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末世重生之苏秦在线阅读 - 第70章 单良离队

第70章 单良离队

        苏秦昏睡整十二天。

        已经是凌晨三点。

        现在已经是盛夏,屋里十分闷热,胖子硬生生的被热醒了,翻了个身,下意识的就往苏秦躺着的床位那边一看,果然毫无意外的,又看到林青阳呆坐在苏秦的床边,胖子眨了眨眼,没由来的眼眶一热,连忙闭上了眼睛抽了抽鼻子,不敢再看。

        林青阳就这样静静的坐在苏秦的床边,目光沉沉的望着床上苏秦苍白的脸。那双略带着些寒意的眼睛已经有十多天没有睁开过了。本来就巴掌大的脸瘦了一圈,连唇色都泛着一股青白。他真是怕啊,怕在哪一天一觉醒来,苏秦的呼吸就断了。白天也不敢呆在屋里,对着苏秦紧闭着的眼,他不能控制自己的胡思乱想。只有在杀那些丧尸的时候,脑子里才没有时间去想那些可怕的事情。晚上也一次次的被噩梦惊醒,一定要起来看看她才能安心;偶尔的时候也会做“好梦”,梦到苏秦突然就醒了。但是醒来之后,会发现这样的好梦,其实比噩梦更让人难受。

        “你会醒的,对吧?”林青阳的手在苏秦的脸上摩挲了一阵,微微俯身,唇瓣印上苏秦冰凉的额头,眼微微一闭,两行泪就从他的眼里垂落下来,滴落在苏秦的额头上

        忽然

        一声微弱的

        “林青阳”

        林青阳微伏的身子整个都僵住了,眼睛依旧闭着,像是生怕惊动了什么,半晌,他的嘴唇微微的动了动,轻轻地、轻轻地问:“苏秦是你么?”

        半晌都没听到回答。

        林青阳的眼睛缓缓地睁开了,透着深深的失望,像是在嘲笑自己,他轻轻地笑了笑,说:“你看我想你都想到出现幻听了啊,苏秦”

        “是吗?”

        嘶哑而虚弱的声音再次响起。

        林青阳睁大了眼,一滴硕大的泪水从他的眼眶里掉落下来,“哒吧”一声打在苏秦的额头上,他带着哭腔的声音在黑暗中格外的清晰:“苏秦,你他妈的耍我很好玩吗?!”然后猛地把苏秦一把抱在了怀里,紧紧、紧紧的抱着。

        其他人都被林青阳的声音给惊醒了,顾煦一咕噜爬起身来,立刻发出一个大火球,顿时把整个屋子都照得通亮。

        然后所有人都默默的看着林青阳死死地抱着苏秦,都默契的没有出声。

        最后还是苏秦在林青阳的怀里闷声道:“胖子,给我煮点粥,好饿。”

        胖子乍一听到苏秦的声音,愣了一下,然后眼眶就红了,一边往后面走一边忙不迭的说:“好好好。我这就给你做去啊!幸好还剩了一点米!”说着话音就有些哽咽,连忙住了嘴。

        抱了好久都没见林青阳有松开她的迹象,苏秦咳了一声,虚弱的说。“林青阳,我快窒息了。”

        林青阳连忙松开了苏秦,把枕头垫高一点,护着苏秦坐了起来。

        苏秦这时候才看清林青阳的样子,微微一怔,忍不住说:“你怎么瘦成这样了?”

        只见火光下林青阳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眼窝都微微陷了下去,倒是显得轮廓更深了,下巴更是冒出了一点青色的胡渣,眼睛却比之前更加明亮了。

        “别说了,你昏迷的这段时间他就没好好吃过一顿饭,白天就出去杀丧尸,晚上整晚整晚的守着你,这几天连话都不说了,你要是再不醒估计他能直接退化成哑巴。”胖子把火烧了起来,把锅架了上去,正好听到苏秦的话,就走了过来说道。

        “你醒了就好了。”林青阳的眼里根本就没有胖子,伸手帮苏秦把杂乱的头发顺了顺。

        林青阳的动作很自然,苏秦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倒是围观的众人都齐齐对视一眼交换了一下信息。

