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从前有个神仙落(舌尖上的修仙)在线阅读 - 第26章:来者是客

第26章:来者是客

        第26章

        房正明显然是被吓坏了。

        十年寒窗苦读,一朝金榜题名。

        虽然从小到大将大部分的时间都用在了求学上面,可是他并不是什么书呆子,平日里也读过一些什么神仙鬼狐之类的志怪。

        感受到周围的环境,明显不是他刚才所在的竹林附近,在看到那灶子旁的怪人,房正明浑身一个哆嗦。

        大白天的,怕不是见鬼了!

        可是对方已经发现了自己,而且旁边还有两只眼冒绿光,满带着敌意的禽兽,令他不敢贸然逃跑。只能迎着头皮,遥遥的对那怪人施了一礼。

        “在下刚才正在前往青州府的管道旁休息,闻到附近有股异香,便深入竹林。不想林中起雾迷路,误入此地,实在是唐突了。”

        哦?青州么?

        李易将手中宽大的芭蕉叶盖在锅上,挑了挑眉头。

        自己刚刚回来的地方啊。

        他还以为对方是在神仙落附近迷路误入的,可是从对方的回答看来,事实却不是他想象的那样。

        所以说,这家伙的遭遇跟自己差不多,都是被食气吸引,然后通过大雾进入的神仙落?

        有意思。

        淡淡一笑,李易抖了抖道袍上的水渍,大步迎了上去。

        喝退了仓鼠和白鹤两个生怕别人跟它们抢食吃的家伙,李易略一抱拳,笑道:“既然如此,不妨在这里歇息片刻。”

        房正明没动,面前的一切,这片桃花林,前年的古树,以及这个刚才哼着奇怪小曲的怪人,都让他有一种摸不清根底的感觉。

        而且看到不远处那造型奇特的炉子里,闪烁着的绿幽幽的火光,他不禁后背一阵发凉。

        注意到对方眼中的恐惧和戒备,想到刚才宾客部上关于这个人的介绍,李易呵呵一笑。

        “我观兄台文气加身,想必是读书人。只是不知去青州是求学还是?”

        “啊。”

        房正明干干一笑,想到刚才那老车夫的话,不禁壮起了胆子!

        是了,我乃金科魁首,御封的刺史,寻常妖邪定然不敢近身。

        想着,他眉毛一扬,拱起了手来:“并非是求学,在下刚刚中了春闱状元,受陛下御笔钦点,前往青州任刺史一职。”

        嗯哼?

        所以说,你就是去接那个徐什么的任?

        这不是巧儿她妈妈给巧儿开门,巧到家了吗!

        回想起那晚在义婴塔下,吃那贪官囊中民脂民膏时看到的景象,李易的笑容冷了下来。

        “想来,在下和青州也有一段渊源。若是房兄不嫌弃便在这休息片刻,这天色也到了晌午,想必房兄还没用饭。相见即是缘分,不如一起用个膳如何?”

        感受到这神仙落中处处的怪异,房正明本想拒绝。可是闻到空气中弥漫着的那股异香,他鬼使神差的便点了点头。

        可是,刚刚随李易走到那颗大槐树下,落座在一方岩石之上,房正明的后背便刷的一下渗出了一层冷汗!

        就连牙齿,都忍不住的打起了磕打。

        他分明记得,刚才介绍自己的时候,可没有自报姓名!

        这人,又是如何知道自己的姓氏的?

        注意到了房正明的紧张,李易淡淡一笑。

        “房兄放心,我不是什么妖魔鬼怪。”

        “呵呵呵呵......”

        面对李易的安慰,房正明发出了一阵干巴巴的笑声。可是脸上的肌肉,却更加的僵硬了。

        哪儿有妖魔鬼怪会承认自己就是妖魔鬼怪的啊!

        眼见着对方越来越紧张,李易无奈的笑了笑。

        想到对方是当朝的状元,知道的信息肯定不会比那小道士少,便淡淡一笑打听起了关于大周朝的事情。

        相比于什么朝堂,他对那个靖妖司更感兴趣。毕竟青州这边看起来妖异丛生,但是本应该负责除妖斩魔的那个劳什子靖妖司,别说一个人影,就连根毛都没见到。

        外加上小道士此前说他师傅已经奉诏前往长安两年多,却至今杳无音信,这不禁让他感到有些奇怪。

        想到这里,他忽然有点惦记起那道号青霞的小道士了——也不知道那个家伙现在启程去长安寻他师傅没有。

        挥去脑海中乱七八糟的杂念,李易略微探了探身:“既然房兄从长安而来,那么可否打听一下,长安中靖妖司目前状况如何?”

        “靖妖司?”

        听到李易的发问,房正明皱起了眉头。

        “什么靖妖司?”

        哦?

        见对方满脸的茫然,李易嘶了口气。

        “就是陛下两年前下旨成立的,专事天下妖异,镇压邪祟的靖妖司啊。”

        “这......”

        房正明的眼中依旧茫然,“恕在家孤陋寡闻,从未听说过。我只知道两年之前陛下在神都长安建造了千层神塔,将天下神灵之位供奉其中,并择穷苦清白人家的处子成立的神女宫,于千神塔中侍奉神灵。并代陛下对天下穷苦施加善恩,从未听说过什么靖妖司存在。”

        听到房正明所说,李易心中一动。

        这不对劲儿啊!

        和小道士所告诉自己的信息,明显对不上号。

        这两个人哪个人的说法才是真的?

        莫非,那什么靖妖司是秘密部门,对外没有公布?

        或许也有这个可能。

        想到此前青州那地方,自己见到的熊婆塔精,似乎都是人祸引起,李易暗暗的点了点头。

        或许,是这个世界的高层也知道,邪祟的诞生有一部分是因为人心险恶,各地妖邪多了,怕是不利于统治。

        这么一想,那女帝将靖妖司的信息隐瞒起来不对外公布,倒是也可以理解。

        就在李易这么想着的时候,突然一声肚子发出的巨大叫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不好意思,让房兄见笑了。”

        习惯了自己的肚子总是在食气的刺激下处于饥饿状态,李易抱赧一笑。

        却不想,房正明捂住了肚子,摆了摆手。

        “不不不......是我。”

        “啊。哈哈哈......”

        看着房正明脸上的尴尬,李易忍不住乐了。

        他点了点头。

        想到房正明即将赴任青州,担任新的青州刺史,他忽然心中一动,勾起了嘴角。

        “既然房兄腹中饥饿,我这里倒是有个好东西。乃是你的前任,青州原刺史徐文海那里得来的。”

        “哦?”

        这一次房正明终于打起了精神,对李易为人的身份多了一丝笃信。

        在官言官,既然对方认识自己的前任同僚,怕是真的不是什么妖魔鬼怪。

        “不知是什么东西?”

        “无甚稀奇的,不过是一味糕点而已。”

        说着,李易施施然起身,走到了大树前的棚子里。打开了那黑乎乎的贪官囊,从里面摸出了几块......民脂民膏。

        捧着那在阳光下显着光晕,宛若羊脂白玉般的糕点,李易勾起了嘴角。

        年轻的刺史呦,今天就让在下,给你好好的上一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