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协议结婚后我离不掉了在线阅读 - 103、103

103、103

        陆难说得很平淡,林与鹤听了却恍然。

        他也明白,如果是在两人结婚后,哪怕是之前过年回家捡起记忆时,陆难对他说了这件事,他自己肯定也会像陆难说得那样,被感激的情绪先入为主。

        因为那时候林与鹤还没有确定自己的感情。

        他就像一个在沙漠里长途行走的人,在抵达终点之前,任何一阵风都有可能改变他的方向。

        陆难又低头,亲了亲林与鹤的眼下。

        每一寸皮肤,他都曾细细吻过。

        “所以说,更幸.运的是我。”

        “才追到了你。”

        林与鹤眨了眨被亲过的眼睛。

        他又在对方的眼眸中看到了自己。

        林与鹤感觉像是一款难度很高的游戏,哥哥费尽了心血才通关。

        终于拿到了自己这个奖.品。

        晚餐最终还是在放凉之前被吃掉了,虽然聊了很多,但两人并没有继续做什么——林与鹤明天还要上课。

        晚上休息时,林与鹤上床之后很快就睡着了。他现在的睡眠质量比之前好了很多,这大部分应该归功于陆难,除了取暖,男人还兼任了入睡困难时帮忙累到睡着的任务。

        不过今晚,林与鹤却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自己穿回了宽大的病号服,空荡荡的袖管里伸出一只细瘦的手腕,苍白的手背上满是青色的针眼。手指被冻得毫无血色,指甲都透着不健康的白。

        那是林与鹤最瘦的时候,正值抽条长个的青春期男孩体重甚至不足一百,那时候他每天都觉得很冷,胸口经常被热水袋烙出一片红。

        他能听见自己沉重而艰涩的呼吸声,身旁的氧气罐咕噜咕噜冒着水泡,单薄的胸膛一次又一次深深地起伏着,那是林与鹤的身体能做出的最大幅度的动作。

        林与鹤转了转酸涩的眼珠,四周是一片灰蒙蒙的白,房顶的墙皮风化,白石灰皮坑坑洼洼地打着卷,随时都有可能剥落。

        砸中他。

        旁边病床的家属又来陪护了,刚煮好的鸡汤飘来浓郁的香气,围了病床一圈的家属把病房分成界限分明的两半,一半是安慰和鼓励,一半是沉默和孤寂。

        林与鹤疲惫地闭上了眼睛。

        他睡不着。人体在缺乏足够能量的时候会进入休眠状态,尽可能地维系生命运转。但林与鹤的自我保护机制也不太够用了,他太冷,病床旁有人路过带起的空气流动都能吹到他,即使睡着了也会被发麻的手脚冻醒。

        他只是在一秒一秒地捱着时间。

        渐渐的,耳边热闹的说笑声模糊了一点,这一个小时或许可以慢慢过去了。

        身旁又有凉风,是人走过的痕迹,林与鹤没有睁眼,最开始时他还有过期待,现在他已经明白——这个时间,不会有人为他而来。

        他继续沉默地躺着,直到脚踝微微一凉,被子的下方被掀开了,随即有什么东西塞进来,垫在了冰凉的脚趾下面。

        柔软,温暖。

        是一个暖水袋。

        林与鹤睁开眼睛,看见了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他的脸很陌生,正笑着和林与鹤说着什么,但奇怪的是,林与鹤却听不清。他茫然地看向对方,努力想辨别,却忽然在房门的玻璃外,看到了一双暗色的眼睛。

        林与鹤猛地惊醒,沉重的呼吸声在夜幕中格外明显,天还没亮,室内一片昏暗,林与鹤摩挲着去开床头灯,却听见“滴”的一声响。

        暖黄色的灯光从另一侧床边传来。

        身旁的男人握住了他带着薄汗的手腕,低声问。

        “怎么了?”

        林与鹤大口地喘着气,怔怔地看着对方。

        看着那双乌沉沉的眼睛。

        他声线沙哑,嗓音都有些变了调:“你……你去看过我?”

        陆难伸手,从床头恒温箱里拿出一条温热的一次性毛巾,轻轻帮林与鹤拭去了额头的细汗。

        “什么?”

