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开局抢了文成公主在线阅读 - 第两百四十二章 苏定方、薛仁贵死

第两百四十二章 苏定方、薛仁贵死

        其实道家说得对,这天下,有盛,必有衰,有阴,就有阳。

        万事万物的发展,都不过是阴阳五行之变化罢了。

        就好比后世,    财富兼并就弱了么,才七十年而已,各种乱象便已生。

        反正……

        不管如何,一到三百年就开始改朝换代,换汤不换药。

        如今,魏砚也算是看透了,    作为一个无敌于世间的人,    接下来。

        他还是怎么逍遥怎么来吧,有空就去撩拨一下。

        没空,    就继续自己过自己的。

        魏砚随后便对薛仁贵道:“你不用劝我了,我对大唐已经没什么兴趣,现在大唐对我来说,就是一个代孕的机器而已。”

        薛仁贵不懂什么是代孕的机器,不过魏砚口中的淡漠,却是感觉到了。

        这也让薛仁贵不禁一阵的唏嘘。

        薛仁贵:“那你把我送回去吧。”

        随后……

        魏砚便给了他一道通道。

        回到长安,薛仁贵很快就将魏砚的态度说给了苏定方听。

        抛开别的不谈,其实……

        他也想像魏砚这样自由自在。

        可毕竟是古人。

        深受名声的影响,而且自己的老家就在大唐。

        薛仁贵:“所以说,接下来该怎么办?”

        苏定方便也道:“可惜纪王是魏砚抬他继位的。”

        “如果没有这一道关系,倒也是不妨你我投效。”

        “我看越王李贞文武双全,不比纪王差,而且还是太宗第八子,比李慎大,不如……你我……”

        苏定方也是真的胆子大。

        然而……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如果他们真的想要选择苟且偷生,直接跟魏砚去便好了。

        既然他们没有选择这条路,    再加上李慎的不合法性,    那他们接下来只能找一个合法的了。

        而且……

        就在薛仁贵去找魏砚的这一段时间。

        许敬宗跟苏定方悄悄地透露了消息,先陛下李治的子嗣,已经被李慎在宫中绞杀了。

        许敬宗还把这事当做是一件光荣的事来说给苏定方听。殊不知,自这一刻起,苏定方已经打定主意,要跟他划清界限。

        人死不重要,重要的是,死后,你不能变成背负千古骂名之人。

        薛仁贵也没想到苏定方竟然萌生出了这样的想法。

        话说……

        你这不是造反吗?

        苏定方见薛仁贵一脸惊恐的样子,也是道:“你我现在就在纪王的身边做事,而且,还是防守玄武门,只要你我能够联手……再来一次玄武门之变,那对天下百姓来说,也能迅速地避免掉一场天下大乱。”

        薛仁贵忽然觉得苏定方说得很有道理。

        薛仁贵说道:“可我们前一秒,还是纪王的人。”

        听到这一声纪王,苏定方也是觉得稳了,回道:“只不过是忍辱负重。”

        苏定方并不知道,    假如他这么做,    那反倒是可能离死不远了。

        当然,    这主要还是要看越王李贞有没有李二的那种容人的气度。

        这事情的发展,自然是大大地超出了魏砚的预料。

        不过……

        反正打来打去,也都是大唐自己内部的事,魏砚说实话,也都懒得管了。

        也正是因为这样。

        大魏十五年二月。

        一场过程算不上是轰动,但结果却绝对是很轰动的叛乱便发生了。

        以李贞为首,其余叔伯为辅的叛军浩浩荡荡地杀进了宫中。

        然后很快便取代了李慎的位置。

        一时间,大唐宗室无不弹冠相庆。

        而在完成了这一壮举后,虽说李贞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的确是有器重过两人。

        但很快……

        李贞又因为听信了小人的谗言。

        三个月后。

        苏定方跟薛仁贵两人便一起在家中被捕,随之抄家灭族。

        这大概就是为什么魏砚选李慎当皇帝,而没有选李贞的原因吧。

        苏定方跟薛仁贵明显都是忠臣,然而却落得如此下场,也是不禁让人唏嘘。

        时人有说,两人一心为了大唐,然而却落得如此下场,那将来,又还有谁会继续替大唐卖命。

        其实卖命的人还是很多的。

        只不过……

        都是些奸佞小人,他们把持着朝政,为自己谋利,把整个朝堂弄得乌烟瘴气。

        也是恰好在这一年。

        魏砚把自己在白云州的行宫“天人宫”修好,终于是能好好地享受享受。

        温泉池被修在了山顶上,而且是露天的,一抬头,就能看到天上的白云,以及远处山下绝美的大自然山色、湖泊。

        真可谓是做到了天人合一。

        等到李雪雁等人一到,李雪雁便看到他不怀好意的样子。

        还好,魏砚也没拿什么泳衣,甚至是提出裸泡。

        但即便如此,唐初的衣服一般都比较轻薄,这沾了水,也就跟没穿差不多了。

        倒也别有一番趣味。

        毕竟,魏砚是后世之人,什么泳衣这些早就看腻了。

        这古色古香,可能反倒是更好。

        而且,恰好六七八月也是白云州的冬季。

        当温泉池边,都覆上皑皑白雪,这看着也就更加地有意境了。

        只能说……

        魏砚现在是干啥啥不行,享受第一名。

        不过也不能怪他。

        毕竟,现在他已经退下来了,当太上皇了,除了自己动手当当泥瓦匠,确实也没有别的事情可做了。

        把城阳抱在怀里,今年城阳所生的公主,准确地说,现在应该叫长公主了。

        目前,也已经是十五岁了。

        别的皇子的婚事可以再缓缓,反正,男人二十六七岁,再结婚,都算不上太晚。

        可这女孩子,超过十五岁,那就等于是挑剩,没人要。

        这在古代,这名声听上去,就不太好。

        虽说魏砚觉得,二十岁以后再嫁,可能都没问题,但要是真的等到了二十岁以后,那几乎就等同于大龄剩女。

        因此……

        魏砚不得不提前把这门婚事给谋划谋划。

        “魏元夕也十五了,明年就十六了,你回去问问,她有没有喜欢之人。”

        这话由于说得过于突然,所有人都八卦地竖起了耳朵。

        城阳随即便回道:“她现在还整天在马球场上跟别人一起厮混,跟个没长大似的,我估计是没有喜欢的了。”

        这个所谓的厮混,自然是跟女官、奴婢一起。

        男的有男的场,女的也有女的场。

        魏砚:“虽说我也不想魏元夕那么早出嫁,可碍于世俗,这十六也老大不小了。没事就多多留意,最近都有什么青年才俊。出身什么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为人的品格以及长相。”

        借着说话的机会。

        魏砚又在偷偷摸摸地动手动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