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宠物小精灵开局一只蛋蛋在线阅读 - 第702章番外三:我觉醒的波导!

第702章番外三:我觉醒的波导!

        生活了一段时间,我发现木叶村的孩子根本不会来到孤儿住宿区这一片地方,更不会和我这一类外来的孤儿一起玩耍,看向我们的目光更充满了蔑视,而孤儿们因为失去了双亲,所以胆气就弱,再被村子里的孩子这样盯着,也许曾经有过反抗,但最终的结果却是,孤儿们现在一般除了吃饭外,都是窝在自己的小窝中,因此我整天除了在脑中回忆家人的样貌,就无事可做。

        这天我刚出门准备去吃饭,就发现了已经好久不见的自来也出现在了我身前,不由我分说,带着我去了一家小饭馆吃饭,我敢保证,这顿饭是我吃的最香的一次,吃完饭之后自来也问我想不想做忍者,告诉我只要去学校上学,每天就可以在学校免费吃饭,而且一旦成为忍者,就可以变得强大,就可以有很多钱,整天吃好吃的,我想了想,现在我整天无事可做,想要变得强大找到回家的方法也就只有成为忍者,所以我答应了。

        我拿着自来也给的推荐表去忍者学校报名,报名的地方排了很长的队伍,都是和我差不多岁数的孩子,在其中我发现了大量我熟悉的面孔,那是我在孤儿们中见过的,另外还有不少我不认识的,从这些人看向我们的眼神中,我知道他们都是木叶村的孩子。

        我报名很顺利,不过在分班的时候我并没有和孤儿们分在一处,而是和村里的一些孩子分在了一班,虽然不是同学中流传的最精英的那一班,但相较而言,比起孤儿们所在的班级已经好了很多,我猜测可能是自来也给的推荐表起了作用。

        学校开学了,老师并没有传授我们忍者的知识,而是开始教导我们学字,要不就是给我们诵读作为忍者要遵守的规则,另外还有插花课程绘画课程等等功课可以选择,这些课程中,我最喜欢绘画课,因为学了绘画,我就可以将脑海中家人的样貌画下来,不用害怕自己哪一天不回忆会忘却。

        学习绘画不久,我就开始画家人的样子,但是我的绘画技术根本无法成功的将我脑海中所想准确的反映到纸上,最终我画的最好的也就是妈妈的那一头漂亮柔顺的长发,我决定,要更加努力的学习绘画,将家人都画下来!

        班上的同学似乎是知道了我的来历,他们开始远离我,用令我不舒服的目光看我,甚至在一天放学后,有很多男同学拦着我,威胁我明天不准去上学,否则见我一次揍我一次,我虽然平时看起来文文静静的,但身为顶级世家的少爷,我的行事什么时候能有外人来命令,因此我转眼就忘在了脑后,第二天依照往常一样去上学了。

        第二天,看见出现在教室的我,那些威胁我的男生脸色变得很阴森,其他同学都用幸灾乐祸的眼神打量我,虽然早知道作为孤儿,本就是被木叶村孤立的存在,但现在真正感受到,我仍旧感觉十分不舒服。

        放学了,如同昨天一样,我被拦住了去路,班上甚至是其他班级的同学都汇聚了过来,远远的站着,抱着看戏的心态看着这边,孤儿们根本就不敢靠近过来,都是匆匆瞥一眼就离开,没有丝毫帮忙的样子。

        我所在的班级是由村子里的孩子组成的班级,很多孩子的父母就是忍者,他们也早早就开始了忍者的训练,远不是我能对抗的,再加上人多势众,所以开始我就落在了下风,反抗了几下就被打倒,但这些男生根本不愿意就这样放过我,其中一个领头的,说要将我打残甚至打死,出了事他担着。

        很痛,全身都很痛,我的口鼻流出了鲜血,我的眼睛开始发黑,也不知过了多久,我身上的痛感开始消失,有一种飘乎乎不着力,要飞起来的感觉,我脑中出现了妈妈的容貌,然后是从未见过面的爸爸,然后是爷爷奶奶大哥二哥姐姐……我耳中听见了妈妈温柔的呼唤,我感觉好困好想睡觉。

        就在我要睡着的时候,我感觉自己脸上突然一凉,朦胧中听见了一个正在侮辱咒骂我以及我家人的声音,我猛然惊醒,想起了正在发生着的事情,我心中突然升起了一阵暴虐,侮辱我,揍我可以,但不可以侮辱我的家人,我要反击回去,我要让这些人付出代价。

        我的信念从未有过的坚定,我感觉飘忽的意识似乎被水流清风拂过,十分的舒服,但很快却又感觉到了钻心的疼痛,那是肉体上的疼痛,但就在疼痛的同时,我又感觉到体内似乎有什么正在翻涌,犹如涌泉一般,渐渐地没睁开眼睛的我,却看见了周围的一切,我看见了倒在血泊中的我,看见了还在往我身上攻击的同学们,看见了他们的残忍而暴掠,看见了远处还在幸灾乐祸观望的人群……

        一声声的污言秽语在我耳中开始变得清晰,我的怒意伴随着身体内力量的翻涌终于达到了最巅峰,蓝色的光芒从我皮肤下渗透出来,虽然只有薄薄的一层,却顽强的抵挡住了那些攻击,我身体摇晃着,却倔强的站了起来,目光扫过已经退开围成一圈的同学,满脸满身鲜血的我此时在他们眼中显得无比的狰狞可怖,他们开始动摇开始慌乱。

        感觉自己的威信受到了挑衅,那个领头的大喊着揍我,已经带头向我发动攻击,我的眼睛看东西十分模糊,但他出拳的姿势我却看的十分的清晰,我躲了过去,并且发动了反击,由一层蓝色光芒包裹的拳头打在了他的嘴上,我讨厌他恶毒的嘴。