        “苏秦姐,你都快把我们们吓死了。”顾煦举着火球凑过来说,一双大眼睛红通通的。

        “你别说了,苏秦你不知道,自从你晕倒之后,这丫头每天都要问我一百遍你什么时候醒!我都快被她折磨死了!”胖子立刻吐槽道。

        “胖叔你还好意思说我呀?我都看到你看着苏秦姐偷偷抹过好几次眼泪了!我怕你没面子才一直没戳穿你!”顾煦立刻回击道。

        “谁、谁说我抹眼泪了?!别诬赖我啊!抹眼泪的那是你林阿姨!你胖叔我可是纯爷们儿!流血不流泪的纯爷们儿!你肯定是眼花了!”胖子死不认账一口咬定是顾煦眼花了。

        苏秦听着他们一一的对着她说着这十多天发生的事情,互相吐着槽,脸上始终都带着暖暖的笑意。

        曙光小队连续沉了十二天的阴天,终于在苏秦醒的这一天放晴了。

        而从始至终,他们都没有提起过单良的情况。

        苏秦昏迷了十多天,除了瘦了一点,精神状态居然一点问题都没有,肌肉也没有松弛,也没有躺久了的无力感,反而感觉充满了力量。苏秦疑惑之下一问,才知道这阵子自己把晶核当饭吃了。

        整个队伍的实力都在苏秦昏迷的这段时间里突飞猛进,其他人都成功的升到了二阶高峰,罗乔升到了三阶初段,林青阳更是直接冲到了四阶初段。

        罗鸣这段日子也被刺激了,一扫当时的颓废,开始有意识的激发自己本身的潜力来。而且也已经初见成效。

        苏秦难得的开了句玩笑说早知道就晚一点醒来了。

        倒让大家都声讨起她来。

        七七八八的绕的差不多,就是没有说到单良身上。

        苏秦也没有问方柔还是不是活着,当时她的背全部都炸开了,骨头都炸断了几根,已经完全没有活下来的可能了。她只是问:“方子平呢?”

        众人沉默了一下,林青阳说:“方子平带着方柔的骨灰回老家了。他说方柔临死的时候有句话要带给你。”

        苏秦专注的搅拌着碗里的稀粥,半晌才问:“什么话?”

        林青阳的声音低沉:“代她那份一起活下去。”

        苏秦的嘴角翘了翘,睫毛却垂了下来,半晌,像是在跟方柔说,又像是在跟自己说:“好啊。”

        苏秦胃口意外的好,吃掉了一大锅粥,才满足的又躺在了床上。

        其他人本来也是白天都在外面杀丧尸,本来就累得不行了,不过苏秦一醒就把他们的睡意完全赶跑了,这会儿都静了下来,都很快就睡着了。

        林青阳本来不想睡的,他心里还是有点虚,总感觉说不定自己一觉醒来又会发现这又是一场“美梦”。但是他实在是太累了,一沾枕头就睡着了,他这段日子不管是精神力还是体力都透支的太厉害了,如果不是晋阶了,恐怕他整个人早就废了。

        等到其他人都睡着了,苏秦这才心念一动进了空间。

        苏秦的身子一出现在空间里,立刻就被一只爪子死死地压在地上,然后就被一声虎啸差点震破了耳膜。

        只见巨虎把苏秦压在爪子下,虎须震颤着,一声接着一声的朝着她怒吼着,宣泄着怒气。

        苏秦乖乖的躺在巨虎的爪子下,不敢动弹,生怕激怒了它,一气之下就把她给吃了。虽然她感觉她的实力有了很大的进步,但是比起巨虎来还是不够看的。只能闭着眼睛嘴巴避免巨虎的口水溅进去。

        吼了一阵之后,巨虎见苏秦还是一动不动,以为苏秦是被自己吓晕过去了,心里鄙视了一下苏秦的老鼠胆,但还是停止了怒吼,把爪子微微一抬,探过去把她的身子拨弄了一下。

        猛地苏秦睁开眼弹跳起来,顿时把巨虎吓了一跳,一时间也忘了要对苏秦发火了。

        苏秦见巨虎平静了下来,这才发现巨虎似乎整个身子都缩水了一大圈,连油光滑亮的皮毛都好像黯淡了不少。

        苏秦还没想清楚为什么巨虎会变得那么瘦,就猛地被巨虎张嘴叼了起来往鸡场那边狂奔而去了。

        一分钟后,苏秦在鸡圈前愣住了,整个鸡圈都被大大小小的鸡鸭挤得满满地,地上更是一地的鸡蛋鸭蛋。是苏秦那日任务往石泉水里丢了很多二级晶核,然后在她昏迷的这段时间空间自动升级了。鸡鸭的生长速度又升高了。

        但是既然这里那么多的鸡鸭怎么巨虎还会饿成这个样子?

