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奇案推理师在线阅读 - 第35章 现场留下的蛛丝马迹

第35章 现场留下的蛛丝马迹

        随着公安局金副局长的到来,慕容水与缉毒警员星夜的冲突暂时停了下来,杜永支跟在金局长旁边,说道:“金局,根据现场凶手留下的这张‘亡命牌’,我们可以判断出本案与之前陈家父子被害案属同一个凶手,所以这案子应该交由我们刑侦支队做并案处理。”

        还未等金局长表态,旁边的郑江虎直言道:“金局,这次的死者是钱帮赌场的二当家,对方赌场自今年起就一直在暗地里贩卖新型毒品,这件案子一直都是我们在跟,所以应由我们缉毒支队接手。”

        听完两个支队长讲话,金局长只是笑了笑,并未做出表态,只是对二人道:“这样吧,先等法医组的鉴定结果出来后再说,怎么样?”

        既然金局长都已这么说了,郑江虎与杜永支二人便不好再说什么,但郑江虎俨然对这起案子更加关心一点,他跨过法医组的警戒线,小心翼翼走到李孟雪身边问道:“李主任,有什么发现吗?”

        自从刚才星夜对文四宝动粗后,李孟雪便对郑江虎这种蛮横的作风没有太多的好感,但她也绝不是那种将个人情绪带到工作中的女人,于是指着一旁的奥迪车道:“我们暂时在车辆内部还没有发现死者以外的指纹。”

        “那死者身上与车辆上的物品,是否有发生丢失?”郑江虎不甘心地追问着。

        文四宝见郑江虎一个劲地干扰李孟雪工作顿时也不乐意了,于是也跨过了警戒线,踩着烂泥巴路走了进来,严肃地道:“郑支队,麻烦你不要干扰法医组勘察现场的工作,请你立刻离开现场。”

        郑江虎毕竟比文四宝高了一个级别,不客气地道:“文警官,我已经告诉过你了,这件案子我们缉毒支队管了,现在该从这里离开的人是你!”

        “你们两个都出去啊!”

        看着地面都被踩得到处都是脚印,李孟雪也终于忍不住了,连推带搡地将二人推出了警戒线,并对着自己的徒弟许无敌道:“无敌!你过来看着他俩!一个都不要放进来!”

        “好嘞!”

        许无敌应和着,提了提裤子站在了警戒线边缘,歪着脑袋盯着面前二人,突然指向了郑江虎训斥道:“脚过线了!给我缩回去!”

        郑江虎低头看去,果然发现自己脚上穿着的陆战靴踩在了警戒线内,他这人不论平日再怎么蛮横,在面对法医组的一帮技术人员时还是得客客气气,毕竟自己部门隔三岔五就有样本需要送检鉴定,若真惹恼了对方,保不准法医组这帮人会不会在工作中故意给自己穿小鞋,或者把自己部门的送检样本优先级排到最低。

        郑江虎想到这里,立刻陪着笑,将那只脚缩了回去。

        ……

        翌日,公安局内部召开了第一次案情研讨会,刑侦支队与缉毒支队两方部门也一起参加了本次会议。

        李孟雪代表法医组在研讨会中汇报道:“死者钱二,男,三十六岁,昨晚根据城郊处的一个测速摄像头显示,死者当晚开着那辆奥迪车进城,还曾被测速摄像头照下了监控画面。”

        李孟雪向旁边投影仪中放入了一张幻灯片,屏幕中顿时出现了钱二竖起中指那副嚣张的模样,引得众人一阵发笑。

        李孟雪解释道:“这是死者昨晚在11点左右被监控拍到的画面,可以看出当时车内没有别人,因此我们推测死者是在向市区方向行驶的途中,被凶手拦下杀害。但很可惜,进城的路是偏僻路段,因此也没有摄像头拍下凶手的画面。而那条路以北的方向共有5个十字路口可以通向城区内,其中只有2个路口有监控覆盖,如果凶手对本市的监控环境熟悉的话,完全可以在躲避监控的情况下将奥迪车驶入市区,然后通过各种巷道与岔路行驶至市区西侧的十四连。”

