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四合院不甘心的许大茂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张科好 李厂长来

第二十一章:张科好 李厂长来

        今天是张科长重要的日子,遗憾的是以后不能扮演小刺猬了。

        下午起完针,小张科长立正了半小时没没有疲软。

        可给张科长乐坏了,但是脸上还不能表现出来。

        “大茂呀!我这个问题是不是就好了?”

        “科长,我刚才通过脉象,您现在的这方面的能力,非常棒,但是要到那个层次,还需要您自己通过实战来感觉,我初步估计不弱于30岁。”

        “等于白捡10多年,不错不错,能保持住吗?”

        “这个不能,人体会总体老化,不过有我在,就算您90了,我也能让您动力十足,时间上就不好说了,这个因人而异。”

        “好好~好!”

        “科长如果又感觉到,以前的那种症状,我在帮您调理。”

        “哈哈哈,以后还要麻烦小许了。”

        “您客气,这不是我应该的嘛!”

        胡扯了大半天,终于要下班了,科长也没表示表示。

        不过也正常,人家在工作上给与一点照顾,比给东西强多了。

        就拿李副厂长来说,还没开始就已经给出一个,由自己掌控的临时工名额,还是放映员的徒弟,说出去要打破头的。

        今天高兴,也好长时间没有临幸梁拉娣了,今天上她家蹭饭。

        天还没黑,先去钓两条鱼,省一点是点,唉!会过日子的男人,也不知道最后便宜了谁!

        钓到小的直接放生,钓到天都黑了,最后就一条大的白鲢,能有5斤多重。

        老规矩小黑前面叫人,自己后面压阵。

        随手买点东西,今天少买点,两只烧鸡,一瓶香油,配上自己钓的鱼够用。

        巷子口梁拉娣在等着自己,看到许大茂来了,紧步上前。

        “最近忙吗?好长时间没过来了,大毛他们都想你了。”

        许大茂说:“那你想我了没?”

        梁拉娣:“我现在自己带着秀儿睡,大毛他们在另一间房子睡。”

        说完转身就走。

        “我靠,这是要让我留宿呀!我是留呢还是不留呢?”

        想想自己到这个时代,还没抱着人睡过觉呢,野外是挺敞亮,有许多的姿势,施展不开呀!

        那还是留吧,有小黑给自己警戒,咱啥也不怕。

        随便从商店买了点无危害的助眠药粉,让几个孩子睡的更深沉,明天起来身体更棒!完美!

        吃饱喝足,孩子们今天困的挺早,许大茂在哄秀儿,梁拉娣把三个毛安排妥当,回来发现秀儿已经睡下了。

        梁拉娣也不说什么矜持了,把灯一拉,狼一样的就扑过去了。

        此处省略三万字………………。

        ……………………我是三万字!

        只是可怜了屠宰场的猪,叫了多半宿。

        凌晨三点屠宰场再次开工,惨烈中带上了严重的嘶哑!

        声音停下不久。

        许大茂:“我走了阿,你起来关下门。”

        “你就是个驴,反正我是不动了,身体都散架了。”梁拉娣嗓子嘶哑的说到。

        许大茂:“嘿嘿~怪我咯,谁让你昨天主动发起进攻的,要是不把你打趴下,我还是男人吗?”

        梁拉娣:“你最近不要过来了,让我缓缓。”

        “行你休息吧,我帮你帮你带上门。”

        许大茂神清气爽的离开了,梁拉娣小院。

        许大茂望天叹到:“我容易吗?做个好人太难了。朋友!你看过凌晨四点的四九城吗!”

        找个偏僻的地方,带小黑进到空间,弄点吃的,刷牙、洗澡。

        看着时间到了,和小黑出来,往厂子前去。

        今天科长明显不一样,精神和气色明显好太多了。

        上午李副厂长派人到宣传科叫许大茂,想来是知道结果了。

        人家是邻居,上下班的路上什么话都说完了。

        到了李副厂长办公室的门开着呢。

        “李厂长,您找我。”

        “大茂来了,坐坐。”

        李副厂长起身给许大茂泡了一杯茶。

        “我早就想找你过来,一直忙,今天抽出时间了,你帮我看看。”

        “那咱先把个脉。”

        左手、右手把完,又让李副厂长站起来,排了排腰子,背。

        许大茂:“李厂长,您的问题比我们科长轻多了,不过到这个年纪多少都是会下滑的。”

        “我给您调理,只是弥补一部分,先前的消耗,让您的身体更加年轻,但这个状态不会一直下去。”

        “随着时间流逝,会恢复到现在的状态,不过到时候,我可以在给您调理。”

        “另外随着年纪越大,调理的效果也会越来越差,不过我会保证,让您在不伤害身体,的情况下一直有动力。

        至于时间上需要另外用药,这个不在调理范围,我个人不推荐用延长时间得药。”

        “小许,这个延长时间的药,危害大吗?”

        “如果我根据个人身体状况开药的话不大,就是用一次药,需要停两天房事,让身体缓缓。”

        “小许那你看,我该怎么调理?”

        “李厂长,您的状态比我们科长好一点,但是您身体,可能是以前劳动的时候,留下的暗伤,需要先喝一周的药,我才能给您下针喝改药方。”

        “不弥补暗伤的话,年纪大了就会越来越严重。”

        “您看咱们用那种方法?”

        李副厂长说:“先弥补暗伤。”

        “那我就先给您,开个弥补暗伤的方子,这个方子我估计喝上,两天您就能感觉到不一样了。”

        许大茂刷刷写下方子:“一天两次,三碗水煎成一碗。”

        “这几天饮食不用注意,等我开始给您下针的时候,要去按照我的要求去做。”

        “行,我听小许的。”

        “李厂长,那您忙我就先回去了。”

        “先别走,听老张说你爱喝茶,我这里有别人给的茶,你拿走喝吧。”

        “谢谢李厂长,还知道我好这口!”

        “好好工作!”

        “李厂长您忙,我先去工作了。”

        许大茂到科室,科里的人都围过来了,没过来的也竖起耳朵。

        “许大茂,李副厂长找你干嘛?”

        “没事,李副厂长知道我爱喝茶,给我一包茶叶。”

        这下都不说话了,这个在说下去就不合适了。

        人也就散开了。

        许大茂专心的等待下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