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末世重生之苏秦在线阅读 - 最可爱的人

最可爱的人

        苏秦闭着眼睛没形没状窝坐军绿色大卡车角落,浑身肌肉都酸痛要命,特别是右手,微一用力就会发抖想到造成她现这么狼狈罪魁祸首,苏秦不由得心中又腾起一丝怒火。

        当时她正奋力往前跑,冷不防地往旁边一看,正好看到林青阳往回跑去,然后就看到他扶起一个跌倒地漂亮女孩儿,整个过程不过几十秒,却也足够被奔跑人流甩到了队伍后面。

        那个女孩儿好像是脚受伤了,站不起来,林青阳就蹲下身子准备把她背起来。而此时,丧尸群中跑前面那只丧尸已经距离他们不过五米!

        林青阳却突然抬起头朝苏秦这边方向望了过来,一眼就找到了人群中苏秦,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眼睛一亮,就对着面无表情苏秦扯开了一个大大林青阳招牌式标准笑容,八颗整齐大白牙太阳光下白有些眩目。

        等到苏秦回过神来时候她已经抽出了长剑,朝着那只丧尸头狠狠地劈了下去。

        当时她脑子被驴踢了吧?!苏秦忍不住痛苦想。多好一个甩掉这个大包袱机会啊!

        车厢里坐了二十多个人都是宁远大学学生,但苏秦旁边位置却是空,也没有人大声说话,偶尔小声交谈几句就往苏秦这边看一眼。

        林青阳坐苏秦对面,嘴巴张了又张后还是闭上了,而他旁边则紧紧挨着那个大眼睛皮肤白白娇小女生。

        女孩儿叫孙易田,是他低一届学妹,巴掌脸,眼睛大大,皮肤白白,长得像只小白兔,现网上管这种类型女孩子叫萌妹纸。完全是他喜欢类型,平时虽然走不近但是见面还是会打招呼,而且他隐隐约约觉得孙易田对他挺有好感,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总也踏不出那一步,于是就一直维持见面打招呼加偶尔聊几句关系上。

        想起当时他正紧跟苏秦身边,突然就听到后面有人叫了一声他名字,他下意识就回头看了一眼,看到孙易田带着些惊喜脸时还有些反应不过来,正好看到她不小心被人一撞就撞到了地上,也没多想,就冲过去了。

        孙易田脚扭了站不起来,他眼睛撇到前面一只丧尸离他们已经不远了,一咬牙把背包从背上卸下来,就要背孙易田,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魔怔了一样,突然就抬头往前面奔逃人群中望了一眼,然后一眼就望见了站人群中正面无表情看着他苏秦,他愣了一下,也不知道哪根神经搭错了,突然就对着她笑了。

        然后就看到苏秦似乎是呆了一下,接着猛地朝着他冲了过来

        所有人都往后门方向奋力奔跑着,只有苏秦往相反、他方向奔来。

        他无法形容当时看着她朝着他奔过来,从那把大黑伞里抽出那把长剑挡他身前感觉,只觉得自己胸口被什么东西占满满当当,他愣愣看着她,眼睛里除了苏秦略有些削瘦背影,什么也看不到,耳边除了自己剧liè心跳声,什么也听不到。

        直到那一声枪响,然后,苏秦还剑入鞘,转身直直朝着他走过来,看着他时候不带一丝温度,声音也前所未有冰冷,像是一盆凉水直接从他天灵盖浇下去,一直凉到心里:“没有下一次。”

        她这样说。

        然后直接越过他,走向那个张固,轻轻地靠他身上

        他们才认识几分钟啊?!

