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从五斗米道开始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 别样的感触

第二十二章 别样的感触

        清晨。

        “师弟,起来了!”

        听着一声叫喊,睡眼惺忪的张觉艰难地从榻上坐起身来:

        “师兄你让我多睡会儿嘛……”

        因为昨夜练功太累,从而导致张觉这会儿非常不情愿起床。

        可张鲁却早早地整理好了衣裳,见师弟这副模样,不禁嘲笑道:

        “谁让你非要练体的,还一练就是好几个时辰,不累才怪!”

        张鲁这话不假,自从学会了古仙导引术以后,张觉每天都要坚持练两个时辰以上的导引术。

        虽然导引术有淬炼精气的功效,但毕竟不是修真世界里的修仙功法,未至精深阶段,那它就是套延年益寿的广播体操,任谁不间段跳四五个小时的广播体操,他也得累啊……

        “呵!我又不是你,一开始就有元神仙法可以练,我刚拜师,不练导引术练什么?”

        张觉冷哼一声,一边起床打理衣裳,一边对自己的现状进行吐槽:

        【太上老君观想法】是张天师秘传给自己的,属于不能向外透露的秘密,谁都不行,连张鲁也不行,否则会出现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所以张觉目前能对外表现出来的功法,就只能是来路清白的导引术了。

        “呃……你这一说,倒也是。”

        张鲁想了想,确实,师弟目前唯一能练的,就只有那套导引术,也不怪他天天将大把大把的时间磕在上面。

        “那这样吧,今天我就求师父传你仙法!”

        张鲁得意一笑,拍拍胸口,向师弟保证道。

        “真的吗?!”

        张觉故作惊喜。

        “不信?等着!”

        张鲁哼了哼,一副“包在我身上”的架式。

        说着,师兄弟俩也都收拾好了,两人说说笑笑离开了茅舍,前往师父张衡的住处,学习今天的功课。

        ……

        说来也是奇怪,不知是不是因为张天师立过什么奇怪的规矩,张衡与张鲁明明是父子关系,却又分居在不同的地方,给人一种父子分家的感觉。

        张衡住的地方并不算奢华,但比起张鲁的简陋茅草屋,他所居住的小木屋倒还是可圈可点的。

        屋外有一方小菜园,等张觉师兄弟到来之时,鬓发花白的张衡正在其中浇灌青菜……

        “见过师父。”

        张觉二人恭敬向他一礼。

        “嗯,来的挺早。”

        张衡笑了笑,放下手头工具,又转身回了木屋,取出三张坐垫,师徒三人一人一张,稳稳坐好。

        “今天,我来给你们讲讲丧葬之仪……”

        张衡刚开口,张鲁就弱弱的插了一句:

        “师父,今天能不能教给师弟元神仙法啊?我看他天天练导引术,感觉好累的样子……”

        “嗯?”

        张衡闻言皱眉,转眼看了看张觉,问:

        “你也想学仙法吗?”

        语气里莫名带着种严肃。

        张觉一凛,连忙道:

        “弟子能拜入师父门下,学习古仙导引术,已是天大的福分,不敢贪得无厌!”

        听到张觉的话,张衡这才面色稍缓。

        元神仙法不同于过时的导引术,导引术早就跟不上时代版本了,说是大路货也不为过,各个大小世家里都有传承,并不只是五斗米道的专利。

        说句老实话,这种过时了的东西,传了也就传了!

        可元神仙法不同,这是正儿八经的版本之子,是真正能修炼成为【尸解仙】的仙法,而且俗世中绝无传承,全大汉仅五斗米道一家有仙法,珍贵程度可想而知。

        仙法一旦外泄,便堪称是五斗米道的极大损失!

        所以自从张道陵初立五斗米道时起,就始终保持着严格的授法流程,所有入道弟子,都需要经过长期考察与思想教育,短则两三年,长则十余年。

        一直要等到此人完全对五斗米道死心塌地之后,才能授予仙法。

        张道陵立下的这个制度,张衡向来严格遵守,要么不传法,要么就得确定来人并无二心时再传法。

        而显然,张觉还没有受到张衡的完全信任,所谓的让张觉辅佐张鲁,只不过是他爹张道陵私下里所说罢了。

        至少张衡觉得,这个年轻人底细成谜,暂时还不能传法……

        “你还年轻,仙法之事不必着急。”

        张衡安慰了张觉两句,便不再在这个问题上继续下去。

        “师父……”

        张鲁还不死心,打算再求一求父亲。

        “嗯?”

        张衡瞪了儿子一眼,吓得张鲁连忙闭嘴。

        ……

        等到早上的科仪学完了以后,张衡又管了两个徒弟一顿饭,这才让他们回去。

        而对于没有学成仙法这事,张觉倒是没什么埋怨的。

        不提张天师已经私授过仙法给他了,只说按正常流程,要学人家的仙法,肯定需要人家先完全信任他才行。

        否则,人家凭什么把仙法传给你?万一你是个二五仔呢?

        说来也是自己的锅,挑选身份时光顾着不要家人,却忘了收敛自己的学识,以至于搞到现在这种尴尬局面。

        明明是平民出身,却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整个一四不像,搁谁都怀疑,不怪张衡小心。

        “早知道,我特么就该选世家出身,皇族也勉强,至少这两个身份在无意间说出些天文地理来,也算是很正常的啊……”

        张觉心中暗骂,不骂别人,只骂自己,选啥身份不好,非得选个平民……

        反观张鲁这边,却是一脸的闷闷不乐:

        明明答应了让师弟学习仙法,却最后没办成事,这让骄傲的张鲁心头十分难受!

        于是,在经过长久的心理斗争之后,张鲁一咬牙:

        “师弟!”

        正想着心事的张觉一脸茫然:

        “何事?”

        “我来教你仙法!”

        “啊?”

        “没错,师父不肯教,那我来教!”

        张鲁回到草庐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门窗都关好,确认此间更无六耳以后,他便认真地向张觉教起了“太上老君观想法”……

        “记住了吗,师弟?”

        张鲁亲口为他解了一遍,之后又怕他记不住,还贴心地将仙法完完整整写了下来,交给张觉慢慢学习。

        而张觉拿着手中的仙法却没有看,只是愣愣地望着依旧耐心讲解的张鲁,许久都说不出话来……

        “师弟,师弟!”

        张觉身子一抖,目光复杂地看着张鲁。

        “怎么了?你看着我做什么?”

        张鲁不解地摸了摸脸,以为自己脸上有什么东西。

        “没什么……”

        张觉摇摇头,又忽然问道:

        “师兄,你不怕我是奸细吗?”

        “奸细?不怕。”

        张鲁无所谓地摆摆手:

        “你是个好人,我知道!”

        “我……”

        头一回被人发好人卡,张觉一时语塞。

        同时,他突然对这个满脑子不切实际的“大同社会”理想的师兄,升起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

        跟着这样一个没什么脑子的老好人混,其实也不是不行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