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开局抢了文成公主在线阅读 - 第两百四十一章 正好铲除世家

第两百四十一章 正好铲除世家

        说实话,魏砚当初一枪把李治给杀了,这一行为,就注定了接下来大唐必然会乱。

        因为……国不可一日无君。

        虽说后面魏砚也做了一些补救的措施,然而这种补救的措施最终也不过是延缓了矛盾爆发的时间罢了。

        其实并没有从根源上去解决问题。

        那么根源上的问题是什么!说白了!皇权的至高无上以及皇权的唯一性。

        新上位的皇帝要想江山坐得稳,哪个没有经历过一番血的洗礼。

        更别说还是在武德充沛的大唐,有人不服李慎,    其实是正常的。

        一开始,所有人还会慑于魏砚的淫威,进而不敢对李慎有什么怨言,可随着时间的推移。

        再加上李慎自己的一些消极的表现,绝对会让其他人不满的情绪慢慢地重新被积满。

        然后到了此时,个别的人就会想着,    要不要推翻李慎,其实……

        李恪的谋反并不是单纯的他想要谋反,而是褚遂良逼的。

        要说大唐谁最小人,    谁最会陷害人,那除了长孙无忌,就是褚遂良。

        李恪为人比较直,这么些年过去,他肯定跟别人说过不少李慎的坏话,甚至,说不定还跟别人说过,李治死了,该继位的应该是他。

        只要褚遂良能够找到人证,那就可以治李恪一个谋反之罪。

        就算是往轻了判,那肯定也是流放。

        李恪本来就不服李慎,再加上听到褚遂良有意往他的身上泼脏水,接下来还说要调查他。

        然后李恪就真的谋反了。

        因为什么,因为他的确在喝醉酒的时候,说过那些话。

        现在就算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既如此,    那倒还不如一不做、二不休。

        褚遂良还以为他这么做,是忠于李慎,李慎以后肯定也会善待他。然而,李慎也不过是把他当做是一枚棋子而已。

        只要接下来,褚遂良能把柳燮,以及王氏一族也牵连进去,为他彻底扫除障碍。

        那么,接下来第一个死的,绝对会是褚遂良自己。

        结果……

        褚遂良还真以为李慎把他把心腹来看待,很快便组织了陷害王氏一族的事。

        由于王皇后比李恪还蠢,所以,这要陷害王氏一族也就更简单了。

        直接收买王氏一族的一个贪婪的仆人,让他诬告王氏一族跟另一名藩王有来往。

        而这名藩王,正好跟李恪的关系很好。

        其实……

        一般人要做到这样的事,还真不容易,但换到褚遂良,他做这种事,却是出了名的轻车路熟。

        反正……

        先把人关牢里,然后再连哄带骗呗。

        柳燮这些年来,虽说是身居尚书左仆射的地位,可因为他是靠关系才上去的,    很多人都不服他。

        因此,    这便也成了他的催命符。

        其实……

        柳燮也是个聪明人,到了这里,他已经隐约地感觉到,这是李慎要除掉他。

        他本想提前辞退,只是,没想到,他的速度还是没有褚遂良的快。

        至于最后褚遂良该怎么解决。

        这也好办,恶人自有恶人磨。

        让许敬宗来帮他解决。

        许敬宗也是个奸佞小人,一点都不比褚遂良差。

        而且……

        褚遂良这人,日常的作风也有些许不正,各种收受贿赂,并且还强行霸占了一位属下的宅基地。

        证据确凿!

        虽说李慎不能直接杀了褚遂良,但……他可以把褚遂良流放到京师之外。

        然后再一个不小心,说他落水死了。

        到了事件的最后……

        李慎便只需要处理一下那些负责押解褚遂良,押解不力的小吏就行。

        这种做法,虽说带着浓浓的阴谋的气息。

        但不管如何。

        它确实是管用!

        当薛仁贵来找魏砚的时候,这李慎便在进行着最后一步,其实朝中是个人都知道,这是李慎想要排除异己。

        可为何却没有一个人为褚遂良、柳燮发声。

        因为这两人之前都被李慎给特意宠坏了。

        有句话说得好,天欲其亡,必令其狂。

        李慎无疑是做到了。

        可能在魏砚让他登上皇位的那一刻,他还不是这种果决之人。

        可到了如今这个地步,他已然是不得不这么做。

        唯有扳倒了这两座大山,接下来他的皇位才能坐得安安稳稳。

        魏砚听完了薛仁贵对大唐目前朝堂的情况担忧,反倒是觉得,“这不挺好吗!”

        这其实就是李治的翻版,也是从李治开始,大唐的风气从一开始的敢于说不,到后面的大臣都不敢说话。

        于志宁,本来在太宗一朝,便是以敢谏言而著称。

        然而……你再看后面李治的时候,于志宁就开始装死不说话了。

        李慎现在也差不多是一样的情况。

        薛仁贵却是忍不住拍着大腿道:“好个什么呀,你再不管,接下来都不知道还要再牵连多少人进去。”

        魏砚也是道:“这都是历朝历代帝皇上位必经的步骤,不杀人,怎么创造盛世。”

        薛仁贵也不知道魏砚这都是什么歪理。

        魏砚:“你好我好大家好,你以为真有那么容易。”

        薛仁贵:“可再让事情这样发展下去,天下必将大乱。”

        魏砚:“不,既然柳燮跟褚遂良已经被李慎针对了,那这大唐就乱不起来。就算是乱,也只会是短暂的混乱,等过了这一阵,就会慢慢地好起来。”

        薛仁贵:“那万一好不起来呢?”

        魏砚:“试问,如今谁有能力可以颠覆大唐。这么些年过去,百姓只知道李慎是陛下,其他人谁要是想反对李慎的这个陛下,那就是等同于谋反。而且……我已经算过了,李二剩下的那些皇子,没有一个能得民心。再说那些叔伯,哪一位不是在长安城里斗鸡走狗,游手好闲,不务正业。”

        “如果这些人都能叛乱成功,那我是真要给他们写一个服字了。”

        薛仁贵听到魏砚这么说,大概也是明白了,自己说不过魏砚了。

        也是道:“你在这还好?”

        魏砚:“还行吧,来都来了,要不,我给你一份差事?”

        薛仁贵:“虽说我很想,但我不能,而且,我还要回去跟苏将军报信。”

        魏砚:“苏烈啊,要是能把他也要过来就好了。”

        薛仁贵:“吐蕃打过来了。”

        魏砚:“我知道。”

        薛仁贵:“……”

        魏砚:“别急,就算是真的要天下大乱,那说不定也是一件好事。”

        因为这样一来,他不就正好有机会,把那些世家贵族什么的,通通铲除。

        别人没有这种实力,但魏砚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