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从前有个神仙落(舌尖上的修仙)在线阅读 - 第16章:鬼驿丞,熊嘎婆

第16章:鬼驿丞,熊嘎婆

        从通幽的视角看去,驿馆之内堪称是人间地狱。

        房顶遍布蛛网,地面上满是灰尘和血迹,残破不堪的桌椅下,隐藏着一些碎肉和断肠之类的零件。

        而就在李易的面前,半截被煮得发胀的手指,还冒着腾腾的热气。

        这是那碗被李易打翻的汤里洒出来的。

        地面上那破碎的陶碗旁,是一片殷红的血水,哪里是什么清汤!

        此时的李易已经无瑕去观察这如同鬼屋的环境了,因为那鬼驿丞和熊婆,正在缓缓的向他逼近。

        刚才被李易一击射中的脖颈,胸前鬃毛被黑色的血迹打成一绺一绺,熊婆却丝毫不以为意。

        仍然阴森森的笑着,质问着。

        “郎君,为何...对老身下此...重手?咯咯...为何......”

        蹬!

        不断后退的李易感觉到身后再无退路,用余光一撇,发现自己已经被两个妖物逼到了角落。

        一股怒气,自心低油然而生!

        “为了春天的收获和秋天的大雁归!你妈的!”

        见再没有退路,李易掐起剑指,伴随着他一声大喝,连续两道气箭激射而出。

        约莫四五米的距离,两道气箭精准的打在了熊婆和鬼驿丞的面门上,再次爆发出了两声闷响。

        可是凝聚了李易食气的气箭,似乎对两个鬼物并不能造成太大的伤害。在发出了一阵尖啸后,两个妖物反倒被激怒,发了狠的向李易扑来!

        堪堪躲过熊婆的一记利爪,李易狼狈的在地上滚起。

        还没等他有喘息之机,行动相对迟缓的鬼驿丞又双脚腾空,扑了上来。

        “青霞!再不出手我人没了!”

        整个身子一扭,勉强躲过鬼驿丞的飞扑,李易扯着嗓子大喊了一声。

        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如果说鬼驿丞自己,或者说房间里就只有那熊婆,他还能凭借自身的敏捷周旋片刻。

        可是两个妖物左右夹击,让他连凝聚食气发射气箭的功夫都没有,根本招架不住。

        也就在这个时候!

        “呔!兀那妖物,吃小道一剑!”

        驿馆外,爆出一声大喝。

        终于来了!

        从地上狼狈爬起的李易心中一喜,下意识的就回头向门口看去。

        可是他并没有看到剑光——距离他只有咫尺距离的,同样被大喝惊到的鬼驿丞也没有。

        就在一人一鬼都在寻找声音的主人之时,噗的一声破空音划过。一道劲矢拖拽着红黄相间的残影,精准的射中了鬼驿丞的胸膛!

        轰!

        劲矢上插着的是一道黄符,在鬼驿丞的胸口停留片刻后,化作了一团明亮的火光。

        很明显,黄符的威力比李易的气箭要大。

        鬼驿丞发出一阵刺耳的尖啸,仰面倒了下去。

        见到这一幕,熊婆发出了一声怪叫,猛地向劲矢射来的方向扑去。

        巨力将驿馆的窗子击成粉碎,然而那里别说什么道士,连个鬼影都没有!

        就在鬼驿丞疑惑之际,一道剑光姗姗来迟。

        吱!

        利刃入骨,发出短粗且令人牙酸的铿锵。

        可是这一击,却并没有达到攻击一方想要的效果。显然那熊婆的皮肉,要远比鬼驿丞身上的腐肉坚韧。

        那吃了亏的熊婆猛然转身,锋利的指甲险些就划开了执剑人的脖子。

        “哎呦!直娘贼!”

        惊慌之下那持剑的身影直接松手,身子本能缩成一团在地上那么一滚,避开了这要命的一击。

        蓬乱干枯的发丝打了个道髻,不知是紧张还是怎的,黝黑的脸上满是汗渍。和灰尘混合在一起,说不出的滑稽狼狈。

        粗布道袍袖子处摞着补丁,胸前挂着一副同样摞着补丁的褡裢。

        从形象看看,和什么世外高人,得道仙长,是半点也不搭边。

        不是小道士还能是谁?

