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诸天:从射雕开始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五章 无名回山(二合一,求订阅)

第二百一十五章 无名回山(二合一,求订阅)

        剑宗。

        清晨。

        一众弟子正在教场专心的练剑,练得热火朝天!

        ??????????(呼……喝……嘿……哈……)

        “唔,果然是一派欣欣向荣的新气象啊……这些,才是咱们贱宗的未来啊!”郝健背着双手来到教场,微微颔首道。

        身边,大长老作陪,闻言笑容满面道:“这是宗主之功啊!若非宗主的剑谱,    这些兔崽子哪来这么高的练剑热情!就是这剑法名字……宗主要不要考虑换一下?毕竟,《郝剑法》……是不是有些太……平凡了?不够威猛!”

        郝健似笑非笑的看着大长老,“这可是郝某凝聚毕生心血所创的剑道,经历了大小无数恶战,提炼升华了不知多少次,方具如今威势!你说……这剑法它难道不好吗?”

        大长老无奈道:“当然是好剑法!”

        “那不就完了?你都说是《郝剑法》了,还改什么名儿?”

        郝健倒也没糊弄众弟子,以他如今的剑道境界,高屋建瓴的眼界,    几乎没花多少功夫便将《郝剑法》再次升华,融入了《三剑》乃至《天命剑道》等绝学精要,堪称天下一等一的剑道绝学。

        所以,剑宗上下无不对郝健死心塌地……

        正在此时,郝健心有所感,目光投向了山门的方向,“咦,他回来了!”

        大长老疑惑的转头看去,“谁?”

        教场上,一身白衣胜雪的慕应雄亦是心中一震,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剑意,脸上不由得露出微笑,“二弟回来了!”

        他手中的英雄剑也发出了一声剑鸣,似乎对另一把英雄剑……哦不,应该叫英雌剑,对其到来表示欢迎。

        果然,    山门处很快出现了两道身影,正携手并肩向着山上走来。

        无名and另一个小瑜。

        “无名,竟然回来了!”

        “竟然是无名,回来了!”

        “无名回来了,竟然!”

        一众剑宗弟子纷纷感觉到了手中佩剑的震动,一时间惊叹连连,用尽全力在水字数!

        无名还是老样子,迈着四平八稳的步伐向着教场走来。

        短短几百丈的山路,无名和小瑜硬生生走了一个多时辰……

        直到日上三竿,夫妻俩终于抵达了终点——教场!

        一众弟子:“……果然还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尤其是练飞烟,看到无名回来,眼睛里都有光了!

        不过,无名却没注意到练飞烟,他看到慕应雄的瞬间,眼睛就移不开了……

        “大哥!”

        “二弟!”

        “大哥!”

        “二弟!”

        看着两人相对凝噎的模样,郝健有些看不下去了……

        身形一动,他出现在无名身畔,含笑道:“英名……哦不,    现在应该叫你无名才对。无名,你知道为什么在人群当中,我只能看见你吗?就像昔日第一次见面,我便将我随身至宝——绝世好胡赠予你。”

        无名一愣,慢吞吞的转头看向郝健,慢吞吞的道:“我也很好奇……”

        慕应雄撇嘴道:“还能为什么?肯定因为你长得像我一样英俊!”

        郝健摇头道:“不是。”

        慕应雄一怔,难以置信道:“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因为……你的眼里只有他!我的天哪……”

        郝健嘿然笑道:“不是!”

        “那又是为什么?”慕应雄这次是真的猜不出来了。

        郝健看了看慕应雄,又看了看无名,旋即悠然道:“因为我……慧眼识猪!”

        慕应雄脱口而出道:“二弟,你是猪吗?”

        无名面无表情的看着慕应雄:“呵呵。”

        “这位是?”郝健明知故问的指着一边的小瑜道。

        无名脸上慢吞吞的浮现出淡淡的笑容,“这是内人,小瑜。”

        虽然名字一样,但此小瑜和彼小瑜的气质可谓是天差地别。

        慕应雄的小瑜虽然已经嫁为人妇,但还保持着天真烂漫的少女感,活泼又可爱,来剑宗这段时间,深受剑宗上下的喜爱,甚至早就成了胖妞无话不谈的闺蜜。

        至于眼前这个无名的小瑜……

        明明年纪和小瑜差不多,我去,这特么都快变绕口令了!

