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从前有个神仙落(舌尖上的修仙)在线阅读 - 第27章:开餐

第27章:开餐

        在回到神仙落之后,李易特地去研究了一下这个贪官囊。

        根据食单上的描述,这东西很能装。按照李易对这种神奇物品的理解,他认为这个东西应该是那种内涵空间魔法之类的器物。

        正是抱着对神秘的好奇,闲的蛋疼的李易试着将诸如长剑,兽皮以及石块这些东西放进了这个贪官囊里。

        可事实证明,这东西是有限制的。

        这玩应确实很能装,可是只能装大小不超过囊口的东西。

        比如李易往里面放了四十多块石头,体积已经远远超出了看起来只有巴掌大小的贪官囊本身,囊袋却丝毫不见鼓胀。

        但是如果放一颗超大的石头,那就不成了。

        囊口的宽窄有限,放不进去!

        而且还有一个更严重的问题是,李易不知道此前这个贪官囊里到底装了多少民脂民膏。在刚才炖熊掌无聊的时候,他试着将贪官囊倒置,一股脑的往出倾倒。

        可直到一块块民脂民膏在自己的面前堆成了小山,也没见丝毫停下来的意思。

        害怕这些脂膏在外面变质,李易就只好作罢,又都收了回去。

        扯远了,说会当下。

        手中捧着两块白如玉脂的民脂民膏,李易重新回到了房正明的面前。

        “房兄,请。”

        “这是什么东西?”

        看到那晶莹剔透的糕点,房正明狠狠的吞了口唾沫。

        这一路上啃了不知道多少的胡饼,冷不防看到这精致的吃食,房正明的口腔里瞬间便被唾液填满。

        注意到他情不自禁的擦了一下嘴角,李易笑而不语,只是拱了拱手,将两块民脂民膏递到了客人的面前。

        “我此前外出游历,在青州境内一处叫做鸡鸣山附近偶遇徐刺史,从他那里得来的。味道不错,我认为像房兄这样身居高位,即将牧守一方的官员,都应该好好的尝一尝这个东西。”

        “唔!”

        听到这个东西的来源,房正明不疑有他,当即便客气的接过了糕点。

        闻了闻那糕点传出来的勾人魂魄的甜香,他狠狠地吞了口唾沫。

        “那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感谢兄台的招待了!”

        客套了一句,房正明当即便拿起了糕点准备送入口中。

        “房兄稍待。”

        看着房正明如此心急的模样,李易脸上的笑容复杂了起来。

        “兄台,怎么?”

        被李易拉住手腕,正准备大快朵颐品位新奇的房正明一愣,不解的问到。

        李易呵呵一笑,想到自己食用这民脂民膏时看到的画面,觉得还是有必要先深入了解一下这房正明是个什么样的人。

        毕竟那徐刺史最后一阶段的经历属实有点吓人,他可不想平白无故的让这神仙落里多出一具被吓死的尸体。

        若是这人心有大志,且已经深知人间疾苦,那这糕点还是不吃的好。

        “敢问房兄,这当状元的滋味如何?”

        “滋味?”

        看到李易宛若古井般的目光,房正明下意识的勾起了嘴角。

        说人生有四大喜,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

        这人生四喜,是越往后越难得。而如今的房正明,正处于第四个阶段之中。

        虽然金榜题名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但是提及在万千学子中脱颖而出,高中状元,房正明仍然止不住心生傲然。

        至于李易的询问,他也就只当是这是一个曾经向学,但是未考取功名之人特有的好奇了。

        带着八分自得,房正明哈哈一笑,神秘道:“在下父亲早亡,全赖族中长辈资助,才能二十栽不闻窗外之事,沉心苦读。二斤今年三十有二,刚过而立之年,能够脱颖而出夺得魁首,说实话......”

        说到这儿,房正明颠了颠手中的那两块民脂民膏:“便是这天下最甜的蜜糖,和在下看到金榜有名时的那一刻比,也略显寡淡了。”

        呵呵......

        看到房正明脸上的得意,李易点了点头。

        这种心态其实他能够理解。

        这就跟一个穷苦人家的孩子,参加高考完之后突然市县领导登门,热烈通知他以全省第一的身份考中北大一个道理。

        一朝成名天下知,飞上枝头变凤凰。

        “那在下再问一句。”

        淡淡一笑,李易垂下了眼皮,“敢问房兄,以后想做个什么样的人?”

        “这个......”很明显,处于人生巅峰的房正明,还没有仔细的考虑过这个问题。

        略一思量,他哂然一笑:“在下倒没想太多,不过但凡儒生士子,哪一个不想位极人臣,青史留名呢?”

        李易点了点头,松开了把着房正明的手。做了个“请”的手势。

        他的问题问完了。

        李易的两个问题,让房正明有些摸不到头脑。

        心下暗道了一声“怪人”,他抬起手,将糕点送到了嘴边。

        见李易低垂着眼皮,目光完全没放在自己身上,房正明衣袖掩面,狠狠的咬了一大口下去。

        “唔!”

        随着那软糯香甜的味道在口腔里爆开,感受着那糕点的细腻与温润,房正明不禁瞪大了双眼。

        向天发誓。

        他从未吃过这样的美味!

        就连高中状元后,参加翰林宴时吃到的点心,与手中这块糕点比都可称渣滓!

        是的。

        渣滓!

        轻轻咀嚼品位着每一颗味蕾回馈的甜腻与滑嫩,房正明情不自禁的闭上了眼睛。

        随着脂膏入肚,一股奇特的感觉,在他的心中油然而起。

        “嗯?”

        没等他有所反应,脑海中轰的一下,一幕幕如临其境的画面,便占据了他的意识。

        “啊!”

        伴随着一声惊呼,他整个人呆滞住了。

        抬起眼皮,看着紧闭双眼,眉头紧锁的客人,李易淡淡一笑。

        “房兄?”

        他轻轻的呼唤了一声,但是此时的房正明犹如被勾走了魂魄一般,对于他的召唤没有一点反应。

        看到这位误入神仙落的客人这番状态,李易勾了勾嘴角,从地上站起了身来。

        他身后,锅盔中的熊掌正发出一阵阵的咕嘟声。

        放下房正明独自去经历那徐刺史的官途和结局,李易回到了灶子之前。

        掀开硕大的芭蕉叶,看到里面的熊精掌已经在幽冥火的烹煮下变得软烂,他随手折了两根树枝。

        “开饭喽!”

        一声吆喝,回荡在了神仙落的山水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