和他见过一两次,只是因为外表才冲动表白。

        耿芝却说:“有什么不一样的?”

        “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谈个恋爱就要考虑一辈子的事吗?”

        现在看脸的人多了,炮.友一.夜.情都如此普遍。林与鹤这种非要思考一生的人才是少数。

        “真不一样的只有陆难,”耿芝敲了敲咖啡杯,“也就他会和你的想法一样。”

        “你们俩倒是绝配。”

        林与鹤听完,想了想,没说话。

        耿芝挑眉:“怎么,不反驳我了?”

        林与鹤却点点头,认真道:“你说得对。”

        耿芝:“……”

        咖啡杯被他敲得晃了一下,里面的咖啡都差点洒出来。

        怎么听见林与鹤的认同,他却觉得更气了呢。

        气归气,耿芝还是把陆难和陆英舜的事又仔细和林与鹤说了一下。

        “当年陆难的父亲离开香江自立门户的时候,陆家唯一帮过他的人就是陆英舜的父亲,陆鸿庆。”

        陆家老爷子陆广泽对哪个儿子也没有真正的偏爱过,他只不过是更喜欢容易被控制的人而已。

        而他的大儿子正好与他的要求完全相反,不仅在商业决策上经常与陆广泽有争执,还忤逆家族的联姻命令,执意娶了一位豪门根本看不上的赛车手做妻子。

        陆广泽对大儿子的厌恶也就日益深重,更不要说是大儿子那根本没被承认过的妻子和孩子了。

        陆广泽本想用家产限制大儿子,毕竟豪门遗产纠纷屡见不鲜,为了那些滔天财富,连亲生兄弟都能手足残杀,拆散一对情侣更是易如反掌。

        但他怎么也没想到,大儿子居然真的会放弃所有继承权,带着妻儿离开了香江。

        “陆广泽的四个儿子里,成器的就只有老大和老四,”耿芝说,“他们俩倒没有过什么争执,陆鸿庆也真的帮陆难父亲离开了香江。”

        林与鹤想起陆难在机场揍完陆英舜时说的话。

        “看在四叔的份上”。

        林与鹤说:“他们俩的关系不错?”

        这也解释了陆难会选择陆英舜合作的原因。

        是从父辈那继承下来的感情。

        耿芝却不置可否:“豪门的兄弟感情,谁知道呢,也说不定陆鸿庆就想着让大哥离开,最大的竞争对手没有了,陆家就顺理成章地成了他的。”

        林与鹤愣了一下。

        不过他想了想,又道:“不过后来当家的不是陆广泽的第三个儿子吗?”

        也就是陆琪琪的父亲。

        “那是因为陆鸿庆走得太早,不然也不会轮到他三哥。”耿芝说,“陆鸿庆先天不足,从小身体就不太好。”

        他也是香江英年早逝的天才里,最让大众觉得惋惜的一位了。

        “还有陆英舜。”耿芝说,“他和他父亲很像,都是天生体弱多病。”

        “五年前的时候,陆难还生过一场大病,当时是陆难找的医疗团队,帮他成功做了手术。”

        林与鹤听得很认真。

        他倒是不知道还发生过这种事。

        “陆难很早就花了大笔资金投资了医疗研究所,”耿芝说,“现在us最大的那家医疗器械公司也有他的股份。”

        他意有所指地看向林与鹤,却听林与鹤真诚地感叹:“哥哥好厉害。”

        耿芝:“……”

        算了。

        他还是挑明了说吧。

        “你应该也注意到了陆难的反应,他随时掌握着你的动向。”

        耿芝正色望向林与鹤,缓缓道。

        “小鹤,你一直想的是谈恋爱就谈一生,那这个问题,我希望你也能认真地考虑一下。”

        “有一个随时看着你的爱人,可能代表着安心,保护,但也可能代表会有隐藏的危险。”

        耿芝说得很认真。

        “这就真的成了一辈子的事。”

        “你没办法离开他,也没有了其他选择。”

        林与鹤想起了下午他和哥哥在学校前分开时的事。

        那时他问陆难是不是一直在看着他。

        陆难真的没有反驳。

        耿芝没有劝太多,他虽然不怎么喜欢陆难,但也不会替林与鹤做决定,只让林与鹤慎重考虑。

        两人聊完是已经是傍晚,天色已经黑了下来,林与鹤离开咖啡馆回家,出门的时候,他呼吸了一下新鲜空气,长长地吐出一口气。

        然后他朝四周看了看。

        没有什么异样。

        林与鹤想,不会现在也有吧?