        还是称原小瑜为大瑜,以示区别!

        这个小瑜,年纪和大瑜相仿,相貌也有几分相似,站在无名旁边,双手交叠放在小腹上,脸上带着慈母般端庄的笑容……

        以至于慕应雄仿佛看到了四十年后的大瑜的模样!

        郝健眼神怪异的看着无名,心中腹诽道:“不愧是你啊,无名!果然夫为妻纲……”

        好吧,这下哪怕将大小瑜放在一起,也绝不会有人会弄错了……

        唯一的女弟子练飞烟,看着这一幕,眼里的光芒渐渐暗淡,直至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股怨愤……

        正在众人寒暄之际,大瑜也出来了,看到无名以及其身边的小瑜的瞬间,不由得惊喜道:“英名表哥……”

        慕应雄脸色一滞,“胡乱叫什么!现在应该是他叫你大嫂!”

        大瑜:“……”

        剑宗众人看着这两对儿夫妻,不由得惊叹连连。

        “好家伙,虽然不是亲兄弟,但你们居然越长越像,越来越像亲兄弟不说……现在各自娶得媳妇居然都长得那么相似!”破军惊愕道。

        小瑜也看见了大瑜,脸上慈祥的表情越发浓郁,只是当她眼神落在大瑜的胸前时……表情忽然就有些僵住了。

        她再低头看了看自己,不知为何,慈祥的笑容渐渐消失,她有点想哭……

        诸位看官,现在明白为什么那位是大瑜,这位是小瑜了吧?

        “对了……破军师兄,师父他老人家呢?”寒暄了许久,无名依旧没看到剑慧的身影,不由得疑惑道。

        破军眼眶顿时就红了,“无名师弟……我爹……我爹他……”

        无名盯着破军,愣愣道:“你……你叫我……什么?”

        “师弟,十师弟浪子回头,改邪归正啦!”大师兄晨峰笑呵呵道。

        无名眼里慢慢浮现出惊喜之色,“这……这太好了。大师兄,那……师父呢?”

        嗯,这一刻无名的表情可以参照树懒表情包。

        晨峰脸色一变,低头不语。

        旁边,破军终于忍不住了,“嘎……”的一声,哭出声来了……

        无·树懒·名的表情又慢吞吞的从惊喜转变成为了震惊!

        二话不说,无名解下了身后的二胡,单脚支地,直接便开始了……

        《孤星独吟》!

        慕应雄虎躯一震,脑海中浮现出曾经想象的画面……

        心一横,他亦是拿出了唢呐,朗声道:“师父说过,千年琵琶万年筝,一把二胡拉一生,没有二胡拉不哭的人,更没有唢呐送不走的人!我便帮你再送剑慧一程!”

        旋即,他就开始应和着吹了起来……

        一时间,整个剑宗都愁云惨淡了起来……

        一曲终了,无名才在破军哽咽中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一时间……也被剑慧那一套骚操作给惊的呆住了……

        他拍了拍破军的肩膀,半晌才慢吞吞道:“节哀啊……”

        ……

        夜里。

        无名与慕应雄对坐于房中,互说着彼此这几年的经历。

        “大哥,自从击败剑圣,又因为凤舞而力挫十大门派之后,我感觉我的剑道已经陷入了瓶颈……此次回剑宗,原本是想求师父传我剑宗无上剑法《万剑归宗》的,可现在师父没了……这可如何是好?”面对慕应雄,无名没有丝毫的隐瞒,直言道。

        慕应雄一怔,“《万剑归宗》?”

        无名点点头,“大哥入剑宗时日尚短,不知倒也正常。《万剑归宗》乃是师祖剑尊所创的一门绝学,号称乃剑道最高境界,一旦用出,万剑归宗,如仆见主,凌厉无匹的剑气由体而出,席卷周围,甚至可以隔空操纵万剑发动攻击。”

        慕应雄疑惑道:“剑宗还有如此绝学?可……剑慧貌似并不会啊,否则其剑道何至于此。”

        无名摇头道:“其中内情我亦不知。只是现在师父走的这么突然……”

        慕应雄拍了拍无名的肩膀,笑道:“我师父初见你便赠你随身二胡,可见对你甚是欣赏。二弟,你不若直接向他老人家求取……或许,比你预计的向剑慧求取更容易。”

        “对啊!大哥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无名恍然大悟,“我这就去找宗主大人言明此事。”

        说着,无名便迫不及待的走出房间,向着郝健的居所而去。

        慕应雄愣愣的看着无名那矫健的步伐,半晌才道:“原来……二弟不是走不快啊!”

