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奇案推理师在线阅读 - 第66章 行刑者最大的危机

第66章 行刑者最大的危机

        深夜,万里监控公司对面的一栋居民楼内。

        杨万里是个做事绝对有计划的人,他虽然对自己的计划很有信心,但他也深知一切的计划都赶不上变化来得那么快,于是在这次行动前,他就早已备好了符合他们4人血型的血袋,以防万一。

        今晚的聚餐,实际也在他的计划之中,目的就是利用“求婚”这个大家都不会拒绝的借口,将专案组成员骗至海鲜酒楼,从而达到让2号与3号顺利完成对杜永支的刺杀行动。

        但是当他刚才在接到3号的电话后,怎么都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变故,于是他一路开着车躲避了市区内的监控,将躲藏在一处花坛中的3号救了回来。

        此时的3号躺在行军床上昏迷不醒,侧腹部位有一道很深的伤口,幸好没有伤及内脏,因此在进行缝针后,再进行输血即可。

        但现在杨万里的内心十分紧张,他也深感今晚是从建立行刑者团队至今遇到的最大危机。

        此刻他站在窗前,目光紧盯着街对面“万里监控”公司的门口,在这种巨大的压力之下,他甚至感觉自己手心都已经渗出了汗渍。

        警察为什么还不来?他内心一直在问自己这个问题。

        若按照时间计算,警察现在一定已经发现了2号的尸体,那么对方就一定会认出2号就是曾经为公安局大楼安装内部监控的工人,然后连夜赶来对自己进行抓捕。

        但时间一点点流逝,直到大街上空无一人,自己公司的门前还是一片寂静,完全不像是会有警察到来的样子。

        外屋传来了杯子的碎裂声,杨万里走了过去,对着4号小胖道:“你在发什么疯!”

        小胖冲了过来,揪住对方衣领质问道:“你的计划难道不是天衣无缝的吗?2号为什么会死!他到底为什么会死!”

        杨万里一把打开对方的手,强压下了怒火道:“我现在还不知道是谁对他们2个下手,但给我点时间,我会查出来!”

        “查出来又能怎样!”小胖双眼通红地大声问道:“就算你替2号报了仇!能换回他的命吗?他是多么信任你!把命都交在了你的手里?可是你却害死了他!”

        “住口!”

        杨万里也终于忍不住上前扇了对方一巴掌,沉声道:“我知道2号是你从小的伙伴,我也承诺过一定会带你们杀掉林万山,但你还记不记得!从你们加入团队的那天起,我就告诉过你们要把性命置之度外!今天这个事谁也不想发生!但现在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我就必须要保住你和3号的安全,不能再有意外了!”

        这一巴掌打得很重,但小胖却丝毫感觉不到疼痛,他痛苦地捂住脑袋,口中不停喃喃道:“到底是谁……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对我们下手……”

        杨万里此时根本没有闲心去想杀手的事,他拉起小胖来到窗户边,沉声道:“听好了!警察现在一定发现了2号的尸体,用不了多久就会找到我们公司去,当他们找来发现没人时,一定会找个借口把我们骗过去!”

        小胖听到这话,顿时吓得两腿发软地点点头,“那……那这下怎么办?”

        杨万里道:“所以我们的手机现在不仅不能关机,当警察打来时也必须要接听,我已经在楼上租了一套房子,到时你一定不要让警察知道我们现在租的这套房子,明白吗?”

        小胖颤颤巍巍地道:“明……明白!”

        “还有。”杨万里继续叮嘱道:“警察一定会把我们带走分开审讯,到时若问道你与2号的关系时,还记得我曾经教你怎么回答吗?”

        小胖道:“记……记得!”

        “说一遍!”

        “他……他就是我们从市场上……随便……随便找来的工人,前几天已经离职了,你们找他?做什么?”

        “不行!你现在脸上恐惧的表情多过于惊讶!会被警察发现破绽的!”杨万里拿起一张纸巾替对方擦干眼泪,言语温和地道:“你要记住,不论警察对你做什么,你首先要表现出完全的配合,但是当他们问起你一切与2号有关的事情时,你首先就要表现出惊讶的状态问警察找他做什么!明白吗?”