        李孟雪说完,又将一张画着数道红线的透明的幻灯片盖在了城区图上,屏幕中的城区图顿时浮现了数条红色标注的路线。

        李孟雪解释道:“经过我们痕迹组同事判断,凶手若挟持了钱二的奥迪车,一共有9种路线可以规避监控直达十四连,因此我们若想找到奥迪车的行动轨迹,就必须在红线所示的范围内走访所有商家,看看谁家在门前装有24小时的监控设备。”

        “金局,沿途商家的监控由我们负责。”郑江虎不等对方把话说完,直接蛮不讲理地把这件事揽到了自己名下。

        文四宝与其余刑侦支队警员眼巴巴地看着如此重要的一个线索被缉毒支队抢走,几人只好用眼神对杜永支示意,仿佛在做无声的抗议。

        李孟雪又在投影仪中换了一张新的照片,解释道。

        ——“这是死者案发现场的照片,案发时,死者呈跪姿死在十四连一户村民的门口,致命伤为插入头颅中的一柄18cm长度的匕首,这种匕首很常见,任何一家杂货铺或路边摊都能买到。同时根据死者身边血液的喷溅程度来看,发现死者的位置就是第一案发现场。”

        ——“尸体是早晨的9点35分被发现,当时尸体已具备全身性尸僵的特征,尸斑指压不褪色但未达扩散期,因此符合尸体的十六个过程中的全身性尸僵期,推算出死亡时间是在前一日的凌晨2点至3点之间。”

        ——“死者嘴唇部位有四个对称的微焦点痕,疑似电击棒导致的电击伤,再加上死者手脚被缚时产生的约束伤外,身体其余部位并未见抵抗伤,所以我们判断死者当时是被凶手用电击枪击打嘴部至昏迷后以3cm绳索捆绑,其后的时间里并未与凶手产生肢体冲突。”

        郑江虎率先道:“这么看来情况就很清晰了,凶手在一个没有监控的路段绑架了钱二,然后用电击棒将对方电晕,随后以躲避沿途监控的方式开着死者的车,在进入十四连以后将死者杀害,这其中一系列行为具有很明显的仇杀性质。”

        “是的。”李孟雪补充道:“死者钱二,任漠北钱庄小额贷款公司副总经理一职,负责账务催收的工作。据昨天辖区民警所述,钱二曾经就在赌场中向一名叫李强的男子提供过新型毒品,后来钱二还诱骗李强染上了赌博的习惯,最终李强不堪忍受对方的暴力催收而自杀。同时在市区的报案记录中,光是今年对钱庄贷款公司的受理案件记录就有好几十条,这还不包括受害者未报案的情况。”

        李孟雪说完,又换上了一张新的幻灯片,其中显示出了死者钱二身上有好几处的针眼,解释道:“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地方,那就是在我们对死者进行解剖时,除了头颅顶部的致命刀伤外,身体各处还有不同程度的新鲜针孔。”

        “针孔”二字一说出口,立刻吸引了缉毒支队一众成员的警觉。

        李孟雪解释道:“据法医组比对,尸体身上的针眼为医院常用的7号皮下注射器所致,一共出现了5处,分别在死者的枕骨、颈椎下侧、尾椎骨、腰椎与腹股沟内侧。”

        郑江虎急忙问道:“那根据李主任的意思,死者还是个毒瘾患者?”

        李孟雪摇头道:“恐怕不是,虽然我们在死者的身上发现了针孔,但是对死者的毒理检测却是阴性。”

        郑江虎又问道:“那死者是否服用了某种新型毒品,从而骗过了你们法医组的毒理检测?”

        李孟雪解释道:“郑支队,现在市面上常用的毒理检测方法,是对人体的尿液、血液、指甲、毛发等进行检测,大概原理是当毒性成分进入新陈代谢后,对留存在角质蛋白中成分的检测,这是一种化学检验,但我们这次对死者除了这些常规手段以外,还有一种更加直观的方法。”

        郑江虎问道:“什么方法?能保证百分之百准确吗?”

        李孟雪皱了皱眉,似乎很不喜欢对方说的这种话,但还是耐心解释道:“郑支队,对于自古至今的医学专业来说,只有一个百分之百,那就是人百分之百会死。除此以外,任何的检测都只能说无限提高它的准确率,但就算检测准确率在小数点后面有无数个9,我们也无法向你做出准确率百分之百的保证。”

        郑江虎显然有点听不懂这番话,李孟雪便直接解释道:“用各位能听懂的话说,那就是不同毒品对人体的器官伤害是不同的,但不论死者是否曾经吸食过任何种类的毒品,只要我们将死者的大脑、心脏、肝、肺等器官切开,直接以肉眼观察这些器官的组织病变程度,就可得出结论,因此就我们法医组这次对钱二的尸体解剖来看,对方并未吸食过任何毒品。”

        片刻的沉默过后,文四宝突然问道:“那根据法医组的检测,死者身上的那些针孔,到底是因死者自行注射药物留下来的?还是被凶手强行注射了某种药物?”

