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地府:召唤二次元来打工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五章 夏离喜爱之人

第三十五章 夏离喜爱之人

        “大江山的星熊童子?”

        贺茂丰臣神色一凝,在收到白梨求救后,他便派人赶忙支援。

        本以为,让土御门深陷险境的敌人,会是某个强大灵体,自己都做好最坏打算了。

        可现实永远比想象要残忍!

        开局就来了个王炸!

        当听到大江山三个字时,这位老人的心脏,有那么一瞬间骤停。

        甚至怀疑耳朵听错了,虽然知道神代要回归,但就没点过渡期吗?

        大江山乃鬼族圣地,即使放在平安时代,也属于绝对霸主级别,岂是他们这些人能抗衡的?

        贺茂丰臣很忧心,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即使四岛实力加在一起,也绝非大江山对手。

        光一个星熊童子,都能使他们焦头烂额,更不要说,那与酒吞童子情同手足的茨木!

        以古文记载,对方乃最凶恶之鬼,其行为劣迹斑斑,无恶不作。

        最为著名一段话,「因长相丑陋,又天生鬼脸,遭生母抛弃,后无意品味人血竟觉甘甜,从此堕入恶鬼之道。」

        而且据传闻所述,茨木与酒吞童子一样喜好女色,经常掳掠城内少女,施暴将其残忍杀害。

        如此恶鬼降临于世,将是全天下的祸乱。

        说实话,这很让人绝望,一般人早就认命放弃了,可贺茂丰臣却找出一丝逢生希望。

        “那两个高中生!”

        听完族人汇报的情况,他虽也觉得震惊,但这或许是破局办法。

        既然她们认识那个恐怖灵体,在同为人族条件下,说不定会帮助他们。

        “希望能快点找到吧…”

        人肯定是能找到,区别在于时间长短问题。

        “等会儿再问白梨详细过程。”

        当事者肯定更加清楚。

        “无须家主费心,在下现在就来了。”

        贺茂丰臣依然苦思冥想,只有他一人的木屋里,忽然传来另外的声音。

        前者猛地抬头,看见坐在桌子旁,秉持茶杯的黑面男子,瞳孔便是骤然一缩。

        什么时候?!

        他反应极快,一指戳向黑羊公,后者不过微微一笑,仍然优雅坐在蒲团上,泰然自若。

        空间犹如水纹涟漪,一股劲力包裹指尖难以寸进,老人面色难看。

        “家主别生气,在下奉大人之命,来邀请贺茂家参加神社仪式,这是请帖。”

        黑羊公笑容不变,递给一封邀请函。

        “大人?”贺茂丰臣一愣,旋即慢慢瞪大眼睛:“是那只鬼神?!”

        话音落地,黑羊公笑容渐渐冷漠,这让他意识不妙,急中生智继续道。

        “是那击败鬼神的大人吗?”

        “没错,正是夏离大人。”

        黑羊公语气发自内心的崇敬,仿佛是自己此生唯一信仰。

        贺茂丰臣见状心底一沉,这个名叫夏离鬼神,实力比他想象还要可怕的多。

        刚才只简单交手,他便明白,对方完全不逊色于自己,隐约还强出一小截。

        等等!

        之前听他话意思,对方好像就是与星熊童子不分伯仲的灵体!

        一瞬间,贺茂丰臣大脑清醒,深深看了黑羊公一眼。

        “请阁下放心,贺茂家保证到场!”

        良久之后,他呼出一口气,心情五味陈杂,静静看着手中请帖。

        “既然如此,那在下先行告辞了…”

        黑羊公弯腰道谢,便欲离开,但一道犹豫不决的声音叫住了他。

        “请等一下,我能问问,你家大人对人类保持怎样的态度吗?”

        “那家主觉得,应该持什么态度?”黑羊公反问一句。

        贺茂丰臣默然,人类实在太多灾多难了,真得经不起这种级别的鬼神折腾。

        “大概不反感吧…”他张了张嘴,这是自己最希望的答案。

        让一位高高在上的神,对人类产生厌恶情绪,这是极为危险的事。

        “原来如此,这就是家主心底的答案吗?”黑羊公轻笑一声:“那就由我告诉你吧。”

        “大人不仅不反感,甚至可以说喜爱形容,当每个婴儿亦或者新生命出生,他都会由衷感到喜悦。”

        “经历重重痛苦与磨难,才能诞生在繁华的新世界,大人比任何人都了解生命的艰辛…”

        “母亲十月的含辛茹苦,婴儿诞生的啼哭喧闹,这一切大人都看在眼里!”

        “他比所有神都要仁慈与伟大!”

        黑羊公眼露狂热,双手高展,犹如一个狂信徒。

        一旁的贺茂丰臣目瞪口呆,他这才轻轻咳嗽几声,不留痕迹收回手臂,理了下衣领优雅道。

        “所以,你完全不必担心。”

        “我…我明白了。”

        老人似懂非懂点头,不知所云,虽然很多都听不懂,但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

        对人类抱有好感,这就够了!

        果然是个肤浅之人,不明白吾等伟大远志,黑羊公无趣摇头。

        “话已送达,请务必准时!”

        说完,他便钻进漆黑隧道,不想再继续交谈下去。

        贺茂丰臣目光闪烁,最后以威严口吻,朝门外厉声大喊。

        “来人,召集贺茂家本部成员,我有一件大事需要宣布!”

        ……

        “姐姐,你买这些婴儿用品干什么?”夏离拿起一个奶瓶,奇怪问道。

        “当然是给你以后的孩子。”

        千惠理冷笑瞥了一眼,坐在沙发的尤利娅两人,后者不知所云。

        可以啊!

        趁自己刚出门功夫,便邀请女学生来家做客,把她这个姐姐都瞒在鼓里,时间管理者吗?

        四谷见子脸色微红,认为千惠理老师误会了,她只是一个可怜的员工而已。

        “我哪个孩子?”夏离好奇问:“是嫡长子,还是私生子啊?”

        对此,千惠理白眼一翻:“是小珠老师快生了,所以我买些日常用品,过几天去医院探望她。”

        “那多久出生,小孩叫什么名字,身体又如何……”

        他眼前一亮,如炮火一连串追问,千惠理感觉十分纳闷。

        “你这么关心干什么,姐姐我每日辛勤劳作,怎么不见问候一下?”

        “姐姐辛苦了。”

        夏离干巴巴一句,态度极其敷衍,她忍无可忍将沙发的二哈抱枕,狠狠一把丢了过去。

        “虚情假意!”

        “……”

        旋即,便一阵吵吵闹闹,两人谁也不肯让谁。

        而见子二女,就如同旁观者,默默注视这对姐弟的深厚感情。

        总觉得有股不真实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