        小胖努力记下了这番话,然后点点头。

        杨万里道:“好,现在你什么都不要想,深呼吸,努力调整好自己的心态。”

        小胖走到一边,伸出双手揉了揉脸蛋,继而一连做了好几次深呼吸,终于也感觉到了一些镇定。

        杨万里继续站在窗前,继续等待着。

        然而时间又过了一小时,依然还是没有任何警察上门的迹象,他也终于长嘘一口气,坐回到了沙发上,口中不停自语道:“我知道了……我终于知道了。”

        小胖忙问道:“怎么?你知道什么了?”

        杨万里点上一根烟,在飘散的烟雾中放松了心情,解释道:“杀手与我们一样,不想让警察发现2号的身份,因此我认为这个杀手在杀了2号以后,应该是将他毁容了。”

        “毁容?”小胖听到这话,心中那股悲痛顿时袭来,自己从年少时的伙伴,如今不仅惨死街头,更是落得一个毁容的下场。

        杨万里突然问道:“你最近遇到过什么异常吗?”

        小胖哭得稀里哗啦,只听杨万里怒斥道:“别哭了!我在问你话!”

        好一会,小胖才忍住了哭,小声道:“没,没有……”

        “你再想想。”

        此时的杨万里也绝不相信会出现这种状况,他坚信自己的计划是天衣无缝的,不可能会造成今天这幅局面。

        见小胖什么也想不起来,杨万里道:“从头想一遍,从我们计划一开始,购买乙醚的那次开始想,你的周围是否有遇到过异常?”

        这次小胖想了很久,但还是摇摇头。

        杨万里道:“好,那我换个问法,从我们计划开始的时候,你与其他人搭档,或者自己独自行动的时候,是否有完全按照计划在行事?”

        小胖不假思索地点点头,但很快,他似乎想到了什么,解释道:“有一次,就那一次……我们去夜总会保护你购买乙醚的那次。”

        杨万里心中一沉,“你和3号被监控拍下来了?”

        小胖摇摇头,“关于行动路线,我们3个完全躲避了监控的拍摄范围,应该不会有意外出现,但是我刚才突然想到一件事。”

        “快说!什么事?”

        小胖道:“我刚才突然想到,就是那天晚上在夜总会,我和3号离开时搭乘的那辆出租车……”

        杨万里大声道:“出租车怎么了!”

        小胖支支吾吾地道:“就是……就是我和3号乘坐出租车回来时,我当时图省事不想多走路,于是就没有按照你计划中要求的那样让出租车停靠在另一个街区,而是……而是直接停在了我们这条街边。”

        杨万里听到这话浑身一阵寒意,他走向窗边,看见了在街边路口最近才加装的违停摄像头。

        这个摄像头的位置很隐蔽,刚好周围有一个大树枝干挡住了司机视线,因此这段时间有不少司机都在此处违停被拍了下来。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杨万里立刻就明白问题出在了哪里,他转过头,看着小胖时的眼中似乎都冒出了火气。

        “是你!4号!是你害死了2号!”

        小胖浑身一个激灵,支支吾吾地道:“不,不,不会吧……我从头到尾都严格按照计划行事,这次只不过……就是让出租车换了个位置,怎么会……怎么会害死2号!”

        “住口!”杨万里大声打断了小胖,沉声道:“牵一发而动全身,你的一个小小失误就有可能造成我们所有人陷入危险的境地!还好这次林万山忌惮我们手中掌握的证据,所以才派出杀手在杀掉2号以后将他毁容,因为林万山也很清楚,我们几个人绝不能被警方抓获!”

        小胖问道:“那……那现在我们怎么办啊?”

        杨万里在屋内来回踱步,想了很久才道:“这个地方不能再用了,我们必须立刻离开!”

        突然,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示意小胖跟着自己来到楼下。

        二人下楼后,杨万里走到了自己的那辆蓝色的别克商务车前,左右看了看,在确定小区内没有行人后,小心翼翼地趴下身子,果然在汽车底盘下方看见了一个闪着绿灯的追踪器。

        小胖刚要讲话,却被对方堵住了嘴巴,做出一个“嘘声”的手势。

        杨万里打开车门坐了进去,故意大声对小胖道:“你闭嘴!老子现在心情很烦!不想听你讲话!”