        “就是我做手术的时候。”

        林与鹤咳了两声,声音才恢复。

        他说:“我梦见我在病房里,隔着房门看到了你……”

        陆难擦完额头,又把毛巾摊开,反折了一下,放在掌心里,帮人细细地擦了把脸。

        毛巾是热的,擦在皮肤很熨帖。林与鹤仰头配合完动作,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哥哥的动作好像在哄被噩梦惊醒的小孩。

        陆难的声音也很低缓。

        “我去过。”

        林与鹤一顿。

        “我也跟着一群医生进过病房看你,你还笑着跟我说谢谢。”陆难说。

        林与鹤有些发愣:“啊……”

        他想起刚刚的梦,小声说:“我那时候脸色挺差的吧。”

        “特别差。”

        陆难低声说。

        他把毛巾收好,双手握住了林与鹤的十指,用体温帮人暖热。

        “你瘦得皮包骨头,听诊的时候直接能看到突出的肋骨。”

        整个人就那么瘦一小团,吃了十多年的饭,居然还和小时候一样,没涨一点肉。

        想抱他,碰不到,就已经被那过瘦的躯体硌得心里流.血。

        人也和小的时候一样。

        “疼也不叫,只冲着人笑。”

        那时候陆难就想,为什么?

        这么乖,怎么偏要受这么多折磨。

        林与鹤怔怔地看着陆难,忽然抬头,亲了亲男人的眉心。

        “不要拧。”林与鹤小声说,

        他轻轻回握住了陆难的手。

        “那时候,我也让哥哥难过了吧。”林与鹤说,“你来看我,我却忘了你。”

        还是哥哥让他忘记的。

        真正见到什么都不记得的自己的那一刻,哥哥又在想什么呢?

        陆难沉默。

        到这种时候,林与鹤还在想着别人的痛。

        他垂眼,偏头吻了吻怀中人的额发。

        “那时候,我觉得你远离我是好事。”

        林与鹤愣了愣,没有想到会是这个回答。

        “为什么?”

        陆难低声说:“他们都说我命格太硬,和谁离得近了都不会有好下场。”

        林与鹤睁大了眼睛。

        他想起了陆难父母的突然过世,想起陆广泽在香江那座酒店里笑着说过的“你看看他的下场”,想起十五年前陆难刚到白溪镇时拒人千里,和谁都不曾亲近。

        林与鹤突然反应了过来,那些铺天盖地的报道里加大加粗的“天煞孤星”,那些“克父、克母、克亲”的传闻,在盔甲成型之前,其实不可能没有造成过伤害。

        陆难原本也不是没在意过。

        他是个瘟.神,总会带来不幸,要离林与鹤远一点。

        所以在引来的祸患伤到林与鹤时,陆难独自离开,才会决然地让林与鹤忘记自己。

        林与鹤匆忙想反驳:“不是,你才不是……”

        话没说完,却被低下头来的男人轻轻吻住了。

        他听见了一点笑声,很轻。即使看不见,林与鹤也能想象出对方的眼睛此刻有多温柔。

        “我知道。”

        陆难笑着说。

        “还是你告诉我的。”

        之前陆难一直远远地看着,沉默地保护着林与鹤,也以为自己只是想补偿原本的过错。

        直到对方突然要手术,陆难隔着门看他,又进门去见他,一次比一次更近,一次又一次靠近的时候。

        才察觉不对。

        想要更多。

        想见他,想碰他,想看他笑。

        想要那双漂亮的眼睛里,也出现自己。

        “后来手术成功的结果出来,我就知道了。”

        陆难细细地吻着怀里的人,说。

        “你能回来,你愿意回来,是恩赐,是我的好运。”

        “从此之后,我再没信过那些克亲的传闻。”

        陆难终于有了盔甲。

        “命运待我不薄。”

        他们都幸.运,他们是彼此的好运。

        是彼此一生的奖.品。

        ——

        两天后,周五。

        时隔大半周,林与鹤终于再次收到了耿芝的电话,对方的语气也恢复了正常。

        林与鹤见状稍稍放下了心来。

        “我之前还担心你们,听说方大哥还请了假,他没事吧?”

