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奇案推理师在线阅读 - 第51章 金局长的秘密(2)

第51章 金局长的秘密(2)

        “请你给我一个解释,为什么要拿对方的钱!”

        面对提问,金局长放下了手机,默默无语许久,才喃喃道:“看来你早就知道了。”

        杜永支的语气更加强硬道:“金建刚同志,这是你最后的机会,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收钱老大的钱!”

        金局长长叹一口气,说道:“不过你知道了也好,这件事,我早晚也会主动告诉你。”

        说完,金局长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了两个档案袋,放在了桌子上,“你自己看吧。”

        杜永支拿起第一份材料,发现这是漠北市第一人民医院专用的档案袋,然而就在这封档案袋中,赫然夹着两张病危通知书。

        从日期上来看,这两张病危通知书间隔不到一周,最近的一张距离现在刚好一个月,而患者姓名一栏,则写着“金美月”的名字。

        杜永支愣住了,他当然知道金美月就是金局长唯一的女儿,曾经也在无意中听到过对方女儿身体不好的消息,但他怎么都不敢相信,就在这张病危通知书的诊断意见栏里,竟写着“先天性心脏膜瓣关闭”。

        “老金,这是怎么回事?”杜永支颤巍巍地将通知书装回到档案袋里,问道:“你丫头患有这样的病,你为什么从来没对我们讲过?”

        金局长并没有回答,只是点了点另一个档案袋,示意对方道:“你再看看这个。”

        杜永支打开另一个档案袋,发现里面是一个笔记本,打开细看一番,他惊讶地发现,笔记本上记录的竟然是十几处钱庄公司在本市开设的地下赌场地址。

        这些赌场的规模有大有小,大型的在一些偏僻郊区的私人会所内,有数百人规模,小的也就在本市的寡妇街内,几间商铺大小。但根据笔记本的记录,这些赌场无论大小,后方都有详细的地址与负责人,并且所有赌场负责人都指向了同一个人:钱老大。

        杜永支看着这十几处的赌场,立刻明白道:“这……这不正是前段时间,你亲自带队进行的清扫行动中被端掉的赌场吗?老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既然你收了钱老大的钱,为什么还会端掉他那么多赌场?”

        金局长缓缓点上一根烟,解释道。

        ——“美月的病,属于先天性疾病的一种,若想治愈的唯一办法,就是心脏移植手术。”

        ——“因此前前后后辗转了差不多半年的时间,我也终于为美月等来了合适的心脏配型,但……”

        ——“但老天爷就仿佛向我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因为到那时我才知道,原来这个手术只能去北京上海那样的大医院去做,并且光是手术费用就高达近一百万。你可能不知道,这几个月里,仅仅替美月的维持性治疗,就已经花光了我这些年所有积蓄。”

        疾病,向来是击垮一个家庭最快的苦难,杜永支也当然明白这个道理,但他怎么也想不到,这种事情竟会发现在自己的身边,发生在自己最敬重的老领导身上。

        此时,听完这一切,杜永支言语艰涩地道:“所以……所以你就想到了钱庄公司?你把希望放在了钱老大的身上?”

        金局长摇摇头,苦笑道。

        ——“老杜,如果你在一个月前对我说这种话,我一定会狠狠反驳你。因为就在一个月以前,我依然坚信着自己的立场,坚信自己再怎样不堪,也绝不会主动向钱老大那种人寻求帮助,但直到……直到钱老大通过某些关系打听到了美月的病情后,他主动接近了我。”

        ——“我知道对方的主动接近,图谋的就是我现在手上还有的那点权力,因此我拒绝了他。”

        ——“但没过多久,当医院连续两次对我下达美月的病危通知书时,我看见了美月发病时那呼吸困难的样子,她的皮肤、嘴唇、小小的手指……都已经变成了毫无血色的苍白时,我动摇了。”

        ——“我作为一个警察,除暴安良,镇守一方民众,这是我几十年来始终坚守的信念,然而到头来,却连自己女儿的性命都保不住……”

