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四合院不甘心的许大茂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治文和治李

第二十七章:治文和治李

        再给文丽行上针以后,许大茂提出给她父母把把脉。

        文丽的父亲比较开明,连说不用,文丽的母亲本来就怀疑这个毛头小子。

        他不说自己都要提,既然亲自他说了,那怎么也要看下,这个小毛头,是真的来治病,还是来嚯嚯她女儿的。

        自己女儿离了婚又带着孩子,这个小毛头肯定不会娶自己女儿。

        但自己也不能让他嚯嚯自家闺女呀,这要是给人知道,自己女儿就更难找到下家了。

        许大茂给文丽母亲号完脉,仔仔细细的,说了一下她身上的小症状,并给出了一些解决方案。

        对症!文丽母亲信了,这小毛头真会看病。

        她父亲也没什么毛病,就是腰不好,有点腰间盘的样子。

        许大茂同样给出了,解决毛病的建议,并给文父腰部,来了次正骨,把文父给舒服坏了。

        时间到给文丽起完针后,交待了怎么用药和注意事项,拒绝了留饭,就离开了。

        许大茂走后文丽父母就问这件事是啥情况?

        文丽讲到:“许大茂去学校认识的自己,昨天怎么看不得燕妮哭,怎么帮燕妮买鞋,怎么喜欢燕妮,然后又带燕妮去吃饭,并指出自己身体的问题,希望自己能养好身体,这样才能更好的带大燕妮。等等……。”

        文母问到:“他这样是不是有什么目的?”

        文丽怼回:“我都这样了,人家能有什么目的?什么目的能花四五十块钱,来接近我这样的人?

        “这个钱他去找小姑娘都能找好几个了,人家就是单纯的帮助我和孩子,你们能不能别一天天有的没的猜忌别人?”

        “妈真实担心你吗,当初那个佟志,妈要是多问一下,哪有现在的情况。”

        “妈、你别在提那个人了,我和燕妮以后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等我身体调养好后,我就去找工作,这辈子我都不嫁人了。”

        “我自己一样可以把燕妮养大,统帅都说了,妇女能顶半边天!我文丽今后只为父母、燕妮和我自己活着!”

        老两口对视一眼,没办法这个孩子从小就任性,慢慢来吧。

        许大茂在回去的路上,查看一下爱慕面板:文丽爱慕度90!

        才加10点?

        想了下,不是今天不给力,是昨天在她为难时候的帮助,和最后的那碗鸡汤太给力。

        果然趁隙而入,才是通往灵魂阶梯的最快步伐!

        天色不早了,回家刚吃完饭,就听到何雨水在门外喊:“许大茂,许大茂老太太找你。”

        许大茂还纳闷呢,自己和老太太说好了,这一段不用扎针,那老太太找自己干嘛?

        去看看呗,这院的老祖宗召见还能不去!

        到了之后才发现,原来是何雨水有题不会了,让自己教她。

        有效果,等她养成依赖自己的习惯时候,真真想看看傻柱的嘴脸!

        许大茂把何雨水这倒难题,层层剥开、深入浅出、一针见血的给解决掉了。

        收获崇拜小心心一枚。

        许大茂走后,何雨水问老太太:“许大茂的脑子怎么长得?明明没上过多长时间学,怎么解题比自己老师解的都好?”

        老太太笑而不语。

        今天刚上班,科长就提醒自己,明天该去看副厂长了。

        要自己上班后早点去,别等人来叫。

        许大茂收到指示,明天一上班就去李副厂长办公室等候。

        又是一小步的迈出,每一小步都是自己将来,平安的保障。

        吃饭、下班。

        等到院子里听贾张氏吹了会牛x,说自己昨天怎么怎么样,力挽狂澜,怎么怎么样唇枪舌战,最中说服二大爷一家,才有这今天的和平。

        许大茂当然一番不要钱的恭维,直接把贾张氏夸成了,和联合国和平大使一般的人物。

        贾张氏乐的圆脸都变成椭圆形了。

        秦淮茹在一旁看的一愣一愣的,贾飞也不好意思拆自己老妈的台,只好在一旁陪笑。

        吹完贾张氏回家,心里感觉好笑,院里加了个搅屎棍会变得怎样?

        一般小事没人和她计较,除了官瘾特别大的二大爷,但是等到搅屎棍感觉自己挺厉害的时候。

        儿子突然嘎嘣了!她会把愤怒增加在秦淮茹身上?还是不让她继续搅拌的其他人身上?

        到那时又会变成什么样呢?真是期待呀!

        第二天一早许大茂就到李副厂长办公室门口等候。

        这举动让李副厂长感觉到很有面子。

        进屋把完脉后,许大茂:“李厂长,您的身体经过这段时间的药补,恢复的相当好。”

        “我需要行针帮您改善身体状况,由于您的身体还不错,所以用针的天数,也没有给我们科长的时间长,大概四天就可以了。”

        “行针需要半个小时,这个时间不能动,希望您能安排好时间。”

        “这些老张都和我说过,我都了解,小许你随时可以开始用针。”

        “那李厂长您稍等,我准备下。”

        说完从包里拿出针、酒精、药棉还有纱布,把针全用酒精消毒,用药棉擦干,一一摆在纱布上。

        大的、小的、长的、短的、粗的、细的一大片。

        绕是李厂长心里有准备,看着这一大片针,也有点发虚。

        心里不停的自己打气,老张可以,我也可以,为了将来的性福,这点针算什么!来吧!

        其实这是许大茂故意的,当初给科长扎针的时候,就简单用酒精棉一擦就行了。

        对李副厂长这样,是为了加深他的印象,给他一种技术高超的感觉,毕竟看别人挨揍,和自己挨揍是两种感觉!

        从此钢铁厂又增加了一位,刺猬扮演爱好者!

        等行完针,起针的时候,用念力针,狠狠的刺激了一下李副厂长,让他处于在起立状态。

        再次把下脉,许大茂从新写下药方,嘱咐了用量和禁忌后,说明天自己在来后,就告辞离开了。

        许大茂的离开,办公楼就炸窝了,这个谁家放个屁,都能上热搜的时代。

        一个放映员在副厂长的办公室呆了将近一个小时!这个是什么情况?

        于是大家八仙过海,各展神通,的去打听了。

        但是谁也没打听到什么?也没听说放映员和李副厂长有关系。

        这更说明有问题,大家的热情更高了。

        都准备先一步挖出这个大瓜,展示自己的门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