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从前有个神仙落(舌尖上的修仙)在线阅读 - 第42章:怡春院

第42章:怡春院

        “南泽的蛊术?”

        听到白狼所说的信息,李易不禁有些纳闷。

        目前他了解这个世界的方式很有限,天天被困在神仙落里。本来消息就闭塞,对于这个世界的修行体系,更是知之甚少。

        “那是一种什么类型的法术?”

        “先生竟然会不知道?”

        白狼意外道,不过随即它也就释然了:“也是,这些歪门邪道的东西,先生这种得道之人,想必也没有接触的机会。我也是在几年前青州水灾的时候才听说过的,那个时候我下山寻食,听说南泽有一种邪法,可以往人的身体里种下蛊虫,让蛊虫吃了人的三魂七魄。然后控制这人,把这个人活生生的变成一具行尸走肉。”

        哦?

        又是青州的洪灾。

        自己最近遇到的这些事情,好像多多少少都和着青州的洪灾有一些联系。

        这......是巧合还是什么?

        想到这里,李易赶紧再问:“敬山兄可还记得,这消息是从何人那里听说的?”

        “这倒是忘记了,那个时候我还未完全开智。只是作为灵兽,对人类修行的法门好奇,便记下来了。具体是谁说的,倒是忘了。”

        “那你知不知道,这蛊术到底是怎么用的?”

        “这个......亦不知晓。”

        见从白狼这里没办法得到更多的信息,李易暗暗点了点头,又慰勉了白狼几句之后,便关掉了宾客部的食单页。

        目前食气的法门暂时不奏效,没办法通过气味的方式寻找到食单需要收录的食材正主。

        坐在客栈单间的木床之上,李易轻轻的闭上了眼睛,将目前自己所掌握的信息冷静的梳理了一遍。

        堤坝附近成精的水獭,石亭上的符咒,很有可能被蛊虫控制而自杀起尸的司仓参军上官明,以及上官明棺木中和石亭顶部类似的符咒......

        “或许,是时候应该见一见房正明了。”

        左右没办法将目前这些线索连接起来,李易再一次默默的打开了食单。

        随着宾客部开启,他默默凝聚心神,一道淡淡的食气,在食单上运转,形成了旋涡......

        不大一会儿的功夫,李易的视角便凝聚到了府衙的后宅。

        而此时,房正明正对着几个衙役,眉头紧皱。

        “这徐大有好好的,怎么会突然间就得了失心疯!?”

        “大人,千真万确啊!此前上官明在狱中自尽,我们受到了您的嘱咐,这一次是不敢挪开一步,错开一眼!每时每刻都在狱中留人,就那么盯着这徐大有生怕他再出什么事情。可是就在昨夜,那徐大有突然从狱中暴起,想要撞墙自尽,亏得我们将他拉住,才没让他自裁得逞。害怕他再出什么幺蛾子,我们几个便将他死死的绑在了监牢中的柱子上,可是万万没想到,这家伙竟然活生生的把自己的舌头给咬掉了。大人若是不信小的,尽可询问牢中其他几位弟兄,他们当时都在场,全都看见了!”

        “是啊,刺史大人。我们哥几个就怕这徐大有步了上官明的后尘,这几天是严防死守。可是,可是昨晚您是没见到那徐大有的样子,可吓死人了!好端端的刚吃完晚饭,腾的一下就从地上跳起来想要撞墙。那力气大的,活像是一头牛犊!我们兄弟四人强拉着都好悬没拉住,那怪力之大,甚至连我们第一次绑他用的绳子都给挣断了啊!”

        “大,大人......此时定是邪神妖魔作祟。那徐大有咬舌之时双眼突出,形同恶鬼。您不是说他家中供奉鼠爷神吗?那模样,那模样真的就像是被鼠神附体了一样。吓,吓死个人了!”

        “荒唐!”

        听着几个衙役狱卒的汇报,房正明狠狠的拍了拍桌子。

        “哪有什么鬼神......”

        他脱口而出,可话没说完便咽了回去。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的无奈和苦笑。

        此前,正是他假鬼神之说,把已经查实但苦于没有证据的几个贪官恶霸收进了监牢之中。可现在,这些贪官恶霸一个个诡异的死去或试图去死,反倒是将他此前的鬼神之说给验证了。

        “现在人还活着吗?”

        “回禀大人,现在人还活着。只是舌头已经咬下来再说不了话,而且......”

        “吞吞吐吐的干什么?有话就直说!”

        见那牢头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房正明赶紧催促了一声。

        “而且,徐大有好像丢了魂似的。在郎中为他止血的时候,全程一声不吭。从咬掉了自己舌头到现在,他一声都没吭过,也一动也没动过。我们曾经拷打过囚犯,这人身上痛觉最敏锐的地方,除了手指和脚趾,便是这舌头和下阴,徐大有将舌头咬断之后此等表现,属实是......骇人听闻。”

        那牢头吞了口唾沫,后怕道:“大人,这牢房太邪门儿了。现在兄弟们都已经不敢在里面呆着了......接连两次,好几个兄弟都已经被吓坏了身子......”

        “知道了,我心中有数。你且下去吧,容我斟酌一番,再做安排。”

        见牢头打起了退堂鼓,房正明挥了挥衣袖,让众人退了出去。

        徐大有......

        从宾客部的视角看着那几个衙役狱卒退出书房,李易略一思索,便想起了这个徐大有乃是此前被房正明以供奉邪神扣押起来的仓大吏。

        所以说,继上官明之后,第二个受害者也出现了?

        而且还是在昨晚。

        李易心中暗暗一惊。

        昨夜自己一直就在石亭之中,或许是离的太远,或者是大雨的关系,就连一丝丝的妖异气都没闻到。

        想着,他紧忙汇聚了一丝食气,传神给了房正明。

        “状元郎,此时,怕不单单是妖异作祟那么简单。”

        听到李易的声音,正在苦恼的房正明面上一喜,当即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前辈!您在何处?”

        “距你不远。”

        “前辈也在青州?”

        “没错。就在这青州城中,不过此时不便现身。”

        听到李易就在青州城内,房正明脸上的忧虑瞬间消散了大半。

        惊喜道:“前辈,以你刚才所说,这上官明和徐大有,不是被妖物所迷惑?”

        李易略一沉默,说出了自己的推测:“或许是被妖物迷惑,或许也是中了南泽的邪术。但据我猜想,这一切的背后应是有人在指示。我此次出山,便是为了青州妖异事而来,可那妖异隐藏太深,一时间我没有头绪。如今之计,只能我在暗你在明,双管齐下,看看能不能寻找到幕后真凶了。”

        “南泽,邪术?”

        房正明突然一愣。

        “怎么?状元郎对于这南泽邪术了解?”

        看到房正明突然古怪起来的神色,李易纳闷道。

        “没有。不过想起了一个很奇怪的人。我到达青州府那日,青州府的官员们为我设宴接风,地点就在州府中的怡春院。咳咳.....此乃烟柳之地,但里面的红牌,却多是南泽女。当时我还奇怪,青州距离南泽相隔近千里,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南泽美人。当时同僚说这些歌姬都是在几年前水患时逃到的青州府,据说那刘长吏的小妾都是南泽人士。前辈,你说......这两件事,会不会有什么关系?”

        “哦?”

        听到这个信息,李易暗暗打起了精神。

        “这样,房兄帮我查一下那青江渡口堤岸上的石亭是何人所建。等到了晚上,我去怡春院探查一番,看看有没有什么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