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协议结婚后我离不掉了在线阅读 - 105、105

105、105

        林与鹤下课回来时,陆难已经在家了。

        陆董事长的下班时间其实没有那么早,早些年他忙工作的时候,一周七天连轴转都是家常便饭,回家住的时间还没有去酒店住得久。

        “早些年”,指的是他没结婚前的日子。

        而现在,除了必须的出差,陆董的下班时间一般按照燕大医学院时清实验班的课程表来。

        林与鹤今天不是满课,他回来得早,还没到晚饭时间,就先去书房上起了自习。

        和哥哥一起。

        陆难也在处理工作,书房里很安静,却也温馨。

        没多久,门铃响起,带着文件的方木森敲门走了进来。

        他来汇报陆家的情况。

        南湾区的开发计划已定,泰平集团的眼光和实力得到了堪称完美地展现。在接下来的招商过程中,泰平几乎没花什么工夫,就收到了各领域龙头企业递交的洽谈方案。

        理所当然的,这其中也包括了之前与陆家合作的那些公司。

        南湾区项目公示后的第三天,排名世界前三的航运公司哈士基,就宣布与泰平集团达成合作协议。

        而在此之前,哈士基公司在香江.的代.理方,正是陆家。

        香江地域特殊,之前由于政策原因,对本地资本实行特殊保护。也是直到“南湾区”这个香江与羊城共同开发的区域计划上线,拿下开发计划的泰平集团才得以突破限制,着陆香江市场。

        泰平携巨额资本直接楔入市场的影响不可能会小,而陆家是首当其冲。经此一役,陆家的合作资源基本全部被泰平清洗。

        虽说这几十年来的积累让陆家不至于瞬间崩.盘,但他们已经是肉.眼可见的日薄西山,再想翻身,也是回天乏术。

        涉及陆难,香江.的相关报道林与鹤一直有关注。不过这些在新闻里被描写地惊心动魄、波澜壮阔的内容,真实发生在身边的时候,其实并没有太多实质性的感受。

        至少在林与鹤看来,哥哥还是每天该干什么干什么,工作时间甚至还比前段时间短了一些。

        不只是陆家事定,陆难在泰平集团的位置已经坐稳,一些关键席位慢慢换上了自己的人手,和之前相比确实轻松了一些。

        事情一直在向好的方向发展,这个趋势就让林与鹤觉得很开心。

        不过这回方木森来汇报的不只是工作方面的事,还有一些另外的消息。

        比如,陆广泽病倒了。

        年龄摆在这里,陆广泽之前的身体状况就略有抱恙,去年上半年还生了一场大病。也是那次病症,才让陆家起了用小辈的婚礼冲喜的念头,排行老.二的陆英明迅速找好了结婚对象,陆家又开始催促陆难先结,还想给他安排一个傀儡新娘。

        结果时至今日,陆广泽反而因为陆难的公司而急火攻心,病重难起。

        倒也当真是讽刺。

        方木森汇报的时候,林与鹤也在。陆难从未和他隐瞒过工作上的事,倒是林与鹤自己会主动避嫌。不过他切换耳机声音时也会偶尔听到些只言片语,陆家的现状,他也略知一二。

        工作汇报结束后,方木森拿着签好的文件就准备离开了。

        正要走时,林与鹤叫了他一声。

        “方大哥,我和你一起出去吧。”

        他正好有个快递要拿,需要本人确认后再签收的那种。

        两人一同坐电梯下楼,林与鹤想起刚刚书房里的交谈,问:“香江那边还有很多工作要处理吗?”

        “只剩正常的工作项目了。”

        方木森看出了林与鹤的心思,道。

        “不用担心,现在陆家大势已去,已经没办法再给陆董找麻烦了。”

        林与鹤点点头,说:“我看哥哥好像都不怎么在意那边的消息了。”

        方木森道:“能漠视也是因为有了不受影响的资本。”

        林与鹤若有所思。

        确实如此。

        两人一路走出电梯,今天司机有其他任务,方木森是自己打车过来的,他也准备打车回去,一走出电梯就打开了约车app。

        小区不让外来车辆入内,两人一起去了小区门口,结果林与鹤和快递员确认签了个快递单的工夫,就看见一辆眼熟的红色法拉利停在了小区门口。

        “咦,”林与鹤说,“这辆车和耿哥的好像。”

        他话刚说完,车窗就降了下来。

        车里的人更像。

        不对,林与鹤这时才反应过来。

        “耿哥?”

        耿芝最近似乎一直很忙,听他说是有了个大活,得二十四小时守着。林与鹤也没想到今天能在这见到他。

        这是活儿干完了?

        耿芝开门下车,他朝林与鹤点了点头,却没和人说什么,只朝方木森的方向示意了一下。

        “我是来接人的。”

        林与鹤有些意外,他看向了方木森,后者却神色平静,拿着手机。

        方木森的屏幕亮着,正显示着网约车app的界面。

        “我已经打好车了。”他说。

        耿芝的神色也很坦然:“我就是来接单的。”

        不过他刚说完,身后就传来了一声鸣笛。

        一辆白色帕萨特停在了耿芝的车后面,车窗玻璃降下来,司机朝这边看了一眼,神情略带询问。

        最先走过去的人却是耿芝,林与鹤离得远,听得不是很真切,只听见了一点“尾号是……”“嗯,谢谢师傅”的只言片语。

        然后他就看见耿芝拿出皮夹,掏出了几张崭新的粉色钞票,数都没数就直接给了司机。

        电子支付如此发达的当下,乍一看到明晃晃的百元大钞,还着实有些晃眼。

        收完钞票,帕萨特关上车窗,二话没说掉头就开走了。

        林与鹤:“?”

