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从五斗米道开始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 嗣天师

第二十八章 嗣天师

        精1?气1?

        张觉大惊,看向张道陵的目光顿时诡异起来:

        乖乖,自己以前三项数据都仅有常人一半不到时,就已经虚成了那种德性,而天师你这【精】、【气】都只有一……

        张觉很怀疑,自己只需要轻轻推他一下,张天师就得当场羽化!

        “嗯?”

        张道陵面色有异,似有所感,不由好奇地问张觉:

        “方才是什么东西扫了我一下?”

        张觉闻言,心头大惊:

        果然是祖天师,修为强到了这种地步,连系统扫描都能感觉到!

        于是他只好老老实实回答:

        “禀天师,那是弟子从域外带来的一点小手段,能用来检查人精气神三宝的情况。”

        “哦?还有这等奇物?”

        天师有些好奇,但继而释然一叹:

        “罢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你好自为之吧……”

        “既然你能看见我如今的状态,想必你也猜到了我无法修成内丹的原因,没错,我的精、气二宝本就没有专门修持过,加之年老体弱,二者早已衰败。”

        “而我所创出的内丹术,必须要先将三宝从【凡药】升华成为【仙药】,然后才能以自身为炉,以三宝为材,炼制一颗混元内丹。”

        张道陵感慨万分:

        “天不假年啊,我终究是没有机会再锤炼精气二宝,修不得仙药,炼不出金丹……”

        他大半辈子都在学习庄周修【尸解仙】,想求得元神逍遥,不成想直到晚年了,才终于得知还能三宝合一……

        这能怎么办?

        张道陵良久无言,最终满腔复杂之情,只化作一口幽幽之叹息。

        “这内丹术我并不打算传下去。”

        天师忽然道:

        “我早已想通了,正一道往后依旧传承符箓之术,继续修行元神尸解仙……”

        “啊?”

        张觉有些莫名其妙:

        “天师,为何啊?”

        内丹术多好?何不让张衡张鲁二人传承,祖天师修不成内丹,他们可不一定。

        “说不定师父和师兄能修成内丹,有望长生不老呢?”

        张道陵摇摇头:

        “他们不行的。”

        “他们久随我修行尸解仙,仙心已立,向来轻视肉身精气……况且内丹之术,与我正一盟威道本心不符。”

        “我正一道以符法外丹之术起家,底子就是元神尸解仙,符法必然需要足够元神之力来施展,而外丹更是专门为了服食以后分离元神所用……”

        张道陵言语中尽是尸解仙的原理与术语,张觉听得半懂不懂,但也勉强听明白了一点:

        正一道的立身之本,压根就是尸解仙,而非三宝合一,所以二者并不搭边,贸然传下内丹术,极有可能为正一道的发展埋下隐患。

        届时有的人修尸解仙,有的人修三宝合一,弄不好,未来就得分裂……

        张道陵虽然很想把内丹术传下去,但后人毕竟不是他,想要兼修是几乎不可能的,因而道派内部分裂就成了一个大问题。

        所以思来想去,他还是放弃了传下内丹术的想法。

        但若真要让这好端端的内丹术失传,张道陵也同样舍不得……

        “觉!”

        天师沉声道。

        张觉一震,连忙应声:

        “弟子在。”

        天师语重心长道:

        “我这内丹术既然源自于你,便也应当传授给你,往后你师兄修尸解仙,你就修三宝合一,待你修习有成,自可脱离正一道,自行开宗立派……”

        张觉吓了一跳: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天师要把自己给扫地出门?!

        他顿时拜倒,恭声道:

        “弟子诚心入道,怎敢有叛教之念?请天师怜我!”

        张道陵见此,只叹息一声,也不再提及此事,转而道:

        “近日以来,我潜心钻研内丹之术,虽不算尽数了然,却也小有成果,有感于先前我所创之术过于粗糙,是以又作以改良。”

        “至今,方成了一门合用的内丹仙法,我时日无多,今日便将之传给你,望你日后能学有所成,不负我之心血!”

        说着,他伸出手指,正点在张觉眉心。

        下一刻,张觉脑海中赫然出现了一部精妙的仙法,只是其中内容过于高深,是以张觉并未多看,只是又向天师行了一礼:

        “多谢天师赐法!”

        张道陵点点头,又道:

        “我先前答应过你,会将毕生仙法道术都尽力传给你,如今,已传下我道至高元神仙法《太上老君观想法》,又传下新作的内丹术,剩余道术,只差外丹术与正一符箓未传。”

        “此二者,非短期所能学会,我已命在旦夕,无暇再教,便交由你师父来教你吧,平日里尽管前去求学,衡虽不信任你,却也不至于在这方面藏私。”

        张觉恭敬再拜。

        张道陵这已经差不多是在交待后事了,他说的很多,也说得很快,似要与无情的岁月争夺时间。

        而张觉只是恭敬受之,没有多余的闲话。

        ……

        次日。

        恰逢九月九日重阳佳节,五斗米道二十四治之阳平治中,已多年不现于人前的天师张道陵,忽然离开了闭关静修的洞府。

        仙风道骨的老天师,领着一个莫约四五十岁的妇人,行走于阳平山中。

        “师父!师娘!”

        有弟子在路上偶遇二人,立马上前行礼。

        天师只含笑点头,身边的妇人也慈祥地回应门人弟子。

        那弟子似乎也明白将要发生什么,见过礼数之后,便默默地退下……

        阳平山上处处都有天师的弟子,这些弟子们年岁都不小,并早已成家,平日里男耕女织,在山上过着平凡的生活。

        天师领着妻子出行的消息一经传出,弟子们便托家带口地前往拜见,要见天师最后一面。

        所有人都知道,天师羽化期已至……

        一个个弟子来来去去,天师夫妇也都一一对以笑容。

        终于,张衡领着两个徒弟来了。

        “爹,娘。”

        张衡颇为平静,早已知晓的事情无需伤感,只是他并没有遵守往日的规矩,称张道陵为师父,称妇人为师娘,而是罕有地称呼为爹娘。

        “往后,你要好好管理基业。”

        张道陵笑道:

        “我与你娘去了以后,你便是阳平治的【都功】,继承我的天师之号!”

        一枚小巧的方形玉印从张道陵手中递出。

        张衡默默接过了这象征了五斗米道最高权力的印章,把它紧紧握在手中。

        印上刻有六个篆文,曰:

        【阳平治都功印】!

        张衡自此接过了父亲的传承,是为正一道第二代天师!

        ……

        (永寿二年九月九日重阳节,张道陵与其妻一同羽化飞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