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奇案推理师在线阅读 - 第19章 文四宝大战水果店老板娘

第19章 文四宝大战水果店老板娘

        “加油!支棱起来!”

        文四宝在二人充满期盼的目光与鼓励中,一步步挤进了人群,接连被插队的漠北市民也终于怒了,冲着文四宝大喊道:“喂!后面排队去!看什么看,就说的是你!”

        叫嚷声再次吸引了老板娘的注意,一连两次有人在自己地盘插队捣乱,老板娘也火大了,手中的胡萝卜都被舞出了残影,大喊道:“哎你们几个没完了是吧!刚才插队我懒得理你,现在又来?给我到后面排队去!”

        老板娘这么一吼,其余几个本来不吭声的人也终于忍不了,一起大声谴责起了文四宝这种没素质的行为。

        文四宝被人群推来搡去,急得嘴巴也变得开始不利索道:“我……我不买东西……我是警察!”

        “警察也不能插队啊你!”

        也不知人群中谁喊了这么一句,顿时大家纷纷把矛头一致对外,文四宝一时间只觉自己胳膊、屁股、身体各处都被推搡着,片刻后又被推出了人群。

        本来就因为李孟雪的事惹得自己从昨天开始就心情无比沉重,现在查案又受阻,文四宝感觉内心的压抑已到了极限,于是掏出警官证举过头顶,严厉地大声道:“让开!让开!警察办案!”

        这一招果然好使,人群很快便自动闪开了一条通道,文四宝顺利地穿过人群,非常帅气地一脚踏上了老板娘的那张桌子。

        “哎哎哎!你干嘛!干嘛!给我下去!”

        老板娘拿着手里的胡萝卜作势要打,却只见文四宝以更快的速度一把将其夺过,气势丝毫不弱地大声道:“这位女同志!我是漠北市刑侦支队侦查一大队侦查员文四宝,警号010025,因侦查需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第三十四条与三十五条之规定,你有义务配合我们警方的调查!我现在正式警告你,如果你再对我这么指指点点,那就涉嫌公然侮辱正在执行职务……咦?女同志?女同志?你……你怎么了?”

        文四宝怎么也没料到自己开场白还没说完,对方老板娘竟两眼一翻白,直接躺倒在了桌子上,这情形像极了心脏病突发而导致的昏厥。

        水果店内,被称为“一号”的店员是这家店里的领班,看到这里的场面后稍微一愣,凭借着自己多年在老板娘身上学到的精髓,立刻就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直接丢下手工作跑出门外,扯着嗓门声嘶力竭地大声喊道:“来人啊!救命啊!出人命啦!”

        上海路本来就是最繁华的商圈,经店员这么一喊,密集的人群顿时炸开了锅,有往这边跑凑过来看热闹的,有受到惊吓尖叫着逃离现场的,也有跑丢了鞋子的。

        恐惧这个东西比任何情绪扩散得都快,不到几秒钟的时间,整个街道刹那间乱做成了一锅粥,不远处岗亭外巡逻的民警也注意到了这里的情况,立即全副武装地冲了过来,场面如临大敌。

        片刻间,手持警用齐眉棍的几名警员率先冲进了店内,与文四宝相隔一米左右的距离喊话道:“放下武器!立刻离开人质!”

        文四宝此时的脑子几乎是炸裂的,他摇晃着手里胡萝卜大声解释道:“这不是武器!这不是武器啊!她……她碰瓷我!我是警察!”

        场面气氛剑拔弩张,警员们也很久没见过有人敢在上海路闹出这么大事了,此时的心里甚至比文四宝还紧张,于是再次大声道:“放下武器!立刻离开人质!”

        文四宝:“哎!我真是警察!你们咋就不信呢!这是我证件!警号100025……”

        巡逻警员:“放下武器!立刻离开人质!我劝你配合一点!”

        文四宝:“她……她碰瓷我啊!”

        巡逻警员:放下武器,这是最后的警告!

        场面都已变成了这样,再加上双方的一通“跨服聊天”,警员们此时哪可能相信文四宝的话,最重要的是面前桌子上还有一个生死未明的女人,于是当即摆开战斗队形,一点点压了过来,做好了强攻准备。

        这本来是一通简单的走访调查,却谁也没料到场面会变成现在这般不可控的局面,慕容水惊恐地看着徐天南问道:“老大,这……咋弄成这样了,我们咋办啊?”

        “这……”徐天南看了看文四宝,低声道:“四爷今儿个恐怕要牺牲在这了,咱们要不以大局为重还是撤吧,总得保存战斗力去调查李香琴的案子。”

        就在民警们即将强攻的那一刻,一名身穿黑衣的年轻女子突然穿过人群,直接冲进人群,猛拍着老板娘的脸蛋大声道:“宝贝!宝贝你怎么了!”

        文四宝低头看去,这一眼却使他整个人就像被雷劈中那般震惊,因为脚下的那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从昨天开始就朝思暮想的李孟雪,此时李孟雪抓着老板娘的肩膀,不停地呼唤着“宝贝你醒醒”等话语。

        文四宝脑海一片空白,好半晌才问道:“孟……孟雪,你怎么来了?还有就是,你……你叫她啥?”