        那他和耿芝聊的事,哥哥也会知道吗?

        林与鹤到家时,陆难已经回来了。

        男人还没有把西装换下来,只脱了外套,正站在开放式厨房里,把一盅乳白色的鱼汤端出来。黑色的衬衫和皮带勾勒出了男人的宽肩窄腰,即使只有一个背影,也英俊地让人挪不开眼睛。

        晚餐的香味袅袅飘散着,美妙的热气让这个空荡了一个多月的家终于再度被填满。

        陆难回头,看见了林与鹤。

        “回来了。”他淡淡道。

        林与鹤吸了吸鼻子。

        家的香气。

        他走过去,餐桌上的碗筷已经摆好了,陆难接过他肩上的背包,放在一旁,说。

        “去洗手。”

        林与鹤却没有动。

        他侧头看了看陆难,餐厅温和的光线笼罩下来,将他清俊的面容衬得愈发柔软。

        林与鹤问:“哥哥,你知道我今天和耿哥见面的事吗?”

        陆难的动作一顿。

        不过也只是一瞬间而已,今天在车上的对话,已经让陆难做好了准备。

        他把林与鹤的背包放好,才道。

        “我的确一直在派人跟着你。”

        林与鹤问:“从帮我捡录音磁带的时候就开始了,是吗?”

        陆难下颌绷紧,低应了一声。

        “嗯。”

        林与鹤大概是世界上所有坠入爱河的人中最冷静的一个。

        全记得清楚,也看得通透。

        把录音带交给林与鹤时,陆难就考虑过自己的跟踪被暴露的事,当时方木森也劝他慎重,但他最后还是选择了把磁带交还对方。

        当时林与鹤专注于妈妈.的声音,无心他顾,才没有追究这个问题。

        现在事情再次被陆英舜挑明,仍是必须要面对。

        陆难也想过。

        他一向周全缜密,对这件事的考量更是远比其他人所能想象出的程度更深入百倍。

        但最后,陆难依然无法提前安排最妥当的结果。

        因为这件事仍要交由林与鹤来决定。

        陆难的胸膛起伏了一下,额前青筋隐隐跳动着,耳膜上的心跳声也聒噪不堪。

        只不过他惯于隐藏情绪,开口时声音也还算是冷静。

        “牵扯到你的安全,我无法放手。”陆难说,“等陆家后续处理完,情况应该会好一点。”

        他望着林与鹤,声音很低。

        “你觉得不舒服的话,我可以撤掉。”

        陆难早设想过千百遍,也清楚对方有任何情绪都很好理解。但即使如此,他依然一瞬不眨地注视着对方,盯着男孩脸上所有的情绪变化。

        他还是会怕。

        怕对方神色中.出现哪怕一分的惊惧、厌恶、反感。

        陆难盯得太紧,过了一会儿才发现林与鹤好像没有在仔细听。

        林与鹤不知道在想什么,神情也看不出什么端倪,他只是几步走近过来,抬起眼睛,也直视起了陆难。

        他的眼睛很漂亮,蕴着光,不是从四周投射来的,而是他自己发散出的漂亮星芒。

        林与鹤伸手,握住了陆难的指尖。

        先是手指,再是十指相扣,后来这样也不够了,就踮起脚尖仰头去亲了亲。

        想要更近。

        他的动作并不算熟练,带着一点生涩,好奇,冷玉般的皮肤真正碰触到时,却带着撩人的温热。

        像一只睁圆了眼睛的猫咪,凑过来黏着想要亲你。

        林与鹤亲得不久,他也没有在搪塞糊弄,很快给了答案。

        “没有不舒服。”

        他的声音很轻,像自言自语。

        却也认真。

        “挺正常的吧。”

        林与鹤听了那么多人的劝解和告诫,听了陆难的剖白,早该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却还是在想。

        挺正常的。

        他说着,又仰头去亲了一下。

        在男人绷紧的唇线上。

        把那寒冰融化成激流。

        “有的时候,我也想一直看着哥哥。”

