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协议结婚后我离不掉了在线阅读 - 99、099

99、099

        不只是周五没有课,这学期林与鹤的第二学位课程基本完成,他周六周日也不用再上课了。

        所以这次,林与鹤在家一待就是三天。

        三天的绝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床上。

        因着被折腾得太狠,最后一天时,林与鹤几乎全天都在昏睡。

        相比之下,另一个男人的状态却好到让人牙根发.痒。他甚至还精力旺.盛到一会儿就会来拨开被子亲人一下,耐心地询问着饿不饿。

        不饿,撑得都快溢出来了。

        尽管如此,林与鹤还是被很准时地喂了午餐和晚餐,又被裹上了蓬松厚实的软被,被照料得十足妥当。

        但不巧的是,接下来正好撞上了大降温,来势汹汹的倒春寒让人穿着棉服仍然冷到搓手打颤。

        林与鹤到底还是发烧了。

        白天去上课时,林与鹤就没什么精神,回家之后再量体温,依旧没有退下去。他烧得不算高,再加上担心增加耐药性,陆难并没有带人去打针,只哄着他喝了一点冲剂。

        林与鹤还是不肯吃药片,嘴巴抿得很紧,迷迷糊糊地往人怀里靠。

        看得人又心疼又心.痒。

        这一场低烧持续了两天左右,林与鹤始终是蔫蔫的。白天还好,好歹还有太阳,一到晚上他就冷得不行,额头热着,手脚却都是冰的。

        开口时也带了鼻音,瓮声瓮气地说冷。

        他一直被陆难抱着,却还觉黏得不够,总是想往人怀里更深处蹭,几次都是听着陆难的心跳,才勉强安稳地睡了过去。

        陆难自觉愧疚,一连做了好几天的正人君子,坐怀不乱,目不斜视。

        等林与鹤真正恢复过来时,他已经享受了好几天的绅士服务。陆难连亲吻都不会亲嘴巴了,只在他额头和鼻尖上碰一碰,矜持得像一位宽和的长辈。

        林与鹤再回想那个周末的遭遇,只觉得像是在做梦一样,不可思议。

        再看看眼前帮他煮粥的男人。

        实在难以想象是同一个人。

        不过等林与鹤喝完粥,习惯性地亲了亲对方做答谢,想离开却又被按回怀里的时候,他就又真切地体会到了。

        温柔与掠取,极端的两面。

        在一个人身上同时呈现。

        是会把他一翅膀盖住压得他动弹不得的凶戾猛禽,也是会守在他身后目睹他一步步向前的大鸟哥哥。

        是注定要与鹤高飞、一生展翅同行的巨隼。

        ——

        倒春寒持续了很久,不过林与鹤已经痊愈得差不多了。休养好了之后,他就又去了一趟谢明深的研究所。

        做最后的复检。

        去的那天天气不错,太阳从多日的阴云后面探出了大半个身子,照得宽敞整洁的室内异常明亮。

        林与鹤和谢明深打过招呼,看了看窗边的绿植,问:“这是新换的盆栽吗?”

        谢明深点头:“对,前两天刚买来的。”

        他看了看林与鹤,说:“你的状态看起来好多了。”

        林与鹤下意识地朝门外看了一眼。

        一门之隔的地方,陆难正在那边等他。

        “因为心结解开了吧。”林与鹤收回视线说。

        谢明深笑了笑,道:“更确切点说,是把包袱扔掉了。”

        他指指窗边茂盛的绿植,说:“以前你来这都苦大仇深的,可没心情关心盆栽。”

        林与鹤也跟着笑了。

        确实是这样。

        再来到这熟悉的研究所,室内除了多出几盆绿植,并未有什么大的改变。

        但林与鹤却再也不会觉得烦闷抗拒。

        是他的心态变了。

        复检的过程很轻松。做完该做的检测之后,两人就随意聊了聊,气氛很愉快。

        没那么严肃,也不再沉重。

        两人还聊了一些生活上的事,林与鹤想起了一件事,问。

        “我妈妈.的公墓那边,每年都会收到一束未署名的鲜花,那束花,是您寄的吗?”

