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末世重生之苏秦在线阅读 - 64、单冰

64、单冰

        64、单冰

        仿佛像是听到了苏秦的声音,景越原本紧闭的双眼颤动了几下,然后缓缓地睁开了一条缝隙,倒映在他眼里的是苏秦溢满泪水的眼眸,在他怔住的瞬间,有一滴温热的液体坠落在他的眼睛里,然后温柔的滑过他的眼眸,滑出眼眶仿佛化成他的泪水从眼角滑过

        苏秦颤抖着带着些哽咽的声音在他的耳边模糊却坚定的响起:“景清你不会死的我不会让你死的”

        景越眼睛里倒映出苏秦模糊的脸,睫毛颤动了几下,又沉沉的昏睡了过去。

        巨虎似乎也被苏秦突如其来的泪水给惊住了,一双兽瞳满是不解。

        苏秦在脸上抹了一把,然后把景越的身体小心的扶起来,准备把他放到巨虎的背上。

        巨虎本来的原则是,被苏秦一个人骑还是情有可原,毕竟身为老大,对手下好一点才能够让她对自己足够的忠心。但是被别的人骑那就是堕落了!但是此时此刻,它看着苏秦被泪水洗过的脸,只能无奈的踏步过去伏低了身子以便苏秦把景越托到它的身上,一边安慰自己,它的记性不好,到时候就把这件事情忘了当没发生过。它还是一只有原则的老虎。

        由着巨虎带着找到了一处民居,把景越放在床上安置好,然后写了一张不用等她的纸条和一背包的物资交给了巨虎让巨虎带回去给林青阳几人。

        巨虎十分体贴的没有趁火打劫,用嘴叼着苏秦给的东西就掉头走了。

        苏秦回到房里,开始检查景越身上的伤口,发现他脸上的伤都是在地上拖行擦伤的,严重的,是他右小腿上的咬伤,伤口周围已经发黑咬洞已经开始腐烂,这是感染的症状,虽然速度很慢,但是已经开始腐烂了。苏秦用手指触了触他的额头,很烫。看来他现在的异能级别还不能够抵抗丧尸感染。

        苏秦沉默了一瞬,然后抿着嘴抽出小刀,消毒后直接把景越小腿上已经腐烂的伤口整片割了下来,景越小腿的肌肉迅速的抽动了几下,唇齿间溢出j□j。苏秦的手连颤都没颤一下,迅速消毒,敷药,包扎。整个过程苏秦做的有条不紊。

        最后,苏秦沉默着从石泉水里取出那颗四级腐蚀者的晶核,没有犹豫的,手指捏住景越的两腮,就把晶核塞了进去。

        做好这一切,苏秦找了个位置坐下,感觉脸上的泪痕干在皮肤上紧绷绷得很难受,突然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在做什么。

        前世的时候,景清之于自己,就像是淹水的时候突然出现的一根救命稻草,像是灰暗的世界里突然照进来的一缕光。不仅仅是单纯的救命之恩,还是她人生的希望和救赎。她甚至对他产生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也曾想过如果末世能一直跟他在一起,那么所谓的世界末日就一点也不可怕了。

        那么,自己之于景清呢?或许在他的眼里自己只是他一瞬间的同情心作祟,顺手搭救的一个可怜的小姑娘而已。否则也不会就那么不告而别。

        却也是造化弄人,她重生了,却不得不和他为敌。而他也早已不是她记忆里的景清了。

        她无数次的告诫自己,他是景越,不是景清。

        可是在隐隐绰绰听到惨叫的时候她却还是动摇了,她怕他会死。

        在看到浑身伤痕的景越人事不知的躺在地上,苏秦说不清自己是怎样的感受。仿佛是回到了前世,她乍听到景清遇难的消息,虽然已经分离了两年,却还是被那个消息彻底击溃了。

        颓丧了将近半个月才缓缓的从那种彻底失去人生目标的状态中缓了过来,再不久,就是自己被杀身亡。

        如果说前世今生一下子就可以分得清楚明白,可以因为立场不同就立刻断个干净只同陌路又谈何容易。更别说,即便是到了今天,她也还是依靠着他教给她的求生技巧活着。

        可是过了今天,她算是彻底的放下了。他救她一命,现在她也救他一命。两人现在站在对立分明的两面,仇恨只会越结越深,倒不如把前世的恩情都一次性了结。以后桥归桥路归路,自此后这世上再也没有她心心念念的景清,只有这个想要互相杀死对方的景越了。

        苏秦呆坐着,七七八八乱七八糟的想了一堆,却总算是把事情理顺了。顿时感觉心里轻松不少,站起身走到床边解开了景越小腿上包扎的伤口,伤口已经开始结痂,看来那颗四级晶核起作用了。重新包扎好伤口,又伸出手用手背探过去感受了一下他的额头,发现温度也降到了正常的体温。

        苏秦想了想,还是从空间里拿了两包饼干和一瓶水放在床头柜上,然后不再看景越的脸就准备走了。

        才走了一步,手腕就蓦然被紧紧地攥住。

        苏秦愕然转头,只见景越的眼睛正勉强睁开一条缝,紧紧地盯着她,干裂的嘴唇蠕动了几下,艰难的吐出几个字来:“你到底是什么人?”

