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开局直播破案,秦明请我出山在线阅读 - 第三十章 暗藏玄机

第三十章 暗藏玄机

        “错在了那里!”苏洛雪急切的问道。

        “动机!我们一直都忽略了赵鸿飞的杀人动机!”秦无命斩钉截铁的说道。

        “动机?赵鸿飞的杀人动机难道不是因为她的老婆发现了他和叶萌萌的恋情,逼迫之下才命令赵鸿飞痛下杀手的吗?”苏洛雪说道这里,突然之间好像发现了什么,低头沉思。

        “苏支队,你先说说赵鸿飞的老婆吧。”秦明一时之间好像也找到了这件案子的突破口。

        “好,那我就说说。冷小倩,是我们市里某位大佬的独生女,10年前和赵鸿飞结婚。赵鸿飞那时还是市里某单位的小职员,攀上了这个高枝就辞职不干了开始下海经商,这才有了现在规模庞大的辉瑞集团。”苏洛雪说完,还想继续说下去的时候,就看到秦无命一摆手打断了她的话,问道“他们有没有孩子?”

        “据我所知,他们结婚这十年以来,关系一直都很好,但是不知是什么原因,他们一直都没有孩子。”苏洛雪说道。

        “好,既然这样,赵鸿飞的杀人动机就呼之欲出了。”秦无命微笑着说道。

        “莫非你怀疑是她的老婆冷小倩策划的此案?”秦明说道。

        秦无命淡淡的说道:“秦主任,我们来想一想,如果只是冷小倩发现了他的丈夫金屋藏娇的话,一般不会唆使他的丈夫杀人灭口,这样做代价太大。但是如果发现自己的地位要被动摇了呢?”

        秦明和苏洛雪听到这里,脸色都突然一变,整件案情似乎都想通了。

        苏洛雪急切的问道:“难道是叶萌萌…”还没等苏洛雪说完,就被秦无命打断。秦无命说道:“现在下结论还为时尚早,不要犯了先入为主的大忌,走!去殡仪馆!”

        天女湖湖殡仪馆。

        叶萌萌的尸骨静静的躺在解剖床上,不远处的实验室内,李大宝正若有所思的翻弄着昨天和尸骨一起被打捞上来的淤泥。

        他总有一种感觉,这淤泥之中还深藏着一些秘密。白天他和秦无命发现的那一块好像鱼骨一样的东西,他已经先后从里面找出了几块,大小不一,形状各异。他也不太清楚这是什么,但他感觉这也许就是破案的关键。

        就在这时,秦无命、苏洛雪和秦明三人急匆匆的来到了解剖室的门前,随着一声鬼叫一样的金属摩擦声,笨重的铁门被缓缓的推开。

        这一下直把正在聚精会神的李大宝吓了一跳,还以为闹鬼了呢。正在心惊胆战的时候,看到原来是这三位的时候,这才松了一口气,说道:“秦无命,你小子这是要吓死我啊!”随后转向苏洛雪和秦明说道:“哎,苏支队、秦主任,你们怎么来了?我正好有所发现。”

        李大宝说完就把他筛选出来的那几块类似骨头的东西捡了出来,摆在他们的面前说道:“秦主任,你看,这几块类似鱼骨说完东西我不太确定是什么。”

        “是胎儿儿尚未发育完全的骨头。”秦明冷冷的说道。

        “正好验证了我的怀疑,只是不能确定这是否是赵鸿飞和叶萌萌的孩子,这需要进行dna验证。”秦无命淡淡的说道。

        “是啊,现在整个案件的逻辑就水落石出了,赵鸿飞和冷小倩结婚多年也没有孩子,肯定是冷小倩的问题。后来叶萌萌成了赵鸿飞二奶并有了孩子,这一点,对于一个不孕不育的女人来说是多么重大的一个打击,所以冷小倩这才逼迫赵鸿飞杀害叶萌萌的。只是没想到,赵鸿飞的杀人手段会这么凶残。”秦明冷冷的说道,目光中闪现了一丝厌恶的神色。

        “畜生,简直是畜生!”苏洛雪一听到是胎儿的尸骨,内心之中的母爱之情瞬间爆发,咬着牙说道:“我现在就去采血,问一问赵鸿飞这个畜生为什么连自己的孩子也不放过!”苏洛雪说完就要转身离去。

        秦无命用物证袋将胎儿的尸骨包装好之后也紧随着苏洛雪的背影跑了出去。

        秦无命的内心其实现在是无比复杂的,一方面破案在即,内心还是充满了喜悦。另一方面,自己破获的第一个案子就是如此惨无人道的凶杀案,对他内心还是一种不小的冲击。

        苏洛雪和秦无命刚刚坐上警车之后,愤怒的苏洛雪刚想踩下油门的时候,却突然听到旁边的秦无命满脸狐疑的的说道:“快下车,我感觉不对。”

        苏洛雪突然一愣,但在警队多年的侵染之下也形成了高度的警惕性。随即翻身走下车,顺势掏出了手枪警惕的看向四周。

        秦无命下车之后,直接钻进了车底看了一下,出来之后,冷冷的说道:“果然不出所料,我们的警车被动了手脚,刹车管被人毁坏了,如果刚刚你一脚油门,我们很可能就命丧黄泉了。”秦无命拍了拍手,目光冷冷的看向远方。

        多年的部队生活让秦无命早就养成了极度谨慎的性格,他知道,自己这么顺利的拿到关键证据,势力庞大的冷小倩那里不可能不知道的。

        苏洛雪收起手枪,满脸愤怒的说道:“真没想到,赵家居然敢对我们刑警下手!”

        秦无命拍了拍苏洛雪的肩膀,淡淡的说道:“走吧,出门打的吧,不过,作为一名刑警队长,我还是劝你一句,万事都要冷静,要不然,愤怒的情绪会吞噬掉你的理智的。”说完转身离开。

        苏洛雪咬了咬银牙,暂时停息了自己焚天的怒火,就随着秦无命跑向了殡仪馆的门口。

        深夜的殡仪馆,寒风瑟瑟,昏黄的路灯孤独的站在门口摇摇晃晃。一辆破旧的出租车疾驰而来,稳稳的停在了秦无命他们的的面前。

        一个头戴鸭舌帽的司机伸出头来,矮矮的帽檐遮住了他的大部分的面容,冷冷的说道:“刚才是不是你们叫的车。”

        “是的,师傅,麻烦去趟市市局。”秦无命一边客气的说着,一边坐上出租车。

        “好,走吧。真晦气,居然大半夜的跑到了殡仪馆,得加钱啊。”司机不满的说道。

        “好好,没问题。”秦无命说完就和苏洛雪面面相觑,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