        苏秦眼尖的看到鸡圈外还有一只看起来死相很凄惨的鸡,顿时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巨虎已经吃熟食把嘴给养刁了,所以宁愿强忍着饿,也要等着她进来给它烤熟的吃。

        只是没想到苏秦这一睡就睡了十多天,巨虎以为自己是被苏秦忘记了,所以苏秦才进来的时候它才会那么生气。不过看在她认错态度良好的份上就姑且相信她不是故意的,原谅她一次。谁叫它是一只善待下属的老虎呢?

        它是绝对不会承认是怕咬死了苏秦之后没有人会烤东西给她吃了。要知道那些胆小的人类一看到它就直接吓破胆了,就这个人类胆子还大一点,有的时候还能领会它的意思。

        为了补偿,在巨虎的咆哮声中,苏秦连续考了七只烤鸡给巨虎吃了才让它勉强满yi了,甩了甩尾巴,漫步到了湖边,直接下了水游水去了。

        苏秦在地上挖了个洞,把鸡毛和多的内脏都处li了,然后来到了石泉水边,此时石泉水的颜色又深了不少,苏秦直接用手捧起来喝了几口,然后走到了湖边,静待着疼痛来临。

        苏秦等了一分钟,熟悉的疼痛并没有如期而至,反而身上还是又渗出了一层泛着恶臭的黑色粘液。

        苏秦百思不得其解,满腹疑虑的走进了湖水里,苏秦一走进湖水里,正在她不远处戏水的巨虎就朝着她怒吼一声,然后飞快的游远了。嫌弃之意十分明显。

        苏秦洗干净了身子,换上了一件干净衣服,只感觉浑身都轻飘飘的,无一处不舒爽。

        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状态,苏秦想了想,把巨虎招呼了过来,做了几个手势,巨虎一下子就看懂了,手下又要和它做游戏了,吃饱之后正好一身力气没处撒,顿时就低吼一声朝着苏秦猛扑过来。

        苏秦直接舍弃了空间的瞬移,开始用自己本身的速度跟巨虎玩起了追逐游戏。

        十分钟后,巨虎还是没能碰到苏秦的一片衣角,顿时恼羞成怒起来,扑到了湖里不跟苏秦玩了。

        苏秦无奈的笑笑,对自己现在的速度很满yi。

        突然想起自己上次粮站任务获得的种子,顿时眼睛一亮,选了一块开阔地开始播种了。

        在苏秦忙碌的时候,巨虎鬼鬼祟祟的潜到了石泉边,看了一眼完全没注意到这边的苏秦,顿时心里一阵得意,当时它就是看到苏秦喝了这里的水之后就变得和它的速度“一样”快了,它喝了之后肯定就能在下一次游戏中超过她了,作为老大,怎么能比手下还弱呢?!一样也不行!巨虎这样想着,然后伸出舌头来在石泉里舔了一大口。砸吧了下嘴,一点反应都没有,算了,一定是自己吃的太饱了所以才没赢的,跟这水没关系。

        不过好像比湖里的水好喝。巨虎又喝了一口,这样想到。怪不得那个人类不喝湖里的水,原来是这里的水比湖里的水好喝多了!真是狡猾的人类!以后它也要在这里喝水了!嗯!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而巨虎不知道的是,因为它本身级别高于石泉的级别太多,所以现在它喝石泉水基本上来说跟平常的水没有区别,但是当石泉不断升级之后,也会在无形中改善它的体能。

