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奇案推理师在线阅读 - 第28章 设局(8)

第28章 设局(8)

        “如果机会恰当的话,我想顺便连徐天南也一起做掉,永绝后患。”

        马邦德的一席话说完,突然听到客厅后方传来一声惊讶的叫声。二人回头看去时,发现陈家洛不知什么时候又偷偷从房间溜了出来,正偷听着客厅的谈话。

        陈炎心绪不宁,他怎么都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平平无奇,甚至有点神经质的女人会弄成今天这种局面,但一切的诱因归根结底还是自己那个不争气的儿子,因此就连一向沉稳的他也终于动了怒气,大声斥责道:“你给我滚上楼去!我现在不想看见你!”

        “董事长息怒。”马邦德耐心劝阻道:“我觉得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有些话还是要提前让家洛知道比较好,毕竟现在情况特殊,我们都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说完后,马邦德示意陈家洛一起坐了过来,然后将自己如何改变李香琴死亡时间,后来又为了切断警方线索而杀掉张狗三的事全盘道出。

        两条人命已断送,同时就连自己全家人的性命也都遭到了威胁,但马邦德为了保护自己,却又不得不下手杀掉李香兰与徐天南二人,陈家洛怎么也没料到当初自己偶然的一个邪念,如今却酿成了如此大祸。

        自责、悔恨与恐惧等各种负面情绪充斥在他内心,令他痛哭不止。

        马邦德看见陈家洛如此状态,知道对方若再这样下去也必定坏事,于是一改往日严肃作风,轻声安慰道:“家洛,你听我说,经历了这么多事,你现在必须承担起一个男人的责任,而你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要有面对最坏结果的勇气。”

        陈家洛擦了擦眼泪,努力使自己的心情平复,小声道:“我知道了……马叔!”

        马邦德笑了笑,说道:“你必须清楚在这个社会中,如果你不吃了别人,别人就会吃了你,所以为了你的安全,李香兰必须死。但这件事我却不能交给任何人去做,就像当初你误杀了她妹妹时,也只有我可以处理尸体的事,只因这个世界上除了家人,你谁都不能相信。”

        陈家洛点点头问道:“嗯!马叔你就是我的家人,那你告诉我,我现在应该怎么做?”

        马邦德道:“从明天起,你就待在家里哪都不要去,等我的消息。我会在李香兰的楼下等她,如果这次我成功了,这次所有的事情都会到此为止。”

        “但如果我失败了……”马邦德直视对方眼睛,加重语气叮嘱道:“如果我失败并被警方抓获的话,我会把李香琴的死也揽在自己头上。家洛你记住,到时警察一定还会来问你,你只要坚持自己之前的口供就行。我会告诉警方,那天你离开度假村后是我杀了李香琴,然后利用她手机短信骗了所有的人。这些话你都明白了吗?”

        “老马……”陈炎听到马邦德的这番话时,长叹一口气,用嘶哑的嗓音问道:“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能做到如此地步?”

        马邦德低下头笑了笑,摘下了眼镜边擦边解释道:“董事长,我儿子已经在十年前没了,但你的儿子……这次一定要保住!”

        窗外黎明乍现,却被染上了大片血色红光,陈家洛无意间看见了这片红光,一股巨大的恐惧涌现心头,他仿佛看见了对方所说的那个“最坏的结局”,也仿佛看见了自己失去一切时的未来。

        ……

        下午3点,前进街知足路小区。

        如果说寡妇街是漠北市最乱的三不管地带,那么知足路就是漠北市最穷,但是最令人麻木的穷人区,这里的人安于如今这种半饥半饱却又不被饿死的状态,只因他们如同这条街道名一样,对生活安贫乐道,充满了对低物质生活的知足之心。

        马邦德已在这里守候了近八个小时,却依然没有见到李香兰的身影,他相信在警方各处卡口与公共场所的监控之下,对方最终也只能回到这里,只因李香兰是个穷人,就算她有朋友,但是在这种时候,她的朋友也不会冒着包庇罪的风险来帮助一个穷人。

        一辆熟悉的白色国产车停在了楼下,顿时引起了马邦德的注意,他透过车窗小心翼翼观察着,只见那辆小白车停下后很久没有动静,虽然此时看不见车内的驾驶员,但他能感觉出那辆车停在一个三角区内,一定是为了便于观察周围的动静。

        果不其然,大约等了20分钟后,徐天南缓缓从车上走了下来。

        “你果然来了。”

        马邦德冷笑一声,徐天南果然知道李香兰的住址,同时也更确定了这背后的一切,其实都是这个人在搞鬼。

        徐天南下了车后,不动声色地走入了小区内一家售卖花圈、纸钱与蜡烛的殡葬用品专卖店,很快便提着一大塑料袋殡葬用品走了出来。

        马邦德显得有点疑惑,因为从准确的时间来看,虽然法医组对于李香琴的死亡时间鉴定在了七日前,但其实今天并不是真正的头七,他也相信徐天南几人既然都已查找到了工业空调机的线索,自然能推算出李香琴真正的死亡日期就在距今的9天左右。

