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谋妻在线阅读 - 526 “小飞虫”(二更)

526 “小飞虫”(二更)

        狱卒心里还有些七上八下的,但自家长官如此吩咐了,便也只有听命行事了,走了没两步,又听身后交代,“走远些。”

        意思不言而喻,此间发生种种,今日都听不得,便是不小心听见了,也要立刻忘记,就算忘不掉,也要一辈子烂在肚子里才是。当下转身应道,“是。小的告退。”

        邱大人本无意掺和,这种事情只当没听到才是保命的最好方式,两厢不得罪,无论哪边赢了,对自己来说都不会有致命的损失,这就很好。

        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可如今,这动静着实大了些,自己再不出去,就不好了。他整了整衣冠,迈着比平日里还重一些的脚步走了过去,人还未到,声音就响起来了,“这是发生了何事?天牢重地,岂容尔等大呼小叫的!”

        威严赫赫的样子,眼神却有意无意地落在顾辞身上。

        “邱大人。”顾辞微微颔首,继续整理自己的袖子,慢条斯理地像是要在袖子上整理出一朵花来似的,“抱歉,兴许是本公子表达的方式不对,刚交代完陛下要本公子带的话,这位前郡王殿下便说……本公子要杀他灭口。”

        “说实话,我也是不大理解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误解。”

        “顾辞,你就是要杀我!你就是来杀我的!邱大人,我同你讲,你莫要信顾辞这厮,你想想,他都能冒着欺君之罪将自己的武功偷偷藏了这么多年滴水不漏,可见这人信不过啊!他就是趁着陛下见我之前要杀我灭口的!”

        顾言卿像是抓着最后的救命稻草般,企图晓之以理地拉一个盟友,“邱大人,你且想想,知道顾辞会武这件事的,除了本郡王,便只有邱大人一个外人了,届时,待得本郡王身死亡故,接下来的……就是邱大人你了……”

        “休得胡言乱语!”邱大人义正词严,“顾大人和我同样在朝为官,都是为了陛下办差之人,何时会刀剑相向自相残杀了?你切莫在此挑拨离间,何况,本官有眼睛,顾大人连牢门都未开,便是连你一片衣角都碰不到,何时能杀你灭口了?”

        “倒是你,口口声声说顾大人要杀你,可是要栽赃陷害?如此罪加一等,本官定要在上奏陛下的文书上再添上几笔才好!”说着,转身对着顾辞拱了拱手,“顾大人放心,此间事情本官都看在眼里,便是到了陛下跟前,也是能为大人作证的。”

        顾辞掸了掸衣袖,才含笑收了手背在身后,低头回礼,“如此……便先行谢过邱大人了……陛下托我带的话,我已经带到了,时辰也不早了,谢家那边晚宴该开始了,我就先过去了。”

        “是是……”邱大人弯腰,拱手,低头,“顾大人慢走。”

        顾辞颔首,转身,转身之际拂了拂袖,蹙着眉的样子像是要将什么不干不净的东西挥开似的,拂完,再不看顾言卿一眼,转身大步离开。

        顾言卿眉头一皱,摸了摸耳朵,又掏了掏,天牢这样的地方,长期不见天日,蛇鼠虫蚁都是有的,他住了这些日子也算是深深领教了一番了,当下又晃了晃脑袋,只觉得好像彼时有什么小虫子飞进了耳朵里,却也并未在意,只看着顾辞爽快离开的样子,多少衍生出一些不安来。

        他兀自出神着,邱大人却在顾辞消失在道路尽头后不久,转过身来对着顾言卿厉声呵斥,“真以为自己还是当朝郡王吗?你要找死本官不拦着你,可你千不该万不该,还想着拉本官一道下水!”

        “呵……”顾辞走了,彼时疯狂的顾言卿整个儿冷了下来,抱着胳膊嗤笑,“你以为……本郡王不拉你,你就在岸上了?你真以为他顾辞是什么好人吗?你既知道了他最大的秘密,即便他还让你活着……你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也都注定被他监视着了。他啊……可不是靠仁慈打下那么多赫赫战功的。”

        邱大人不满呵斥,“休要胡言!本官同顾大人没有利益上的冲突,自然不会将他卖了,他又何须防着本官。”心,却提了起来……的确,顾辞的那个秘密,太大了。

        那微微闪烁的眼神哪里能逃得过顾言卿的眼睛,顾言卿愈发笃定,“不若……今夜,邱大人晚些回去,单独走一段夜路。这夜间安静,有些魑魅魍魉啊……就更容易发现一些,届时,想必邱大人就能看到想看到的答案。”

        “你既入了这天牢,就好好反思己过,待得陛下审讯之时尚能求一线生机,而不是如此刻这般在这里胡言乱语、蛊惑人心。”邱大人冷言冷语,斜睨牢门中老神在在的顾言卿,高声唤道,“来人……”

        狱卒来得很快,“大人。”

        邱大人下颌抬了抬,朝着牢房里,“好好看着,莫要出什么岔子。”

        对方低头应是。

        邱大人这才背手离开,只是……彼时顾言卿的那番话,虽然知道对方的确是蛊惑人心,可……不得不说,其实也有几分道理……那么大一个秘密在自己手里,顾辞那边,真的会放心吗?

        顾辞啊……顾辞……

        顾辞出了天牢,一路去了时家。

        时家这边的筵席已经结束了,官员们三三两两赶着去谢家再闹上一场,时家下人们在打扫地上的花瓣,张灯结彩的时家,呈现出一种人走茶未凉的热闹来。

        时欢正陪在太傅身边送走最后一波客人,只余下几个年纪和太傅一般大、已经不愿赶场子凑热闹的老人,围着太傅和时欢嘘寒问暖着,隐约还能听见诸如此类,“乘龙快婿”、“我家那孙子”这类意思太过于明显的词汇。

        顾辞无奈摇头,这丫头……一刻不放在自己身边就被人觊觎,这感觉着实不大妙。他下了马车朝人走去,“欢欢,可要出发了?”

        众人朝他看去,顾辞这才对着众人行礼,“老师,诸位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