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从前有个神仙落(舌尖上的修仙)在线阅读 - 第21章:又见大雾

第21章:又见大雾

        第21章

        手中拿着一块方方正正的民脂民膏,李易抿起了嘴唇。

        刚才在和塔精鬼婴缠斗之时,这东西他是吃了两块补充体内食气的。对于食气的补充效果,这东西还算不错。

        只是在刚才吃的时候,每吃下一块,脑海中都会不由自主的产生一些类似于当初食用殇糕时的记忆片段。

        用了好大的力气,他才在战斗中将这种影响自己行动的负面效果压下去。

        现在,看到塔里那一具身穿红衣的枯骨,他试探着将手里洁白如玉的脂膏,塞进了嘴里。

        轰。

        随着脂膏入口,甜腻细嫩的口感在味蕾上绽放,一连串的画面,再次呈现在了脑海之中;

        依旧是那一年的青州水患。

        百姓流离失所,成千上万户的百姓房舍被洪水冲毁。正值盛夏拔苗的时节,一场大水过后赤地千里,颗粒无收。

        成千上万在洪水中幸存下来的灾民,在洪水过后涌入到了州府。

        朝廷听闻此事之后,下令赈灾。

        可是赈灾也有个赈灾的方法,州府里面的粮仓也没有多少余粮。

        时任青州刺史的徐文海先是禀报朝廷,要求拨款购粮,以赈灾民。

        十万两白银很快被拨付了下来,赈灾银从长安运到了青州,就只剩下了七万。徐文海过了一手之后,就只剩下了三万。

        三万两赈灾银,数十万的灾民。外加上横飞的粮价,想要所有灾民都活,肯定是不够的。

        这一点州府里几十上百的官员知道,甚至就连拨付了赈灾银子的朝廷,也是心知肚明。

        所有人似乎在洪灾诞生的那一刻就产生了同一个默契——死点灾民不算什么,现在各地前朝皇室正在起兵造反,不要再让青州禹州出了民乱,就算是合格。

        深谙官道的徐文海又怎么会猜不透上面的意思?

        水灾发生在六月,退于七月。大水过后马上青州境内又闹起了瘟疫,数十万的灾民已经死了大半之数。

        很多地方县城之外,灾民甚至将能够到的树皮全都啃光,山坡上没被淤泥盖住的草根都已经挖光。

        饿疯了的人甚至将目光打向了山中的野兽,连狼到遭了秧。

        人在绝境中的求生本能,超乎寻常的强大。

        在这个过程中,徐文海始终没有动作。只是组织州府内的一些富户,搞一些象征性的善铺,每日施舍一些清粥。

        各地请求拨粮的公文是一道接着一道,然而徐文海却始终按着存粮,没有动作。

        就这么,直到了八月,当灾民已经死到了十万之下,饿殍遍地,站在州府内都能闻到城外十里的腐臭味时,徐文海才终于下令开仓放粮,组织施粥。

        粥不是白施舍的,前去领粥的灾民需要在吃完粥后清理淤泥和淤泥中的灾民尸体,以根治瘟疫。

        头批一万担的粮食,被饿疯了灾民们在三天之内就吃了个精光。

        徐文海做梦都没想到,原来人的食量是这么大的。

        眼看着按照这个速度放粮,粮仓里那总值三万两的赈灾粮还不够吃半个月,徐文海亲自带着官员随从微服私访,去难民那里搞了一场别开生面的调研。

        当得知水灾过后两个月,许多人家都开始易子而食的事情之后,回到州府的徐文海下了一道命令。

        按照徐文海的想法,粮食之所以消耗的这么快,肯定是有那些还能活得下去的人混在灾民的队伍里,跟灾民一起抢那些珍贵的赈灾粮。

        而如何鉴别哪些是真正的灾民,哪些又是混迹在灾民中的富户呢?

        这个问题放在别人那里可能会很复杂,但是放在徐文海这里,就变得非常简单。

        家中有五岁以下幼童的灾民,不予放粮施粥。

        灾民不是都饿到易子相食了吗?

        你家还有孩子,还能养活孩子,那你肯定不是真正的灾民。

        在一片哭天喊地之后,清理完淤泥的山坡上,出现了一个个弃婴。

        这为尸体的清理工作,带来了相当大的麻烦。

        毕竟瘟疫已经传入了州府,不是单单在州府之外流行了。

        于是,机智多谋的徐刺史又颁布了一道命令。

        灾情过后,瘟疫横行。随意抛弃婴孩是不好的,为了不让丢弃的孩子产生新的瘟疫,官府决定在各县郊外修建义婴塔。官府将尽力组织福寿堂收养塔中弃婴,集中抚养。

        于是各县只有一层砖垒起来的一座座义婴塔,树立了起来。

        这一项政策施行下去,徐刺史的腰包里,又多了五千两的白银。

        瘟疫过去了。

        灾情过去了。

        但是从那之后整整一年的时间,青州各县的乡里再没有了孩童的啼哭声,入夜后如死一般安静。

        而徐刺史因为赈灾有功,在大灾之后成功安抚了灾民,在朝廷用兵之际没有添加新的乱子,特地被朝廷嘉奖。于水患之年,得了个“干吏”的嘉奖。

        水患之后两年,更是得到了朝廷的升迁,准备奔赴长安工部担任将作少匠一职。

        当行至鸡鸣山时,突然大雾弥漫。

        和随行众人走散的徐刺史一路寻觅,不知怎的就来到了一处塔前。

        他本想着在塔前等待随行众人找他,可是不成想,那大雾中的塔似乎是活了过来一般,张开了血盆大口......

        当徐大人被塔吞进肚子里的一刹那,才看清了那塔上的匾额。

        ......

        “道友!道友?你没事吧?”

        李易是被小道士给推醒的。

        幽幽的睁开眼睛,回想着徐刺史生命的最后,被塔里的回形隔断挡着求生不能,被无数只森森幼骨抓住,向塔内拖去时的绝望。

        他勾起了嘴角,对小道士摇了摇头,道:“没事,道长不必担心。”

        “哎?怎么还起雾了?”

        就在李易想要整理一下,将那徐刺史的包裹整理一番的时候,以义婴塔为中心,方圆几百米的地方泛起了浓浓的白雾。

        看到这样一幕,李易心中一惊。

        这白雾他熟悉。

        和此前他离开神仙落时遭遇的大雾,简直一模一样。

        闻着那熟悉的食气味道,李易心道苦也。

        瞧这个意思,自己并不是真正的走出了神仙落。

        这一次出来,难不成是为食单增加些食材?

        这算是行走凡间一趟,进个货?

        想着,李易伸手将塔里那些散落的金银全都捡了起来,一股脑的塞到了小道士的怀里。

        “道长,你身上有什么有什么多余的衣物或者其他的什么物件?只要你用不上的,能在外面再买的东西,全都留给我,这些金银你拿去。”

        “啊?”

        看着那足足有上千两的金银,小道士愣了。

        随即,他脸色一红。

        “道友,我师父说人生在世,不应该占人便宜。”

        “黄白之物,与我于粪土!”

        默默的从包裹里掏出了几块金条揣进怀里以备日后不时之需,想着神仙落里的清苦日子,李易嘴里泛着苦涩,大义凛然的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