        李孟雪满眼泪水地抬起头,大声道:“学长!这是怎么回事啊?你快帮帮忙啊!”

        “这个女人她是……”文四宝再次问道:“她是谁啊?你为啥叫她宝贝?”

        李孟雪急了,猛力掐着老板娘的人中,大声道:“妈!妈你到底怎么了!你说话啊你!”

        “哎哟!你个死丫头!”

        被掐人中的老板娘猛然坐了起来,大声骂咧着李孟雪道:“谁让你这时候来捣乱的!你今儿要是不来,我非得让这臭小子给咱们家赔个十万八万的!”

        ……

        半小时后,“孟家拉瓜”水果店的卷闸门被拉下一半,所有人像小学生一样坐在凳子上,低着头不吭气。

        徐天南看着李孟雪道:“唔……孟雪妹妹,关于情况呢,就是这么个情况。就因为那天你发短信时候说了个宝贝,结果搞得文四宝真以为你有了个宝贝,但误会就误会在文四宝以为的宝贝并不是你以为的宝贝,结果我们恰好今天来这里又见到了真正的宝贝,更不巧的是文四宝偏偏又不知道他以为的宝贝正是我们今天见到的这个宝贝,所以一来二去,就成这样了!”

        李孟雪羞得满脸通红,低下头小声道:“嗯……”

        文四宝此时的心情大好,只是感觉有点尴尬,于是瞪了徐天南一眼,小声道:“都是你这家伙惹的事!”

        徐天南也小声道:“我哪知道这家水果店是李孟雪她妈开的呀……”

        李孟雪母亲扯着大嗓门打断道:“不是我开的谁开的!你们瞎啊!看不见牌子上那个大的四个字吗?孟!家!拉!瓜!那可不都是我们家拉来的瓜吗!”

        文四宝点头如捣蒜般道:“对不起对不起,伯母我错了,我错了……”

        值班的民警队长看着文四宝,无奈摇摇头,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好,万一说重了吧,对方好歹是刑侦支队的人,论资历也是享受副科级待遇的前辈。但是说轻了好像也不对劲,对方今天毕竟惹了这么大一出麻烦,理应教育为先,想了片刻后,决定抛砖引玉,让对方自己先主动承认个错误这事就算过去了,于是沉声道:“文警官!若论资排辈,你也算得上是我们的前辈了,可你今天搞这么一出让我们……”

        不等对方把话说完,文四宝忙不迭点头道:“对不起对不起!给你们添麻烦了!我又错了!下次再也不会这样了!”

        民警队长点点头,又将目光看向老板娘,无奈地道:“还有你,孟大姐!你今天的行为完全属于碰瓷,如果对方真的追究起来的话,你是要负法律责任的知道不?”

        李孟雪的母亲歪着头,目光瞟向别处,嘴里很是不服气地道:“他说是警察就警察啊!这年头诈骗犯那么多,谁晓得是不是哪来的骗子!”

        “孟宝贝!”李孟雪板着脸推了母亲一把,小声地道:“你咋又开始胡搅蛮缠了!人家警察同志说你的时候就好好听着,深刻反省自己的错误!然后对文警官好好赔礼道歉!”

        母亲全名孟宝贝,因母女俩关系好,再加上李孟雪的父亲对老婆多年的娇惯纵容,所以她从小和女儿之间就像俩姐妹般没有隔阂,李孟雪也习惯对母亲以“宝贝”相称,结果造成了从三十年前起,孟宝贝就是十里八乡地内有名的“不吃亏”,此时一听连竟然连女儿都站在文四宝那边,直接不乐意了,蹦起身叉着腰道:“哟呵!你个死丫头到底站哪边的?这小子今天都欺负到我头上来了,还想让我给他道歉?我告诉你,没门!”

        “你这人咋又开始不讲理了啊!”李孟雪也急了,刚想与母亲吵架,却不料文四宝直接站起身,对着自己母亲就开始认错。

        “伯母对不起!是我没提前把话说清楚,是我今天太冲动了!我不该这么冒冒失失的就闯进来,更不该坏了你这的规矩。”

        文四宝的态度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一时间也搞得孟宝贝突然不会了,但嘴上还是赌气地道:“哼!道歉有什么用!一下午的生意都被你搅黄了!”

        文四宝忙不迭表明了态度道:“我赔!我赔!伯母您今天的所有损失都由我来赔偿!”

        “学长!”李孟雪这下不愿意了,直言道:“你这人怎么这么不坚持原则啊?今天你本来就是公务在身,错的又不是你!你若这样惯着她,今后我妈再给我惹出点什么事怎么办?我还不够烦的!”

