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从五斗米道开始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 为何诵经?

第二十五章 为何诵经?

        一张供桌上摆着个刚刻好的牌位,牌位左右置有时令果品,还有一盏长明灯静悄悄地燃烧……

        这就是战死者的灵位,自打清早消息传来以后,这家人便立下了这个简易的灵位,对死去亲人致以哀思。

        看着面前这个简易的灵堂,张觉与张鲁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最后只能安慰了几人两句。

        那个汉子一边流着泪,一边说起他大哥的往日种种:

        “大兄小时候对我们颇为照顾,宁愿自己少吃几口,也要让我们这两个幼弟吃饱,甚至自己都不娶妻,将积蓄全留给了我们,而他则前去从军,吃军饷,只为了我们不挨饿……”

        “父母虽还健在,可先前被托梦惊得大病一场,今早又忽闻大兄噩耗,顿时昏迷不醒,眼瞅着也要不行了……”

        张觉听罢,不禁心有所感:

        都说苦命人同病相怜,自己此生的记忆也是相当凄惨,听得同样的苦命之人,实在是心中戚戚。

        而这样的悲剧,在如今的大汉朝比比皆是,甚至越到后来就会越惨,当天下大乱之时,更不知将会有多少地方十室九空。

        这是时代的弊病,也是平民百姓的命运,王朝末年,哪里会有平民能过得好……

        “你家父母在哪里?贫道或许能尝试施救。”

        张鲁倒是很直接,直接让汉子领他去见病危的老人,汉子不敢耽搁,连忙引二人前去旁边的一间房舍。

        进门后,便见得两个老人躺在榻上,个个面若金纸、气若游丝。

        所谓医道不分家,张鲁仔细为两个晕迷的老人把脉诊断,片刻后眉头一皱,对汉子摇摇头:

        “先被阴魂惊了元神,后又突闻噩耗……已是无救矣。”

        汉子本就没抱什么希望,听见这话,也没搞什么医闹,只是默默垂泪。

        “不过,贫道可以让他们暂时醒来,有什么想说的,趁着最后的机会赶紧说吧。”

        汉子一听,连连行礼:

        “多谢仙长大恩!多谢仙长大恩!……”

        只见张鲁从怀中取出两张符纸,又把符纸各自折成一团,分别塞进两个老人嘴里。

        片刻之后,两个昏迷不醒的老人茫然地睁开了眼睛。

        “爹!娘!”

        那汉子喜极而泣,连忙把外面的一大家子人喊进屋来,与即将故去的两个老人作最后的道别。

        老人也自知时间不多,立马对子孙们交代起了以后的种种事情……

        不多时,两个老人交代完了所有事情,再无遗憾地闭上了眼睛。

        “爹!娘!”

        ……

        张觉万万没想到,原本只是打算下山见识见识妖怪,结果却办成了一桩丧葬法事。

        在两位老人去世后,张鲁自请操办法事,为战死者与二位老人祈福。

        各种神神道道的仪式做完,又为死者诵经,祈愿他们在阴间拥有一段新的幸福生活,不再有阳世的诸多苦难……

        本来只计划在山下驱完邪物就回阳平山,当天去、当天回,最后却因为繁琐的丧葬法事,而整整耽搁了七天!

        这七天时间,张觉跟着师兄亲身学习了做法事的方法,把师父口头传授的科仪诸事进行了实践:

        祭品要用什么、长明灯要怎么摆、念什么经文可以起到什么作用,有的经文念了可以让死者在阴间富贵,有的念了可以让死者在阴间不受他鬼欺负,有的念了则有益于死者的亲属后代……

        可张觉一直就不太喜欢这种枯燥乏味且毫无实际意义的迷信仪式,有这时间来浪费,还不如让我练几遍导引术,继续锤炼精气!

        生命是有限的,浪费生命是可耻的!

        于是某天夜里,趁着这家人都去睡觉了,实在忍无可忍的张觉低声对还在诵经的张鲁问道:

        “师兄,我不理解!世上真的有阴间吗?我们念的经真的会有那些奇异的效果吗?”

        张天师早就说过了,世上根本没有真神,那托名于神明的经文,又哪里来的功效呢?

        张鲁闻言,持续的诵经声终于停了下来,他认真回答:

        “世上并无所谓的【阴间】,也没有安抚亡灵的【后土娘娘】、【泰山鬼帝】他们。”

        “连修道人的元神都尚且不能永存不朽,又何况是普通人的魂灵呢?凡人的魂灵,在没有修士干预的情况下,最多在世上残存七日,七日一过,即是魂飞魄散。”

        张觉迷茫了:

        “那我们祈福的经文,岂不是……”

        “经文对于死者亡灵来说,并没有什么用处。”

        张鲁微微一叹:

        “但是,谁又说经文是念给死者的呢?”

        “不是念给死者的?”

        张觉更迷糊了:

        “难不成是念给活人的?”

        张鲁没有正面回答,只是反问:

        “师弟,你觉得一个人去世以后,最伤心的人是谁?”

        张觉想了想,迟疑道:

        “应当是其亲友。”

        “世人哪里懂得世上无神?在他们眼里,死者会去到阴间,受到后土娘娘与泰山鬼帝的管辖……”

        “当其亲友听了我们的经文,知道我们在为死者祈福,而且死者在阴间会过得很好时,他们会开心吗?”

        张鲁又问。

        张觉又迟疑道:

        “应该……会吧?”

        在民智未开的时代,鬼神之说是有相当多的信徒的,人们都相信死者会去往鬼神所在的阴间。

        倘若这时候有个道士来说,只要他念了经文,死者就会在鬼神的照料下生活幸福,那其亲友自然会开心起来……

        “所以。”

        张鲁指着灵堂上摆着的三个牌位,认真道:

        “鬼神之说虽然有愚民之弊,却也是寄托了生者哀思的事物,而我道经文,正是利用了深入人心的鬼神之说,来为生者舒缓对死者的哀思!”

        “经文从来都不是念给鬼神的,而是专门念给活人的……”

        张觉若有所思。

        张鲁重新开始念经,张觉也跟着念起来,二人轻微的诵经声传遍了灵堂,原本充斥着凄凉气氛的灵堂,竟渐渐换上了一种令人安心的氛围!

        隔壁睡熟的人们,也仿若卸下了对逝者的哀思,睡得安心,睡得清静……

        经文并不通神,它只是一贴安慰剂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