        林青阳狠狠地抓了两下头发,成功把一头乱发抓乱了,然后用饱含幽怨眼神把对面闭着眼睛苏秦缠了一圈又一圈。

        苏秦却恍若毫无所觉,依旧闭着眼睛,事实上,她已经睡着了。

        她是被一股浓烈烟味熏醒来,苏秦有些烦躁睁开眼,然后就是一愣,林青阳脸正停她面前五公分处,距离近到可以闻到他有些浓重喘息。猛地对上苏秦眼,林青阳有些慌张,话都说不完整了:“你、你醒啦。”

        苏秦没理他,目光绕过他扫了车厢一眼,只见这车厢内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挤了不少人上来男女老少都有,刚刚还有个蹲位人现都只能站着,应该都是宁远市幸存者。

        而林青阳正是看见苏秦睡着了,怕她被别人挤着,于是蹭到了她边上,用身子把她和别人隔开了。不然她应该早就被挤醒了。

        而孙易田,早就不知道被挤到车厢哪个角落去了。

        苏秦抬起手腕看了下表,正好11:3。居然就这样睡了三个多小时。

        苏秦冷着脸没说话,两个人气氛有些僵持,林青阳想要解释一下早上事,张了张嘴,还没来得及说话,肚子就发出了轻微响声,苏秦怪异目光下林青阳涨红了脸,结结巴巴说:“我昨天晚上才吃了一点饭”

        然后脸色突然一变,慌张伸了手背后摸了一下,什么都没摸到,表情像是要哭出来了:“背包不见了。”

        他记得当时他想要背孙易田跑,然后就把背包卸了下来放了一边,后来苏秦冲过来为他挡住了那些丧尸他就全程保持呆滞状态,直到苏秦跟他说了那句话,他又开始失魂落魄,怎么上车都不知道了。

        上车以后也没看到孙易田身边有包应该是有人把包捡走了吧?

        满满一大包吃有他爱吃牛肉干那个背包还是苏秦给他

        再看到苏秦脸上露出毫不掩饰嫌弃、失望表情时候,林青阳简直想一头撞死算了。

        苏秦对林青阳简直失望透顶。闭着眼不想再看到林青阳脸,她怕她会忍不住往他脸上狠狠地来一拳。

        车子没开多久,就停了下来,有年轻士兵车外招呼车里人出去。

        苏秦跟林青阳是后一个出去,只见军队现到了一个开阔郊外。部队一共派了十多辆军卡过来,前面四辆是士兵,后面都是宁远市幸存者,现停车休整,军卡上人都鱼贯而出,苏秦这才发现自己这辆车人还是少。

        而且意外看到了郑易从另外一辆车上下来,跟郑易一起只剩下了四个。其他应该已经永远留那座校园里了吧。

        苏秦没有多看,又观察期其他地方。

        幸存者中有认识都三三两两聚一起。他们中很多人都没有拿什么行李。

        出事时候人们都是第一时间抓了手机和钱包就往外跑了,直到现他们才明白过来他们平时依赖东西现都变成了没用东西。

        每个人脸上都显得忧心忡忡,他们甚至连换洗衣服都没带,本来以为情况很就能控制下来,可是现看来似乎跟他们想象中不大一样。

        而这个时候,已经有不少士兵有条不紊架起锅开始煮粥。四周也派了士兵把守,一发现有丧尸踪迹就会发出警告。

        一个看起来不比苏秦大小士兵别士兵羡慕眼神中昂首挺胸走过来,并拢脚对着苏秦敬了个礼说:“同学,我们们长官找你!”

        苏秦往他后面方向一看,正好看到张固站一个四十岁左右军人旁边对她挥手,她对小士兵点点头然后往那边走去。

        林青阳正左顾右盼不死心寻找背包影子,也没注意苏秦。

        “苏秦,这是我二叔。”张固指着旁边身材魁梧军人说,又转头对二叔说:“二叔,这是苏秦。”

        前世时候直到末世很久以后还有一些军人无私为了救平民牺牲了自己宝贵生命。因为军人两个字已经深深地融化了他们血液里,刻了他们骨子里。

        苏秦对军人一直保持着敬佩与好感,所以连本来冷硬表情也不由得放柔了,看了张固单瘦身材和他二叔魁梧身材一眼,声音中带了丝调侃:“张固你是捡来吧?”

        张固显然没料到冷硬跟块石头似得苏秦居然还会开玩笑,顿时有些瞠目结舌,反应不过来。

        倒是张建军哈哈一笑,一只大手张固肩膀上大力拍了一下,十分配合说:“哈哈!我早就说你小子是大哥大嫂垃圾桶里捡来,你还不信!”

