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从五斗米道开始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 天师将羽化

第二十七章 天师将羽化

        “玩儿够了?”

        当张鲁与张觉回到阳平山向师父复命之时,张衡冷冷一笑:

        “半天就能干完的事儿,你俩硬是拖了七天……想必是在山下大鱼大肉吃得撑了,才回来的吧?”

        “爹!冤枉啊!”

        张鲁连连摆手,同时张觉也在一旁点头附和:

        “请师父明察,自那日下山以后,我与师兄本是前去驱除妖邪,不料遭逢变故……”

        张觉原原本本地把自己与张鲁这七天以来的所见所闻,都如实报给了师父。

        而张衡听罢了,面色这才稍缓。

        只是作为一个修道人而言,俗世的兵戈之事对他并没有什么意义,他不关心大汉朝究竟要如何应对鲜卑人的寇掠……

        “那托梦的阴魂如何了?”

        张衡问。

        张鲁如实答道:

        “那阴魂并未现身,自我二人为其诵经起,那户人家就再也没有梦见其兄长,想来是已经逐渐魂飞魄散了。”

        世上并没有阴间,亡灵也不会永生不死,逐渐魂飞魄散,是所有死者的归宿,是天地的道理,连修道人也不例外。

        是以张觉二人没有对死者的魂飞魄散感到任何悲伤,他们只是心生感慨,感慨人的生死无常……

        “嗯。”

        张衡点点头:

        “也罢,算你们完成任务了……”

        说着,他又对张鲁道:

        “幸亏你及时赶了回来,不然我就要亲自下山来寻你了。”

        张鲁好奇:

        “爹,是有什么要紧之事吗?”

        “嗯,是有事……”

        张衡顿了顿,目光瞥了张觉一下,对他道:

        “七日诵经,想必你也乏了,先下去休息吧。”

        张觉见此,知道这对父子有私事要谈,于是颇为自觉地躬身行了一礼:

        “弟子告退。”

        而后他才默默转身,离开了张衡的木屋,把空间留给二人……

        ……

        “说些话而已,非要搞得神神秘秘的……”

        张觉回到了居住的茅屋,一边腹诽师父,一边娴熟地点开手镯面板,选择ai托管,练习无名导引术。

        休息什么的,大可不必,张觉虽然念了七天经,但有修为在身,倒也不累。

        只是因为念经,导致张觉整整七天都没空练习导引术,浑身都有些不自在。

        此刻一将导引术挂上托管,张觉瞬间便觉得心神舒畅:

        只见他时而作猛虎扑击状,时而作老熊蹭树状,时而又跃高跃低,像极了一只灵活的猿猴……

        而在作出这些奇奇怪怪的动作之余,他的呼吸节奏也是时快时慢,充满了玄妙的意味。

        导引术不是修仙世界的练气功法,是以张觉也没法在体内经脉里运转元气,但导引术也同样不是普通的广播体操,长期坚持练习,自然会有其妙处。

        张觉自从得到这门古仙所传的导引术以后,至今已有两个多月,练到如今,虽然不能飞天遁地,却也明显感到自己的体质在逐渐增强。

        他一步就能轻松跃出近两米,跑起来健步如飞,上百斤的柴禾背在背上也视作无物。

        在身体素质上,张鲁完全不是他的对手,说句不客气的,张觉至少能打两个张鲁!

        张鲁作为师兄,除了元神修为还对张觉保持绝对优势以外,其他方面都已经落后,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二者的差距也就会越来越大……

        张觉总觉得,其实相比于给师兄当失败主义谋士,整天谋划应该向谁投降,自己还不如做个武将,真刀真枪地帮师兄砍人抢地盘。

        等师兄未来割据汉中,自己兴许还能和曹刘两家的猛将们过过招,满足一下曾经带兵打仗的愿望:

        斗关羽,战张飞,阵斩夏侯渊,刀劈孙十万……

        想着想着,张觉便不再想这些有的没的,转而逐渐将心思放在观想法上。

        脑海里那个“太上老君”不断吟诵着训诫,吐露着大道的妙处。

        ……

        莫约傍晚时,忽而一阵动静惊醒了修炼中的张觉,退出状态后睁眼一看,原来是张鲁回来了。

        可不知为什么,张鲁的心情十分低落,眼眶红红的,似乎还在抽泣。

        “师兄,怎么了?”

        张觉担心地问。

        张鲁抽泣了几声:

        “是天师……天师快要羽化了……”

        “啊?!”

        张觉一惊:

        这么快吗?

        虽然张道陵之前就说过,他羽化之期将近,但张觉怎么也没想到会这么快,自己和师兄刚在山下呆了七天,一回来,张天师就要羽化了?!

        不过张觉心态很好,在稍稍惊讶之后,便将之暂且压了下去,转头开始安慰张鲁:

        “师兄哭什么?天师羽化,乃是他功德圆满的结果!”

        “羽化以后,天师便会蜕去凡体而成仙体,从此无病无灾,无有羁绊,可朝游北海,亦可暮见苍梧,逍遥于世,岂不快哉?”

        “这是喜事,有什么可哭的呢?”

        听了张觉的安慰,张鲁勉强好受了一些,只是依旧悲伤:

        “天师倒是脱了羁绊,得证逍遥,可他从此再无人间情欲,哪怕我是他的嫡孙,他也不会再多看我一眼……我舍不得他。”

        虽说羽化成仙是件可喜可贺的事情,但毕竟人在羽化以后就不再是“人”了,没有人的感情,行事全凭心头所愿,往日的亲友一概不认。

        这样的羽化对亲友而言,与死亡又有什么区别呢?

        作为张道陵的亲孙子,张鲁终究是舍不得自己的亲爷爷撒手人寰。

        对此,张觉也没辙,只好继续宽慰,并哄着他早些入睡。

        如此哄了他足足半个时辰之后,有些伤神的张鲁总算渐渐熟睡,不再去想那些伤心事……

        “吁……”

        眼见张鲁在榻上睡着,张觉轻呼了一口气:

        明明自己是师弟,却搞得像是张鲁的爹似的,平时要给他出主意,伤心时要给他安慰,最后还得哄他睡觉……

        “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张觉暗暗吐槽。

        而这时,天色也已经完全暗了下来,一道熟悉的身影悄然推门而入。

        “拜见天师!”

        张觉恭敬行礼。

        张道陵微微一笑,坐在了张觉面前,先是看了看熟睡的张鲁,而后朝张觉叹道:

        “往后,就交给你了。”

        张觉点点头:

        “弟子一定好生辅佐师兄。”

        张道陵忽而遗憾道:

        “你若是早些来到此世就好了,不需早太多,只需早上十年告知我有关内丹之事,我便有机会修成内丹,三宝合一,肉身驻世。”

        “虽不敢言长生不老,却也至少能延寿上百年!可惜,天不假年,造化弄人,竟叫我在此生最后一年才得以遇见你……”

        张觉诧异:

        “天师不是已经推演出了内丹术吗?为何不练?多少也能延寿一些吧?”

        张道陵明明已经推出了内丹术,为什么放着不练,非要等死呢?

        张觉迷惑不解。

        “呵!”

        天师无奈一笑:

        “早年哪知三宝合一?我修了一辈子仙法,却也脱不开庄周的藩篱,只修了元神之法,而对导引术则向来不屑一顾……明白了吧?”

        这……

        张觉愣了愣,似乎明白了张道陵不修内丹的原因。

        他迟疑着点开面板,选择察询他人数据,目标定为面前的张道陵,下一刻,一页数据刷了出来:

        【精:1】

        【气:1】

        【神:???】

        【当前状态:油尽灯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