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地府:召唤二次元来打工在线阅读 - 第八十六章 泰山府君祭

第八十六章 泰山府君祭

        泰山府君祭,乃阴阳道术之秘传,作为生与死的至高神,东岳大帝的威名,不仅在中国,即使是在日本也非同凡响。

        只要诚心向东岳泰山大神祈求,并以自身生命为条件,便能达成契约,让被施术者死而复生。

        这是一种生与死的禁术!

        男子显然也知道这点,身体都害怕的全身颤抖,眼神充满畏惧。

        但他并未中途放弃,依然一遍又一遍祈求祷告。

        明明惧怕死亡,可又跨越生物的本能,愿意牺牲自我复活他人。

        如果不是至亲之人,究竟还有谁能值得这样去做?

        他想复活自己的父亲,作为一个不孝子,第一次感受到了,痛失亲人离别的滋味。

        人的感情复杂多变,男子上个月末,还与对方闹的不可开交,但这时却愿意以生命为代价。

        他永远忘记不了,病床上与病魔挣扎的父亲,也是第一次看见,这个坚强男人的眼泪。

        那是怎样一种眼神啊!

        不舍、牵挂、悲恸……或许人间所有疾苦,都包含在里面。

        生物害怕死亡,但作为一名父亲而言,他更害怕死后的家。

        当顶梁柱轰然倒下,带来的结果,是整座房屋的土崩瓦解。

        “爸,对不起!”

        医院走廊寂静无人,只有男子懊悔与哽咽。

        呼吸机的重重喘息,心跳监护仪的悲鸣,这些冰冷的机器,一直都在陈述残酷的事实。

        他只能眼睁睁注视父亲的离世,自己却无能为力。

        很多人快死的时候,总会胡言乱语,将记忆某个片段,切割成无数份,然后拼凑组装在一起。

        “好好读书,将来要有出息…”

        这是父亲第一句话。

        “工作的怎么样?”

        这是父亲第二句话。

        男子一直都静静听着,而父亲则仰望天花板,眼神逐渐失神。

        像个石雕一样,一直呆呆躺在病床上,过去良久之后,他才缓缓露出有些僵硬笑容。

        “孩子她妈,我想好了,就叫宫田树里吧……”

        ……

        医院的灯火通明,它照亮了附近街道,但在天台之上,只有漆黑夜色,还有冷冽刺骨的寒风。

        “祈求泰山府君,让我爸复活吧!”男子虔诚哀求。

        那声音宛如溺水之人,为了抓住虚无缥缈的稻草,而奋力挣扎的希冀。

        企图让传说之中的东岳大帝,在天有灵,聆听到自己的呼唤。

        泰山府君祭!

        寒风渐渐停息,漆黑宛如迷雾的夜色,被柔和又明亮的月光,驱散在一角瑟瑟发抖。

        不知何时,夏离站在旁边,默默注视跪地祈求的男子。

        旋即,又瞧见天台摆放的图案,白蜡烛犹如冥火,它们无风摇曳,好似在高声呼唤。

        他很想告诉对方,你这个图案其实摆错了,但看见男子的哀伤,便沉默不语下来。

        “人死并不能复生…”

        少年温和的嗓音,悠悠从背后传来,宛如救世曙光,将迷茫之人唤醒。

        男子微微一愣,立即转过身,便是一阵狂喜。

        “泰山府君?!”

        尽管相貌与传闻不一致,可内心深处的敬畏,并不会说谎。

        眼前这位少年,肯定就是泰山神!

        夏离并未回应,只是平静地说:“生命自有规律,死亡并不意味着终结,它也许是一个新的开端。”

        如今,他并非完整权能,由于缺少「生」权那部分,泰山府君祭并不能实现。

        退一万步来讲,即使可以使用,夏离也并不打算,去满足对方愿望。

        在他眼底,所谓的泰山府君祭,不过诸神一个玩笑罢了。

        因为每个生命,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他们或许有贵贱之分,但也有独属于自己的灵魂。

        如果因为一个祭祀,而抹杀对方生存的权力,然后去拯救死者。

        这其实是对生命的一种亵渎。

        夏离是泰山神没错,但也不会去强行改变,生老病死乃人生常态,是生灵所必须经历的。

        除非飞来横祸,那种在意料之外的死亡,他会施以援手外,其余都不可能过多插手。

        至于传说的生死簿上,记录今年几月该如何死亡,在他看来,也全是无稽之谈。

        没人可以掌控他人命运,就算高高在上的神灵,同样没有资格。

        所以,即便是本人意愿,想以命换命,夏离照样不会答应。

        但这话落在男子耳中,却让他面色一变,苦苦哀求起来。

        “只要能救我爸,我什么都愿意去做,求求您了大人!”

        看见对方跪地恳求,用那饱含希冀的眼神,注视自己之时,夏离陷入了长久沉默。

        他并非天生神祇,以前也是人,自然明白这种分离之痛。

        “好好睡一觉吧,现在的我,其实也无能为力。”

        手指轻点男子额头,后者原本激动的表情,瞬间昏迷不醒。

        夏离微微叹了口气,将天台上的祭坛收拾完整,并附加一层咒术,让男子舒服度过漫长夜晚。

        做完这些之后,他便准备离开此地。

        “我没想到,传说之中的泰山府君,居然如此仁慈。”

        突然间,一道娓娓动听的女声,回旋在天台上空。

        夏离微微蹙眉,朝铁门旁边看去,一位女子平静与之对视。

        月光倾洒而下,将对方脸颊染成雪白。

        白色汉服犹如仙裙,将她凹凸有致的身材,紧紧包裹,袖口绣有凤凰翱翔图案。

        漆黑发丝修长柔顺,用红丝绸编成两条小辫子,从肩膀垂落于胸。

        尤其在银色衬托下,好似一位不染红尘的仙子。

        罗濠淡淡瞥了一眼,便不再关注,对夏离露出绝美笑容。

        “我们终于见面了,执掌生与死的东方天帝,虽然这种出场方式,实在愧对于我王者身份,但能看见强大的泰山神,也算不虚此行。”

        “你是哪个什么教主?”

        夏离有点记不清楚。

        话音落地,场面一下寂静,罗濠笑吟吟的表情,逐渐变得不悦。

        “真是无礼,我乃中华的武侠王,君临天下的不败至尊,即使退隐江湖多年,也不该如此目中无人,将我的赫赫威名遗忘干净。”

        好家伙,没记住你的名字,就是目中无人?

        夏离还从未听过,如此奇怪与荒唐的话,果然传闻不假,这简直自恋到一种匪夷所思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