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奇案推理师在线阅读 - 第54章 法理与情理的抉择(1)

第54章 法理与情理的抉择(1)

        西城动物园,外部停车场。

        一辆越野车从上午便一直停在了这里,此时车内一个小胖子笑嘻嘻地看着被堵在动物园出口无法离开的游客道:“哈哈!一号你果然没猜错,他们正在用蓝光灯照每个人的手,钱夫人带来的赎金果然被那帮警察喷了荧光剂。”

        “这些只不过是警方惯用的伎俩而已。”

        一号说话时盯着手机,似乎手机里徐天南直播时的样子更令他有兴趣。

        他看着徐天南突然出现在了房间内,其后又一步步解析案情时,也赞许般地笑道:“徐天南,你果然发现金局长的问题了,不错,没让我失望!”

        “一号!一号!我问你话呢!”小胖着急地问道:“你说现在就三号一个人在里面,她一个姑娘家家的,处理那么多钱应该没问题吧?”

        一号放下了手机,轻松地道:“虽然有点难度,但我相信以她的能力,应该足以应付这些警察。”

        小胖看了眼睡趴在后座的壮汉,咕哝道:“都是你,不让我和二号去帮她,万一她真出个什么事咋办……”

        一号捏了捏小胖的脸蛋,笑道:“谁叫你和二号那么有辨识度?一个那么壮,一个那么胖,我若真让你俩进去了,指不定就成一条不归路了!”

        “喝凉水都胖怪我啊……”

        突然,一号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接听后,电话内传来了一个温柔的女孩声音。

        “先生你好,请问你为慕容小姐定的鲜花,是计划今晚送到吗?”

        一号道:“是的,拜托了。”

        “好的,那么请问落款写谁的名字?”

        一号道:“送给我女朋友,当然写我的了。”

        电话那头女孩子笑了笑,“好的好的,那么请问先生姓名?”

        片刻后,一号回应道:“杨万里,万里长征的万里。”

        ……

        此时的动物园内,4个出口都排起了龙队,游客怨声四起。

        ——“哎!你听说了没?好像有几个绑架犯混到了游客里面,所以每一个出去的人都要被严格检查。”

        ——“对对对!好像就是有这么回事,我刚进来时就发现外面好多警车,看这阵仗,我们会不会有危险啊?”

        ——“喂!我说你们警察能不能快点啊!天阳都下山了!”

        ——“我刚看到有个警察,穿的怪兽衣服把小孩惹哭了,这素质简直也没谁了!”

        金局长的电话打不通,现在眼看着被堵在动物园里的上千号游客情绪都已接近失控,文四宝感觉全世界的压力都抗在了自己头上。

        几名警员跑了过来,用4个深色的塑料袋装了4件衣服,汇报道:“报告!我们在角落里发现了4套工作服。”

        听到这话,文四宝立刻就联想到了行刑者4人,于是让警员将工作服摊开在地,果然从尺码上判断,这是4套男性服装与1套女性服装,正是行刑者没跑。

        李孟雪拿着蓝光灯,对面前4套衣服进行了仔细检查,却发现了疑点。

        “学长,不对劲。”

        文四宝道:“怎么了?”

        李孟雪解释道:“虽然这4套衣服上都被沾染了荧光油墨,但我怀疑,有一些油墨是被人主动沾上去的,目的应该是为了混淆我们视听。”

        “还有这种事?你怎么看出来的。”

        李孟雪指着其中三套工作服,解释道。

        ——“这三套分别是xl,xxl与xxxl型的型号,并且都沾染了荧光油墨,从型号大小判断,完全符合行刑者中3名男性的身材,”

        ——“第一套xl的衣服,荧光油墨沾染到了大腿内侧,甚至还有一部分在裤裆下方,你觉得一个头脑正常的男人,怎么可能会将一个装钱的手提箱提在双腿内侧?”

        文四宝脑补了一番那个奇怪的动作,不禁也觉得好笑,因为他知道,没有哪个男人会把箱子夹在双腿之间走路。

        李孟雪继续解释道。

        ——“第二套xxxl的工作服,荧光油墨却粘在了胸口位置处,学长你也应该知道行刑者中的那个壮汉,寸拳力量甚至都可以将钱老大的保镖打飞,所以若真是他本人的话,拥有那种力量的男人绝不可能将手提箱抱在胸前。”

        ——“最后一套,xxl的工作服,应该就是为行刑者中2号的那个胖子准备的,但这件衣服的油墨却粘在了背部,试想一下,这胖子总不可能背着箱子走路吧?”

        “因此,我认为这三套工作服上的油墨都不是他们本人留下的,而是有人故意将油墨沾在了衣服上,其目的是为了混淆警方的调查方向,只不过当时这个人并没有想那么多。”

        文四宝将目光放在了最后一件女性的工作服中,只见李孟雪拿蓝光灯检查一遍后,解释道。

        ——“这件衣服的油墨沾染程度从距离上看,完全符合女性小臂长度为身高14.5%,肩顶部至手肘方向为14.5%+3cm的惯例,那么油墨所沾染的位置正好就是现在盆骨下方与小腿之间的位置。

        ——“因此我判断,今天只有行刑者中的女性来到了动物园,也是由她一个人独自完成了收取赎金的工作。”

        虽然文四宝不太相信一个1米62左右的女人可以独自完成收取赎金,同时又带出动物园的做法,但他还是用对讲机同郑江虎互通了消息,特别注意单独离开动物园,身高在1米6至1米63的女性。

        但直到游客已几乎全部经过检查后离开园区,郑江虎始终没有发现有提着大捆现金的女人,同时他也仔细排查了每一个符合身高条件的单独游玩的女性,均一无所获。

        但是这帮人却殊不知,此时在动物园外,3号正搂着一名男子的胳膊,走向了对面的一家快捷酒店。

        当二人来到宾馆门口时,男子的情绪已被调动至最高点,却听身边女孩突然道:“帅哥,你真的想好了吗?”