        我的反击引起了其他人的怒火,在他们看来身为孤儿的我即使被打死了也是活该,现在竟然敢打伤村子里的人,是犯了不可饶恕的错,他们攻来了,但是他们的攻击却被我皮肤上的那层蓝光挡住,而我却可以看见他们的每一招攻击,然后发动反击……

        很快老师来了,他似乎根本没看见我鲜血淋漓的样子,反而指责我打伤了同学,要将我送去暗部进行审讯。从我在班上上课,这名老师对我就是不闻不问偶尔还会露出厌烦的态度,想不到现在更是颠倒是非,我不知道暗部是哪,但我对这名老师失望了,我没理会他,我现在想做的就是回家。

        我听见身后传来了尖啸声,我看见了身后那对准了我脑袋飞来的苦无,我没想到老师竟然要杀我,我躲不过去,不过也不用躲了,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达到了极限,身为孤儿的我根本没钱去治疗伤势,即使回去也同样活不下去。

        已经闭目等死的我没有迎来死亡,就在苦无要刺穿我脑袋的时候,从一旁射来一根苦无将之打偏,我扭头看向了苦无射来的方向,视线中虽然是一片血红色的,但我看清了来人自来也!

        自来也是我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第一个真正意义上遇到的对我好的人,见到他我的心理一松,早已超越了极限的我顿时眼前一黑,向后栽倒。

        我以为自己不会再醒来,哪想我竟然苏醒了,看了看身上的绷带以及身下熟悉的床铺,我猜想最大可能救我的就是自来也了。

        此时房间里没人,我也静下心来思考起来,第一件事自然是以后的上学问题,按照现在的情况,肯定是希望不大,不过这个决定权在学校,所以即使我想要留下继续学习,但却没有这个背景去干扰校方做出决定,因此我只是想了想就思考起另一件事情。

        这件事自然就是我体内的力量,如果我没记错,三姐身体也散发出过这种蓝色的光芒,妈妈和姐姐说过,这种力量叫做波导,集感知防御攻击治疗等等效果于一体,遗传自爸爸!能觉醒波导,我心里十分高兴,因为这种力量是爸爸留给我的唯一的东西,和那件我收好的衣服一样,可以时刻提醒我,我有父母亲人,我不是孤儿!

        我又试了试体内的波导,让我吃惊的是,我竟然做不到让波导具象化出体外了,似乎是受到了阻隔,每每碰触到皮肤时就又反弹回去,好在波导带来的感知能力还在,否则我真要以为自己觉醒了波导之力只是一场梦。

        在我肚子开始饿的时候,自来也带着食物来了,他没有责怪我打架的事情,反而还夸奖我打得好,让原本忐忑的我十分惊讶,在我吃完后,自来也又告诉我不用担心学校的事情,那个不负责任的老师已经被换掉了,现在我的任务就是好好养伤,然后去上学,看着自来也离去的身影,我感觉自己被一种即熟悉又陌生的感觉包绕,十分的温暖!

        也许是波导拥有治疗效果的原因,又或许是自来也带来的食物很丰盛药物很好的原因,几天之后我的伤势就恢复了,来到了学校。这一次同学们看我的眼神变了,变得畏惧,我同样不喜欢这种目光,我想要同学们认同我。

        转眼间第一个学期快要结束了,在学期末的最后一堂课,新来的老师布置了一项家庭作业他将忍者力量的来源,查克拉的提炼方法讲解了出来,并说在下学期时要检查每位同学的完成度!

        老师讲解的查克拉是精神能量和身体能量完美融合所产生的一种能量,我想到了自己体内的波导力量,我曾听妈妈说过,波导之力是作用于身体和精神由世界树赐予的神秘力量,我不知道拥有波导的我还能否提炼出查克拉来,所以回到家里之后,我怀着忐忑的心情,开始了第一次提炼。

        出乎我意料的顺利,不到一刻钟我竟然就从身体细胞中提取出了一缕力量,当我要去提取精神能量时,这缕力量竟然开始和波导相触,我感觉波导中有什么进入了这缕力量,相互糅合,而后不同于波导蓝色的光芒,一缕散发出莹莹绿色光芒的力量诞生了,盘桓在我的胸腹位置!

        我在波导觉醒之后,就已经可以感知到忍者体内的查克拉,感官中似乎都是淡蓝色的,因此对于我提取出的查克拉是绿色,我感到了惊讶,不过我又想了想,我的查克拉是受到波导帮助才诞生的,颜色发生了改变也属正常,很快就释然了,而后就是浓浓的喜悦之情。

        一开始我还担心波导之力帮我提炼查克拉会越来越少,不过在发现波导过段时间就会恢复原来的量,既不减少也不增加后,我就放心了,开始不断提炼查克拉。

        假期很快过去,第二学期开始了,同学们都聚在一起讨论各自查克拉提取的情况,不过却没有人和我交谈,从他们的谈话中,我发现竟然有很多人在假期没有成功提取出查克拉,所以这些人很担心老师的责罚,而那些成功提取出查克拉的则是得意洋洋。

        很快老师来了,不过并没有检查各人查克拉的提取情况,而是直接告诉我们从这学期开始直至毕业都会教授忍者必修的知识,并且第一堂课就开始教授我们用肉体力量投掷苦无以及加上查克拉后投掷苦无的技巧。

        我发现投掷苦无其实和我从小玩耍的投掷精灵球的技巧差不多,只不过前者有杀伤力,后者是为了收服,这引起了我的共鸣,因此我学习的很认真,也很刻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