        “敌人。”苏秦无比冷漠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沉默着把他紧紧攥着她手腕的手指一根一根的掰开,再不多看他一眼,直接拉开门走了出去。

        此时已经是下午五点点,太阳已经躲进了高楼后。

        巨虎巨大的身子趴伏在门口,把大门堵得严严实实的。

        看到苏秦走出来,慢悠悠的拍了拍尾巴,然后站了起来。

        苏秦走过去,利落的翻身而上,然后整个人无力的伏在它的背上,拍了拍它的背示意它往回走。

        巨虎一点也没有受到苏秦情绪低迷的影响,想着马上就可以吃到烤鸡了,撒着欢往回跑。

        苏秦趴在巨虎的背上,两侧是一闪即逝的景物和呼啸着从她面颊刮过的风,刮得她的脸嘶嘶作疼,可是大脑的浊气却一点一点的被吹走了。到了离基地不远的时候苏秦的身体又坐直了,一双寒星似得眸子又重新变得明亮起来。

        苏秦进了基地,做了例行检查之后并没有直接回去,而是先到了幸存者大厅找了小于。得知异能组还有其他两个小队都还没有回来,苏秦想了想,又要了其他两个小队的地址,和他们一样也是在二区,不过曙光是在二排,他们是在五排。谢过小于然后一转身,就看到大门口姜泽朝着她走了过来。

        苏秦目光一闪,面上却不动声色的看着姜泽走近了。

        姜泽一上来就开门见山的问道:“苏秦,任务完成了吗?其他人呢?”

        “任务没完成,我们们到粮店的时候粮店已经被搬空了。在粮店被怪物袭击了,我们们分开走的。”苏秦说完就直接侧过身子从姜泽身边走了过去。

        姜泽眉头一皱,忽然目光扫了眼大门口的方向,眼睛里无声地掠过一抹光,嘴角一勾,突然转了□子,飞快的探手抓住苏秦的手腕,一把就把苏秦搂到了怀里,然后在苏秦反应过来手肘狠撞过来的瞬间飞快的松开了她,退了两步,温柔的笑着说:“给你的惊喜。”

        此时幸存者大厅还有不少人都注意到了这一幕,顿时议论纷纷起来。坐在窗口里的小于更是被姜泽的动作惊得目瞪口呆。

        苏秦挑了挑眉,看着姜泽的眼神锐利如刀,然后面无表情的转身走了。

        走出幸存者大厅,然后直接往紫罗兰小队以及狂狼战队所住的二区五排去了。

        从幸存者大厅出来要穿过半区的帐篷区去才能到二区,正走着,忽然身后一个无比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苏秦?!”

        ——唐双双。

        苏秦的眸光陡然一寒,脚步只微微一顿,然后就接着往前走。

        唐双双一愣,然后立刻追了上来,一把抓住苏秦的手就哭了起来:“苏秦!是你,真的是你!苏秦,呜呜呜呜呜,见到你真的是太好了。”

        苏秦一把甩开她的手,然后冷冷的看着她:“你是谁?”

        唐双双愣了一下,然后接着哭着说:“苏秦你现在别耍脾气了,你知道吗,小宇他受伤了!”说完又要来拉苏秦的手“他就躺在那顶帐篷里,你跟我过去看看他。”

        苏秦侧身避过,乾墨剑横在唐双双面前挡住她扑过来的前势。脸上一丝多余的表情也无:“关我什么事?”

