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奇案推理师在线阅读 - 第67章 吃醋原来是这种该死的感觉

第67章 吃醋原来是这种该死的感觉

        翌日,慕容水感觉气氛无比尴尬。

        今天一早便接到了通知,通知二人继续回公安局协助调查,于是慕容水一早便开车带着徐天南一起向那边驶去,但徐天南一路不讲话,她也只觉这短短十几分钟的路程却如针毡那么煎熬。

        好不容易来到公安局,二人在进入指挥室后,却是看到了满满一屋子的零食,然而就在慕容水经常坐的那个位置上,却摆放着一束鲜花。

        慕容水看见鲜花,心也顿时提了起来,很简单便能猜到这是谁送来的礼物。

        徐天南沉着脸问道:“dna检测结果出来了吗?”

        文四宝道:“还没那么快,不过你来得正好,我和你说件事。”

        “什么事?”

        文四宝道:“介于最近又是两起命案,再加上我们这次手头掌握的重要证据,上面决定重启专案组,由老郑负责,全力侦破这次的行刑者杀人案件。”

        郑江虎一手拿着零食走了过来,对徐天南道:“姓徐的,这次你还是我们专案组的刑侦顾问,案情也马上明朗了,加把劲啊?”

        “知道了。”

        徐天南说这句话时脸上没有一丝喜悦,随后便走了出去。

        慕容水跟在对方身后,绞尽脑汁也想不出该说什么,但她明显能感觉到老大今天对自己的态度完全发生了改变。

        好一会,慕容水才鼓起勇气道:“老大,你说那个杨万里是不是有病,天天讨好我们周围的那些朋友……呵呵,这人真是的。”

        徐天南不吭声,继续向前走着。

        慕容水又道:“我明天就和他讲!以后不要再来我们这了!真是麻烦……不!我现在就和他说去!”

        徐天南依然不吭气。

        慕容水见状,直接冲到了对方面前,挡住了去路。

        徐天南的目光看向别处,“干嘛?”

        慕容水索性直接问道:“老大,我是不是哪里做错了什么啊!你干嘛要这样子!”

        “没有。”

        徐天南绕过对方,直接又走了出去。

        “哎哎哎!咋又走了呢!”

        慕容水一路跟着对方进入到了法医实验室,然而她还想说什么,却看见解剖台上那个头皮、胸腔都已被剥开的强壮男人尸体时,胃里一阵翻腾。

        “呕……”

        慕容水最见不得这种场面,转身冲了出去。

        李孟雪把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用手中血呼啦擦的开颅锯指着门外的慕容水问道:“吵架了?”

        徐天南不想回答,只是道:“尸检结果如何?”

        看着对方死气沉沉的样子,李孟雪轻叹一口气道:“三十多处刀伤,其中十七处致命伤,确定是死于失血过多产生的休克反应,我知道昨晚杨万里在众人面前求婚的事对你打击很大。”

        “死者身上是否沾有凶手的毛发或皮屑组织?”

        “没有,凶手应该是戴了手套。我也不喜欢那个杨万里,感觉太浮夸,太不真实了。”

        “可以确定所有伤口都来自同一个凶手吗?”

        “根据伤口的切口顺序与深度来看,应该是同一个凶手。你若不想让阿水跟他走,那就要勇敢大胆一点说出来啊!不说出来谁知道呢?”

        “凶器能确定吗?”

        “应该是23.5cm军用b型匕首。看你平时那么聪明,这种事咋就处理得一塌糊涂呢?”

        许无敌一直在旁边听着二人谈话,喃喃问道:“你俩到底在说同一件事吗?”

        徐天南不回答,只是再次问道:“dna检测要多久?”

        “南哥!”李孟雪一脸严肃地注视着徐天南道:“你若再这样下去,阿水真的就要被别人抢走了。”

        “她未来怎样与我何干?dna检测要多久?”