        耿芝咳了一声,说:“没事。”

        虽然他的语气很平静,但不知道为什么,林与鹤隐约觉得对方心情很不错。

        “对了,我找你是要说吴家的事。”耿芝说起了正事,“你知道他们来燕城了吧?”

        林与鹤:“嗯。”

        这事之前沈回溪提过。

        “他们今天上午回去了,”耿芝说,“带着吴欣转了院,林峰也跟着一起,哦对,还有那个白雪。”

        林与鹤意外:“……白雪?”

        她跟着去干什么?

        “吴家本来说要找白雪算账,结果见了面才发现,白雪和吴欣弟弟认识,”耿芝嗤了一声,“结果老相识就叙起旧来了,正好白雪的公司要外派,她说过去跟林峰的业务联系方便,就一块回去了。”

        说是业务方便,谁知道到底是什么方便呢。

        林与鹤皱了皱眉。

        怎么……乱七八糟的。

        “他们弄这乌烟瘴气的,你也不用关注了,他们自己都自顾不暇。”

        耿芝说。

        “听说白雪要跟着之后,吴欣气得半死,林峰一边陪护还一边帮白雪理行李清单,这事医院都传开了,当笑话看。”

        “恶人自有恶人磨,让他们三个自己折腾去吧。”

        林与鹤低应了一声。

        挂点电话,他看着屏幕发了一会儿呆。

        ……原来一直都是这样吗?

        当年的事,林与鹤不是没有怨过,为什么爱情可以这么轻易地给予又收回,换个对象继续重演。

        现在又换了个对象,林与鹤才发现。

        原来林父一直如此。

        劣质的深情。

        打完电话又上了一节课,就到了放学时间。周五下午没课,林与鹤直接回了家。

        让他有些意外的是,陆难也在。

        “下午不上班了吗?”林与鹤问。

        “嗯。”陆难说,“过周末。”

        “去洗手,吃饭了。”

        林与鹤洗完手出来,午餐已经摆好了。

        桌上摆了一碗姜鸭汤,林与鹤盯着汤看了一会儿。

        他想起了自己把二百万还给林父时的那顿饭。

        一个盛好汤的瓷碗递过来,摆在了林与鹤面前。

        “怎么了?”陆难问。

        林与鹤的视线转到陆难身上,也盯着看了一会儿,突然问。

        “哥哥,你想过以后吗?”

        “很久很久以后,”林与鹤说,“久得走到尽头的时候……”

        陆难淡淡道:“久到哪个人先离开的时候吗?”

        作者有话要说:        还有一丢丢结尾,马上放上来

        感谢在2020-04-1506:03:18~2020-04-1523:50:5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solnyshko、豆豆乖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雨雨_下雨天、斑2个;岑声、元氣少年ww、sunny89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江停、名字好难取啊、江百井、喵大人、猫猫豆、小西西早上好啊!、越來越圓滾滾的yos醬、苏逸、-此端木棉-、yeol熙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摘一颗帽尖上的星星、枝凉椋琼50瓶;peterparker官方女友、候俞31瓶;ya.君30瓶;佛系追星28瓶;齐26瓶;寒鸦、修凌、西风何方、青枝、冥灵、切切、沈青樾、慕暖暖20瓶;星沐yu、林鹤18瓶;tips17瓶;长岭15瓶;及己、白鹅鹅、原味三分甜.、放下我的ad钙奶、-kyuto、独行客、无情臭猪、阿毛是只小喵呜、alicia、梨梨梨、吖呓呀、丸子10瓶;子佩佩、有鱼、nnectar9瓶;轻筠、一只听崽、天微微、方方不甜、沉雪、405967425瓶;只有七秒记忆的宋小污、环环相扣4瓶;oneday、哆啦a梦、伤痕累累的疯子、一梦经年、一个人、名字好难取啊、柯柯可可3瓶;他家的灯笼、wen苏、徐小米2瓶;米脂糕、殷叶染、喜乐、流水下凡、壮壮志、luosq、天涯旧路、顾柒、桓元子、紅茉、可口可乐、嗒嗒哒哒、叶十七、新新、yeol熙、士多啤梨奶希、喵大人、三狗狗、friggaz、是羊丫、agata_陆灸灸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