        ——“这种感觉就像无数条看不见的绳索,这些绳索控制着我的身体,使我在某一天下班后,鬼使神差地坐进了钱老大的车里,因为我知道,那段时间不论我何时下班,对方的车始终都停在单位对面的小巷。”

        ——“我在他的车里一路无话,直到那辆车开到了一个废弃的水库边,他当着我的面,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100万。”

        ——“当时我的心里就像有杆天平,我知道一旦拿了这钱,天平的那一端就会坠入深渊,而那些被坠入深渊的东西,是我这辈子的信念、良知。”

        ——“但是钱老大那个人非常狡猾,他看出来了我的犹豫,所以他当时又拿出了一份100万的贷款协议,我知道那份协议对我来说就是一个台阶,是我最后的遮羞布,同时我更加清楚,光是那些钱的利息,就足够我用下半辈子来偿还。”

        ——“老杜,当时我动心了,我真的动心了!几十年在我心中建立起的尊严、信念,这一切在我女儿的性命面前,似乎也变得并没有那么重要。”

        ——“于是最终,我在钱老大的蛊惑下签了那份协议,后来也就是你看到的,我拿走了那100万。”

        ——“但我怎么都想不到,就在我拿走那些钱的第二天,我收到了一个信封,信封里装着的竟是无数的碎纸片,当我看见碎纸片中自己的签名时,才知道那是我昨天亲手签下的贷款协议。”

        话到此处,金局长的眼眶也变得湿润,他一遍又一遍地擦拭着自己证件上的那枚警徽,直到警徽变得锃亮,才缓缓对杜永支问道:“老杜,你说……作为一个父亲,若连自己的孩子都守护不了,那我们……该如何恪守这份国家赋予我们的使命?”

        杜永支翕动着鼻子,纵然有千万句话在此刻,他也不知该如何去评价对方。

        片刻后,金局长看着面前的警徽,沉声道。

        ——“但我知道,不论任何情况下,都不应该去玷污我们警察的这个身份,所以我想到了一个折中的办法。”

        ——“在那次事件之后,钱老大很快便向我提出了要求,那就是要我,要我这个公安局的副局长利用手中权力,作为他在本市所有地下赌场的保护伞。”

        杜永支道:“我了解你的为人,但你却没有那么做,对吗?”

        金局长困难地点点头。

        ——“若想为对方的赌场提供保护,那就得清楚对方地下赌场的位置,所以我假借保护的名义,不止一次去过了他的别墅,并且在那里探听到了大部分钱庄地下赌场的位置。”

        ——“当我掌握了对方地下赌场的大部分位置与规律后,你应该知道,当时我突然带队进行了一场全市大规模的赌场肃清行动。”

        ——“那次赌场肃清行动后,钱老大再也没有在我面前出现过,但我知道这种鱼死网破的做法一定会遭到对方的报复,对方也必然会将这100万的事捅到检察院去。然而人算不如天算,我还没有等来对方的报复,钱二就突然死于行刑者手中,也正是因为这件事,使得钱老大躲了起来。”

        说完后,金局长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信封,递给了对方道:“但是老杜,有些事情是躲不掉的,所以我写好了认罪书,里面详细交代了整件事的过程。老杜,我现在只有最后一个要求。”

        杜永支:“金局你说。”

        “3天,我只需要3天!”金局长几乎以哀求的语气道:“因为美月现在的状态根本不能坐飞机,所以我替她预约到了3日后北京国际救援中心的医疗转运服务,只要美月顺利转院到北京,一旦做完了手术,我立刻就会去自首。”

        杜永支考虑了很久,最终还是决定替老领导暂时隐瞒这件事,他缓缓站起身,眼中充满了苦涩与无奈,沉声道:“金局,我终于明白了,你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愧对于你胸前的警徽,你是一个好警察,同时更是一个好父亲。”

        金局长此时已眼含热泪,像在做告别般,轻轻拂着面前的警徽,继而向杜永支伸出了手,与对方握在了一起。

        “谢谢你,杜支队长,请你在三日后,将我逮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