        作者有话要说:        别看了,你要哭得没力气睁眼了。

        明天有更新,还有两章正文完结。谢谢所有读者。感谢在2020-03-2902:32:08~2020-03-3101:47:1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solnyshko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星沉香4个;岩海苔、紫月阁主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星沉香2个;萝卜切块不切丁、维他爽吸麻、小甜甜呀~、元氣少年ww、喵大人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六百块买不了吃亏、鹿凇间奈、爱喵的花花、sunny892个;深小秋、只途径了盛开、上善若水、pc路人甲、越來越圓滾滾的yos醬、是月流光、pyrus、番茄味薯片、阿洛、尔本、30822943、蓝尘、米子火火火、江百井、衿琯、伐我、绿野不问夜千鹤、啊啊啊啊月、怕鬼与爱国是因果关系、斑、云淡风轻近午正、咱能不能不发刀子?、热心市民37195、冰摇桃桃、西北望长安、尘尘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我一定是你列表最帅没220瓶;生生乱176瓶;缠枝酒125瓶;米米米米西酱116瓶;往往100瓶;嗯呐、3016189090瓶;樛木64瓶;陌泅.58瓶;木阙52瓶;你懂得~~、柠檬、奈仓先生、不坠青云、lunatic。50瓶;夜栖动物48瓶;落花流水47瓶;顾思柚、灯火、远山、二爹40瓶;小咸鱼翻个身、略略略、啊啊啊啊月、啦啦啦柯啦啦啦、想去非洲找河马说话、只想嗑糖啊、老k、切切、是阿瓷呀、良良不不意意啊啊哈哈30瓶;鸭鸭28瓶;ke25瓶;大大快更、清糖、西北望长安、29519022、弥玖爷、停停停停云、是绵羊、和忍冬抢乔、。、礼蓝、40499918、大墨孤烟、木木木rena、以大橘为重、五十五六十六、冒牌宇宙、泠君卿辞、不苦、墨清緣、飞舞的萤火虫、热心市民37195、星星撒孜然、solnyshko、伐我、风非风兮、羁鸟池鱼、3474198020瓶;旧港-、嘉嘉、lc、15瓶;於雨13瓶;叫我仙女、啦啦啦团子12瓶;胡涂涂涂涂、shirley、biubiubiu、时光不再、有福、绛川、轻筠、冰池独玉、惊蛰、徐虞、轻语温言、君兮、qq糖、奶茶tv爱波霸、卿舒、可以说、椛嫿、七秒记忆、木可、衣依铱、寻欢、朱夏、客家、窝里疯、friggaz、甜皮蛋酥鹅、瑞月、龙深眠、沉雪、有鱼、等待、淼淼、afftty、雷硠、养生少女辞、-sake、木子、星沉香、佚名、一脸问号?、辰渺、嫦娥的胖兔子、简隋英是京城小辣椒、阿萌10瓶;阿云9瓶;小仙女、阿洛、怕鬼与爱国是因果关系、沐沐、嵐、倾、子熹是我身下美人、一个原味冰淇淋8瓶;姐妹,我可以!、古月方源.by、白日依山尽、#陆沨不行#、268017237瓶;零食爱好者、哈哈哈、南昱、玥璃、守、不想做懒虫6瓶;找文ing、喵啊喵、一个人、屎丸是只假?、vicky、小姑娘、sunny89、mint、陆青歌、失之东隅、miohuuu、joanna__kain、你耳聋吗、四点月光、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吃瓜观众、兔走心田、漫步乌斯怀亚、xuannies、?儿飞、帅破天际程彻彻、今天不吃芋圆、蜉蝣花、卡卡西、曦、30822943、随宸、张小婧、嗒嗒哒哒、别笑晏晏、白鹅鹅、年年有余、今我以酒醉花5瓶;神都偏爱、阿阿阿阿鸠、ychuang34、樱雪、寒羽4瓶;碰了又瓷、伤痕累累的疯子、karroy、静静静静3瓶;我和兔兔飞抢丞哥、大汤圆圆圆圆圆、阿谨、最好是不见。、41342519、2瓶;紅茉、dddsho、月白、叶十七、让我花钱!、殷叶染、24769626、l、想飞的喵敢敢、咱能不能不发刀子?、酒晚日长、水曜日、下雪了没、komorebi、祁夜、木醴、123456、棉花糖、s齐安、瓶了个邪、小菊花、鹤与大鸟、小飞侠你妈死了、怀哉、上山采蘼芜、黎沐、抚琴与山河、喵大人、lu.、兮兮xi、来一瓶旺仔、可口可乐、墨迹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