        他有些莫名,抬头才看见身旁的方木森表情未变,却是不由抬手捏了捏眉心。

        林与鹤还没反应过来,就见耿芝走回来,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对方木森略一示意。

        “走吧。”

        方木森抿了抿唇,最后也没说什么。

        他对林与鹤道:“外面风凉,小鹤早点回去吧。”

        林与鹤点点头,就见方木森走过去上了车,耿芝并起双指从额边朝林与鹤挥了一下,把车开走了。

        直到亮红色的法拉利消失在视野里,林与鹤还有些没回过神来。

        这两人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又想起上次方木森相亲的事,林与鹤不由沉思。

        回到家之后和陆难提起这事时,他还有些茫然。

        “耿哥为什么总把方大哥拉走啊?”

        陆难并没有继续在看文件,听林与鹤说话时他总是习惯很专注,不过此刻他看着林与鹤颈间露出的白.皙皮肤,应声时却有些心不在焉。

        男人伸手帮他整理着衣领,说:“或许他们有事。”

        林与鹤忽然想起什么:“哦对,前两天耿叔叔他们给我打过电话,说耿哥最近好像遇见了多年前的初恋,还说要追人家……”

        耿芝的父母打电话过来,是想问问情况怎么样,毕竟耿芝今年也三十整了,到了该谈婚事的年纪。

        只不过林与鹤对这件事了解其实并不多。他和耿芝差九岁,算算时间,耿芝当初恋爱时,林与鹤才十几岁,还被送去了寄宿学校,并没有见过那位传说中的初恋。

        前两天耿芝又忙,林与鹤接完耿芝父母的电话也没来得及问,以至于现在他还不太清楚。

        “耿哥的初恋……会是谁啊?”

        林与鹤自言自语着,边说边想。耿芝并没有离开燕城,既然他在追人,那这个初恋对象应该也在燕城才对。

        回想起刚刚在楼下发生的事,林与鹤忽然灵光一现,恍然。

        “我知道了,是不是方大哥?”

        他握拳轻轻敲了一下掌心:“方大哥是不是有姐姐或者妹妹?耿哥在追她,所以最近才经常去找方大哥?”

        陆难:“……”

        一直面无波澜的男人脸上,终于浮现出一点微妙的神色。

        林与鹤对陆难的神情已经很熟悉,一点变化都能察觉,见状不由好奇:“怎么了?”

        陆难沉默,视线落在对方好不容易被整理好的衣领上,他的眼神看起来倒更像是想把它弄乱。

        片刻后,陆难才道:“别想了。”

        林与鹤:“嗯?”

        陆难说:“人在某些领域的能量是有限的,我怕你想得太久,用完了。”

        林与鹤思考半晌,才发觉不对。

        “你是不是在嘲笑我……唔?!”

        接下来的话音都不清楚了,被人吞掉了一半。

        “干什么?还没到……周末、哥……呜、呜!”

        只剩下男人慢条斯理的声音。

        “给你注入新的能量。”

        ——

        夕阳西沉,亮红色的法拉利行驶在宽敞大道上,暖阳的余晖为车身渡上一层金边,恍惚间比天边的火烧云更加热烈。

        车内很安静,方木森坐在副驾驶上——耿芝开的是两座跑车,根本没有后排,他也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坐。从上车起方木森就在低头看文件,但再怎么专心,他也没办法忽略身旁的视线。

        为了杜绝司机先生不看路可能导致的严重后果,为了自身安全,方木森最终还是开了口。

        “耿先生找我有事?”

        他问得很客气,甚至带一点隐约的疏离。

        回答的人语气却很轻快。

        “没事,就是最近闲,想来看看你。”

        方木森抿了抿唇,继续看文件。

        被挑起的话题却没有就此打住,身旁的男人指尖轻敲着方向盘,说。

        “老朋友叙叙旧嘛,别这么冷淡,你看,你的相亲我都陪你去过了。”

        方木森叹了口气。

        “你所谓的陪我去相亲,就是把人吓跑,然后坐在他的位置上和我吃饭?”

        “不是还有后面的吗,”耿芝语气很无辜,“还有定好的酒店,我也陪你去了。”

        方木森:“……”

        他捏了捏眉心,并不是很想回忆那天酒店里发生的事。

        他做好了耿芝继续往下说的准备,打算装作听不见,但身旁的男人却没有如预料中那样开口。

        车厢忽然地沉默了下来。

        车里音箱也没有开,静得厉害。

        四月底,燕城已经迎来了早夏,虽是傍晚,空气也隐约生出些烦闷的燥热。

        天光已暗,路边灯柱渐次亮起,发白的灯光照进车内,照在开车的男人线条分明的腕骨,和高.挺的鼻梁上。

        勾勒出过于凌厉的明暗分界。

        过了好一会儿,方木森才听见男人的声音。

        “我一直不赞同陆英隼的做法,他派人跟了小鹤那么多年。”

        耿芝的语气很平静。

        但在这躁动不安的早夏,他的声音却宛如夜晚凉风,倏地将人带回了那尚未走远的春寒。

        乃至严冬。

        “不过有的时候,我也确实能理解他。”

        “尤其是……”

        “得知酒店房间都开好了的那一刻。”

        作者有话要说:        今晚再开一次!

        来迟了来迟了给各位老板跪地道歉orz

        番外会在五月上旬全部更完,然后把98章完整6000字放出。另外一个消息是,这本签了无删减出版,到时除了独家清水番外,还会再加一个6000字的车……嗯,就是完结时有一个网络版6000字放出来,出版时还有第二个6000字。

        这次评论里真的可以约车了!老板们有特别想看的车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