        苏秦播种的时候也不知道什么是什么的种子,不过她乐观的想,现在不知道也没关系,等它长出来就知道是什么了。

        等到苏秦从空间出去,外面已经是早上六点多了。

        太阳却已经升到了半空,人们最近奇怪的发现太阳好像升起的越来越早,而落下的时间越来越晚。但是对于人们来说,太阳越晚落下就越好,毕竟,夜晚比白天要危险得多,也更加容易滋生恐惧。

        但是在苏秦看来,这显然不是个好兆头。这意味着前世著名的“太阳神之怒”就要来临了。

        太阳神之怒——前世的时候人们用它来形容一段特殊时期。

        在末世之后的某一天,太阳照常从西方升起,然后升到最高处,就再没有坠落过。

        一天、两天、三天连续一个星期太阳都高高地悬挂在天际,照射着大地上的每一处角落,丝毫没有要下落的迹象。持续高温下,人类的每天的对于水的摄入量达到了一个恐怖的数据。而暴露在外的水源也在太阳的灼热下迅速的蒸发,干枯,植物也在迅速的枯萎恐慌以极其快的速度在人群中疯狂的蔓延着。

        整整持续了十五天,无数人在这段时间因为脱水而死,也有活活饿死的,所有人都躲在屋子里不敢出去,地面上的高温可以直接融化鞋底。随处可见干枯的尸体,躺在地上,被高温烤成了一具具恐怖的干尸。

        甚至有人预言,这才是真正的毁灭。

        十五天后,这场灾难才随着太阳的落下,一场倾盆大雨的来临而宣告结束。

        在这一场灾难中死去的人不计其数。

        幸存下来的人们,把这场灾难称之为——太阳神之怒。

        而此时,才早上六点就已经悬挂到半空的太阳,显然就是太阳神之怒的预兆。

        “最近好像太阳升起的时间越来越早了。”林青阳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苏秦的身边眯着眼说。

        “路封解了吗?”苏秦突然转头问。

        “嗯,解了。”林青阳说。

        “我们们今天就启程去首都吧。”苏秦忽然说。

        “啊?”林青阳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你的家人不都是在首都吗。”苏秦说:“我长那么大还没见过首都是什么样子呢,以前就在电视上看到过,趁这个机会去看看吧。”

        林青阳还不知道怎么说服苏秦跟他一起回首都,毕竟现在单冰也找到了,没了借口。没想到苏秦自己先提起来了。幸福来的太快,林青阳有点没反应过来。

        等吃过早饭,苏秦才宣布了这件事。其他人都没反应过来。

        胖子一时情急口快,直接问:“那瘦子怎么办?”

        胖子话一出口,就后悔了。其他人也都愣住了,齐刷刷的看向苏秦。

        苏秦沉默了一下,正准备说话。门就被敲响了。

        胖子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胡子玉把门一开,就看到单良站在外面,后面还跟着低着头的单冰。连忙紧张的转过头对苏秦说:“是良叔”

        见苏秦没说不准进,就把门拉开了,把单良和单冰让了进来。

        苏秦昏迷的这十多天,单良几乎每天都是在痛苦和自责中度过的。现在看到苏秦好端端的坐在那里,精神看起来也很好,顿时重重的松了口气。同时感激的看了一眼胖子。

        苏秦顿时淡淡的扫了一眼胖子。

        胖子一早上醒来就动员胡子玉顾煦和罗乔去通知单良苏秦醒了的事情,结果谁都不愿意去,最后还是他自己趁着苏秦不注意溜出去了。这会儿被苏秦那种“吓人”的目光一扫,顿时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单良和单冰僵直的站着,气氛十分的僵硬。

        苏秦更是直接好像是没看到他们一样,专心致志的给罗乔扎着辫子。

        其他人看看杵在门口的单良单冰又看看苏秦,都觉得尴尬。胖子作死的给林青阳打眼色,意思是让林青阳出来打破这个僵局。林青阳当没看到,也把顾煦拉了过来,装模做样的给她扎起了马尾。他跟单良也可以说是可以生死相托的朋友了,照理来说应该帮着说句话,可是一想到苏秦差点因为单冰丧命,林青阳就恨不得在她身上扎两刀。就别说去说情了。

