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从五斗米道开始在线阅读 - 第八章 入梦南华,天师斩邪!

第八章 入梦南华,天师斩邪!

        灵体?超自然?

        张觉惊得后背都是冷汗,根本来不及多探索体检面板上多出来的新功能,只傻傻地看着面板上的各项数据:

        【精:0】

        【气:0】

        【神:???】

        精气两项怎么可能都是0?按照理论来讲,哪怕是再虚弱濒死的人,精气神中的任何一项也不会是0,除非这是个死人。

        所以……这是个鬼?!

        咕噜~

        张觉艰难地吞了吞唾沫,脸上难掩惊恐万状的苍白之色,想跳窗逃跑吧,两条腿却又战战兢兢,根本不听使唤……

        “你在害怕我是鬼?”

        谁料对方竟然轻轻笑道:

        “我可不是什么鬼,贫道是仙,羽化尸解之仙。”

        张觉这下子就更害怕了,联想到方才这人出现时所说的话,心头不由冒出一个惊悚的想法:

        这人莫非会读心术?

        却听对方又笑道:

        “我说不会,你信吗?”

        张觉:……

        “仙人何必戏弄我?”

        眼见自己毫无抵抗力,张觉索性直接开摆,苦涩道:

        “您连我心里在想什么都知道,又何苦来为难我一个连仙法都没学过的凡夫俗子……”

        当双方实力差距过于悬殊的时候,贸然的反抗只能让自己白白送命,还不如直接认输,先保住小命再说。

        认输之后,张觉又刻意提醒道:

        “仙人本事虽然胜过我千倍万倍,但此地乃是阳平山,属天师治所,若仙人不愿惊动天师,还请高抬贵手!”

        的确,张觉凡人一个,当然敌不过这个疑似神鬼的家伙,可张道陵就住在阳平山上,堂堂道教创始人,怎么着也不能怕了这个孤魂野鬼吧?

        如今最好的保命办法,就是狐假虎威,扯起张道陵的虎皮来恐吓对方……

        然而,令张觉万万没想到的是,对方竟然摇摇头,淡定地表示:

        “张陵?你若是指望那个小辈过来赶走我,那你恐怕要失望了,别说他还没有羽化成仙,就算他已经羽化了,论起本事来他也还是不如我。”

        “更何况,你怎么就那么肯定,他此刻不知道我来了呢……”

        道人神秘一笑,笑得张觉遍体生寒:

        依照对方的意思,恐怕连张天师也降不住他,甚至张天师此刻就在某个角落里静静地看着这一切……

        想到这种可能,张觉暗道不好,而后勉强问道:

        “既然仙人如此神通广大,为何还要前来戏弄小子?”

        “你猜。”

        张觉:……

        你猜我猜不猜?我猜我猜不着……

        “罢了。”

        道人摆摆手,不再当谜语人,转而很是认真道:

        “你不是本界人,你是域外来的!”

        张觉心脏一突,勉强笑道:

        “仙人在说什么呢?小子怎么听不明白啊……”

        “别装了,我早知道你是域外来客,张陵也知道,很多人都知道,只不过我是第一个来主动找你的。”

        道人的言语彻底击碎了张觉的最后一丝侥幸。

        张觉面色一垮,事实上自己就不应该抱有侥幸心理,因为自从发现对方会读心术开始,自己就已经没有任何秘密可言了……

        面对一个能读心的存在,这有什么好抵赖的?

        “仙人果然慧眼如炬,一眼就认出了小子。”

        张觉直接开摆,坦然地承认了自己的身份,既然已经暴露了,那就没必要藏了。

        接下来对方要杀要剐,张觉都没什么好说的,自己这种穿越行为,虽然得到了时空管理局的批准,属于合法穿越,但对于此界之人来说,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域外天魔!

        众所周知,域外天魔向来不干好事,被抓住了,打死也正常,就是不知道时空管理局包不包回收失败穿越者的业务……

        “你认为我会杀了你?”

        道人双眼一眯,显然是又读心来着。

        “不然呢?”

        张觉苦涩道:

        “死便死了,小子只想知道我是怎么被您发现的?”

        时空管理局不是很牛逼吗?怎么连个假身份都做不好?刚穿越几个月,就被土著抓了个现形?

        究竟是时空管理局太菜了,还是说这个《三国演义》世界水太深,深到连管理局也把握不住……

        “这你不用管,反正我们都发现你了。”

        道人的语气莫名有些幽邃。

        “快!讲!域外是什么样子的?你是怎么来到我们世界的?怎么才能够出去?怎么……”

        他的语气逐渐急不可耐,言辞中透着掩饰不住的激动与狂热!

        一个接一个的问题连连问出,心理防线已经崩溃的张觉只好一一回答,只求一会儿死得痛快点:

        “域外是一条长河,长河的每一段都连接着一个世界,我是坐着一艘小船顺河水渡来的……”

        听着张觉绝望中的回答,道人的面色从狂热到震惊,从震惊到愤怒,最后变成不可置信:

        “你说什么?这个世界只是一本小说形成的……”

        “果然!果然!”

        他的目光透出邪异的妖光,疯子似地哈哈狂笑:

        “这个世界真的有问题!它是残缺的!我没想错!没想错!!我不是疯子,李耳他们才是傻子!”

        “说!怎么才能出去!怎么才能离开这个世界!”

        面对逼问,绝望的张觉摇摇头:

        “我不知道……”

        “你怎么能不知道!”

        道人扑上来卡着他的脖子,面色疯狂无比:

        “一定是你不想让我出去!说!说!说!……”

        张觉被他掐得几乎窒息,眼珠子直欲爆出目眶,手脚不停地挣扎,却怎么也挣不开!

        我,要死了吗?

        张觉眼角滴下泪来,满腔皆是怨气:

        “我……我……不甘……心啊!……”

        下辈子,再也不想什么穿越了……

        呛啷!!

        正在这生死关头,忽听一声清悠的剑鸣,张觉濒死的意识陡然一震,爆发出无比强烈的求生欲:

        “想杀我,去你大爷的!”

        张觉凭空生出一股气力,一脚正蹬在疯狂道人的胸前,竟把他踢飞了出去!

        “张!陵!”

        被踢飞的道人在半空中一脸怨毒,却没有多看张觉一眼,而是恨恨吐出两个字来。

        下一刻,一道剑光划破了虚空,连带着周遭世界与那仰面飞在半空中的疯狂道人一起,从中斩成两半!

        咔!

        世界裂成两半,并慢慢崩溃,一起崩溃的,还有被从头顶劈成两半的道人尸首。

        一切都崩灭无存……

        ……

        冀州钜鹿郡的一处山野中,一名正在安睡入梦的中年道人忽然痛呼一声!

        他睁开眼来,面色不解:

        “贫道不过只是去益州阳平治神游了片刻,为何会被张陵那小子以斩邪剑斩落一缕神念?”

        他埋头苦思,想要记起方才的梦中事情,却因为神念殒灭而什么也想不起来,残余的神念中只记得张陵那斩开梦境天地的惊悚一剑!

        “嘶……明明我记得梦中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啊?都怪张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