        说完不理完全呆住的唐双双,转身就走。

        眼见苏秦已经走远了,唐双双才反应过来,流着泪对着苏秦的背影愤恨的大声咒骂道:“苏秦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啊!我爸妈白养了你那么多年!早知道你是只白眼狼当年就应该把你丢到街上饿死!你会有”报应两个字还没说出口,就只见苏秦的身形骤然一动,紧接着就是两声清脆的“啪啪!”声,唐双双的脸上就突然出现了两个鲜红的手掌印。

        唐双双被打得身子摇晃了一下,两边脸只觉得又麻又痒又痛,两只耳朵都震得嗡嗡作响,无比惶恐的看着近在咫尺的苏秦,就像是看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冰凉的刀比在她的脖子上,仿佛让她浑身的血脉都停止了流动,比刀更冷的是苏秦的声音:“不要逼我杀你。”

        唐双双整个人就是一抖,整个身子都僵住了。直到视线的尽头已经看不到苏秦的身影了,她还是站在那里,保持之前的表情、姿势,一动不动。如果凑近了还可以看到她的双腿在不受控的抖动着。

        唐双双的肩膀猛地被人拍了一下,紧接着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喂,那个女的你认识吗?”

        ——————————

        苏秦把这次任务紫罗兰和狂狼战队应该得到的佣金再多加了三袋大米,直接拿给了他们那些留守的队员。然后回到了二区,敲了两下门直接推门而入,一进门苏秦就愣住了。

        屋内的人也都齐刷刷的看过来,林青阳胖子单良所有人都在,但是还多了一个人。

        “苏秦你回来啦!快进来,来,跟你介绍一下,这就是我妹妹,——单冰。没想到她也在岚城基地,上午在会议大厅看到我的寻人启事就找过来了。”单良一把把愣在门口的苏秦扯进了屋,眼眶还红红的,脸上的笑容却是从未有过的轻松。

        “单冰,这就是我们们跟你说过的苏秦。”单良又拉过那个女孩子说。

        苏秦细细的打量了她一眼,发现她跟单良保存的那张照片上的差别实在太大,照片上看着就是一个假小子,整个人身上弥漫着一股生机勃勃的感觉。可是这个女孩子,一头披肩的长直发,眼神柔弱带着些许不自然,面上的表情却始终很柔和,带着亲和的笑容,看起来是个很好亲近的女孩子。

        打量间,苏秦的鼻尖忽然飘来一股极其诡异的酸臭味,气味很淡,几乎让人以为只是错觉。苏秦的眼底飞快的闪过些什么,面上却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单良,发现他一脸期盼她们能够和睦相处的样子,苏秦压下了原本想说的话,对单冰很友好的笑笑:“你好。我是苏秦。”

        “我是单冰。”单冰也微笑着说,眼睛里飞快的闪过些什么,然后话锋突然一转说:“对了,听哥哥说你是变异的空间系异能,里面还能养鸡啊?真厉害啊。”

        苏秦突然愣了一下,看了一脸尴尬的单良一眼,然后微一挑眉,目光直视单冰,看起来并没有准备回答的打算。

        其他人显然也愣住了,胖子看起来是最吃惊的一个,看了看单良又看了看单冰,一脸的震惊。

        单冰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一脸尴尬的笑了笑,然后说:“你别在意,我就是好奇问一下。”

        “没关系。”苏秦说完,目光就落在自己床位上放着的一个背包上。

        胖子走过来直接一伸手把那个背包直接提着扔到了单良的床位上,对单良说:“单冰说她住不了上铺,瘦子你住到上面去给单冰腾个位置吧。”

        虽然单冰是单良的亲妹妹,但是对曙光小队的其他成员来说也只是个陌生人。原本其乐融融的宿舍忽然加入了一个陌生人,气氛顿时变得很怪异,其他人都很想问一些执行任务时候的问题,包括后来苏秦独身去粮站顺不顺利。但是碍于单冰在,大家都不好问。

        沉默中,单良站起身来,对默默整理床铺的单冰说:“单冰,走,我们们两兄妹出去单独聊聊。”

        单冰的手中的动作微微一顿,然后站起身来,跟众人一一点头示意,才跟着单良走了出去。

        几乎是门一关,屋内的众人都齐齐的松了一口气。

        “别扭死我了。”林青阳松了个懒腰夸张的说。

        胖子倒是一反常态的没有表示意见。

        “她什么时候过来的?”苏秦问。

        “这个要问顾煦他们了。我们们回来的时候她就在了。”林青阳回答说。

        “你们刚走不久她就找上来了。带了个包,说是良叔的妹妹,我看过她的照片,就让她进来了。她一进来就问我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烦都烦死了。怎么良叔的妹妹是这样的呀?”顾煦也是小孩子脾气,不满就抱怨一通。

        “她问你什么了?”苏秦问。

        “一开始就问我几岁啊,以前读几年级啊,然后就问我会什么异能,又问你们是什么异能。不过我没说姐姐你是变异空间的,就说了是空间系的,变异系是良叔说的。”顾煦毫不犹豫的出卖了单良。然后又补充道:“不过良叔也不是故意的,是说漏了嘴。啊!对了!”顾煦突然又像是想起来什么似得,说:“她还悄悄地问我小队里最喜欢谁,最讨厌谁。”