        胖子的立场就更不好说话了。

        一时间大家的眼色齐飞,却愣是没人敢开口。

        还是单良忍不住开口了:“苏秦,你醒了真的是太好了。你要是有什么事,我永远都不会原谅我自己的。”他的声音有些嘶哑,脸色也看起来很憔悴,这段时间几乎耗尽了他所有的心力,从来都没感觉那么累过。

        苏秦却看也不看他一眼,反而目光锐利的看向了他身后的单冰,冷冷地说“看来你的伤恢复的不错啊。”

        单冰的身体微不可查的一颤。

        “说说吧,肖腾给了你什么好处?”苏秦的脸上甚至在微笑,却莫名的比寒着脸的时候要更骇人。

        单冰忍不住伸手揪住了单良的衣角,连牙齿都开始打颤,看起来是那么的楚楚可怜,让人忍不住为她出头。

        “苏秦,她是被肖腾骗了”

        “良哥。”苏秦毫不留情的打断他,目光锐利如刀:“你以前的聪明睿智都是装出来的吗?”

        单良陡然脸色一白,嘴唇蠕动,单冰曾经跟他说过的解释,他一句都说不出口:“苏秦”

        “良哥。”苏秦再次毫不留情的打断单良,冷冷地说:“我现在任由她站在这里没有动手杀她就已经是她最大的仁慈了。你还要我说原谅吗?方柔你认识吗?我忘了,当时你也在场的。她当时整个背都被炸烂了你看到了吗?”苏秦看着单冰“你怎么还会有脸毫发无损的站到这里来奢求我的原谅?”

        “我后悔了啊!!!”单冰忽然激动地叫了起来:“你还想要我怎么样呢?!我每晚每晚都在做噩梦啊!每晚都哭着醒来,我有多痛苦多后悔多害怕你知道吗?!”她捂住脸瘫倒在了地上,泣不成声。

        “这是你应得的啊。”苏秦脸上没有丝毫的动容,连眉毛都没动一下,反而神色更加讥讽,声音始终冰冷像是从地狱里发出的:“如果真的那么痛苦的话为什么不干脆了结了自己呢?可以到地府去跟方柔道歉啊,她那么善良,一定会原谅你的。”

        “以死来赎罪不是最好的办法吗?为什么要祈求我的原谅?你应该要祈求的,是方柔的原谅啊。对了,不止方柔”苏秦忽然笑了:“单冰,人肉的味道应该不错吧。你现在还能尝得出别的肉的味道吗?”

        所有人都愣住了,连单良也愣住了。

        单冰被苏秦的话震的连哭都忘了,整个人都呆住了,无比震惊的看着苏秦。突然疯了一样朝着苏秦扑了过来:“你胡说!我没吃过人肉!我没吃过!!!!!”被单良拉住之后又改为抱住了单良的腿,急切地哭喊着:“哥哥!你相信我!我没办法的我真的是饿的没办法了啊!不吃人的话我会死的啊!哥哥”

        “呕”承受力最差的罗鸣突然干呕一声,然后拉开门冲了出去。

        “人肉也是别人骗你吃的吗?”苏秦讥笑着问。

        “够了!苏秦!”单良突然崩溃了:“我求求你别再说了!真的,苏秦,真的对不起但是我没办法啊!我就这么一个亲妹妹”

        苏秦目光微动,忽然看着单良,扯了下嘴角说:“你不是说我也是你亲妹妹吗?”

        单良僵了一下。

        胖子突然开腔了:“瘦子,你走吧,带着单冰走吧。你这样太自私了啊”胖子眼眶都红了:“人家方子平也只有那么一个妹妹啊,多好的一个女孩儿啊,死的那么惨,我连看都不忍心看啊,要是换成苏秦我想都不敢想啊做人不能这么自私的啊”胖子声音哽的都说不下去了,摇了摇手,背过了身去。

        单良看着胖子背过身去,脸色煞白煞白的,觉得连心里都泛着苦味,苦啊,真的是太苦了

        “苏秦,这么一路走来我真心的谢谢你,我一辈子都记在心里了。胖子、各位,我单良这次对不住大家了以后见面的机会估计也不大了,我祝你们以后都能顺顺利利的长命百岁也希望你们看在往日的情分上,别就记得我的不好,也记得我点儿好啊就当我拜托大家了啊!”单良眼眶通红,好几次声音都哽的说不下去了,说完僵硬的把单冰拉起来,对着大家深深地一拜,然后就拉着失魂落魄的单冰拉开门走了出去。