        ……

        “无名求见宗主。”来到郝健的居所外,无名踌躇了一下,还是道。

        刚说完,房门自动徐徐打开,传出了郝健的声音,“进来吧。”

        无名一进门,便看到郝健正坐在桌后,挑灯夜读!

        “宗主……无名深夜打扰,还望恕罪。”

        郝健抬头看了无名一眼,旋即笑道:“恕罪还是怪罪,这……是个问题!这样,无名啊,我这有一本书,写满了各种稀奇古怪的问题,你随意翻一页,然后答出上面的问题!答上来,那就恕罪,反之,怪罪!”

        说着,郝健把手里的书递给了无名。

        无名一看封面,表情立刻凝重了起来……

        《十年脑血栓集》!

        这几个字他都认识,可放在一起……无名就看不懂了……

        接触到郝健那饱含鼓励的眼神,无名只好硬着头皮信手一翻,然后定睛一看:

        “二郎真君杨戬有三只眼,那请问:如果他想同时捂住三只眼睛,但他只有两只手,怎么办?”

        无名脸上的冷汗立刻就下来了,“……宗主,你这问题……是人能问出来的吗?”

        一瞬间,他仿佛明白了书名的含义!

        郝健眉毛一挑,“西方有位大师说过,凡存在,即为合理!回答问题,否则……我就要怪罪了!”

        无名无奈,只好开始绞尽脑汁的想……

        不自觉的,他开始踱步,嘴里还念念有词,忽然他看到了郝健那无处安放的大长腿,灵光一闪,停了下来。

        只见无名看着郝健,慢吞吞道:“有了!二郎神可以用双手捂住左右两只眼同时,再加一个二郎腿!”

        “啪啪啪……”

        郝健抚掌大笑,“好!果然有点天分在身上……属实是小母牛过河,给你牛逼透了!说罢,这么晚了,找我有什么事儿?”

        无名将手里的《十年脑血栓集》还给郝健,眼里浮现出几分热切,“宗主,你知道《万剑归宗》吗?”

        不得不说,说这话的无名……还真和他的固有印象不太搭配!

        郝健微微一笑,“当然知道,你师祖创出的绝学嘛。怎么,你想学?”

        无名有些郝然的点点头,“想!”

        郝健沉吟了一下,叹道:“这门绝学……可没那么容易学啊……”

        无名眼神坚定道:“宗主,我想试一试!”

        郝健道:“不是我不愿传给你,只是……秘籍并不在我手里!我倒是知晓如何取得秘籍,但……就怕你没那个实力。”

        无名的眼神一亮,“弟子有信心!”

        “哦豁?”郝健微微一笑,“好,你且回去等消息吧。”

        无名大喜,欣然离去。

        ……

        翌日。

        郝健叫来了大长老,一脸不悦道:“大长老啊,你太令本宗失望了!”

        大长老一脸茫然,急道:“老夫对宗主忠心耿耿,宗主何出此言呐?”

        郝健冷笑道:“哦?本宗尚有一位前辈居于后山这事儿,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大长老苦笑道:“宗主,的确有一位前辈在后山,只是……他不是居于后山,而是早年触犯门规,被先师囚禁在那,已经几十年啦……”

        “哦?既是前辈,我身为新任宗主,应该前去拜会才是!你们呐,险些让本宗失了礼数!下不为例啊,带路!”郝健佯怒道。

        大长老无奈道:“宗主,前去拜会自无不可,只是……那前辈性情古怪,万一冲撞了宗主……”

        郝健淡笑道:“没事,我就喜欢那种桀骜不驯的!无论比剑还是比贱,本宗主来者不拒!”

        后山,冰窖。

        “宗主,就是这里了。里面便是本宗前辈,剑皇师叔!”大长老看着面前幽深的冰洞,叹息道。

        “嘿,外面那俩臭小子,你们来干什么?”洞中蓦地传出了一道叫声。

        “剑皇师叔,我身边这位可不是什么臭小子,而是本门新一代宗主!”大长老高声道。

        洞中再次传来了剑皇的怪笑声,

        “新宗主?剑慧那小子呢?死了?嘿嘿,还真是天道好轮回,活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