        那束花已经持续寄了很多年,林与鹤之前一直没有找到寄花的人,今年遇到回国的谢明深,才想起来问了一句。

        谢明深抿着清茶,缓缓地喝完了一口,才点头。

        “嗯。”

        “谢谢您。”林与鹤说,“送了那么久,还是我妈妈最喜欢的山茶花。”

        “我之前还猜想过会是谁,因为花年年都来,却一直没有署名。”

        谢明深笑了笑,没有接话。

        和之前的咨询一样,两人聊了将近两个小时才结束。

        临分别时,谢明深叫住了林与鹤。

        “宁宁,你之前问过我一个问题,是不是每个人都会有心理压力。”

        谢明深拍了拍林与鹤的手臂,说。

        “我和你说,有的,每个人都会有,我也一样。会有压力,甚至可以说是有心理问题。”

        “但它其实没有人们预想中那么可怕,也不只有一种必须遵循的解决方式。”

        谢明深语气和缓。

        “感情和人生都一样,没有标准答案。”

        林与鹤看了看谢明深的眼睛,点头,轻声道。

        “我记住了,谢谢您。”

        两人一同从办公室走出来,隔着一层玻璃,陆难正在隔壁的会客厅等待。

        林与鹤一心想着早点去找.哥.哥,走了几步,才听见身后传来的声音。

        “她会很欣慰的。”

        林与鹤回头。

        谢明深望着他,笑了笑:“去吧。”

        林与鹤和陆难一同离开了研究所,回学校的路上,两个人并排坐在后座。林与鹤想了一会儿,忽然问。

        “一般人会把同事的整本相簿保留二十多年吗?”

        陆难侧头看他。

        林与鹤沉默了一下,说:“谢叔叔是不是喜欢我妈妈?”

        这个问题提得着实有些突然,不过陆难的神色并没有什么变化。

        他向来习惯了认真对待林与鹤的每一句话。

        陆难淡淡道:“之前在国外开诊所时,谢医生每年二月份都会固定休诊一天。”

        林与鹤小声地“啊”了一声。

        二月,正是妈妈离开的月份。

        “我去请谢医生帮忙查妈妈孕期的诊疗记录时,他那时还在国外,”陆难说,“但他很快就调出了相关的病历。”

        不像是临时调查,倒像是早就查好了的。

        林与鹤又“啊”了一声。

        一些看似不经意的细节,终于有了解释。

        林与鹤之前自顾不暇,抗拒心太重,并未过多留意。现在他的心结解开,也就敏锐地察觉了这些端倪。

        他的猜测或许是真的。

        陆难说:“谢医生现在是业内口碑最好的一位,当初我去请他时,他还不太想回国,后来听说是你,就忽然改了主意。”

        林与鹤:“因为妈妈吧。”

        他又想起刚刚离开时,谢明深笑着说,“她会很欣慰地。”

        陆难却道:“也不只是因为妈妈。”

        “后来他和我聊过,说当年出国后就再没有关注过国内的消息,也不知道你的情况,这次再遇见,他想补偿一下。”

        这是谢明深的原话。

        林与鹤没听太明白:“补偿?”

        陆难伸手,轻轻揉了揉男孩的后脑。

        “他说自己有私心,喜欢一个人,却没有再关注她与别人的孩子。”

        林与鹤终于恍然。

        会有这种私心其实也是人之常情。

        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选择,有人能接受喜欢的人和别人的孩子,有的人不能。这各有理由,分不出对错。

        刚刚谢明深也说过。

        感情和人生都一样,没有标准答案。

        爱情有太多种方式了。

        林与鹤怔怔地看了陆难一会儿,突然反应过来,问。

        “你刚刚叫我妈妈什么?”

        陆难:“嗯?”

        林与鹤:“你说请谢叔叔帮忙找……”

        陆难接道:“找妈妈.的病历。”

        林与鹤睁大了眼睛。

        他没有听错,陆难叫的真的是“妈妈”,不是祝阿姨。

        而面前的男人平静、坦然,没有任何的刻意为之,一切都自然而然。

        陆难说:“宁宁,我们结婚半年多了。”

        改口也正常。

        林与鹤几次张嘴,却又说不出话,只能眨眨眼睛。

        又眨了眨。

        胸口瞬间翻涌起了很多东西,林与鹤想起哥哥心口纹着的那只鹤,突然发觉自己的胸口皮肤之下,那颗怦然跳动的心脏里。

        也烙印上了另一个人的名字。

        在蜀地那个小山村里,林与鹤曾经和陆难说过——

        “我总是想太多以后,忘了现在。”

        我也总是想太多爱情。

        忘了看你。

        爱情有太多种方式,林与鹤全盘否认了那么久,如今才终于明白。

        他只是在等一个和自己同路的人。

        陆难察觉了林与鹤的视线,抬手捏捏他的下颌,问:“怎么了?”