        苏秦帮罗乔箍好橡皮筋,然后拍了拍她的头笑着说:“好了。”

        “谢谢姐姐。”罗乔摸了摸两边的辫子,甜甜的笑着说。

        都像没事人一样。

        “哎呀!青阳哥哥,你把我的头发都快扯没啦!”顾煦突然叫了一声说。然后直接跑到了苏秦这里,撒着娇说:“还是姐姐扎的好,姐姐帮我扎!”

        苏秦笑了下,然后把顾煦被林青阳扎的乱七八糟的马尾解开,理顺了,然后重新扎了起来。

        罗鸣也呕干净了,虚弱的从外面走进来说:“那我们们准备准备就出发吧。”

        “你们在这里等我一会儿。我还有件事情要处li一下。”苏秦说着飞快的把顾煦的马尾扎起来,站起了身。

        “早点回来。”林青阳对着苏秦微笑着说。

        “嗯。”苏秦应了一声,然后拿起床边的乾墨剑,拉开门走了出去。

        “姐姐不会要去追杀良叔的妹妹吧?”顾煦小小声的说。

        “追你个大头鬼!”胖子红着眼眶给了顾煦一个爆栗。

        半小时后,正在会议室做会议陈述的景越突然被一阵敲门声打断。面带不悦的看向门口,只见红刃顶着一头红毛推门进来,对着基地长等人笑了笑,然后快步走过去压低了声音:“老大”

        “有什么事就光明正大的说出来,怎么,我们们不能听吗?”基地长不轻不重的声音响起。

        红刃为难的看了景越一眼,见他没什么表示,于是咳了一声用正常的音量说道:“苏秦找你有急事。”

        景越愣了一下,不敢置信的看着红刃:“苏秦?”

        “对,她现在就在我们们办公室”

        “对不起,我现在有急事需要处li。先离开一下。”景越不等红刃说完,就直接站起身来,拉开门走了出去。

        红刃尴尬的对着脸色不大好看的基地长几人笑了笑,然后赶紧追上了景越的脚步。

        “这个苏秦就是那个曙光小队的苏秦吧?”基地长收敛了神色问一边的老陈。

        “对,她上次出任务出了点状况,一直昏睡了十多天,看来现在是醒了过来。”老陈倒是偷偷的松了口气,打过几次交道下来,他对苏秦这个小辈很有好感。

        “帮我查一下她跟这个景越有没有什么特殊关系。”基地长敲着桌沿说。

        老陈愣了一下,然后说“好的。”

        ————————

        红刃从办公室走出来,就不见景越的人影了。

        “有瞬移也不是这么用的吧?”红刃忍不住吐槽道。

        办公楼二楼最里间的异能组专属办公室。

        景越站在门外,手握上门把,停了半晌,才轻轻地扭开了门。

        异能组的其他人都一个不少的坐在客厅里,听到动静齐刷刷的看过来。

        景越的目光飞快的在屋内扫了一圈,然后目光定在了背对着他坐在沙发上的一道熟悉的背影上。

        顿了顿,景越走了进来,随手带上了门。

        苏秦这时候也站起身来转过身子看向景越。

        景越一步一步的走过来,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苏秦。

        “麻烦你们回避一下好吗?我有些私事要跟他谈。”苏秦语气平和面带微笑的对着异能组的其他人说道。

        姜泽率先站起身来,拉过没反应过来的宋晏回了房,古宁叫住刚推门进来的红刃也回了房,剩下的阿森目光炯炯的看着苏秦,一步三回头的回房了。最后还剩下高琦,倔强的站在那里看着景越。

        “你先回避。”景越沉声说。

        高琦脸色一白,抿了抿嘴,沉着脸看了苏秦一眼,然后默默地回房了。

        “今天醒的吗?”景越走过来问道。

        “我们们要走了。”苏秦直接忽略过景越的话说道:“去首都。”

        景越的目光陡然一厉,语气一沉:“苏秦,你非要一醒来就要来找我的麻烦对吗?”

