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名剑英雄传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章 连胜

第二百一十章 连胜

        宇文嫣笑道:“大哥,这大姑娘可不简单,虽说她只是风旗营一名普通教众,可她却是右天王余不从的亲侄女,余天王亲手传了她几门厉害功夫。”

        “原来如此,这姑娘的掌法厉害得很呐!华山派王掌门要胜她不易。”李羽坤摇头道。

        “谁说余晓便一定打不过王道成?”宇文嫣瞪了李羽坤一眼,“若你轻看我玄天门的功夫,待会我与你也比试一场好了。我倒要看看是玄天功厉害,还是御风神功精妙。”

        程醉风和司空志哈哈大笑,苏红儿浅笑道:“我早就想再见识见识二嫂的功夫了,二哥你就陪她过几招吧。”

        “甚妙,甚妙!我也想看看到底是李大侠厉害,还是大小姐高明。”欧阳青抚掌赞道。

        五人齐齐将目光投向她,欧阳青却默不作声,转过头去观战了。

        李羽坤当日见过花千山与傅夜华比试掌法,花千山的流云掌行云流水,变化无方,又暗含极为高明的擒拿点穴功夫,使得傅夜华处处受制,最后以身体硬受一掌,将花千山逼下擂台获胜。

        而此刻见到王道成使出这门功夫,虽然在灵巧变化上比不过花千山,但贵在沉稳老辣,出招收招比之花千山虽然迟缓不少,但气度不凡,不愧是一派掌门之风。

        而余晓的掌法得自于余不从亲传,因为女子比之男子身材娇小,力道不足,所以但凡适合女子习练的掌法,一般多偏重身法及招式变化。

        但余晓的身材不同于一般娇小女子,看上去比之宇文嫣还要高大一些,而王道成瘦削精悍,比余晓矮了一个头不止。

        再者她所使的掌法居然属于刚猛一路,而且似乎内力不弱,有时候一掌拍出竟能将华山掌门逼退。

        王道成脸上已无初时的轻视恼怒表情,取而代之的是佩服,夹杂着些许惭愧。

        啪啪啪,王道成与余晓连对了三掌,各自飘然后退三步,随即又齐齐跃上硬对了六掌。

        王道成依然后退三步,而余晓则退了五步,她娇叱再上,数十名白衣女教众齐齐娇声喝彩,其余玄天门弟子跟着纷纷叫好。

        宇文嫣赞道:“想不到余晓的功夫又精进了不少。”

        “是啊,去年我还能接她五十招,现在只怕连她十掌都接不住了。”欧阳青摇头叹息,“以她武功,升任孝卫绰绰有余,余天王倒是清正,这么多年依然让她当个普通风旗营弟子。”

        宇文嫣道:“这有何难,等爹爹回山,我请他升余晓为孝卫。”

        “我替余晓谢过大小姐。”欧阳青道,“小方犯了错,自也不能再担当孝卫之职了,余晓接替他的位置合情合理。”

        “不然,小方虽然犯错,只要回头,罪不至免职,届时罚他面壁思过一年即可。”宇文嫣摇头道,“端木盛叛教,自然不得再担任左天王。爹爹肯定会提拔雪姨升任左天王,届时你便能升任风使,就是你这功夫,得好好练练了,别老是钻研这易容术荒废了武功。”

        欧阳青急忙摇手:“不可不可,我武功和办事能力均不足,必然不能服众,哪能升任风使!”说着她瞄了一眼李羽坤,笑道,“只怕宇文教主到时候会请李大侠当左天王。”

        李羽坤正在专心观战,对宇文嫣和欧阳青所说的话只听了个大概,但最后一句“宇文教主会请李大侠当左天王”可听得清清楚楚,急忙摆手笑道:“李某当不来天王。”心想宇文教主见了自己,知道了自己的所作所为,只怕要生气,说不定还会出手。

        程醉风忽道:“我去跟几位朋友叙叙话。”苏红儿也道:“我去师父和师妹那边。”

        二人走后,欧阳青道:“程大侠和苏三侠看来是对李大侠担任左天王之职有异议。”

        李羽坤只有苦笑,索性不理会欧阳青,收敛心神观战。

        此时王道成和余晓已斗了一百多招,兀自未分胜败,谁也没能占得上风。

        虽说斗了个旗鼓相当,但大家心里明白,王道成贵为一派掌门,跟一个玄天门普通教众激战百招未能占到便宜,实在说不过去。更何况这名教众还是个年轻女子,不但他脸上无光,华山派也没了面子,整个正道各派都感觉憋屈,不少人连连摇头。

        王道成因此不免更加急躁,不得已屡出险招,想要出奇制胜。

        可他想不到,这余晓年纪不大,心性却异常沉稳,完全不为所动,自顾自沉着应对,绝不冒险急功近利。但她一旦捕捉到战机,却也毫不拖泥带水,出招精准狠辣,往往能逼得王道成手足无措。

        如此一来,倒是余晓渐渐占了上风,王道成更加心烦意乱,一不小心,肩头被余晓拍中一掌,倒退三步。

        王道成脸色铁青,低喝一声,脸上戾气大盛,陡然变招,出招异常狠辣,有几招甚至不顾对手是年轻女子,直指前胸,小腹等部位。

        不少各派中人连连摇头,玄天门教众则是纷纷喝骂王道成老不要脸,其中数那些白衣女子骂得最凶。

        王道成忽然发一声喊,跳出战圈,怒道:“罢了罢了,不打了不打了,王某认输便是,气死我了!”扭头就走。

        花千山和一众华山弟子急忙迎上去,王道成盛怒之下,一掌拍向花千山。

        花千山也不躲闪,肩头挨了一掌,身子一晃,苦笑道:“掌门师兄,可消气了吗?”

        王道成愕然道:“师弟,你没事吧?你怎么不躲开啊!”

        花千山摆手道:“师兄我没事,顶得住。”

        王道成轻轻拍拍花千山后背,携手站回本队。

        石台上余不从淡淡道:“杨盟主,玄天门连胜两场,暂时领先两个胜场,不知杨盟主接下来派哪一位高手下场?”话语中不无得意之色,“晓儿,你先下去歇息歇息!”

        余晓朝余不从躬身行礼,余不从摆了摆手,余晓道:“启禀右天王,属下还想再战一场,请哪位英雄下场,指点我几招刀法。”

        余不从沉吟片刻,道:“也好,年轻人就是太过骄躁,得让你吃些苦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