        小胖不明白对方为啥要讲这种莫名其妙的话,但很快,他就看见对方在笔记本上写下了几个字车内有窃听器,顺着我的话往下说。

        小胖一惊,立刻就明白了对方的用意,于是回应道:“好好好,我不说话!”

        杨万里假装很烦躁的样子骂了两句,最后打开了车内的播放器,调到了一首快节奏的歌曲,歌曲的声音并不是很大,但还是能掩盖他在车内四处翻找的声音。

        很快,当二人摘下后座椅的座包套时,发现在座椅的侧边皮子上被划开了一道口子,掰开两侧的海绵,二人惊讶地发现内部竟然被藏了一个黑色的小方盒,也在不停地闪烁着绿灯。

        小胖刚想把东西取出来丢掉,却被对方制止住。

        杨万里又将座椅恢复了原状,随后关闭音响,说道:“算了越听越烦,走,回去看看3号怎样了!”

        二人进入公司后,小胖立刻问道:“1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杨万里号沉吟道:“我现在非常肯定,上回我们去林万山场子里购买乙醚的事情暴露了,然后对方顺藤摸瓜找到了我们公司,早已在车内安放了追踪器与窃听器,这段时间我们在车上讨论的所有计划,都被林万山派来的杀手听到了!”

        小胖立刻紧张道:“啊?不会吧?我们当时可都是躲着监控走的!况且3号还替我们4个做了伪装。”

        “问题不是出在监控上,而是出在你们出租车的停靠位置上了,虽然我在夜总会中没有露出声色,但对方一定在监控中察觉到了你们几个就是我的同伴,因此查找到了当晚出租车的违停记录,发现了我们公司。”

        听到这话,自责的情绪又一次涌上心头,杨万里抓住对方的肩膀,沉声道:“既然已经现在这样了,你听我讲,我们为了后面的计划,必须要除掉这个杀手,据3号所述,杀手是一男一女,男人是个用匕首的高手。”

        “可是……”小胖狐疑道:“可是3号现在昏迷不醒,就我们2个能行吗?”

        杨万里道:“只要给我一点时间,我就可以再做出一个完美的计划,这次,你一定要听话,明白吗?”

        小胖狠狠点头,“为了替2号报仇!这次我绝不会再出错了!”

        ……

        同一时间,林万山办公室内。

        林飞看着老k手机中2号死亡时的照片,大喜过望道:“不亏是13k,竟然轻轻松松就搞定了对方团伙中武力值最高的那一个,而且想得如此周到,还知道将目标毁容,这样就不会被警方查到线索了。”

        老k沉着脸道:“死一个伤一个,还剩2个,现在就躲藏在那家叫‘万里监控’公司对面的楼房内。”

        林飞道:“k哥,既然对方武力值最高的那个已经死了,今晚你为何不再直接将他们一锅端掉?”

        “看来你不仅是个‘短枪’,还是个傻子!”柳十三自从上回与对方较为“亲密”的接触过后,现在早已对林飞失去了兴趣,不屑道:“那里可是居民区,在那里动手岂不就等于直接把警察招来?”

        “你他妈说什么?”林飞顿时听明白了对方在拿自己的短处开涮,于是也怒道:“老子是干什么的!会怕警察?”

        “十三。”

        老k命令柳十三闭嘴,随后对林家父子解释道。

        ——“对方应该察觉到自己已经暴露了,所以近期内一定会转移阵地。”

        ——“而对方若想转移阵地的话,一定也会把他们手中搜集到的关于你们林家的重要资料带走。”

        ——“因此我会在那时下手,保证杀掉另外三个行刑者的途中,还能保证将来技侦警察不要查到你们的头上,毕竟小心驶得万年船,我也不想因为这次生意,被你们给拖累。”

        林万山似乎很满意对方这样的回答,于是笑着道:“不亏是专业的,一切听你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