        李孟雪摇摇头,无奈道:“快的话7天以内。”

        “谢谢。”徐天南说完便向外走,却突然听背后的李孟雪道:“我在死者身上查到了一个十分显著的特征,足以证明2号行刑者的职业,你想知道吗?”

        徐天南立刻转身,“快说。”

        李孟雪故意吊着对方不肯说,后来在徐天南一再催促之下,才装作很累的样子道:“我可是从昨晚忙到现在一直没睡,辛辛苦苦找到的线索难道就这样提供给你,总觉得有点不甘心。”

        徐天南道:“两顿烧烤一顿海鲜,快说!”

        “不不不。”李孟雪道:“这次别想用吃的来贿赂我。”

        “那你想要什么?”

        李孟雪看向了法医实验室外,慕容水还站在走廊里,于是坏笑着对徐天南道:“我要你现在从这里出去,大声说‘阿水你不要答应他的求婚,因为只有我才能给你幸福’。”’

        徐天南想也不想便回答道:“成交。”

        李孟雪愣住了,怎么也想不到对方竟然这样痛快就答应了下来,经过再三确认后,她便拿出了一张x光片,解释道。

        ——“这是昨晚我对死者检查前拍下的胸片,我相信其中有能够帮到你们的线索。”

        ——“你看,死者的中下肺部区域呈现出不规则的网状阴影区,但密度较浅,尚未达到2级。”

        ——“虽然阴影区密度较浅,但是却延伸到了上肺与肺尖部位,具有广泛分布的特点。”

        徐天南立刻道:“电工肺?”

        “没错。”李孟雪点点头,“电工肺属于粉尘肺的一种,相较于烟肺或矽肺来说阴影区较小并且密度较低,所以还是很好辨认的。”(注)

        徐天南沉吟道:“看来2号行刑者的职业与电焊工有关,这样的话排查范围就会缩小很多,谢谢!这个消息很有用!”

        说完后,徐天南站在原地不动弹,与李孟雪大眼瞪小眼看了半天,对方才道:“你现在是不是该做点什么了?”

        徐天南道:“真的要这样做吗?”

        李孟雪的表情毫无商量的余地,她看了看还在实验室外等待的慕容水,于是用命令的语气对徐天南道:“男子汉说话算话,快!从这里走出去,大声说‘阿水你不要和他在一起,因为只有我才能给你幸福’!记得,要大声哦!”

        “好吧,我明白了。”

        徐天南点点头,活动了一下身子,随后却朝解剖室内部走去。

        “哎?你干嘛去?”

        说话间,徐天南就已爬到了窗户上,还好这里是三楼,并没有那么高,于是他三两下就翻到了窗外。

        “喂!你爬我窗户干嘛!”

        李孟雪急忙想上前阻止对方,却发现对方已经开始向楼下爬去,一边爬一边道:“我既然答应你从这里出去,就一定会做到,啊……”

        徐天南在窗外不小心踩了个空,整个人顿时摔了下去,先是“咚”地一声摔在了雨棚上,其后又咕噜咕噜滚了好几个圈,最终掉在了地上。

        李孟雪趴在窗边着急地道:“你找死啊?”

        此时,正好有一队特警出完任务归队,看见有人坠楼立刻赶了过来,扶起对方问道:“你……你没事吧?”

        徐天南强撑着站了起来,并没有回答对方,而是灰头土脸地左右看了看,却突然蹲下身,朝对方手中牵着的那只警犬大声道:“阿水你不要和他在一起,因为只有我才能给你幸福!”

        完事以后,徐天南对着楼上的李孟雪比出了大拇指,疼得龇牙咧嘴道:“男子汉……说到做到!”

        就这样,徐天南在一队特警诧异的目光中离去,那只警犬虽然听不懂对方刚才说了什么,但从对方含情脉脉的眼神中也能感觉出对方不像坏人,于是“呼哧呼哧”地吐着舌头,摇了摇尾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