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从五斗米道开始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 道士下山

第二十三章 道士下山

        入夜。

        张鲁依旧早早地睡熟了,而张觉却没睡,他坐在案几一旁,在微微昏黄灯火的映照下,怔怔地望着手中那张由张鲁写就的“太上老君观想法”……

        一道久违的身影悄然推门而入,熟络地坐在了张觉对面。

        “看什么呢?”

        张道陵笑着问他。

        张觉叹了口气:

        “是师兄给我的观想法。”

        话一出口,张道陵就笑不出来了,他脸色一垮,从张觉手里接过那张写着仙法的纸页,仔细看了一遍,而后无语地望向睡得正香的乖孙子:

        天师道的根本仙法都可以随意送人……你真不愧是我的孙儿!

        张道陵忽然对天师道的未来感到一片迷茫:

        这么个败家子,真的不会把基业给葬送掉吗……

        “天师,说实话,我觉得师兄可能不太适合继承您的位置……”

        连张觉都不禁吐槽起来:

        就张鲁这么个心态,未来天师道能传将近一千八百年,那可当真是个奇迹!

        “唉……”

        张道陵无奈地叹了口气:

        “不传他,又能传给谁?或许,这就是天命吧。”

        “所以这下你明白,为什么我非得让你辅佐他了吧?”

        张觉点点头。

        说句不好听的,张鲁这个人,完全就是个缺心眼儿、老好人,对他人几乎没有警惕心,不论搁在哪个年代,他都是上当受骗的料。

        要是张鲁只是个普通平民,那倒也没太大问题,反正家小业小,他再怎么折腾都惨不到哪儿去,旁人见他忠厚老实,说不定还会帮衬一下他。

        但张鲁偏偏是张道陵的嫡孙,未来天师道必然要交到他手里,一旦日后信错了人,那下场简直不要太惨,他完蛋不要紧,天师道上下却要跟着一起完蛋,属实是殃及池鱼了……

        是以,张道陵非要让张觉来辅佐孙子张鲁,就很好理解了,毕竟谁摊上这么个继承人,都得操碎了心!

        “你觉得你师兄如何?值得辅佐吗?”

        张道陵转而问道。

        张觉迟疑了一下,但还是点点头:

        “师兄是个好人,我应该辅佐他。”

        张鲁对待自己,真可谓是掏心掏肺了,一点儿也不拿他当外人,而张觉自诩还算是个人,受此恩遇,自然心中感动。

        虽然不至于像古人一样为张鲁肝脑涂地,但也应当为他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张道陵听后,这才满意。

        “不过弟子才疏学浅,恐怕难以辅佐师兄……”

        张觉有些为难地道。

        “无妨。”

        张道陵抚须一笑:

        “你若不能辅佐他,那你就找些有能力的人来,我只怕你师兄误信奸人,败了家业,有你替他把关,不要轻信他人,我便无忧矣。”

        只是帮师兄看人吗?

        张觉想了想,觉得这点本事,自己还是有的,三国演义里那么多文臣武将,到时候自己请几个靠谱的过来就好。

        只不过张鲁的“地上道国”理想实在过于虚幻,根本没有实现的可能性,谁来也不好使,诸葛亮也不行!

        所以……还是得投降。

        失败主义谋士再次悲观起来。

        ……

        闲聊了半晌以后,张道陵总算是想起了自己此来的目的:

        “对了,今日我来寻你,是想让你明天下山去一趟。”

        张觉诧异道:

        “下山?”

        “嗯,听说山下有什么妖邪作怪,我羽化期将至,不便出行,你师父他们也有事在身,没空出门,所以我准备让你师兄带你一起去见见世面……”

        “妖邪?!”

        张觉大惊:

        “世上还有妖怪吗?”

        这真的是《三国演义》?怎么连妖怪都冒出来了?!

        “当然有。”

        张道陵笑道:

        “不然,你以为当初伐山破庙时,打的是什么东西?世上妖异可多了!”

        张觉顿时就害怕起来:

        “天师,就我这点本事,恐怕……”

        “慌什么?一切有你师兄。”

        可是,师兄他也很菜啊……

        张觉根本不觉得张鲁能打得赢什么妖怪,就他那点本事,指不定谁打谁呢!

        “这些你别管,你师兄可以应付得过来……”

        ……

        果然,第二天一大早,张鲁就被张衡叫走了。

        等他回来时,脸上透着浓浓的喜色!

        “师弟,我们可以下山去玩儿了!”

        “哦……”

        张觉面无表情。

        张鲁不解:

        “师弟你不开心吗?”

        张觉摇摇头:

        “师兄,我昨日刚刚开始修习仙法,这几日正是苦修之时,若下山去,岂不耽误了修行?”

        “这有什么?山上能修行,山下一样可以啊!”

        张鲁摆摆手,开始兴奋地对他讲起了此行的目的:

        “山下有户人家不知招惹了什么妖邪,夜夜梦见有人对着他们哭,一家上下七口人,全都做着同一个梦……”

        只是做梦吗?

        张觉松了一口气,连直接伤人的本事都没有,只能托梦吓唬人,看来也不是什么厉害家伙。

        “师兄你搞得定吗?”

        张觉怀疑地问。

        “当然!”

        张鲁挺起胸膛,傲然道:

        “我可是从小就学法术的,一般的妖邪难不倒我!”

        那不一般的呢?

        张觉心头暗暗吐槽。

        不过话又说回来,自己还真对妖邪有些好奇,前后两辈子也没见过什么妖怪,若是这次作怪的东西不是太厉害,长长见识倒也无妨!

        “多久下山?”

        张觉准备收拾行装。

        张鲁却笑道:

        “现在就下山!”

        “不用收拾东西吗?万一要好几天才能回来……”

        张觉有些犹豫。

        “不用不用,处理一个小妖邪而已,能用多久?顶多下午就回来了。”

        “那好吧。”

        既然张鲁都这么说了,张觉索性就听他的,反正也不是什么厉害的妖邪,就当是下山郊游。

        在山上待了大半年,他都快忘记山下是什么光景了!

        “走着!”

        ……

        而在师兄弟两人欢欢喜喜地下山之时,张衡却黑着脸,听老爹在那吐槽儿子干的好事:

        “都是你平日里不好好管教他,昨天他俩刚回去,他就把观想法教出去了……”

        “这个逆子!”

        张衡咬牙切齿,恨不得狠狠抽儿子两巴掌:

        天师道的基业,迟早要败在你手上!

        张道陵坐在一旁,见儿子这一脸愤怒,不由斥道:

        “现在骂有什么用?早干嘛去了!”

        “事已至此……往后我不在了,山上诸事,就全靠你了。”

        张衡闻言,心情有些低落,良久才道:

        “我倒没什么问题,只是鲁儿,师父……爹!那个来历不明的小子,真的值得信任吗?”

        “怎么,信不过我的眼光?”

        张道陵笑了笑:

        “放心,他是个聪明人,明白事理。”

        “关键在于,要让鲁儿与他结下羁绊,以情感为羁绊,方可不怕他离开……要让他舍不得离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