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从五斗米道开始在线阅读 - 第五章 修道先念经,道德五千文

第五章 修道先念经,道德五千文

        “快些喝掉,不然凉了就不灵了!”

        师兄又一次催促道,符水直往张觉手里放。

        不经意间,端着陶碗的张觉眼前升起了一段错觉:

        (大郎,该喝药了!)

        张觉:……

        “真喝啊……”

        脸上满是为难之色的张觉,看了看手中脏兮兮的灰灰水,又看了看师兄那严肃的表情,虽然心头颇为抗拒,但还是一咬牙:

        闭眼,张嘴,仰头,吨吨吨!

        嗝~

        干净又卫生了啊。

        “这就对了嘛!”

        师兄这才微笑起来,从双手颤抖的张觉处接过空碗,又笑道:

        “接下来的每一天,师弟你都需要喝三次符水,早中晚各一次……”

        啊?!

        正在勉强压抑灰灰水里那股子怪味儿的张觉,一听这话,顿时戴上了痛苦面具:

        “能不喝吗?”

        “当然不能!”

        师兄把脸一板:

        “这符可是天师所传的【正一盟威法箓】里记载的仙符,饮之能驱百病、补元气,外面不知有多少王侯将相愿花千金相购却不得一张,若非你是我正一道弟子,上哪儿去也休想喝到!”

        “切莫身在福中而不知福。”

        张觉也算是分得清好歹的人,听了师兄的善意言语,虽然心理上还是很难接受这种封建迷信,但也坚定地点点头:

        “多谢师兄教诲!”

        不就是喝符水嘛,只要它真实有用,能治病,那它就不是迷信,而是科学!

        这么一想,张觉的心理抗拒力度就小多了。

        “那好,你可以在屋中睡觉,也可以先在附近随便走走,熟悉一下山中风物,我要先去向师父请教科仪了,等我回来再教你读书念经。”

        师兄嘱咐了几句,这才端碗出门而去。

        张觉自是乖巧答应,而后却仍然坐在蒲团上。

        “察询!”

        张觉默念一声,下一刻,一张虚拟面板就出现在了他面前:

        【精:6】

        【气:4】

        【神:5】

        【当前状态:极度虚弱(持续恢复中)】

        “嗯?见效这么快?”

        张觉讶然。

        记得之前体检时,自己的【当前状态】这一项只是“极度虚弱”这四个字,可现在却多了个“持续恢复中”的备注。

        而这段时间自己也没干啥特殊的事情,唯一的可能就是刚刚那碗符水。

        “符水驱病气,补元气……看来师兄没说错,这符水不是迷信,它真的有用!”

        一时间,张觉彻底放下了对符水的成见,开始将之当作正常的治病手段。

        或许前世的灰灰水是迷信产物,但在这个仙侠背景的演义版三国世界里,连法术、仙人都存在,若符水真的有效,倒也没什么毛病……

        “不过,这个持续恢复中,究竟有多强的作用呢?”

        带着探究的好奇心,张觉哪儿也没去,也没干别的事,就这么静静地坐在垫子上,默默感知着身体的变化……

        如此片刻后,张觉的心绪逐渐平静下来,静极之时,他甚至能体会到心脏与脉搏的跳动,一呼一吸也尽在意识之中。

        而这时,他体内的一些小变化终于被他感知到了:

        从腹部开始,一点点温暖之意缓缓升腾,速度虽慢,却胜在源源不绝,暖意扩散开来,到达身体的每一处,慢慢驱散乏力的症状……

        直到暖意不再升起时,张觉睁开眼睛,尝试着挥了挥拳头,虽然体会不出什么变化,但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他总觉得自己的虚弱状态减轻了一些。

        再次打开面板:

        【精:6】

        【气:4】

        【神:5】

        【当前状态:极度虚弱】

        面板数据没有任何变化,只是那个“持续恢复中”的备注消失了,也或许是有数据变化,只是变化太小,在面板上显不出来而已。

        张觉沉思起来:

        “看来喝符水虽然神奇,却也不可能见效太快,需要长期服用才行。”

        但不管怎样,至少这让他看见了养好身体的希望,只要坚持下去,迟早能治好……

        ……

        莫约傍晚之时,有些无精打采的小道士才回到草庐。

        张觉上前迎接,见了他那没精神的模样,不由迷惑:

        “师兄为何如此无神?”

        “没什么。”

        小道士摆摆手:

        “只不过是学得有些累罢了,待夜里睡会儿就好了……”

        说着,小道士从怀中取出一本线装书,笑道:

        “来!瞧这是什么?”

        张觉眼尖,认出了书封上的几个大字:

        “《老子五千言》。”

        “嗯?”

        本意为逗弄师弟的小道士闻言一愣:

        “你识字?!”

        在大汉朝这种上下知识阶层差距极大的时代,知识的传播是受到很严重封锁的!

        能识文断字的人,基本都是世家出身,甚至是汉室皇族、外戚,而普通的平民百姓几乎一辈子也没机会读书,斗大的字也认不下一箩筐。

        这年头,知识分子那是相当的值钱,当官也并非难事,因为全国范围内的文化人加起来,有没有十万都是问题,他们不当官,谁当官?

        一本珍惜书册,在这个时代足抵千金,还有价无市,是能当作传家宝的!

        所以,小道士才对张觉识字的事情这般惊讶,因为他一介平民却识字,这根本就不合理……

        不好!

        张觉话一出口,就自知失言,为免让小道士生疑,他连忙脑子一转,故意摸了摸脑袋,扭扭捏捏道:

        “不瞒师兄,以前父母在世之时,我曾偷偷与好友去里长家偷摘果子,经常看见里长在那里拿着这卷书背诵。”

        “有一次被里长抓住了,里长也没罚我们,只是教我们认了几个字,还让背书……”

        “哦?”

        小道士诧异:

        “教孩童认字背书?这里长倒也是个妙人……你认了多少字?背了几段?”

        张觉尴尬一笑:

        “那会儿只顾着摘果子,谁会专心认字背书啊……就认了个书名,还有【上、大、人、孔、已、己】这些简单的字,至于背书嘛……”

        张觉咳了咳嗓子,开始磕磕绊绊地背起来:

        “道可……道,非……不是道,名可……”

        他这认真的模样十分搞怪,语调也引人发笑,内容更是错漏百出,小道士忍俊不禁,连连捧腹笑道:

        “好了好了,别背了……我来教你重新学!”

        张觉的演技着实优秀,小道士不再怀疑。

        张觉也暗暗松了一口气,看来以后需要多多注意着点,不能表现出与身份不合的东西,免得让人家生疑……

        “来,跟着我念:道可道,非恒道,名可名,非恒名……”

        小道士打开书页,逐字逐句地开始教张觉读书识字。

        张觉谨记方才的教训,不敢显露异常,只装作不识字一般,一个字一个字地认真学习:

        “道可道,非恒道……恒?”

        张觉发现了盲点,不解地问:

        “师兄,不是【非常道】吗?”

        小道士则不屑道:

        “那是外面的人因为要避孝文皇帝的名讳而改的,我们天师正道,自然要遵守原版,何必捧帝王的臭脚!”

        “继续!名可名,非恒名!”

        张觉闻此,也只能乖乖跟着念:

        “名可名,非恒名……”

        一先一后,二人念诵着古版的《老子五千言》,诵经声悠悠传响,在这夕阳西下,渐渐入夜的时分,似乎有着某种自然而然的道蕴。

        月盘升空,华光洒落,阳平山安静如常,偶有鸡犬之声,反衬得山中愈发幽静,无关世俗纷乱,不扰红尘杂事,安宁而美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