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从前有个神仙落(舌尖上的修仙)在线阅读 - 第7章:白狼下山

第7章:白狼下山

        只不大一会的功夫,道道食气便将白狼的形象勾勒完成。

        看到书页上蹲在篝火前的狼妖形象,李易眼巴巴的等了半天,也没等到期待中的神异食物出现。

        “耶?跟之前的狈不一样啊。当初食单收录了狈的时候,还附赠了一块殇糕呢!”

        眼见着书单上的字迹和画像定格,李易挠了挠后脑勺。

        “所以说,只有被食单分在食材部里的妖怪,才会附赠神异食品?那这个宾客部有个毛的意义啊!”

        一屁股坐在水里,惊得几条小鱼俶尔远逝,李易掐起了下巴。

        看着食单页上的狼妖,他有点不明白食单的这个所谓宾客部有什么意义。

        难不成,每一个造访神仙落的个体,都会被食单收录到宾客部里?

        这个宾客部的意义,难不成就像是以前在公司里领导过来视察,然后找个照片留念?

        也太官僚了吧?

        就在李易这么想着的时候,他盯着食单的目光忽然一动。不知道是不是眼花了,他忽然觉得刚才书页上的白狼图案扭曲了那么一下。

        嗯?

        用湖水清洗了一下眼睛,李易聚精会神的再看了过去。

        随着他精神的集中,书页上白狼的图案,果然渐渐的扭曲了起来,渐渐汇成了一道由食气汇成的旋涡!

        在李易惊奇的同时,他便觉得自己的神识,被那旋涡拉了进去。

        “这!”

        下一刻,他发现自己的视角,已经漂浮在了高空之中。

        而在他视角的正下方,一只健硕的白狼,正在山林中全力的奔跑着。四只狼爪飞速腾挪,巨大的步幅及灵活的身姿,令它无视了山间的恼人的藤蔓和嶙峋乱石,以飞一般的速度向山林外奔去。

        一面奔跑,它的嘴里一面嘟囔着什么。

        “弥补...过错。弥补...过错!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以高空的视角俯视,眼见着狼妖距离山林边缘越来越近,李易喜上眉梢。

        “这是......狼妖已经出山了?”

        太好了!

        看来刚才自己的一番话,彻底套住了这个妖怪。

        狼妖走了,当下对自己最大的威胁就无了。

        悬着的一颗心彻底放下,李易意念一动,便收回了神识。

        顷刻间,他的视界恢复了正常。

        默默收回食单,望着眼前平静祥和的湖面,移开了头顶一座大山的李易欢呼一声,噗通一声扎进了水里。

        ......

        清清爽爽的洗了个澡,见左右无人的李易索性就穿了条破了洞的衬裤,光着上身回到了岸上。

        原本乱糟糟的头发精心清洗一番后,终于柔顺下来。脏兮兮的脸庞,也显出了原本的模样。

        坐在岸边看着湖中自己的倒影,李易摸了摸下巴。

        之前慌乱中没来得及仔细端详,现在打理了一下,他发现前身的这幅皮囊,还挺精神。

        面色微黑,棱角分明,鼻梁高挺。

        身材略有些消瘦,却胜在浑身的腱子肉,端的匀称健硕。

        将与肩齐平的发丝随手挽了个发髻,在衣服上扯了块破布条系好,李易重新捡起了地上的石片,将那只没处理完的狼肉一条条的分割开来。用清水洗去上面的血渍之后,一条条挂在了桃树枝上晾晒了起来。

        没办法,自己现在出不去神仙落这片区域。手上什么野外求生的家伙事都没有,在这样的环境里生存,总不能期望天降好运,守株待兔不是?

        日子还得剩着过,一只比狗大了一圈的野狼,节省一点吃的话,应该够自己坚持半个月。

        就是......

        砸了咂嘴,看着那些干巴巴的狼肉,李易有些惆怅。

        缺盐少醋的,这日子过的,略有些寡淡啊。

        挂满了狼肉的桃树下,李易忽然有点想念那些身穿黄蓝甲胄,胯下骑着两轮宝骏,来去如风的外卖小哥了。

        “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用什么方法,能走出这神仙落去。”

        收起口水,李易长叹了一声。

        ......