        但这些都不是主要的,最主要的是,徐天南将那些殡葬用品放置在车辆后座以后,继而低头走入了李香兰所在的那个单元。

        待对方走后,马邦德戴上墨镜走下车,做出打电话的样子走到了对方车辆侧面,随即弯腰假装对着后排车窗整理发型趁机向车内看去,当即发现了后排座椅的那堆黄纸和纸钱。

        然而就在这堆殡葬用品的旁边,还有一个深咖色的四方形骨灰盒,骨灰盒的侧面贴着一张黑白照片,马邦德立刻就认出照片中的女孩正是李香琴,顿时一切都明白了。

        对于刑事案件中的死者,只要经过尸检并确定了死因后,家属即可认领尸体进行火化。因此当马邦德看见了李香琴的骨灰后,就知道警方的尸检环节已结束,而陈家洛现在既然还是安全的,就说明警方还是没有掌握到任何证据,那么现如今自己面临的最后一个问题,就是只要除掉李香兰这个不稳定因素以后,陈家洛就彻底安全了。

        马邦德思索片刻,脑海中立即浮现出了一个计划,于是他假装蹲下身系鞋带,同时从衣兜里掏出一个带有强力磁铁的四方形金属盒,摸索着粘在了这辆小白车的底盘中。

        这是一个在黑市上售价大概2700元左右的简易追踪装置,使用原理是方盒子中有一个插入电话卡的地方,只要自己使用专门的设备拨通这个号码,那么使用者就可以实时追踪这个盒子的定位。

        搞定了追踪器以后,马邦德便起身离开了现场,前往南城区的某处工业品销售处,他需要为今晚的动手准备一些工具。

        ……

        一小时后,当马邦德的追踪设备收到了反馈信号,这说明徐天南的车辆已开始移动,于是他快速收拾好物品朝对方跟了过去,在经过大约半个小时的车程后,此时已到了漠北市的北郊,302国道公路附近,终于发现了对方行驶的车辆。

        马邦德开着车,小心翼翼地在距离对方大约200米的地方进行跟踪,一开始他也不清楚对方准备去往哪里,但是当这条路在离开国道朝着大峡谷方向行驶而去时,他也瞬间明白了对方的用意。

        大峡谷是漠北市北边的一处天然形成的峡谷,横跨于两市交界处,在峡谷尽头有一家民营的墓地公司,大约距离市区50公里的样子。这家民营墓地公司安葬的逝者并不多,一般也只有到清明节或中元节的时候车辆才会多起来,平时这条山路很少有人经过。介于李香兰正在被警方缉查的情况之下,对方必然不敢去人多的地方,因此才会选择这样一个偏僻的墓园进行骨灰安葬。

        两辆车就这样沿着国道行驶了一段路程,徐天南将车停在了国道旁的一处休息区。

        借着对方下车买水的功夫,马邦德在休息区另一头拿起手中望远镜看向了车内,果不其然,对方的副驾驶位置多了一个女人,虽然这个女人戴着口罩与墨镜,但从对方的发型与紧紧抱着骨灰盒的动作来看,显然正是被警方缉查的李香兰。

        徐天南买了两瓶水以后很快回到车内,朝着盘山公路行驶了过去。此时已是下午时间,加上这条通往墓地的道路几乎没有什么车辆,马邦德担心再这样跟下去容易引起对方警觉,于是在休息区多停留了一会,同时还利用手中设备随时查看着对方车辆位置,等到双方距离足够远了,他才慢慢动身跟了过去。

        大峡谷两侧都是蜿蜒山脉,山脉下方是近百米的悬崖,凶险异常,在穿过数道盘山公路后,他也终于按照跟踪器上的指示,来到了那家民营公墓的停车场。

        马邦德环顾四周,发觉现在是个动手的好时机,偌大的停车场内不见一个客户,而徐天南的小白车就独自停在了那里。

        墓园位于峡谷地势最高的地方,就连电路也是使用了老式电线杆从山脚下拉来的专线,马邦德在确定周边没有任何监控设备后,便将车开了过去。

        骨灰安葬一时半会也完不成,于是马邦德下车后走到对方车窗户旁,拿出一柄玻璃刀,顺着后座三角窗户的轮廓划了几圈后,再用小型的橡胶搋按在了玻璃上,稍微用力一拔,便将整块的三角玻璃吸了出来。

        马邦德又拿出一根顶端绑成圆环状的细铁丝从三角窗伸了进去,一点点用铁丝的顶端圆环勾住锁车钮,用力一拉,后座的车门应声被打开。

        接下来到了最关键的一步,在车内打开了引擎盖后,马邦德找到了位于发动机右侧的刹车油壶,像这样的刹车油壶,作用就是为车辆的制动时提供液压助力,若刹车油壶被堵塞的话,高速行驶的汽车很快就会失去制动力,从而引发事故。

