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娘亲害我守祭坛在线阅读 - 572 藏名山龙姿凤采 叹啾啾凌云驭空3

572 藏名山龙姿凤采 叹啾啾凌云驭空3

        看见一个玉貌花容的人类女子朝向自己扑来,不但不躲,反而欢欣雀跃地上蹿下跳,瞪着血红的眼睛,口涎乱飞。

        青髓鞭精准优雅地缠绕在山魈王的猴足上,姚碧桃用力向后一挣,青髓鞭在猴足之上拉破一道血痕,瞬间一道冰冷寒意掺混着疼痛席卷山魈王的全身。

        只一刹那,所有欢喜之情自它的人脸之间流失殆尽,掩盖在它浓密绒毛下的瞳孔骤然被激活,双瞳微微一缩,立刻迸发出威猛有力的目光,发出恶鬼般的咆哮。

        汪翰大呵着:“姚碧桃,你干嘛激怒它!”

        姚碧桃全然不知莽撞,仍孤行己见道:“啰嗦什么,还不赶紧一齐出手!要是让它逃了,可都是你们庸懦无能之过!”

        汪翰心存戒惧,目光死死盯着山魈王的举动,它此刻正弯着腰在束缚住自己的青髓鞭上猛地啃咬,眼底充满了愤怒。

        “逃?姚二小姐,你是瞎了吗,它哪儿点儿像是要逃的样子!”

        褚锦心和栾成霜也头一次遇见被激怒的山魈王,二人脸上已无血色,手持宝剑的掌心开始不住地淌汗。

        姚碧桃担心青髓鞭被那怪物啃断,催促道:“赶紧啊!你们赶紧上啊,怎的如此窝囊!”

        汪翰三人倒不是不想伤,只是拘儒作祟,双脚仿佛被什么东西抓住一样,死死钉在地上不得动弹。

        姚碧桃着急地面目扭曲,矢口大骂道:“废物!庸才!你们都是些沽名钓誉的金漆饭桶!”

        骂归骂,姚碧桃终是不能眼睁睁看着青髓鞭受损,既然汪翰等人不争气,自己肯定不会做亏本买卖!

        一道青荧之光掠过半空,姚碧桃一个旋身挥动手臂,将青髓鞭收回在手。

        陈朞立刻大声告诫道:“糟了!你们快退!”

        但是已经晚了,没有青髓鞭的束缚,山魈王犹如了身脱命,翱游自得起来。

        它不拘形迹,甩动着长臂,凶猛而来,尖利的牙齿之下如同一个血洞,要将他们几人吞噬。

        汪翰全然呆滞,脑子里一团浆糊。

        陈朞急道:“愣什么呢!赶紧躲啊!”

        面前就是山魈王野兽雷鸣般的咆哮,汪翰吓得魂不附体,就在汪翰几乎听见自己骨头被山魈王的利齿碾碎的时候,一道银色流光闪现在汪翰身前,一柄长剑贯云直插在汪翰和山魈王的面前。

        “陈......陈朞......”

        汪翰悬着的心稍稍安定了一些。

        “快躲开!”

        陈朞见汪翰失神的站着,雷厉催促道。

        “好......好好......谢了......”

        汪翰死里逃生,瘦虾一般跳将起来,潦草道谢后退缩到褚锦心和栾成霜身边,引来了这二人的冷眼厌弃。

        这等生死焦灼时刻,谁还会顾及颜面,汪翰把身体死死隐蔽在两个女子身后,全身筋骨都在抽搐。

        陈朞手执滇河剑形成一道皎如星月的清莹屏障,坚如铜墙铁壁,害得山魈王一嘴下去却啃了一个空,獠牙被钢打铁铸的剑身硌得硬是断了两颗,被剑气震得眼冒金星。

        陈朞牙关紧锁,面色苍白,经过方才和山魈王这一硬碰硬的力敌,虽说帮汪翰逃过一劫,可陈朞自己也并不好过。

        山魈王的巨大力量震得陈朞每根骨头都在战栗,那移山拔海的力量压倒过来,几乎就要将陈朞撕裂吞噬,陈朞咬牙强撑,心想着这样的排山倒海的力量,可不能再承受第二回了。

        “快帮忙助阵啊——”

        陈朞对方方避开的那四人厉声喊道。

        褚锦心和栾成霜手持宝剑抵在身前,绷直身体一脸戒备,两腿微屈,就是不前。

        姚碧桃方才胆粗气壮独身冒进险些吃亏,此刻低着头整理着衣襟和袍摆,回避着众人的目光。

        就算他人都能不管陈朞,揽月和娄皋是断然不会不管的,他们再也藏身不住,拾起地上的碎石朝山魈王拼命丢去。

        这举动看似滑稽幼稚,可的确有效,山魈王被突如其来的动作吸引,转而看向揽月和娄皋。

        在发现揽月是一个比方才那个暴戾女子更加清丽出尘的女子时,山魈王眼魄慑人,血红色蛛丝罗织的瞳孔细细溃动,贪婪猥琐地上下打量着揽月。

        “你出来作甚?!快逃——!”

