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诸天从雪中灭国开始在线阅读 - 第86章 流民

第86章 流民

        第86章    流民

        山谷,

        黎明初生的营帐里,三张脸相互看着终于在张逸才的再三询问下拓跋山月说出了今天早上接收到的信鸽的回信带队将领的名称,

        ——息衍

        阿苏勒表示并不太了解,但是张逸才这次极力推崇表示今天下午就出发,阿苏勒一向相信见张逸才如此笃定也就同意了,

        在得到了阿苏勒的同意后,张逸才立刻去动员战士,这些厮杀了一夜的战士见张逸才要他们下午就动身表示了一些不满,

        可在张逸才的金钱攻势下,他们沦陷了,毕竟钱这玩意谁不喜欢呢,不就是多走一段路吗?走就是了,最起码他们还有一早上的休息时间呢,只要现在抓紧时间休息等于白赚,

        至于像打包行李这种事,自然有后方的轴重兵来管,

        说做就做,几万人的行军准备并不是一个简单的过程,其中需要打包和准备很多东西,张逸才先行带了五百人按照拓拔山指的方向前去拓路,

        至于为什么只带五百人,原因很简单他是去探路不是去打仗,探路这种事自然是人越少越好,五百人张逸才还嫌弃多了呢,

        而且只带五百人,剩下的几万人还能留在中军保护阿苏勒防止拓跋山月这个脑生反骨的家伙做出什么不理智的行为,

        实在不行,营帐里面还有铁颜铁叶两兄弟怎么着也能护着阿苏勒逃出来,不过张逸才感觉这种事根本就没什么可能性,且不说拓跋山月自己现在身受重伤,

        就他手下那些人别说劫持阿苏勒了,估计连自保都难,几万精骑对几千伤残怎么想都是优势在我。

        而这边正在探路的张逸才现在就遇上第一个大难题,进入山里的流民,

        前面说到东陆很忙,一直在忙着内斗忙着打仗,所以一直以来大路上的难民一直是屡增不减,而这些难民们为了活下去通常都会抱团取暖,

        为了活命他们通常不会再加入其他的诸侯国,因为他们之中已经有不少人用尸体替他们膛明了这条路,

        作为其他地方逃来的难民,这些诸侯国根本不会把他们当人看,通常不是被当作矿奴来看,就是用来当炮灰,

        而在这种高压之下,这些难民也不是傻子他们通常的做法就是逃入大山,等到不再打仗了,新王朝进山找他们出来的时候,他们才会出来,不然基本上就是在山里自己自足。

        这些人生活在诸侯国之中的小角色从心眼里惧怕这些诸侯国,也打心眼里不信任这些诸侯国,而这些人恰恰正是张逸才所需要的,

        他进驻东陆最需要的是什么?不是金银不是财宝,最需要的是人心人口,只要有了这两样战争,才能远远不断的打下去,才能可持续发展,

        “大人,您说您不是东陆人那你是哪人啊?”

        在周围山坡中一位看起来德高望重的老人从人群中走了出来,远远的就朝张逸才问道,

        “我是海那边的北陆人,青阳的五王子带着承诺要去下唐,途经贵宝地叨扰了”张逸才一上来就老老实实的自爆了身份,

        对付这些大字不是一个的流民你跟他们讲仁义没什么用,还不如第一开始老老实实的说出你的身份,起码还落了个诚信要不然到时候万一有个人把你拆穿了,那面子上就不好看了。

        正当张逸才打算释放一下自己的善意的时候,那些本来躲在山上的流民直接手持木棍冲了下来,

        张逸才还没动作,他手下的军队早就有了应对方法,刀盾手在外,盾牌缝隙里面长枪手在内,

        而那些弓箭手则是上马居高临下瞄准直线手持简陋武器的流民就等张逸才一声令下,他们手中的剑就会把这些企图上前的全部射死,对付这些没甲的,手持强弓铁箭头的他们可是颇有心得。

        正当这些流民快接近盾牌的通通放下了手中的棍子跪倒在地,让张逸才看的是眼角直跳,他可不认为自己有什么王霸之气身体一抖就有人来投降,

        张逸才指了指第一开始那个头发全白的老头,立刻就有人把那个老头拉了过来,那老头被拉过来的时候依旧是低着头保持着跪立的状态不敢抬头,看的张逸才眉头直皱,

        这些人奴性太重了用来种田耕地绝对是一把好手不敢欺瞒,但是绝对不能用来打仗起码他们这一代不能,不然仗打到一半对面吼一声估计我们这边都得跪一半,那还打个屁呢,直接投降算了(~_~;)。

        张逸才是个尊老爱幼,他不想骑在马上俯视这位可以当他爷爷的老者,张逸才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温和一点说道:

        “老爷子快快请起我可承受不起!有什么事起来说”

        张逸才扶了一下,嚯,这老头还挺犟,没扶起来,张逸才手上猛一用力那老头没挺住,终于把头抬了起来身子直了起来,

        “嚯!”

        看着那老头的脸饶是张逸才见多识广,都被吓了一跳,那老头的脸上被刺了几个明显的大字,——囚,不是一般的大而且整张脸都是。

        刚才离得远并没有看见,现在看见就是另一回事了,要知道古代除了犯了重大的罪过,才会在脸上刺字,而且还得是重大犯罪杀人那种,

        张逸才偷摸的往其他人脸上瞄了眼,基本上全都有他现在改变了刚才他下的定论,这群人哪是什么良善之辈?明明就是一群囚徒,胆大包天的囚徒,

        妄他还以为真的是自己王霸之气侧漏,得自恋了,

        “大人,我们绝对不是那种为非作歹的人也没有做过什么不仁义的事,我们曾经也是个大族,只是赋税太重实在是交不起税了本来想着能不能和官府周璇一二,看能不能缓两天然后不知道族里的人怎么就失手打死了人,

        然后官府二话不说就将我们全族去拉去刺面,族产全都被充公,最后,他们连小孩都不想放过着实是忍不下去了我才带族人逃到了山里”那老人看着张逸才的表情阴晴不定连忙说道,

        “大人,我们绝对不是什么歹人,拦住您的意图也很明显准备不充足,粮食不够了,大人还能忍小孩着实忍不了了,求大人发发慈悲给点粮食吧”那老者跪在地上痛哭流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