        林与鹤终于开了口:“没事。”

        下一秒,他就倾身过去。

        发挥了嘴巴的另一种用途。

        林与鹤终于懂了之前哥哥说过的。

        原来真的会亲不够。

        唇.瓣相触,声音也变得些许模糊。

        却一字一句,被人听得格外清楚。

        “就是想亲.亲你。”

        “喜欢你。”

        亲吻和告白都无需再鼓起勇气,坦承和主动源于难抑的爱意。

        林与鹤吸了吸鼻尖,小声说。

        “之前那么久……说得太少了。”

        “我觉得,应该多和你说几遍。”

        “喜欢。”

        “特别喜欢你。”

        修长的后颈被温热的大掌覆住,手指稍稍收拢,温和地安抚着。

        唇上的动作却凶狠起来,抑制不住,噬咬一般。

        林与鹤隐约听见了男人的一声喟叹,再细听时,却什么其他的声音都听不见了。

        只剩下一声一声,用唇齿、用心跳、用整个身体所发出——

        爱你。

        爱你,一生百年。

        ——

        第二天又是周五,上午上完课,林与鹤就先去把背包放回了家里。

        放好之后他又重新出了门,下午没课,陆难今天也不忙,他们准备一起去外面吃饭。

        陆难正好在附近开会,餐厅的位置也不远,林与鹤就没有乘车,直接步行走了过去。

        天气终于彻底放晴了,暖融融的阳光笼罩着大地,一扫前些天的寒冷阴郁。

        初晴乍暖,气温回升,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都换上了明艳的春装,看得人心情也明媚了很多。

        林与鹤下课的时间早,路都走了一半,陆难的会议才刚开完。两人约好了在会议酒店旁边的一家咖啡馆前见面,林与鹤走到时,正好看到男人在树下等他。

        高大的国槐树长了新叶,娇翠的嫩绿色惹人心.痒。林与鹤一个恍神,视线里的国槐树就和校园里那棵盛开的金合欢树重叠在了一起。

        四时更迭,花开叶盛,万物循生。

        在树下等他的,依然是不变的那个人。

        林与鹤快步朝男人走去,天朗气清,拂面的风也变得温和了许多,裹着难藏的春意。

        离得近了,似乎走得有些急,他的心脏又开始大声跳动起来。

        扑通。

        扑通。

        人生的前二.十.年,林与鹤学了大把的感情理论,目睹了很多爱情故事。他旁观着别人的爱情,对爱情的鲜明印象就是轰轰烈烈,要有一个特殊的日子,一次盛大的纪.念,一场大声的宣告,全世界为之欢呼,祝福。

        激起所有人对感情的向往。

        隆重,却也麻烦。

        林与鹤始终敬而远之。

        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的观念会全然改变。

        真正的林与鹤的爱情,居然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日子里,人来人往的街边,他轻快地、脚步雀跃地朝一个男人跑去。

        而那个人沉默地、温柔地注视着他,朝他伸手。

        和他十指相扣。

        感知到爱情的瞬间,居然这么平淡。

        却又如此深刻。

        一秒比一秒喜欢。

        指间的温热如日光轻拂,就好像暖阳和煦,而林与鹤又握住了一颗太阳。

        胸口的心跳还没有平复下来,林与鹤喘了口气,忽然说。

        “哥哥,你说,最后一步必须由我自己来走。”

        他问。

        “现在我走完了吗?”

        陆难伸手,帮人笼了一下散落的额发。

        又垂首,在那额上落下了轻轻一吻。

        男人声音低磁,眸光温柔。

        “你已经跑着奔向我了。”

        他牵着林与鹤的手,一同朝前路走去。

        以后还会有下一个一百步,一万步,有很长很长的路。

        要一起走。

        迎面的春风和煦,裹着淡淡的花香。

        春寒已过,路旁的花树也换了模样,昨天还光秃秃的树干骤然开满了艳.丽的重瓣,将寒冷里积蓄的能量彻底释放。

        只一天,就开得盛烈圆满。

        漫长的寒冬终于过去。

        春天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完结,久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