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诸天从雪中灭国开始在线阅读 - 第87章 第八十八一个不留

第87章 第八十八一个不留

        第87章    第八十八一个不留

        “那老伯按你们来说的你们还是群良民了?能说一下你们是哪个国家的人吗?”张逸才问道,

        “我们是离国人!”那老伯信誓旦旦的说道,

        张逸才听到这老头说他是离国人的时候眼睛猛然一亮,然后悄悄的和这个老头拉开了距离,

        众所周知,嬴无翳虽然是个好战的人,但他也是个爱民的人不说爱民如子吧但也可以说的上一句爱民了,不然按离国人的性子估计早就反了嬴无翳,哪里还会忠心的跟随他,

        现在这老头跟他说他是李果人而且是受不了欺压才逃离的,张逸才,感觉他受到了侮辱,他是一直生活在北陆,但这并不代表他不关心东陆的是,

        相反他很注重东路各个诸侯国的情况,要不然他也不会创办锦衣卫为他打探情报,而他那些跟着商队去到东路的锦衣卫,传给他的消息就是东陆,虽然乱但勉强还算是有王法,

        乱的只是帝都,其他诸侯国,只是心有反应但却没人愿意出来第一个抗旗,现在这个老头跟他说,受不了离国的高压政策,

        这明显是有人想算计他不过这幕后的人应该没有猜到张逸才手下有一只打探情报的队伍,以至于出了这么大的纰漏,

        不过凭他现在的情报还猜不出来是谁对他策划了这场阴谋,而且还是正入下怀的那种,

        想到这张逸才看了一眼还在悄悄的往前的老头,又看了一眼那些被盾牌挡在外面的民众,他很可怜那些连饭都吃不饱的民众可他不敢拿自己的命去赌,

        张逸才看了眼眼前狼狈模样的小老头眼里凶光乍泄,杀人者,人恒杀之,

        就当那老头再次跪在地上用膝盖慢慢往前蹭的时候,张逸才突然飞出一脚将他踹翻,那老头被踹翻之后立刻就意识到自己的身份暴露了,而周围的人也是被张逸才的动作吓一跳,

        他们心想刚才不还聊的好好的吗?

        虽然他并不知道自己是哪里出了问题,但这并不阻拦他想要杀了张逸才的决心,然后从腰上掏出匕首然后从腰上掏出匕首,

        借助被踹翻的动力向后翻转然后脚向后一冲借助反冲力向张逸才刺来,

        张逸才看那老头记吃不记打,又赏了他一脚然后那老头就引来时快一倍速度飞了出去,再起身时就趴在地上吐血,

        张逸才冷哼一声,他身边的卫兵立刻就上去把那老头擒在地上,怕他手上拿的匕首给夺了出去,然后又按照张逸才给他们培训的方法把那老头的牙全给拔了。

        按照张逸才的说法是害怕他嘴里藏毒,张逸才上一世看电影看来的。

        看得外面那些跪倒在盾牌外面民众一阵心惊肉跳,他们现在是有苦难言啊,那老头跟他们根本就不是一块的,

        完了,那位贵人估计是要连我们一起处死就是那些跪倒在外面的流民共同的心声,

        可他们左等右等也没等到那名贵人将他们处死的命令,终于他们之中有一个胆大的悄悄的抬起了头,而他这一抬头恰好就被张逸才给看到了,

        张逸才手指一指那名抬头的男人就被人连拖带拽的拽到了张逸才的面前,那个男人一落地就跪在地上大声的喊:

        “我跟他没关系我跟他没关系,别杀我,别杀我”

        “啪”

        张逸才看着那个一直连头都不敢抬抱着头在地上大声喊的男人上去扇了他两个最爱吃的大嘴巴子,帮他镇定了一下心神,

        “看着我!回答我的问题他们全都能活回答的不好,全都得死!”

        张逸才朝那名胆小的男人吼道,特别是在那个死字上加重了语气,

        果然那个胆小的男人听到这话倒头倒得跟啄米的鸡一样,

        “这老东西是什么时候跟你们搅和在一起的?他来的时候都有哪些人跟着他一起来?他从哪个方向来的?说错一个,我就宰了你”

        张逸才瞪着他的眼一个胆小的男人连眼都不敢眨颤颤巍巍的回答道:

        “我们是半道上认识的时间挺久了记不清了他跟我们说他也是流民,然后他确实有本事就被我们推为首领带领我们,来的时候好像是从东边来的,就他一个人没有别人,我都说了能不能饶我一……”

        饶命的话还没说出来就被嘴里的血泡给堵住了喉管,然后脖子上的血怎么也止不住,那个男人啪的一声摔在冰冷的土地上,

        “一个不留!”

        张逸才朝周围下令道,周围手持铁器的士兵们没有一点迟疑,甩开膀子将这些跪倒在地下的里面给掀开一刀捅进他们的肚子肥了地,那些意识到不妙的流民你有想反抗的,不过手持木棍的他们又怎么打得过身穿精铁甲胃的士兵们,

        只不过是早死晚死的区别罢了,也有人企图想要用自己的死换取孩子存活的,不过这群精铁武士还是挥动他们的刀让他们母子团聚,

        那些企图逃到山林里的也都被那些骑在马背上的神功手给一个个射死了,那些没死的也全都被清剿掉了,

        这群流民无论老幼确实如同张逸才所讲的那样一个没留,

        别觉得张逸才残忍这才叫战场,这才叫乱世,战场上的热血和兄弟情只是乱世的一部分,张逸才可不确定这个老头子有没有在这群里流民里发展下线,会回想今天的事说出去,

        张逸才又不想花费大时间一个个去审问,那么战场上最省事的方法就是全都杀了。

        一个都不活着那么就不会有探子。

        那个被士兵擒住的老头明显也是对这群流民有了感情,对着张逸才破口大骂,

        “你个没人性的那可是一条条的生命,起码孩子是无辜的…住手啊!!”

        边说还边剧烈挣扎连旁边摁住他的两个士兵都有些摁不住这个年过半百的老头了,

        张逸才看着剧烈挣扎的老头,听着她的破口大骂一脸平静的走过去贴着那老头的耳边说道:

        “老头别怪我这都是你自找的,你以为他们是死在我的手里吗?不!他们是死在你的手里想一想如果你不来他们也许今天就不会有这么一遭

        只要在山里熬过这几年世道稳定了他们就能下山过安稳的日子可你非要横插一手带着他们下山来执行你那个狗屁任务归根结底他们死在你与我无关”

        那老头听着张逸才杀人还要诛心的话,终于忍不住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张逸才连忙躲开,

        “你…”

        “砰”

        张逸才在那老头刚吐完血神志不清的时候双手用力抓住他的头,一记膝撞我操前面的牙全部踢进了嘴里,

        一个正常的年轻男人都经不住张逸才这么玩,更何况是一个老人,在张逸才这种惨无人道的折磨下,那老头非常合时宜的晕倒了。

        虽然刚才张逸才对老头说的话他自己都不信,但不得不说这种话用在打击敌人的心智上确实好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