        张固看着苏秦带着笑脸,平时能说会道早就不知道丢到nǎ里去了,居然还很认真解释说:“我真是我爸妈亲生,验过血。”说完自己也囧了。

        苏秦一愣,眼睛都笑眯了。

        张建军难得看到自己平时精跟猴儿似得侄子犯傻,是差点笑岔了气。

        张固也笑了起来,一时间,这里倒是整个车队轻松地方了。

        “苏秦,你身手是跟谁学,厉害得很啊!”张建军看苏秦目光中带着些试探,没有多余花哨动作,每一招都是搏杀。

        苏秦跟着笑了下,轻描淡写说:“我有个远方表亲是部队,所以跟着学了几招。”

        学了几招?张二叔心里对苏秦这种明显是敷衍说法嗤之以鼻。

        看苏秦身手完全是实实实战中锻炼出来,绝不可能就是学了几招,而且她面对那群怪物时候,眼睛眨都不眨一下,下手干净利落,跟张固说就像割麦子似得。别说他手底下那些没见过血兵蛋子,就连他,一个部队呆了二十多年,亲手开枪击毙过不法分子老兵,第一次面对那些形容恐怖丧尸,端枪时候手都不由自主抖了一下。

        关键是跟张固描述一样,这个小姑娘虽然技巧十分熟练,但是力量却弱很。

        实是奇怪。

        不过现是非常时期,也不是追究这个时候。

        张建军把疑惑埋心里,然后问道:“听张固说你准备回老家定居?”见苏秦点头,又接着说道:“那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现这种情况,哪儿都不安全。”张建军说到这里下意识看了张固一眼,接着说:“不如你和张固一起跟着我们们部队北上,你安全我们们还是可以保障。”

        苏秦看了张固一眼,毫不犹豫拒绝了:“我还是要回家看一眼,我还有个弟弟家里等着我去接他。接到他之后事情,到时候再说吧。”

        看到张固失望表情,张建军皱了皱眉,好心提醒道:“苏秦,你别怪我说话难听,你这个弟弟就算没变成丧尸,肯定也不家里等着了。”

        苏秦还是拒绝:“我不回去话总是放不下心来。”

        张建军不知道苏秦十分确定唐宇这时候还衣柜里,以为她只是个十分重感情人,明明知道自己弟弟可能不了还是要回去看一眼,心里欣赏之余总有几分惋惜,但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安慰似得拍了拍她肩膀,交代道:“我们们部队会陇城留一段时间,帮着当地政府那里建造一个幸存者基地,到时候你要是没地方去,就去那里找我。”

        苏秦心中感动,点头好。

        张建军又拍了拍苏秦肩膀,对张固打了个眼色说:“那你们自己聊,我去别地方看看。”说罢转身走了。

        张固被张建军临走前眼神看一脸莫名其妙,见苏秦正奇怪看着他,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道:“不然我陪你去老家吧。”

        苏秦显然没想到张固会这么说,愣了一下,然后很认真考虑了一下,说:“不用了。”

        她和他认识不到四小时,连他人品性格都不知道,虽然实力不错,如果一起上路话会让她轻松不少,但是他看起来比林青阳复杂多了,肚子里弯弯道道不少。她不喜欢和这种人打交道,会让她没有安全感。

        “那你一路小心。”听到苏秦回答,张固说不清楚心里是松了一口气还是失望。

        苏秦点点头:“嗯,我会。”

        “如果没什么事话,那我就先过去了。”苏秦指了下后边,那边粥已经煮好了,幸存者们已经排成了几条长龙,等着喝粥。

        “去吧。”张固点点头。

        苏秦不再多说,转身迈着步子走到了看起来人数少那一对后面等着喝粥对于吃饭人们都很积极,苏秦已经是后一个,排了十多分钟才轮到她,苏秦打眼往锅里一看,居然还有碎肉。

        派粥是个皮肤黝黑个子不高小士兵,看起来年纪不大,本来随便锅里舀了一勺就要往碗里倒,不经意间抬头一看,看到是苏秦,眼睛一亮,立刻飞把原本那勺倒回锅里,锅底舀了几下把碎肉都翻了上来,然后才满yi舀了一瓢倒进碗里递给苏秦,还免费赠送一个大大笑容。

        “我看到你杀那些怪物了!”小士兵一边说一边兴奋比划:“那么长一把剑!刷一下,一颗头!刷一下,一颗头!我和我战友都看傻了!哎!你那把剑呢?”