        利用下午的时间,李易又围着神仙落转了一圈。

        在神仙落范围内的林子里,采集了一些野果和野菜。

        既然现在无法出去,他就只能想办法让自己过的舒服一点。

        要是放在以前,李易是不会有这种好心态的。但是作为一个经历过疫情洗礼,有着六次配合政策在家隔离经历的种花家兔,他倒是很快的适应了只能在一片区域里活动的现状。

        而且说实话,神仙落虽然有些诡异,有些危险,可能够活动的区域也有方圆十里的范围。

        内有山林,桃林,湖泊和滩涂。时不时能看到野鸟小兽,倒是比在家隔离舒服的多。

        嗯......大环境上。

        站在湖边,看着西边的日头已经落到了半山腰。忙活了整整一天的李易往嘴里塞了两颗酸倒牙的野果,一面吞着旺盛的口水,一面将白天里清洗干净,并且晒得梆硬干燥的狼皮,铺到了树下。

        第二天一大早。

        李易还没有睁开眼睛,便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血腥味。

        皱起眉头,他蓦然睁开眼睛,便看到一只嘴上沾满了鲜血的灰狼,正鬼鬼祟祟的游荡在自己夜宿的桃树周围。

        “呔!畜生还敢来?”

        被吓了一跳,暗道昨晚洗过澡又有了狼皮褥子睡得太过舒服,放松了警惕,李易腾身而起,一把便卡住了灰狼的脖颈。

        随着他腰间发力,体型比德牧还大了一圈的灰狼,生生的被他按在了地上!

        “嗷呜!”

        躲闪不及,被李易一招制住,灰狼小小的眼睛里满是不解。

        那懵逼和疑惑的目光,仿佛是在说;昨天......这个人类可不是这样的!

        “嗷呜,嗷呜!”

        被李易卡住脖子上身动弹不得,灰狼只能刨着爪子,尖尖的狼嘴指向一旁。

        顺着它的鼻尖一看,李易皱起了眉头。

        距离灰狼一米多远的地方,一只好像是小鹿的动物,正横躺在地上。

        小鹿还没有死透,四肢还在不断的抽搐。

        看到鹿颈上的血洞,再看灰狼沾满鲜血的嘴脸,李易好像明白了点什么。

        “你过来,是给我送猎物的?”

        “嗷呜!”

        灰狼带着些小委屈,呜咽了一声。

        抬眼看了看四周,配合灵敏的嗅觉,确定就只有这一只灰狼之后,李易默默的松开了手。

        失去束缚的灰狼一个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夹着尾巴向后跳去,拉开了和李易的距离。

        它叼起小鹿,示好的靠近了李易一些,啪叽一下将鹿重新放到了地面。

        李易皱着眉头,将眼前怪异的一幕稍作联想,脑海中便闪出了一个飞驰在山林中的白色身影。

        捡起一撮桃花,将手上刚才不小心染上的鹿血擦去,李易对着灰狼淡淡一笑。

        “是当路君差遣你,让你给我送来的?”

        “嗷呜!”

        灰狼应了一声,似乎是见李易已经猜到了他的来意,任务已经完成,便直接一转头奔回了林中。

        “竟然成了野狼的投喂对象。”

        “这是怕我太无能,饿死在这神仙落里?”

        看着地上新鲜的猎物,李易被逗笑了。

        “也不知,当路君现在在做什么。”

        盘膝坐在桃树之下,李易忽然想起昨天食单。

        他连忙唤出食单,找到了宾客部中白狼的那一页。

        集中精神,凝聚神识,食单上的旋涡便再次出现。

        当视角变成苍天俯视后,李易定睛一看,心中一动。

        只见茫茫青山之外,白狼正站在一处县城对面的山坡上。

        清晨时分,县城的城门尚未洞开。斑驳的城墙上,栉比鳞次的贴着一排排的悬赏告示。

        “持定安县令教:曰独运全智,曰敬天勤民,得功高万古。大周三年甲申,夏至五月初,有贼王大郎,孙小五,刘黑猪等人据啸山林,截杀我县商民数十余。今特悬赏白银五十两,求贼首王,孙,刘三人项上人头。乡里若见贼踪当即刻通报,若贼俯首,论功行赏。若相包庇,则视同共犯,连坐之罪不可不参!”

        “持定安县丞教:兹大周一年甲申,夏至四月十六日。月黑风急,阙月五更。一白狼僭越莲花乡土墙,潜入乡民白敬山家中将其撕咬致死。白生家贫,尚有一老母。丧子之痛,可怜可叹。今特悬赏八千钱,望我县猎户,过路志士悉知,速速诛杀此獠,还乡里安宁!”

        凝望着诸多告示中最后面的那一排,一副画着一头凶恶白狼的悬赏令,狼妖抬起前爪,奔下了山坡。

        将已经被风吹下一角的告示叼在口中轻轻揭下,狼妖行至城门之前蹲坐了下去。

        目睹这样一幕,李易心中一颤。

        是忽悠你出山不假,可我也没让你去找死啊!

        就在他这么想着的时候,随着五声鞭响,厚重的城门发出了轰隆隆一阵响动。

        辰时已到,定安县的城门,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