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烛中仙在线阅读 - 第二百九十六章 对不住,我是卧底

第二百九十六章 对不住,我是卧底

        王福抱着双臂,慢条斯理看着。

        杨枯心中大笑,蠢货,等我完成这门秘术,就是你死无葬身之地。

        残金败玉大销术,是白帝秘术之一,处在危难困境时,以重伤之身施展,可以扭转乾坤,反败为胜。

        代价也是巨大的,事后损伤根基、掉落境界,必须以大量天地灵材进补炼化,方能恢复从前状态。

        如此惨烈,杨枯除非万不得已,绝不肯动用此法。

        王福的一声断喝,真正惹恼了他,做出这个选择。

        “别跑,待我……”

        杨枯心头正想着,突然见到王福腾空而起,对着不远处大叫,“主上,人在这里,快来啊!”

        下一刻,王福撒腿就跑,消失得无影无踪。

        杨枯正值恢复阶段,一股股强大力量快速流转全身,恢复干涸法力,远比平时更快,见王福逃走,被一口气顶上来,差点没吐血。

        你跑!你怎么敢跑?

        杨枯一腔气力来不及施展,眼睁睁看着王福消失,气得仰头大叫。

        “啊!”

        声音直冲云霄,四周传来阵阵回声。

        “嗯?”

        厉魁气冲冲追过来,立刻听到杨枯的声音,“果然,那叛徒和修行者会合了。”

        “我这次搂草打兔子,一窝全给你解决了。”

        命运的相逢,就这样不期而遇。

        王福的第二次撮合,再度成功了。

        他本人呢,又藏在地底深处,静悄悄看着双方火并,呃,这次要藏得浅些。

        ……

        “是你?”

        “是你?”

        厉魁和杨枯,猛地看到对方,微微吃惊,然后掀起内心熊熊怒火。

        “那个叛徒呢?”

        厉魁当场喝问,左右扫视却见不到王福。

        “我倒要问你,你的斧奴在哪里?”

        杨枯也是火大,厉魁也太看得起自己,以为单独前来,就能稳稳拿下他了?

        一人一鬼,都已施展自残秘术,先前重伤痊愈大半,实力都恢复到巅峰状态的七八成,都以为能将对方灭杀。

        话不投机半句多,厉魁和杨枯对话几句,发现问不出什么,立刻转为叫骂挑战。

        于是,又大打起来了。

        又是一番轰轰烈烈的大战,整个地面直接被洗过一边,山石草木均化为砂砾,连空气都被翻来覆去洗过,微尘都难以生存。

        “活人奸诈,你正面打不赢,就弄些卑鄙伎俩,暗算我,啊呸。”

        厉魁响起王福,越发愤怒,他那么信任对方,结果是敌人派来的卧底,让自己吃了大亏。

        心中愤怒,石斧也挥动越快,一时间天上地下都是劈开的裂缝,落到什么东西上,都是当场两断,概无例外。

        他这边怒得不行,杨枯还要厉害三分,眉毛竖起来,差点着火。

        “你的斧奴做的好事,趁我虚弱来偷袭,你还要意思说?2

        他一想到自己主动退走,已经很是憋屈,对方仍不依不饶,派出手下过来骚扰,不给他恢复伤势的机会,最后不得已动用自残秘术。

        一想到今后,根基受损,原定的修行进度延后耽搁,杨枯恨得想要杀人。

        双方边打边骂,到最后只顾着用最恶毒的话刺激对方,浑然听不进去对方说什么。

        相打无好手,相骂无好口,一旦撕破脸皮对阵起来,压根不存在交流沟通。

        王福两边挑拨,手段粗糙,实际上很好破解,大家心平气和坐下来,不超过十句话都能聊明白。

        奈何……

        厉魁和杨枯现在的样子,和‘心平气和’有半毛钱关系么,他们都恨不得将对方掐死,谁来也劝不住。

        “我是个坏人。”

        王福内心做出检讨,可是这样做好过瘾!

        “呼呼呼。”

        地面一片狼藉,呃,似乎不存在地面的概念了。

        厉魁和杨枯站在地面上,他们交锋的频率越来越低,一个回合都要延迟到半刻钟的间隔,这是潜力已经接近尾声了。

        “不妙啊!”

        杨枯一阵头晕,这样下去,就算打赢了,也走不出鼓山外围。

        他平日习惯独来独往,到了关键时刻,没有同门接应也是正常。

        “小子,你快过来,让我用斧子剁了你。”

        厉魁说出这话,也是色厉内荏了,连走几步的力气也没了。

        杨枯翻个白眼,“有种你自己走过来。”

        突然,他身躯一震,再看厉魁,吃惊问道,“你的斧奴呢?”

        杨枯发现不对劲了,双方都已两败俱伤,怎么对方的帮手还不出现?

        刚才一番大战,力气和怒火都发泄得差不多,精疲力尽之下,脑袋得以冷静,总算想明白了。

        厉魁被他这么一问,反而不明白了,“你们道观的役使鬼,还来问我下落?”

        他也不明白,对方只需唤出役使鬼,就能合力斩了他,怎么迟迟……

        “不好。”

        厉魁和杨枯,一人一鬼,同时惊叫失声。

        上当了。

        他们下意识转身,就要离开现场,也顾不得上一刻还恨不得弄死的敌人。

        “来不及了。”

        脚下升起一阵阴风,王福再度出场了,伴随着嘿哩嘿‘怪笑’。

        “你到底是谁?”

        这一刻,厉魁和杨的状态,怎么形容呢……聪明的智商又重新占领高地了。

        他们认识到,‘斧奴’、‘役使鬼’两个身份都是假的。

        “二位,怎么不打了?”

        王福笑容可掬,扛着古钺笑着。

        厉魁和杨枯哪还能不明白,中计了,被一个凶鬼给耍了。

        “你到底是谁?”

        王福听到这句话,笑着说道,“实不相瞒,我是卧底。”

        “啊呸。”

        厉魁啐出一口浓痰,杨枯也露出鄙夷眼神。

        怎么说真话还不信了?

        王福的颈椎发出咯吱转动声,脑袋瞬间转了一百八十度,将后颈的鬼文亮给他们看。

        “我乃鬼部余孽。”

        “你们鬼部余孽,不是自称遗民么?”

        厉魁纠正道。

        王福尴尬咳嗽,“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都落入我的算计中了。”

        “我的主上是百七郎,才不是厉魁你这莽夫。”

        “今日我翻云覆雨,将你们算计得两败俱伤,也算是立下一大功劳。

        王福故作狂妄,仰天大笑,“哈哈,鼓山老贼的手下,云阳观的生人、都不是好东西,全都该死。”

        厉魁和杨枯对视两眼,看到对方的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