        李孟雪道:“根据针孔的结痂程度来看,很大可能性是在死者被凶手挟持的那段时间留下来的,但……我们未来死者的血液内检测出任何药物成分。”

        被强行扎了针,但是没有被注入任何药物,这一情况也使得会议室众人感觉到了疑惑,人群中甚至有人突然冒出一句道:“难道凶手向死者注射了某种生化病毒?”

        未知总会令人感到恐惧,听到此话后众人也显露出了惊恐的神色,你一言我一语地猜测了起来,瞬间将凶手的“阴谋论”无限放大。

        “安静,安静。”

        金局长见场面越来越混乱,于是也示意众人安静。

        待会议室内安静下来以后,金局长解释道:“案情的大致情况呢,大家应该都已经了解了,现在我们首要查出的,就是死者当天晚上到底是如何将奥迪车开入了案发现场,他与凶手之间是什么关系?是团伙作案?还是独自作案?最后,法医组务必要查出凶手在行凶期间,到底向死者体内注射了何种药物。争取不要放过案发现场任何一个细节。”

        突然间,会议室中响起了电话铃声,众人皆是面色不悦地看向了铃声的方向,想看看这个破坏会议纪律的人到底是谁。

        从进入会议室开始,一直到现在都未发表过任何观点的徐天南站起了身,略显歉意地对众人笑了笑,解释道:“不好意思啊,各位,学生打来的电话,我出去接一下,马上回来。”

        徐天南走出会议室后,一路快步走向了远处,但没过多久,却只听刚刚才远去的脚步声,又从会议室的另一个门外响起,越来越近,紧接众人便听到了徐天南接电话的声音,“干嘛呀你们,我正在公安局开会呢!”

        原来徐天南走出会议室以后,为了离得更远一点,他索性走到了走廊尽头后拐向了大楼的另一条走廊,却殊不知这间会议室的两边都有门,而徐天南此时正站在会议室另一侧的门口打着电话。

        ——“喂?干嘛呀你们3个!不是说了我回去之前不要给我打电话吗?”

        徐天南此时就与众人仅隔着一扇门,声音也清晰无比地传了进来,郑江虎显得很不悦,对星夜命令道:“你出去和他讲,让他打电话走远点!”

        “哎哎!小郑!”金局长压低声音道:“徐老师是咱们外聘的刑事侦查专家,再怎么说也是客人,你这样做显得多没礼貌,让星夜坐回去。”

        郑江虎点点头,示意星夜坐回到了座位上,结果会议室内众人只好都安安静静地坐着,等待徐天南打完电话。

        ——“啥?案子?什么案子!我警告你们3个,在这桩案子结案之前,我是不会给你们透露任何与案情相关的故事,死了这条心吧!”

        金局长笑了笑,对众人小声道:“你们瞧,这家伙还挺有原则。”

        但是很快,徐天南的声音又清晰无比地传了进来。

        ——“回学校?我怎么知道自己啥时候能回去,本来有文四宝和李孟雪这俩傻蛋就够累人的了,现在又多出一个叫郑江虎的大傻叉,这仨人硬是把整个案子都带跑偏了!”

        此时的会议室内,文四宝、李孟雪与郑江虎三人面色如同苦瓜一样难看,金局长也小声对星夜道:“要不……你还是出去提醒一下?”

        ——“好了好了不说了!我还得回去好好组织一下语言,看看到底怎么讲才能不打击这帮人的小小自尊心,就这样,挂了!”

        挂下电话后,徐天南的脚步声渐行渐远,但很快,脚步声又由远而近地走了回来,他打开会议室的门,对众人笑着道:“不好意思啊各位,学生家长来了,就在电话里多聊了两句,唔?”

        徐天南话没说完,却感觉整个会议室内的气氛瞬间变得非常诡异,于是小声问慕容水道:“水根,这帮人都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