        “不是的,景越。”苏秦忽然放柔了声音。

        景越一怔,面色就不自觉的放缓了。

        “准确的说,我是代替林青阳来的。”

        苏秦的下一句就让景越冷笑起来:“代替林青阳?”景越的目光比刚才更冷:“代替他什么?你有什么资格代替他?或者,你是他什么人?”

        苏秦丝毫不理会景越的讥讽,只是不紧不慢的说道:“我可以跟你保证林青阳绝对不会威胁到你什么”

        “苏秦,你太自以为是了。”景越不等苏秦说完就打断了苏秦的话,他走近了,目光几乎要穿透苏秦:“你怎么就知道我杀他是因为他威胁到了我什么呢?也许就只是我看他不顺眼呢?”

        苏秦忽然扯出一个笑来“我不觉得你有病。”

        景越被噎了一下,然后话锋一转,狠厉的说:“那你又觉得你自己有什么能力可以保证他不会威胁到我?苏秦,你以为这些事都跟你想的那么简单吗?有些事情不是你自己不想,就能够不去做的。”他倏地冷笑起来:“你要去首都?好啊,去吧,我不会阻拦你们。去看看你是多么的渺小。你引以为傲的实力是多么的不值一提!”

        “所以,我们们这是谈崩了对吧?”苏秦沉默了一下,突然疑惑的问道。好像根本就没把景越刚才的话听进去。

        景越额角的青筋都被苏秦气的蹦了出来。

        “那我先走了。”苏秦说着错过了景越的身子朝着门口走了过去。

        走到门口,苏秦突然顿了顿,说:“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不想和你成为敌人。”说完拉开门走了出去。

        景越的背,陡然僵了一下。

        苏秦正想下楼,就看到老陈和一个带着眼镜的中年男人一起从楼上下来。苏秦突然一震,目光重新落在老陈身边的儒雅中年男人脸上,心里不可抑制的涌起了一种极其荒谬的感觉。

        “哎,苏秦!那么巧啊!”老陈正好也看到了苏秦,顿时热情的上来打招呼。

        “陈主任。”苏秦不闪不躲的看着老陈微笑着回应。

        “基地长,这位就是曙光小队的苏秦了,上次您不是还说想要见见吗?这下可真是赶巧了。”老陈呵呵笑着,给苏秦介绍:“苏秦,这位就是我们们岚城基地的基地长了。”

        基地长?看来末世之后他还升官了。

        苏秦在心里冷笑,脸上却还是得体的微笑:“基地长你好。很荣幸能见到你。”

        基地长的目光很温和的打量着苏秦,和蔼的笑着说:“你就是曙光小队的那个苏秦是吧?真是英雄出少年啊。”

        “哎!基地长,你别说啊。苏秦跟您长得还挺像的啊!你看那嘴巴鼻子不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吗,不会是您的私生女吧?”老陈突然打趣说。

        说这无意听者有心。

        基地长顿时一愣,仔细地看了苏秦一眼,突然心里就是咯噔一下,忍不住说道:“你”

        “苏秦可没这个福气做基地长的女儿。”苏秦笑着打断了基地长,然后微笑着说:“我就不打扰两位的宝贵时间了,先走了。”然后就直接转身走了。

        下楼的时候卫莹正好迎面上楼来,看到是苏秦,顿时愣了一下,苏秦冷冷的看了她一眼,然后侧身避过,快步下楼了。

        卫莹哼了一声,快步上楼笑嘻嘻的对着基地长撒娇说:“爸爸,我妈叫你快点回去吃早饭,等下胃病又犯了怎么办呀!爸爸?你发什么呆呢?”

        基地长这才反应过来,颇为不耐烦的说:“这不是就回去了吗?!”

        卫莹顿时愣了一下,然后委屈的瘪了瘪嘴。

        不过现在基地长的心思已经完全不在她身上了,满脑子都是刚才苏秦的脸。

        那鼻子嘴巴真是跟自己的一模一样,年纪也对不上,不过她姓苏等等,苏莺不就是姓苏么基地长顿时浑身震了一下,整个人都呆住了。

        作者有话要说:答应兔子七七的万字大章~~~!!!么么哒!lw*_*w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