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名剑英雄传在线阅读 - 第二百九章 赌约

第二百九章 赌约

        李羽坤道:“四弟,只怕你短时不得如愿了,只因蓝电使被端木盛所伤,受伤不轻,要修养好长一段时日才能复原。”

        司空志吐舌道:“端木天王怎如此辣手?老蓝虽然为人好勇斗狠,但好歹这么多年来,为他办成了许多事,他竟然狠得下心冲自己的心腹手下下手。”双眼满是遗憾和不解。

        他们五人与各派中人离得较远,尽量压低了声音说话。

        一黑衣女子听到司空志骂声,转过头来,一望之下即刻奔了过来,躬身行礼:“薛秀见过大小姐!”随即又朝司空志行礼,“见过雷使。”

        司空志道:“不必多礼,你哥哥呢?”

        薛秀双眼一红,几欲落泪。

        “怎么?出了什么事?”司空志追问道。

        “哥哥被人暗算,受了重伤,现下回去疗伤了。”薛秀终于忍不住掉下几滴泪来。

        “他妈的,是谁伤了薛仲?”司空志怒道,“别哭啊,我最怕瞧见女人哭。”

        “是,属下失态了。”薛秀擦去泪水,“是装扮成雷旗营兄弟的各派贼人,姓名倒也不知。”

        “好吧,你先下去吧,待我查明,为他报仇。”司空志摆手道,“他妈的,敢伤害我的人!”

        薛秀嘴角抽动,似乎竭力忍住了笑,欲言又止,转身回返原位。

        宇文嫣笑道:“大哥,三妹,看来我无须为四弟说媒了。”

        “哦?”程醉风面露疑色。

        苏红儿笑着指了指离去的薛秀的背影。

        程醉风哑然失笑,又叹了口气,司空志略显尴尬。

        “唉,不知小方现下如何?”欧阳青忽然也叹了口气道,这口气叹得倒是恰当好处。

        宇文嫣道:“莫非小方受了端木盛胁迫?”

        “大小姐聪明,什么事都瞒不过你。”欧阳青道,“姑姑尚未回山,端木盛不知耍了什么手段,竟然捉住了姑丈,并以此为要挟,胁迫小方和我率领风旗营随他反叛,先拿下云旗营,再诛杀余天王等一众高手。但我和小方一直不忍也不愿朝同门下手,端木盛索性软禁了我,不让我出来,还好最后被余天王识破,派人救我出来。”

        “怪不得我回到总坛后,你和小方的举动都很奇怪,你是人影都不见,小方总是神神秘秘。”宇文嫣笑道,“小方人呢?放心,我不会怪你们。让他出来,我们一起想办法救他爹爹。”

        “唉。”欧阳青又叹了口气,“他知道自己错了,对不起玄天门,不敢见你,自己带了十余名风旗营的兄弟姐妹救他爹爹去了。”

        “这小子真心胡闹!”宇文嫣骂道,“在这个节骨眼上,还要擅作主张,等雪姨回来,看不打断他的狗腿!”

        “那可怎么办?大小姐你得帮帮他呀!”欧阳青软语相求。

        “事到如今,先解决这里的事情再说。”宇文嫣道,“就算他落入敌手,端木盛想必也不敢杀他。”

        “啊!”一声惊呼自程醉风口中喊出。

        原来宇文嫣和欧阳青说话间,那边紫云道人和戚定杰早已交上了手,他们以快打快,剑招如奔雷闪电,瞬间交手了五十余招。

        激斗中,戚定杰卖了个破绽,紫云道人没看出来,冒进攻击,结果被戚定杰刺伤了右手手臂。

        紫云道人很是愤慨,剑交左手想要再斗,却被人劝了下来。因此判定玄天门再胜一局,暂时领先一场。

        宇文嫣皱眉道:“如此比下去,不知要打到什么时候?”

        欧阳青道:“余天王和杨梦下了赌约,至明日午时便停止比斗,胜场多的一方为最后的赢家。若是各派赢了,玄天门交出李问剑等人和神龙,任他们下山,若是玄天门赢了,各派退下青龙山,退出邕州,杨梦交出神壶。”

        “如此倒也公平。”程醉风点头道,“还避免了混战杀戮。”

        李羽坤、苏红儿、司空志三人齐齐点头。

        “神壶?什么神壶?”宇文嫣奇道,踮起脚远望石台,并未发现杨梦身旁有什么壶。

        “啊!”李羽坤惊呼道,“难道是那个青铜壶?”

        “李大侠见过那神壶?”欧阳青诧道,“正是一把青铜壶,据说此壶可以用来炼制神龙丹。杨梦展示之后,那老太婆便收了起来。”她指了指石台上杨梦身后的孙婆婆田娥。

        “是啊,我在灵犀谷养伤时亲眼见到杨姑娘擦拭一把青铜古壶。”李羽坤道,“见过两次,当时我还以为这是她先辈留下的遗物,所以她才会格外珍视。”

        “原来如此,怪不得她一见那本册子便双眼放光。”宇文嫣道,“原来只要集齐神龙、神壶,还有那本神龙帮帮主遗下来的册子,便能炼制神龙丹。啊,不对,不对,还少一名炼丹高手。”

        李羽坤凑过去道:“嫣儿,杨姑娘她自己便是医道圣手。”

        宇文嫣皱眉道:“确实如此,那时我对你的伤束手无策,她却能救你。”

        “你是关心则乱。”李羽坤笑道,“若是你静下心来,多半也能救活我。”

        “多半便不是一定,若救不活你,我自己也便不想活了。”宇文嫣嗔笑道。

        欧阳青啧啧称酸,程醉风、苏红儿和司空志则是面带微笑。

        欧阳青问道:“我们要过去石台那边吗?”

        宇文嫣道:“不必,余天王和秋伯伯都看到了我们,秋伯伯还跟我摇头示意,我们便在这边观战吧!”

        “秋师父什么时候向你摇头的?我怎么没瞧见?”李羽坤道。

        欧阳青接口道:“李大侠眼里心里只有嫣儿,哈哈。”

        李羽坤脸红挠头。

        说话间又有两人登场比试,其中一人李羽坤认得是华山派的王道成,另一人却是玄天门一名白衣女弟子,年纪比王道成小了很多,比之宇文嫣也大不了几岁。是余不从指名道姓让她出场的,名唤余晓。

        王道成起初见玄天门派这么个年轻女子与他对战,极为不满,气鼓鼓地,多半是认为玄天门是轻看了他华山派,更是对他这个华山派掌门的不敬。

        等交上手,才知道眼前这个白衣女子绝不简单。

        程醉风缓缓点头赞道:“玄天门果然是高手如云,这姑娘年纪轻轻,掌法竟精妙如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