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从五斗米道开始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太上老君长啥样?

第十二章 太上老君长啥样?

        见张觉睡得实在太死,张鲁也不敢贸然把他叫醒,加之张觉在山上完全就是个闲散人员,反正也没什么事要他干,要睡就睡吧。

        张鲁无奈地帮他盖上了被子,这才起身洗漱,出门去学习教内的各种科仪。

        这些神神道道的礼仪虽然没什么实际作用,但作为未来的道主,他必须将之全部学会,毕竟这可是五斗米道吃饭的本事……

        ……

        张觉一睡就睡到了午后,待睡醒以后,发现张鲁还没有回来,便稍稍收拾了一下形象,坐在垫子上继续思考昨夜学自张天师的仙法:

        《太上老君观想法》!

        这门仙法顾名思义,就是指在意识中观想“太上老君”的法门,属元神修炼之法。

        具体的练法很简单,观想“太上老君”就行了!

        但问题来了,昨夜张天师已经把话说得很明白了,世上根本就没有“太上老君”这个神,有的只是老子李耳,但李耳也不是大道本身,所以他的形象不等于“太上老君”。

        所以,“太上老君”这么一个半虚拟的神,祂究竟长什么样?

        这个答案,就是张道陵给张觉唠叨了半宿的仙法,而所谓的仙法,其实就是“太上老君”的长相。

        具体的长相,连张道陵自己也说不清楚,他只能说个大致的轮廓,剩下的全靠张觉自己领悟并填充。

        而众所周知,用言语来形容人的长相,那注定是极其抽象的。

        取个不是很恰当的例子,这就像一千个人眼里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样,同样的一段语言描述,不同的人可以想像出截然不同的人物形象。

        所以,张觉所理解的“太上老君”形象,和张道陵所描述的原版,那肯定不是同一张脸……

        张觉也曾吐槽过这个问题,建议张道陵把他的“太上老君”画出来,后人照着这个画来直接观想不就好了?

        可张道陵却表示,他自己理解出的“太上老君”,那也不是真正的“太上老君”啊!

        “太上老君”哪来的具体形象?

        可以这么说,张道陵眼中的“太上老君”,与其他人眼中的“太上老君”,本质上都是错的。

        既然都是错的,你抄我的答案有意义吗?何况我本来就是错的,后人若是照抄,岂不是错上加错?

        那样的话,张天师可就真是误人子弟了……

        不过,好在张道陵还是为后人留下了一个【轮廓】,而这个轮廓,就隐藏在他所作的《老子想尔注》之中。

        这可不是类似于《武穆遗书》和《四十二章经》或《楞伽经》那种在夹层夹缝里留东西的方式,而是正大光明地写在字里行间的。

        没错,所谓的“太上老君”之【轮廓】,其实就是张道陵假借“太上老君”之口,所说的那些训诫!

        照着那些训诫而想象出这样的一个“人”,就是张道陵为后人划出的【轮廓】,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要藏,因为不知道的人永远也不会想到,五斗米道的根本仙法其实就是那些看起来没用的训诫……

        “原来就这么简单啊……”

        张觉默默感慨了一声,张道陵果然有大智慧,深知“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样一来,除非连《想尔注》都失传了,否则五斗米道再怎么衰落,也迟早会有东山再起的一天!

        嗯?等等,好像《想尔注》在后世确实是失传了……

        张觉深吸一口气,借此抛去了心中杂念,开始第一次观想属于自己的“太上老君”。

        默念《想尔注》中的种种训诫,宛如武侠小说里的大侠们运转“心法”一样,张觉就照着这个形象进行幻想。

        一点一点地,一个有些模糊不清的人形出现在了张觉脑海之中:

        祂没有具体的五官,也分不出祂的性别与年龄……

        虽然说是“太上老君”,可张道陵从来没有说过祂就必须是个老头儿。

        真正的“太上老君”,就是大道本身,而大道这种东西,哪里有什么性别与年龄之分呢?

        全凭修道人自行填充设定就好,你认为祂是男的,那祂就是男的,你认为祂是女的,那祂就是女的,你认为祂是第三种性别……那也随你了,反正后果自负。

        “太上老君”宛如一个空白的人,你想给祂加什么设定都可以,反正祂只是你一个人的“太上老君”,你别传出去误人子弟就行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张觉脑海中那个“太上老君”的空白形象也是逐渐清晰起来:

        衪不是一个老头,而是一个年轻人,再看其长相……不能说与张觉一模一样吧,只能说是完全一致!

        眉眼、鼻子、嘴巴、脸型,全都和张觉本身宛如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这倒不是因为张觉有什么渎神的想法,而只是因为谁也不会想在自己脑子里放一个其他模样的人!

        当然,亲人与爱人除外。

        但张觉可没什么亲人值得他如此怀念,自然是选择自己的形象了。

        脑海中的形象一构成,张觉忽然精神一振,感觉自己本来虚无缥缈的精神刹那间形成了一个实体!

        某种明悟升起:

        “这便是我的元神了……”

        从这一刻起,张觉拥有了元神,正式成为了一名五斗米道的修仙之人!

        不过他这种元神初成的小修士,现在还没有任何法力在身,既不能施展法术,也不能画符治病,更不能飞天遁地。

        此刻的他与凡人相比,并没有什么区别……

        “察询当前状态!”

        张觉眼前浮现出一个面板:

        【精:9(常人10)】

        【气:8(常人10)】

        【神:11(常人10)】

        【当前状态:亚健康!】

        噢,他现在与正常凡人也不是没有区别,瞧!这不是还比凡人弱几分嘛……

        张觉细思:

        “这些日子又喝了不少驱病符水,精气神三项又涨了一些,甚至【神】属性还比常人高了1点,照这个势头下去,最多再有一个月,我就全属性恢复到常人水准了。”

        “等到全面恢复,就可以正式拜师五斗米道了!”

        虽然张天师已经传给了他五斗米道的根本仙法,还答应会再尽力教给他许多仙法道术,但严格意义上,张觉还并不是五斗米道的弟子,他还得拜师。

        而最好的拜师人选,当然是张道陵本人,可天师自己也说了,他大限将至,今年必定寿终,不可能收徒!

        所以张觉只能退而求其次,拜在他人门下,可到底要拜谁呢?

        张觉莫名想起了张鲁:

        “难道真的要拜他为师?”

        不行不行!自己现在与他以师兄弟相称,要是真拜师了,怎么互相称呼?

        你喊我师弟,我喊你师父,咱俩各喊各的?

        什么礼崩乐坏,孔夫子震怒啊!

        张觉不禁打了个冷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