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奇案推理师在线阅读 - 第49章 发现踪迹

第49章 发现踪迹

        翌日,漠北政法大学,研究生院。

        徐天南一夜睡睡醒醒,被办公室里那个硬邦邦的沙发隔得十分难受,然而就在清早刚刚睡熟没多久,就听到了楼道里传来的脚步声。

        虽然是运动鞋,但橡胶鞋底像鸭子那样快速拍打地面发出的“咚咚”声也极度辨识性,徐天南都不用想,这就是慕容水的脚步声。

        咚咚咚……咚咚……嘶……

        随着慕容水在地面发出一长串的滑行,终于又到了掏钥匙环节。

        叮呤咣啷……叮呤咣啷……啪!

        每次开门钥匙都要在地上掉一下,然后拿起,可随之又传来了电话的响铃声。

        徐天南知道自己不用睡了,于是爬起身清醒一下,却听到慕容水一边开门,一边对着电话那头道:“哎呀!你别老催我行不行啊!就这两天啦!我那个变态老板天天加班,这都一周没休息了,这不……唔?”

        慕容水一手拿钥匙,另一手拿着油条,脸上还夹着电话,和徐天南大眼瞪小眼,嗤嗤地道:“老……老大?你昨晚没回去吗?”

        徐天南从沙发上坐了起来,猛灌一口隔夜茶,长嘘一口气道:“变态,是不喜欢回家的。”

        慕容水的电话那头依然还在呲哩咓啦叫唤着,于是她挂断电话,看了看手中买的单人份早餐,换上了一幅讨好脸,“喏!老大,我特意去给你买的早餐,趁热吃,趁热吃,嘿嘿……”

        两根油条,一碗豆浆,一个茶叶蛋,明显就是慕容水买给自己的分量。

        徐天南也不客气,故意接过早饭吃了起来,随后拿起手机,却发现上面已有郑江虎打来的几十条未接来电。

        拨通回去后,那边才响了一声,便听见了郑江虎的大嗓门道:“姓徐的!快看我发给你的信息。”

        徐天南打开短信,发现了对方发来的一个视频文件。

        这是一个某论坛中上传的视频,画面像素不高,但还是能看清有几百只鸽子扑棱棱地从一辆厢式货车中飞出,而拍摄地点正是昨天钱老大开会的酒店,厢式货车的车牌号与喷绘的名字也非常清晰——“咕咕养殖场”。

        徐天南立刻清醒,问道:“这是行刑者那帮人的车,这个视频从哪来的?”

        郑江虎:“就在今天一早,我们组员在逛论坛时候看见的,是一个网友无意间拍摄下来的,这辆车不论是从外形还是功能,都与你推断的一致,只不过是辆套牌车,但我根据车喷绘上方的名字,已经查到了郊区的一家养殖场,我现在就过去。”

        “好,地址发来,我和慕容水马上到。”

        一路上,慕容水将油门踩到底,前引擎盖发出巨大的轰鸣声,几乎已达到了爆缸的边缘,然而速度却连省道80km/h的限速都无法达到。

        自从上回案子中,徐天南的三手国产车被毁以后,慕容水按照对方的要求,硬是在二手车市场逛了大半个月,才终于找到一辆与之前那辆车型号完全一致的车辆,只不过这辆车的过户记录非常壮观,行车大本的第一页已几乎被各种不同的名字占满。

        “老大,你说行刑者那帮人,会在养殖场里吗?”

        徐天南道:“我觉得行刑者那帮人不会这么大意。”

        “哦?这话是什么意思?”

        徐天南道。

        ——“他们既然连钱老大的行动路线都可以模拟出来,甚至还会利用动物的习性来完成这次绑架,所以我觉得他们应该不会大意到让围观市民拍下自己作案过程的地步。”

        ——“所以我认为,如果行刑者必须在昨天那种情况下放飞鸽子,他们至少也应该给厢式货车贴一个保护车衣,这样就可以避免直接被郑江虎他们找到养殖场。”

        慕容水点点头,“嗯,我也觉得,如果他们能犯下这种错误的话,那也太低级了。”

        “不管怎样,先去看了再说吧。”

        俩人安静了一会,突然,慕容水说道:“老大,今天我把你送去养殖场以后……我,我……我得离开一会,我妈那边……”

        不等对方说完,徐天南便点点头,“好,你去吧。”

        安静了一会,慕容水又叮嘱道:“今天有那么多公安局的人在里面,如果一会真的遇到什么危险的话,你听我的,千万别傻不愣登一个人冲在最前面啊!”

        “哦,好。”

        沉默了一会,慕容水还是不放心,依然又叮嘱道:“切记!切记啊你!”