        “瞧你这话说的!这咋能叫惯呢!这是爱护!”文四宝此时也不知道搭错了哪根筋,拿起笔刷刷地在纸上写下一串电话号码,递交在了孟宝贝手中,一脸谄笑地道:“伯母,今后若再有啥事就给我打电话,我不嫌烦,嘿嘿……”

        孟宝贝接过文四宝写的纸条,看了看对方那股殷勤的模样,又看了看满脸通红的女儿,心里也大概晓得了这俩人之间的七七八八,于是撇撇嘴转过了头去,小小的声音道:“这臭小子。”

        民警见事情已经解决,打了招呼后便离开,而孟宝贝也终于打开了水果店内的监控,对着文四宝道:“喏!都在这了,想看就看吧,我去给你们切点瓜。”

        “放着我来……”

        文四宝刚想凑上前献殷勤,却被李孟雪一把按回到了电脑前,略带责怪地道:“你不管!让她去弄就行!”

        文四宝看了看李孟雪,又看了看远处的孟宝贝,不知说什么好,只有傻笑着挠挠头,而俩人之间的关系在此刻也有了微妙的变化。

        “来了来了!”慕容水指着屏幕上的一个男子道:“这就是那个人!你们瞧,他进来了!”

        所有人看向屏幕,果然,在监控回放中,那个购买了工业制冷设备的男人,穿着脏兮兮的衣服走了进来,这个男人戴着墨镜与口罩看不清面容,进来后在柜台上拿起一瓶矿泉水后随手丢下两块钱,整个过程不到十秒,就连一句对话都没有。

        慕容水沮丧地道:“这视频也太短了吧!啥信息都看不出来啊!”

        “回放!”徐天南突然道。

        几秒钟后,徐天南突然道:“暂停!然后把画面放大!”

        随着视频中画面放大,众人发现在男子丢下两元钱的瞬间,露出了手腕上方小臂处的一块纹身。

        纹身图案很简单,就是由三个黑点组成的三角形,徐天南解释道:“果然是这帮人,我早就该想到!”

        慕容水道:“怎么?你认识这个人?”

        徐天南道:“我不认识他,但我知道凡是手臂上纹这三个黑点的,都属同一个帮派。”

        文四宝皱眉道:“我在警队这么多年,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漠北还有这样一个帮派?”

        徐天南笑道:“说是帮派,其实有点太高看他们了,这些人大部分由摆地摊、要饭、捡饮料瓶、写粉笔字卖艺的江湖单帮组成,大家凑在一起无非就图个抱团取暖,相互间有个照应。这些人小错不断大错不犯,顶多就是去工地上偷个钢筋顺个包,凡是和抢劫杀人贩毒有关的重罪一律不干,自然在你们刑警队没什么名气。”

        文四宝又问道:“那你又是怎么认得他们的?”

        徐天南道:“虽然这帮人个个靠不住,但是整个漠北市遍布了他们的帮众,因此想打听某些消息时,找他们最适合不过,我也是因此偶然认识了他们的帮主——梅花三弄。”

        “梅花三弄……梅花三弄……”慕容水一遍遍地念着这个名字,若有所思地点头道:“看来他们的帮派,叫梅花帮。”

        徐天南道:“错,三弄帮。”

        慕容水道:“起这么个名字,他们帮主指定有啥没查出来的大病吧?”

        徐天南笑道:“其实这也很符合他们帮派的宗旨,弄人:不管是哪里开业需要捧场的托,他们给你弄人。弄货:不管你想要什么货,他都能给你弄来。弄消息:满城遍布他们帮众,想打听任何消息甚至比警察还要便捷。因此叫三弄帮,简单来说,除了钱,什么都能给你弄来。看来这次马管家正是雇佣了三弄帮的人,替他去购买了那件大型的制冷设备。”

        文四宝问道:“那我们去哪找他们?”

        徐天南道:“他们的梅帮主就在寡妇街,我曾有幸去过一次。”

        听闻寡妇街的名字,文四宝听了顿时一愣,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寡妇街是漠北市最出名的街道之一,出名的原因不是因为别的,只因一个字:乱。此街道在1978年建市时,曾被划分至另一个行政区划,但是随着时间变迁,不知从何时起这条街又被重新划回了漠北市,因此一条多年以来的“三不管”地界早已变得无人问津,最终就像被世界所遗弃的那般,充满了贫穷、落后与未知的底层生活。

        李孟雪当然晓得寡妇街是个怎样的地方,她显然不放心让文四宝过去,于是道:“学长,那个地方太危险了,我陪你去,再叫上无敌。”

        文四宝突然提高了音量道:“孟雪!那种危险的地方怎么能是你这种柔弱的女孩子去的呢!你就乖乖在这里陪伯母,等我的好消息!”

        李孟雪想了想,眨巴着大眼睛点头道:“嗯……那你小心点,一定要平安回来。”

        不远处正在切瓜的孟宝贝听到了二人的谈话,浑身打了一个寒颤,头也不抬地小声咕哝道:“这俩人真恶心。”

        此时,就在水果店不远处的停车场内,马邦德面色阴沉,从副驾驶抽屉里拿出了一个黑白屏的“老人机”,拨通了张狗三的号码。

        “你在哪?”

        电话里的张狗三小声道:“是老板吗?我就在住的这里等你呢!”

        马邦德沉声道:“不要离开,我现在过来给你尾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