        “这腌臜东西吃多了活人已经成了气候!果真如我所料,不怕寻常兵刃。”

        料到它不怕寻常兵刃,你还拿剑扎它干啥?

        听到那小道找场子似的解释,李易咧了咧嘴。

        “兄台莫怕!我青霞一向不轻易出手,今天遇到你这般好汉,就算是拼了这条性命,也要保你周全!”

        说着,他一把伸进了胸前褡裢,从里面掏出了几张黄符。

        “呔!妖物受法!”

        嘭!

        还没等他近身,熊婆便将半扇破窗掀了过去。

        “哎呦!”

        这一次小道士没躲过去,被手腕粗的方木击中了小腿,一个狗抢屎就趴在了地上。

        可是马上,他便从地上一跃而起,对站在旁边的李易一伸手掌。

        “兄台莫要担心,我没事!”

        看着那小道士鼻孔流出的鲜血,李易的眉梢一阵跳动。

        他现在整个人处于一种就绝望他妈妈给绝望开门,纯纯的绝望到家了的大无语状态。

        小道士这气势倒是很足,就是这本事......不太像是能搞定面前这熊婆的样子啊!

        然而就在李易凌乱之际,一阵异香突然在屋里爆开。

        随着那李易从未闻过,有别于妖物凛冽,散发着烈酒味道的异香,食单哗哗哗滚到了一页。

        一行行烟火食气汇成的小字,飞速呈现;

        【乾坤食单启录】

        【神异部,点心目:英雄胆】

        【不知不可为而为之,愚;知其不可为而不为,贤;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圣!无畏者精气神凝聚而成,食之生浩然气,破邪!】

        【食用方法:即食】

        叙文书就,图鉴随生!

        图鉴上,小道士的形象迅速显现。

        而在那惟妙惟肖的画像下方,一个形状似蛋黄般奇异的点心,也呈现在了食单页上!

        看到那名为英雄胆的点心,李易的食指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他随之一握,将手指触碰到的东西,握在了手心塞进了嘴里。

        并没有点心常有的软糯,和预想中的入口即化。比李易想象中的更有嚼劲。

        入口先是苦涩,可那苦涩过后,一股烈酒的辛辣,便彻底占据了他的味蕾。

        被那奇异的味道激荡着心神,李易蓦地睁开了双眼。

        与此同时,那正在和小道士缠斗的熊婆不知为何浑身一震。

        仿佛是被人用枪指住了后脑一样,它就那么僵在了那里。

        “呔!”

        浑然不觉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小道士得了这难得的机会,咬了咬牙,掏出褡裢中一张金紫色的符篆掐在指尖,脚踏七星禹步。

        “天罗维网,地阎摩罗;慧剑出鞘,斩妖诛精。赦!”

        伴随着一声大喝,金紫符篆打在了鬼驿丞的胸口。

        轰!

        与符篆同色的火光炸起,将定在原地的熊婆吞没。

        被符篆击中,熊婆似乎终于被打疼。体内的兽性被完全激发了出来,在一阵嘶吼之后,疯狂的挥舞着粗壮的爪掌,扑向了小道士。

        而此时的李易,也已经将胃肠中那辛辣凛冽的浩然食气导引到了经脉之中。

        看准了熊婆扑向小道士那一瞬间的时机,他纵深向前一跃。

        待和熊婆只剩下一米不到的距离时,骤然发力。

        “给爷,死!”

        一道远比此前气箭粗壮,似有实质的紫金色气剑,激射而出!

        噗!

        就在熊婆即将扑到小道士身上的刹那,那气剑贯穿了它的胸膛,巨大的力道将它生生惯飞了出去。

        一击得中,李易却不敢托大。

        双手撑地,一个翻身重新站起,趁着那熊婆在地上如死鱼一般翻腾的功夫,他再次凝聚体内食气,向似乎受到了重创的熊婆奔去。

        又是一道紫金色的气剑凝聚指尖,只是这一次,李易瞄准的是熊婆的眉心。

        噗!

        随着一道尖锐的破空音,那张狰狞的熊脸绽放出了一朵黑色的血花。

        世界,清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