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四合院不甘心的许大茂在线阅读 - 第十章:驴拉磨 初秀画

第十章:驴拉磨 初秀画

        没过多少时间,梁拉娣带着大毛跑了过来,看到其他三个孩子在一边玩,抓住孩子看看没事。

        不好意思的走到许大茂身边:“对不起同志,我刚才太紧张孩子了。”

        “没事,可以理解。”

        “以后不要让孩子来河边,他们太小,太危险了,周边没有人咋办呀”

        “还有你以为在四九城,就没有人《拍花子》了?别让他们来人少的地方,最好就在大院里玩。”

        “今天真是谢谢你了同志!半年前,我男人走了,我还要上班,没有时间带孩子,一般大毛都是带他们在院子玩的,这到月底了,家里没有吃的了,给孩子饿的自己出来找吃的了。”

        梁拉娣越说越悲伤,最后嚎啕大哭。

        …………。

        可能是丈夫新丧半年,一直咬牙坚持。

        今天好不容易遇到一个,不认识的好人,心里的那点压力一下释放出来了。

        等梁拉娣哭了一会,许大茂说:“那个女同志,孩子在旁边呢,你别哭了。

        这要是不知道,还以为我欺负你了呢!”

        “对不起,一下没控制住。”

        “没事,我理解,不过当着孩子的面还是要坚强一点。”

        许大茂把鱼篓从河里提了出来。

        “呐,这些是我答应给几个孩子钓的鱼,你拿回去吧,天色不早了,早点回家给孩子做饭。”

        “这怎么好意思,孩子们中午就吃了您的东西,这鱼我不能要。”

        “拿着吧,这是給孩子们的,多给孩子吃点,看着几个孩子瘦的。”

        “我想吃可以再钓,我钓鱼技术还是不错的,这些你都拿走吧。”

        梁拉娣边哭边感谢。

        “同志,我是机修厂的梁拉娣,您是那个单位的,有机会我一定报答你!”

        “我钢铁总厂的放映员,我叫许大茂,报答什么的就不用了。

        我们还算一个单位的呢,孩子想吃鱼的话,就来找我。

        如果不下乡放电影和上班的话,一般周日下午我都在这里。”

        你们早点回去吧,我也走了。”

        说完叫上小黑,挥挥手就走了。

        梁拉娣看着许大茂走远,自己也带着孩子,拎着鱼回家去了,不过在回去的路上,这家人难得的传来了笑声。

        许大茂找一人少的草多的地,往上一趟,把小黑叫到身边,边撸边说:“小黑呀,咱们今天压根就不应该出来,画画被人追,钓鱼全给别人帮忙了。”

        躺了在地上,看着天边就要消失不见的太阳。

        又是一天落日时,看了会落日,回复一下心情,得嘞收拾回家。

        不过好几天没撩到秦淮茹了,也不知道咋回事,上下班老碰不上她。

        吃饭、睡觉、喂小黑。

        早晨园里永远是一片的忙碌声。

        起床、洗漱、喂自己还有小黑。

        背上设备,和街坊邻居打着招呼就上班去了。

        小黑这次不用进书包了,科长让带的。

        跟科长交接完手续,把小黑留下,自己把放映机送到设备科。

        开始茶、烟、报的规律生活。

        旁边房间里,不时传来科长的笑声和对小黑下达指令的声音。

        上班、看书、下乡、放电影。

        周日下午去钓鱼,也不多钓,就钓个两三条,给大毛带走。

        大毛说他妈妈一直利用周末加班,能多赚点钱。

        等大毛走了,自己也收杆不钓了,去趟图书馆换几本书,回家。

        今天聋老太太和何雨水,在院里喂兔子呢。

        许大茂看着挺温馨的,回家拿出纸笔,打算给这一幕画下来。

        快画完的时候,何雨水喊了

        “许大茂,你在哪鬼鬼祟祟的半天了,干嘛呢?”

        “嘘,别吵。”

        “老太太,这许大茂是不是有病,神经兮兮的。”

        聋老太太呵呵一笑:“一会你就知道了。”

        老太太见过别人画画,许大茂拿着画夹,和她以前看到画画的一样。

        何雨水纯属就是没脑子,加上听傻柱说了,许大茂多么多么对不好,潜意识的就认为,许大茂没干好事。

        “何雨水,你天天上学,怎么也没把你脑子学灵光一点呢?”

        “我在自己家门前,就是鬼鬼祟祟?什么脑子?

        你呀,以后离你哥远点,多来老太太这里,要不然,说不好那天你就成傻水了!”

        “许大茂,你说什么呢?信不信让我哥打你。”

        “懒得理你”

        “老太太,我刚才看你和傻丫头,在喂兔子,感觉挺好,就给画了下来,您看看行不?”

        聋老太太,接过来一看,真好、真像,都快赶上照片了。

        “好,好画的真好,大茂还有这一手,真不错。”

        “您满意就行!改天我去买张,好一点,大一点的纸,用彩色笔帮您画一张。”

        “好!好呀”

        “那您歇着,我回屋了。”

        “老太太,这是许大茂画的?”

        何雨水问到

        “他啥时候会这个?这还是许大茂吗?”

        “你个傻丫头,人家会什么,难道还要向你打报告?许大茂说的不错,你以后少听你哥的,他都快把你脑子带没了,”

        老太太回屋把画放好,只留下何雨水,持续懵逼中。

        “老太太,在给我看看画呗,我刚才没仔细看。”

        “画的真像!老太太许大茂下次给您画的时候,能让他帮我也画一张吗?”

        “脑子呢丫头?你想让人帮你画,那你找他去呀!我又不会画。”

        “对,我找他去。”

        转身就要去。

        “回来,你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要不让你哥带你去,要不明天自己找他。”

        “对呀!我找我哥去。”

        “你哥在家吗?”

        “哦!我哥不在家,喝酒去了。”

        “那我明天早上找他。”

        第二天,许大茂打算出门上班,刚走到中院,听见何雨水喊他。

        “许大茂”

        “咋啦,雨水。”

        “你能帮我也画一张画吗?”

        “周日吧,等你在家,我现在要上班了。”

        “我今天下午放学回来,不住校,你看今天能不能帮我画一张?”

        “下午回来再说,如果领导不外派的话没问题。你要是嫌弃我这个本子的纸不好,那你就自己准备纸,不嫌弃的话,等我回来帮你画。”

        “谢谢你,许大茂。”

        “不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