        男子色眯眯地打量着面前美女,伸出手摸了摸对方的小脸,一脸淫笑道:“当然了!有你这样的小美女主动投怀送抱,我哪能不答应啊?”

        3号泪眼汪汪地道:“可是大哥……刚才我有件事没和你说实话,但我看你是个好人,我不想欺骗你。”

        “小美女,哥哥急死了,有什么话等完事了再说。”

        这时的男子已精虫上脑,哪还顾得了那么多,拉起对方小手就往宾馆里走,却突然看见一张身份证从女孩的包里掉了出来。

        3号面容紧张地捡起身份证,却不料对方一把从自己手上抢了过去,坏笑道:“你瞧,连身份证都准备好了,你还装什么呀?”

        男子说完后,低头看了眼身份证,却突然瞪大了眼睛,再三确认身份证上的照片就是面前女子后,问道:“唔……这上面名字咋写的是王,王,王……王刚?你叫王刚?”

        3号装作很紧张的样子点点头,对方此时犹如一盆冷水浇在了头顶,瞬间变得冷静了下来,支支吾吾地道:“这,这……这上面的性别……为啥是……是男人?”

        3号此时装作更加紧张的样子,立刻从对方手里抢过身份证,低着头小声道:“没……没错啊,其实我……就是男孩子……我不是故意想骗你的……”

        “哇靠!”

        男子吓得大叫一声,本以为今天走了桃花运,结果想不到对方竟是个女装大佬,于是骂骂咧咧地撒开手当即离开,顷刻间结束了这个突如其来的美梦。

        3号见对方走远后,噗地笑了出来,随手打开坤包,拿出一沓各种名字,各种性别的假身份证,将那张叫“王刚”的身份证也一并塞了回去。

        ……

        正当文四宝看着园区内剩余寥寥无几的游客时,突然电话响了,低头看去,是徐天南打来的。

        ——“天南啊!这一下午你跑哪去了啊!”

        ——“没呀!我们排查了所有离开园区的游客,没一个身上有带那么多钱的!”

        ——“而且根据荧光油墨进行了检查,也都是一无所获,对了!你干嘛呢?”

        片刻的沉默后,文四宝突然面色沉了下来,低声道:“不会吧!还有这种事?好,你先忙那边的,一切等明天再说。”

        挂下了电话,李孟雪察觉到了对方的不对劲,于是问道:“学长,怎么了?”

        文四宝皱着眉头道:“钱老大死了。”

        “啊?赎金都已经给他们了,这帮人为什么还要杀人?”

        文四宝道:“可能这件事,从一开始就是行刑者设的局,他们就根本没想过让钱老大活着回来。”

        李孟雪问道:“那对方何必要多此一举,还要在动物园弄出这么大动静?”

        话到此处,文四宝的目光也黯淡了下来,“可能……可能对方布置出今天这一切……是为了金局长。”

        李孟雪诧异道:“金局长?他怎么了?”

        文四宝左右看了看,低声道:“就在刚才,金局长被检察院带走了。”

        李孟雪更诧异了,急忙问道:“啊?他怎么了。”

        文四宝拿出手机,登录了本市的一个论坛,发现有一篇帖子竟然已在短时间内冲到了榜首,播放量直逼10万人次,帖子的主题竟然是“当亲情碰撞法理时,你站在哪一边?”

        二人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从头到尾看了一遍这15分钟的视频,终于也明白了一切事情的来龙去脉。

        李孟雪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说道:“我……我到现在还是不敢相信,平时那么正直的金局长,会和钱老大这种人有关系。”

        文四宝却对这件事看得更清晰一些,解释道:“金局干了一辈子,临退休前却连女儿的手术费都凑不齐,这不是他的错。反而我认为,金局在这件事上选择了鱼死网破的做法,这也是他心中最后的一道正义底线。不仅为他女儿解决了手术费的问题,同时还借着这个机会与钱老大拉近关系,端掉了隐藏在我们市区内的地下赌场。”

        李孟雪思考了很久,小声道:“我觉得金局这次做的没错。”

        文四宝长叹一口气道:“错了没错,我们也没有发言权,我只知道如果这件事发生在我身上,我也会这么做的。”

        动物园内,两个支队的抓捕行动最终还是以失败告终,同时钱夫人带来的赎金也不翼而飞。就在当晚,钱夫人知晓了自己老公遇害的事情以后,也曾一度昏了过去,而当她醒来后,也终于吐露了钱老大曾经与金局长之间的一些事情。

        而这次的专案组,也因金局长被带入检察院后被宣布解散,杜永支因对金局长的事知情不报,也被暂时免去了专案组副组长的职务。

        此案由郑江虎部门继续追踪,但谁都知道行刑者若不再露面,抓捕成功的概率也几乎为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