        马邦德先是打开了油壶上方那个黄色的盖子,然后又拿出一包白色的晶体颗粒,一股脑全部倒入了其中。

        这袋白色晶体是他刚才在工业品销售处买到的,学名为聚丙烯酰胺,是一种高分子絮凝剂聚合物,常温状态下呈现白色晶体粉末,通常用于水污染降解或造纸等工业,但这个化学品却有一个与众不同的特征,那就是遇水加温后,会在短时间内变为一种凝胶状液体。

        马邦德经过计算,一辆汽车的刹车油壶中大约有不超过1.3升的油量,而当他倒入不超过1升容量的聚丙烯酰胺颗粒后,行驶的车辆初期会凭借刹车油管内残余的油量正常行驶。但是从大峡谷返回市区的路程有将近三十公里的下坡盘山公路,徐天南每到一个路口都需要踩下刹车才能转弯,因此会增加刹车油壶内的压力与温度,只要温度达到了40度以上,就会加速聚丙烯酰胺晶体与壶内液体的反应,从而使这些晶体颗粒变为凝胶状的粘稠液体,在压力的驱使下堵塞油管入口,使得车辆最终无法受控坠入山崖。(注)

        做完这一切,马邦德盖上引擎盖,用万能胶将那块拆下来的三角玻璃重新装了回去,便立即驱车离开。

        ……

        当晚,回到百乐街别墅后,面对陈炎急切的目光,马邦德微微点头,小声道:“都搞定了,打开电视吧。”

        陈炎打开了电视,调到本地的新闻频道,在经过大约2个小时的等待后,本地频道中突然插播了一条紧急新闻。

        ——现在插播一条紧急新闻,据事故现场传回来的报道,今晚9时,北郊大峡谷22段公路发生了一起车辆坠崖事故,经搜救人员现场勘察,在现场烧毁的车内发现一男一女两名死者,身份正在确认当中。

        新闻画面中,一辆被烧得面目全非的私家车坠落在山崖,因施救条件有限,大型机械无法到达近百米深度的山崖底部,因此数十名消防员打着手电筒,利用牵引绳从盘山公路缓慢爬了下去,但任何人都能看得出,烧毁成了这样程度的汽车内,绝不可能有生还者。

        关掉了新闻,马邦德长舒一口气,缓缓道:“从现在起,家洛安全了。”

        陈炎问道:“老马,警方会发现你在车上动的手脚吗?”

        马邦德道:“放心吧董事长,我留在刹车油壶中的化学物质遇火易燃,就算警方查验车辆残骸,也只会被认定为橡胶燃烧后的残渣。”

        “干得好。”陈炎挥挥手,示意自己老婆与儿子先行上楼休息,随后又拿出一封文件,放在了马邦德面前。

        “这是?”马邦德拿起这封文件,发现是一个纯英文的文件,他虽然不认识英文,但这张a4纸右上方的标签他却认识,那是陈炎最近在漠北西部口岸开发的一家外贸公司,主营的都是一些对外贸易的业务。

        陈炎道:“还记得我们成立的那家口岸贸易公司吗?如果正式启动后,年产值绝不会低于5000万。”

        马邦德道:“记得。”

        “这是我为你准备的任命书与股权转让协议。”陈炎说着,指了指其中一项条款中的“100%”,解释道:“我知道你不懂英文,但这句话你总能看得懂,这里有你的名字与一个百分之百的符号,说明我将为你配置这家公司百分之百的股份。”

        马邦德诧异道:“董事长,你这是做什么?你应该明白,我绝不是为了钱,才替家洛做这些事的!”

        陈炎笑了笑,解释道:“老马啊!这件事我其实也想了很久,家洛虽然是我唯一的儿子,但是在我看来,他并不适合成为一个合格的领导者,再加上口岸的那家公司太重要了,直接关系着我们陈家将来在漠北市行业中的地位,所以我希望那家公司能由你来主持大局。”

        马邦德想了想,又道:“但是董事长,严格来说,这个口岸公司是您这些年心血的积累,就算我接受了这份好意,我也绝不能把所有股份都占为己有。”

        陈炎笑道:“老马,有些话说出来不怕你笑话,我是想给家洛留下点什么,但若是让他成为这个公司股东的话,以我对他的了解,今后他一定还会再惹出什么祸端,这种亏我们吃的还少吗?”

        马邦德很快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当初在陈炎创业时,曾因一时的兄弟义气将股份分给了数个元老,但是在公司越做越大以后,这些元老们纷纷露出了本来面目,以自己股东的身份在社会上做出了许多坑害公司利益的事,甚至还有几个小股东以行使知情权为由,查阅了公司多年的往来账目后要挟陈炎,从中获得了巨额的不正当利益。

        陈炎见对方听懂了,再次解释道:“所以我决定了,今后我们口岸的公司就由你来持有全部的股份,将来你只需要在私下里将利润的一半分给家洛就行,毕竟给他每年分点钱,比直接让他持有公司股份来说风险低得多,而且你这人做事我完全信任,你明白我意思吗?”

        话说到了这里,马邦德的心中也不免受到了感动,于是他毅然在合同中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同时还承诺道:“放心吧董事长,口岸公司的钱,我会替家洛先存着,在将来我们都老了以后,这些钱同样都是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