        陈朞屏息凝气,一边催促揽月逃跑,一边在手中迅速变幻法诀。

        滇河剑瞬间盈结满秀澈光芒,一剑滇河流影直冲山魈王方向贯出,剑走游龙,宛若璀璨交织的银河,翻搅云水,寒光奔泻而去。

        刚要扭转方向去追揽月的山魈王后背被倏然飞腾的滇河剑缠绕,而后只见一只通体银鳞的游龙迸起,星辰荡越,数道剑气共起,威厉刺下,将山魈王铁皮一般坚实的后背洞穿了几道剑伤。

        山魈王的后背一时间血肉模糊,皮肤如溃烂一般“噗噗”喷涌出暗红色血液,空气中立刻弥漫开令人窒息的腐烂之气,堪比尸臭。

        山魈王重伤,却并未停下脚步,依旧踉跄朝向瞳仁里的美人儿而去,一旁传来姚碧桃冷声嗤笑:“活该你继承了天香夫人的美貌,在世间蛊惑人心,现在好了,自食苦果了罢——呵呵呵呵——!”

        “姐姐——!”

        娄皋突然冲出,横展双臂挡在揽月面前。

        再次传来姚碧桃揶揄的笑声:“一个毛头小子带着一只黄毛野鸡,又能成什么事,不过送死而已。”

        “啾啾——!”

        娄皋厉声喊着啾啾的名字,啾啾会意,昂颈高亢而鸣。

        姚碧桃刚想继续嘲笑雏鸟娇小无用,却听到四周山林间突然传出了窸窸窣窣的声响,就在她以为又有山魈来袭、准备严谨戒备的时候,却见天空中蓦地腾空而起一片禽鸟,黑压压一片如乌云一般向着啾啾所在的方向聚拢而来。

        “什、什么鬼东西......”

        姚碧桃瞪大了晶晶双目,出乎意料地望着这群天外来物。

        大雁、犀鸟、雨燕、丹顶鹤、乌鸦、白鹭、金雕、红隼、朱鹮......藏名山里群鸟骤起,百鸟啼鸣,像是在回应着啾啾的叫声。

        “这是......”

        所有人都仰着脖子看向天空,这万鸟投林之势,直叫人叹为观止!

        莺啼燕啭鸟鸣不已,啾啾引颈又一声高呼,百鸟们争相振翅而来,密密麻麻如同一张自高空落下的天罗地网。

        “啾啾上吧——!别让那些畜生伤害了揽月姐姐!”

        “什么?哪些畜生?!你把话说清楚!”

        姚碧桃骄横愤起,这娄皋分明话里有话,明白就是把姚碧桃骂作同山魈王一般,这姚碧桃可绝不能忍。

        姚碧桃正要发作,只见娄皋头顶发丛里的黄毛鸡突然蹬直麻杆似的两条腿,站了起来。

        啾啾突然案首振翅,发出一声撕裂天际的啁啾嘶鸣。

        百鸟们竟然齐刷刷地响应,而后凌空展翅,高翔而来。

        大雁低徊盘旋,黄雀翻飞如箭离弦,雨燕衔泥,燕尾如剪,鹰隼搏击,纷纷直冲向山魈王,用它们的尖爪利喙发起攻击。

        此时的啾啾,没有胆怯,没有弱小,没有屈服,它站在娄皋头上傲视百鸟环宇,宛然一位凌云驭空的空中之王!

        天下一物降一物,山魈王被密密层层的百鸟包围,再发达的肌肉和硬朗的骨骼都难抵鸟儿们尖锐的喙和锋利的爪。

        山魈王很快就败下阵来,身上被啄得体无完肤,黯黑腥臭的血沿着它的眼角和每一寸皮毛流淌下来,血肉横飞,惨不忍睹。

        百鸟们飙发电举,前仆后继聚拢而来,山魈王痛苦地蜷缩着身体,根本驱赶不及,千斤重的身躯竟然如纸屑一般翩翩坠落,徐徐闭上了眼睛不再挣扎。

        啾啾此时昂首又一声长啼,鸟革翚飞五零四散驾云驭风,飞遁明高而去。

        待这一切方休,啾啾精疲力竭,一梗脖子僵直着身体自娄皋乱发丛中遥遥坠下,跌落在娄皋怀里。

        “啾啾——”揽月不知所措。

        娄皋也略显疲累的摇了摇头,泰然道:“没事,啾啾只是气力消耗已尽,昏睡了过去。”

        揽月将信将疑地去瞧娄皋,只见他碧瞳上的睫毛无力地低垂在脸颊之上,看起来无精打采,甚是乏力,但知翀陵派驭禽术能将鸟和主人休憩相通,看娄皋的状态啾啾应该的确无事。

        褚锦心和栾成霜目瞪口呆地走上前来,难以置信地绕过山魈王黑黝黝、血腥腥的尸体,细细打量。

        汪翰提心吊胆地跟在褚锦心二人身后,在路过山魈王尸体的时候还是不由地周身汗毛发颤。

        即便亲眼所见,汪翰仍是心有余悸,又像是确认一般脚底踹了它几脚,方肯心安。

        没有了山魈王,汪翰立刻又拿捏了起来,作出一副肝胆轮囷、勇气过人之状。

        汪翰撅了撅下巴,问娄皋道:“娄小公子方才所施展的是翀陵派何等仙法?居然能够驾驭百禽,真乃奇观。”

        娄皋专注地抚摸着怀里的啾啾,并不想与他搭话。

        陈朞收起滇河剑,凝眉问娄皋道:“啾啾竟然能驭百禽?可知是何种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