        “哦,好。”

        看着对方心不在焉的样子,慕容水长叹一口气,知道对方肯定又没把自己说的话听进去。

        ……

        漠北远郊,咕咕养殖场。

        今日的行动由金局长亲自带队进行抓捕,刑侦支队与缉毒支队两个部门的车辆将外部团团围住。

        然而当徐天南赶到现场时,却发现养殖场内外都是警员在把守,法医组也在其中忙碌着。

        郑江虎见到徐天南过来,立刻迎了上去,低声道:“妈的!这次我们扑了个空,里面连个人影子都没有!”

        徐天南道:“这家养殖场登记的信息呢?”

        “在这。”郑江虎拿出一张复印件,发现营业执照早已过期近十年,而上面登记的车主竟是个90多岁的老人,解释道:“我在辖区民警那里打听过了,营业执照上的老人是阿兹海默症后期症状患者,而这家养殖场早已在十几年前就荒废,也就是说,行刑者那帮人找了一家废弃的养殖场,在里面饲养了这些鸽子,而这家养殖场的唯一目的,则是为了昨天绑架钱老大做准备。”

        徐天南道:“也就是说,这次行刑者那帮人的身份依然未知?”

        郑江虎点点头。

        徐天南决定去找法医组谈谈,于是穿好鞋套进入了养殖间,发现文四宝正守在门口。

        “哟!给你家孟雪妹妹站岗呢?”

        文四宝苦笑道:“她嫌我碍事,就把我赶出来了。”

        徐天南笑了笑,径直走了进去,李孟雪看到有人进来刚要发作,却发现来者是徐天南,于是也不再阻拦。

        徐天南看了李孟雪一眼,问道:“有什么发现?”

        李孟雪指了指周围的周围的一大片鸽子笼,说道:“这些鸽子应该就是昨天钱老大被绑架后,从那家酒店宴会厅飞回来的,数量上基本能够对得上,而且这段时间一直都有人在饲养。”

        “是什么人在饲养这些鸽子?有查到线索吗?”

        李孟雪道:“现在暂时没有提取到嫌疑人的指纹与头发等组织,但根据地面留下的四种鞋印判断,应该就是行刑者那帮人。”

        “鞋印提取出来了吗?”

        李孟雪点点头,“我已经用石膏制模了,应该马上能出结果。”

        又过了几分钟,李孟雪来到养殖车间进门处的地面,这里有4个金属薄片做成的围条,围条高度大约5cm左右,中间部位以石膏粉浇灌于凹陷地面,可以清晰地看出这是四个不同大小的鞋印。

        李孟雪伸出手指,轻点浇灌石膏,感觉石膏液已基本凝固后,拆除了周围金属围条,继而用小铲子连带着模型周围的泥土一并挖出,一番清理过后,一个完整的鞋印模型便被制作了出来。

        很快,4种鞋印模型都分别摆放在了桌子上,李孟雪解释道。

        ——“从这4种模型的鞋底花纹与边缘轮廓判断,均是为硬底胶鞋所留。”

        ——“四种鞋印分别为41码、44码、36码与39码,暂且称之为嫌疑人一号、二号、三号与四号。”(注)

        ——“其中的2号嫌疑人,脚穿44码鞋,为昨天酒店监控中打晕钱老大保镖的强壮男子。

        ——“3号嫌疑人,应该就是那名伪装成保洁员的女性,身高1米62左右,脚穿36码鞋,体重49kg。”

        ——“4号嫌疑人,则是昨天使用电击棒击晕钱老大的胖子,身高1米7左右,脚穿39码鞋,体重85kg。

        ——“现在只剩下1号嫌疑人的画像较为模糊,但根据此人步幅跨度与鞋印陷入泥土中的程度来看,应该是名身高在1米78左右,体重75kg的成年男性。”

        徐天南记下以上信息,随后又问道:“这4个人在养殖车间内的行动轨迹都保护起来了吗?”

        “在那里。”李孟雪指了指养殖车间的内部区域,在很长的一条通道内,都已被两条警戒线拉了起来。

        徐天南拿了一把深度卡尺,独自走进了警戒区,发现地面上许多这4名嫌疑人踩踏的痕迹,于是趴在地上研究了起来。

        许久过后,徐天南离开了养殖车间,金局与两个支队长早已在外面等候了许久。

        徐天南解释道。

        ——“4名嫌疑人的初步画像已基本确定,其中1号为行刑者的老大,此人在车间内的鞋印呈环绕状,并且深度没有变化,说明此人在现场所做指挥工作,并没有搬动重物进行体力劳作,大概率也是昨天在酒店楼下开车的人。”

        ——“2号与3号嫌疑人,为强壮男性与女性,这俩人鞋印在地面的凹陷程度一致,说明在干同一种工作,由鞋印的指向痕迹来看,这俩人应该在做饲养这些鸽子的工作。”

        ——“4号嫌疑人就比较有意思了,我们已得知1号是这些人里的首脑,在绑架的过程中也是负责最安全的开车行动。2号是团队武力值体现,3号女性精通电子器械与伪装,是团队中的技术手段,而这个4号胖子。”

        ——“4号胖子的鞋印在地面凹陷程度不一致,具有变化性,并且始终围绕在1号鞋印的周围打转。”

        ——“可以看出4号嫌疑人在这个团队中,既没有3号女性的那种技术能力,也没有2号强壮男的武力值,应该在团队中属于跑腿、干杂活一类的人物。”

        说完了以上,徐天南对金局长道:“金局,现在可以确定行刑者已经放弃了这家养殖场,因此在法医组勘察出更多有价值的线索之前,我们需要把工作重心放在市区内与电子产业相关的行业中进行排查。”

        金局长表示赞同,问道:“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地方?”