        顾煦这话一出,其他人立刻就沉默了。胖子的眉毛都揪成了一团。

        “苏秦姐,她以后就跟我们们一起了吗?”顾煦年纪小小也皱着眉头问。问完又挫败的说:“她是良叔的妹妹,肯定要跟我们们一起了唉”顾煦小大人似的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事实上,在场的大部分人都跟顾煦是差不多的想法,但是也没有办法。

        “其实单冰是个特别好的姑娘,现在是还不熟,熟了就好了。”胖子说完自己也觉得心虚,要是以前的单冰,和苏秦几人打好关系绝对没问题,可是现在的单冰,连他都觉得陌生。胖子的话锋一转,问道:“对了,苏秦,粮店那边怎么样?有没有撞上异能组的人啊?”

        而屋外。

        单良和单冰兄妹之间也在进行一场谈话。

        “冰冰,你刚才怎么回事?”单良的语气很柔和。

        单冰和单良相似的细长的眼睛微微的往上一扬:“什么怎么回事。”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单良说:“苏秦虽然性格冷了点,不大爱说话,但是人很好。前提是你不要触犯到她的底线。你向来知道分寸的,怎么”

        “你现在是在责怪我吗?”单冰打断了单良,表情有些不敢置信:“就因为我问错了一句话?我以为你叫我出来是想要问问我,那么多天我是怎么过来的。想要跟我说不管以前发生了什么都不用怕,因为我找到哥哥了”单冰抿了抿嘴,一脸的倔强,眼眶里却溢满了泪水。

        她的一字一句却都化成一把把锐利的剑一剑一剑刺进了单良的心里:“冰冰,我不是这个意思对不起,哥哥错了。你不知道我每天做梦都是在想着早点找到你,就怕我要是晚一步来你出了什么事”单良说到这里想到那么多天的担惊受怕,声音有些哽咽。好一会儿缓过来,接着说:“我刚才没说,现在哥哥跟你说:不管以前发生了什么你都不用怕了,因为你找到我了。”单良把单冰抱在怀里,像小时候一样,轻轻地抚摸她的后脑勺安抚着她。

        单冰趴在单良的肩上,不由的想到自己那么多天以来所受的痛苦折磨和屈辱,而此刻自己就在自家哥哥的怀抱里,好像这些天都只是她做的一场噩梦,不由得失声痛哭。

        好久才缓缓平静下来,单冰脱离了单良的怀抱,和单良对视一眼,都不由得噗嗤一笑。

        擦掉一脸的眼泪,单冰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身子一僵,然后问单良道:“哥,你能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你说。”单良一边擦眼角的眼泪一边说。

        “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我被人杀了,你会帮我报仇吗?”单冰问了一个很奇怪的问题。

        单良一愣,以为单冰还在害怕自己不安全,于是笑着拍了拍她的头说:“傻丫头,放心吧,哥哥一定会保护好你的。”

        “我是说如果嘛!认真的说。你会给我报仇吗?”单冰拉着单良的胳膊,大有如果单良不正面回答她就不放手的架势。

        单良看着她,沉默了一下,然后说:“如果真的有那么一个人,那么不管有多难,我都会亲手杀了他为你报仇。”

        单冰没由来的眼眶一热,连忙低头,让泪水滴进尘土里,然后抬起头来眼眶红红的:“哥哥,如果我犯了什么错,你也要原谅我好不好?”

        “那就要看是什么错了。”单良笑着开玩笑说。“好了,我们们进去吧。”

        “嗯。”单冰低低的应了一声,在单良转身开门的瞬间,嘴边的笑意突然变得无比的苦涩。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那些直到现在还支持我喜欢我觉得我写的好的同志们。

        其实有的时候自己真的很不自信,一旦看到被人对我的质疑,比如说我小学没毕业之类的,能难过好久,开始质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写的那么差啊?(原本自我感觉挺良好的。)但是每次看到有人鼓励我说喜欢我,喜欢苏秦,我都觉得开心的不得了,每天都跟大王哥哥说我家的读者又说什么什么了。一边看一边笑。就”撒花“两个字也能让我高兴的想要亲你们一口。

        真的很感谢你们。我素来懒惰,现在却能每天都坚持日更,就是因为看到你们的留言,不想让你们失望。有的时候恨不得每天三更来报答你们对我的喜欢(喜欢我的书也是间接的喜欢我了)。写到这里我矫情的都要哭了好吧,写那么长估计你们也不会看完的。不写了,我先去哭一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