        这个时候那些分完粥士兵们看到这边动静都聚了过来,有一些士兵是去前门,没有看到苏秦出手,马上就被其他士兵们七嘴八舌科普了,然后惊叹看着苏秦。被那么多双闪着光眼睛盯着,苏秦感到压力很大,只好把粥碗放桌子上,然后把剑从伞柄里抽出来。

        “哇!居然藏伞里!”

        “好酷啊!”

        又是一阵惊叹声。

        苏秦还剑入鞘,有些无奈看着已经把她团团包围起来士兵们:“还有谁有什么想问吗?”

        “我我我!”立刻就有一个士兵把手举得高高,然后众人亮晶晶盯视中红着脸说:“你叫什么名字?”

        众士兵一愣,然后都发出善意哄笑声。

        苏秦也愣了下,然后没有丝毫扭捏笑着说:“我叫苏秦。”

        “苏秦你好!我叫许耀!”那个举手问名字士兵又红着脸大声说道。

        引来士兵们又一阵哄笑。

        又有一个士兵举起手来:“苏秦,我看你杀那些怪物像砍白菜似得,怎么做到?!”

        其他士兵立刻转头眼睛亮晶晶盯着苏秦,显然对这个问题很好奇。

        苏秦想也不想,眼睛弯弯回答:“就是把它们当成白菜来砍啊!”

        “苏秦,你会跟我们们一起去陇城吗?”有士兵问。

        “我要先回老家接我弟弟,接到弟弟后再去陇城找你们。”

        “苏秦,等你到了陇城,俺给你做好吃!”一个后勤兵站出来说道。

        立刻就有相熟士兵笑他:“得了吧!李三儿!你做那能叫好吃吗?也就做白面馒头还能吃,你就请人家苏秦吃白面馒头啊!”

        立刻有士兵附和,后勤兵急脸都红了,后急中生智大声道:“那俺就带苏秦下馆子,想吃什么有什么!”

        人群中立刻有人怪笑道:“李三儿!你还带苏秦下馆子?钱不寄给老婆啦?”

        李三儿脸涨得通红,对着那个怪笑士兵骂道:“钱小林!你才有老婆呢!俺钱都是寄给俺妹妹做学费!”李三儿说到这里顿了顿,哭丧着脸说:“俺妹妹还学校读书,电话也打不通,也不知道咋样了。”

        出事之后通讯设备都瘫痪了,士兵们联系不到家人,又看到这边惨况,心里一直都很不安。但是都只能死死压抑着,安慰自己不会有事。这时李三儿一说,立刻就勾起了大家心事,刚才热烈气氛立刻就沉寂起来。

        他们都这里保护别人家人,他们家人又有谁来帮他们保护呢?

        苏秦从来都不是会安慰人人,于是也跟着沉默了下来。

        “大家都别担心了!我们们这里保护别人,肯定也会有人帮我们们保护我们们家人!”那个先前怪笑着取笑李三儿钱小林红着眼眶,故作轻松笑着说。

        虽然效果不是很好,但是好歹比之前好了一点。

        有个小士兵连忙大声附和道:“就是啊!都打起精神来,别到时候家里人没什么事,自己倒是先翘辫子了!”

        “江成,你个乌鸦嘴能闭上吗?!”

        “呸呸呸!瞧我这张臭嘴!”叫江成士兵扇了自己两个嘴巴嘿嘿笑道:“坏不灵好灵!大家都平平安安!我还等着讨媳妇呢!”

        江成这么一插科打诨,不少红了眼眶士兵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苏秦却笑不出来,她看着眼前这群年纪不大却充满着正义感,随时准备着为了战友甚至是陌生人牺牲战士们。

        第一次明白“可爱人”这五个字代表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