        徐天南想了想,“这4人应该在本市有一家小规模的作坊型店面,主营与电子设备有关的事情,店面内不会有其他员工,否则4人的行动在一定程度上会受到阻碍,不过这样的排查方式比较模糊,这4人也有可能进行着别的动作,或者均为无业人员。”

        “明白了,本市的店面排查活动由我来负责。”文四宝主动揽下了任务。

        徐天南又解释道。

        ——“据我们现在所观察到的,行刑者与钱老大之间如果只是单纯的仇人关系,他们昨天在酒店时大可直接下手,杀害钱老大后离开,但对方并未这么做,而是选择了绑架案这种风险更大的行动。”

        ——“由此可以判断出,行刑者那帮人这次的目标,依然还不在钱老大的身上。”

        ——“那么在这件案子的背后,肯定还有一个更大的目标,是行刑者这帮人的真正目的。”

        突然间,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在周围,几人互相看了看,发现并不是自己的手机。

        “在那里。”徐天南顺着手机铃声,在一个脏兮兮的酒坛子里看见了一部手机,他戴上手套示意众人别说话,继而接听起了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经过特殊处理的声音,嘶哑而沉重。

        “叫你们专案组负责人接电话。”

        徐天南立刻意识到对方是行刑者,而这也是他第一次与对方通话,他此时需要先稳住对方,通过谈话时的只言片语便可再更多掌握到一些对方的信息,于是道:“负责人不在,有什么话可以对我讲。”

        短暂的沉默过后,电话那头依然重复了一遍同样的话语,态度生硬且没有感情。

        不得已之下,徐天南只好将电话递给了金局长,低声道:“凶手打来的。”

        金局长面色一怔,显然没料到凶手竟然敢主动打电话过来,于是拿起电话沉声道:“我姓金,是这次专案组的负责人。”

        电话那头不知道说了些什么,金局长深吸一口气稳住了心神,随后将头顶的墨镜戴回眼睛上,突然怒道:“你是谁?到底想怎样?”

        片刻后,金局长又厉声道。

        ——“嚣张至极,我劝你们立刻自首争取宽大处理!”

        ——“喂!喂!喂?”

        电话那头随之被挂断,徐天南问道:“金局,对方说什么了?”

        金局长面色铁青,脖子上的青筋一跳一跳,好一会才沉声道:“那个人说,让我们做好准备以后,他会再打电话过来。”

        徐天南:“做什么准备?”

        金局长摇摇头,“我也不是很清楚,对方只是这样说的。”

        突然,一名警员跑了过来,对金局长道:“金局,刚才钱老大的老婆打来了报案电话,说了一件重要事情。”

        金局:“什么事?”

        警员道:“钱夫人今天早上收到了一盒录影带,里面的内容,是与钱老大有关的!”

        金局立刻反应了过来,说道:“看来对方说的做好准备,就是要让我们先去看一下这盒录影带。”

        ……

        同一时间,南城某西餐厅内。

        一名男子站在洗手间外,回想着刚才金局长那副气急败坏的样子,脸上也不免浮现出了笑意。

        男子不慌不忙地从手机中抽出电话卡,随手掰断后丢进了下水道里,随后回到了大厅中自己的位置上,略显歉意地道:“不好意思,工作上的电话,让你久等了。”

        慕容水此时如坐针毡,回答道:“哦!没事,没事,那啥……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男子扶了扶眼镜,目光温柔地看着慕容水道:“我姓杨,与南宋的一名诗人同名,全名杨万里,你叫我万里就行。”

        慕容水一脸尴尬地看着对方,勉强挤出来一丝笑意,“你好,你好……”

        尴尬的气氛沉默了一会,杨万里依然盯着对方,用炽热的目光道:“慕容姑娘,我真的很感谢你母亲。”

        “哈?”慕容水傻乎乎地问道:“谢她啥?”

        杨万里笑道:“我谢谢她能给我这个机会,这样一个能让我认识你的机会。”

        慕容水尴尬的双手无处安放,只能拿起面前的刀叉,在面前桌子上划拉着,一边回应道:“是啊,是啊……”

        此时,慕容水的脑子几乎已变为了一团乱麻,她恨死那个整天爱登录婚恋网,又爱擅自做主为自己相亲的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