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奇案推理师在线阅读 - 第88章 沙尘暴中的追捕行动(1)

第88章 沙尘暴中的追捕行动(1)

        不到20分钟的时间,两辆专案组的越野车便赶到了西郊检查站。

        “让开!让开!”

        人未到声先至,挂在越野车顶的警用扩音喇叭里,传来了郑江虎的大嗓门声,大吼道:“路障!快把路障拿开!”

        工作人员立刻将路障搬开,而两辆越野车也是先后擦着人群飞驰而过,朝着沙漠公路方向疾驶而去。

        然而就在这条路的尽头,红色的天际线也正逐渐与天空相连,散发出了滚滚黑色的沙尘,这种景象放在任何一名漠北市民的眼中,都不难看出,一股史无前例的巨大沙尘暴即将来临。

        “哎!哎!伯母你别冲动啊!这种事情交给我们警方就好,专业人办专业事嘛!对不对!”

        电话那头传来孟宝贝大喊大叫的声音,尽管电话没开免提,但刺耳的声音还是传进了每个人的耳朵里。

        “文四宝那个臭小子在哪!赶紧让他给我接电话!”

        徐天南吓得心中一个激灵,文四宝喝大了这种事怎能在这种时候说出口,于是立刻编造了一个高大上的理由道:“伯母你听我说,我们今天遭到了犯罪分子的报复……然而文警官他……他……”

        徐天南故意憋得不说,搞得电话那头的孟宝贝也是一个劲地扯着大嗓门问道:“他怎么了?快说啊你!”

        良久,徐天南故作悲痛地道:“他为了保护我,在与歹徒英勇搏斗的过程中不幸中枪了!”

        “啊?中枪?”

        徐天南立刻又解释道:“但伯母你放心,文警官现在性命没有什么大碍,况且也没伤到命根子……”

        孟宝贝沉默片刻,突然沉声道:“臭小子,你不对劲!”

        徐天南:“啊?我……怎么了?”

        孟宝贝道:“你小子前后几句话的语气都不一样!你是不是在哄我玩呢!什么犯罪分子报复,我看就是你和那傻小子出去喝酒,结果喝大了不知怎么回事枪走火就打着自己了对不对!”

        好可怕的第六感,虽然孟宝贝没有完全猜对,但也是说了个八九不离十,徐天南一时间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只好道:“不不不,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身边就是这次专案组的领导,不信你问他。”

        说完,徐天南就把电话抵在了郑江虎的耳边,却不料对方头一歪,显然是一副事不关己不想帮着撒谎的样子。

        “喂!喂!人呢……你……人……呢?”

        随着车辆在沙漠公路上越走越远,手机信号也逐渐变得十分微弱,徐天南于是假装在电话里与对方一阵断断续续的说话后便挂掉了电话,终于是躲过了孟宝贝的质问。

        片刻后,手机已完全再也无法收到信号,看来现已驶入了荒漠地带,徐天南焦急地问道:“老郑,见到林万山他们人了吗?”

        郑江虎道:“他们比我们先跑半个小时,但我们这辆车更快一点,照这个速度来看的话,大概还得一个小时才能追上。”

        徐天南看向身后,除去自己现在这辆车内的郑江虎与星夜以外,后面的越野车上还有4名全副武装的专案组成员,况且星夜还是一个善于在恶劣环境中作战的高手,因此与林万山那边阵容相比的话,自己这边明显在各方面都占据了优势。

        但是根据孟宝贝所说,她亲眼看见了慕容水与李孟雪被对方挟持到了车上,也就是说对方现在火力虽然不强,但手中却有两名人质,这显然对自己这边来说是一个很不利的情况。

        然而就在双方进行追逐的这段时间里,西边的沙尘暴越加强烈,此时黑压压的风沙已开始逐渐压制天上的月光,笼罩着大地都陷入了昏暗。

        ……

        又过了不到50分钟的时间,郑江虎突然道:“看到了!追上他们了!”

        两辆越野车上的人员立刻将枪支上膛做好了战斗准备,而郑江虎也迅速按下了警笛喇叭,深沉厚重的“滴滴”声也顿时响彻在空旷的荒野,威慑力十足地传入了小型货车内每个人的耳朵里。

        “别乱动!”

        小货车车厢内,慕容水听到了警笛声,刚想挣扎起身便又被几名打手又死死按了回去,其中一人趴在后车窗查看一番,朝着林万山大喊道:“老板!有两辆警车追来了!”

        警车越靠越近,郑江虎随即打开扩音器,以强硬而不容拒绝的语气朝对方喊道:“前面的车听着!立刻靠边停车出来投降!这是最后一次警告!否则我们将直接采取强制措施!”

        “老大!警察马上追上来了!”一名车厢内的打手隔着小窗户问林万山道:“怎么办?这下看样子跑不了了!”

        林万山狭长的目光中突然冒起了杀意,咬着牙道:“既然到了这个份上,那就管不了那么多了!所有人把家伙都准备好,听我命令!”

        后车厢内,打手们听到这话以后也是纷纷将手枪的子弹上膛后做好了战斗准备,大家都清楚既然已到了这个时候,眼前的大战根本避无可避,一场恶战即将打响。

        虽然林万山嘴上这么说,但他心里很清楚自己即将面对的是两组训练有素的警员,若就这样与对方硬拼的话自己这边肯定没有半点胜算,于是一个计划飞快的在他脑中闪过。

        林万山对开车的打手命令道:“再开快点!”

        打手得令,随后将油门踩到底,货车的尾部排气管也是发出了阵阵浓烟,将速度提高到了近130km/h,但此时因车速过快,就连方向盘也逐渐到达了临界点,开始变得抖动了起来,发出“哐哐”的声音。

        “老板,再这样下去坚持不了多久了!”

        “再坚持一下!所有人抓好扶手!”

        后车厢的打手听到这话,于是也立刻抓紧了周围的扶手,不知老板到底要干什么。

        越野车内,郑江虎眼看对方不仅不投降,反而还加速朝前方冲去,一怒之下也立刻猛踩油门追了上去。

        就在身后的越野车即将追上来时,林万山对车厢内的打手们道:“你们所有人做好准备,一会急刹车后就把车厢尾部的护栏放下去!让护栏保护好车轮胎,不至于被警方打爆!”

        一名打手问道:“老大!后车厢的底部护栏可是钢的,这要是放下去了,兄弟们可不就成了警察的靶子了吗?”

        林万山拿枪指了指慕容水与李孟雪,“你以为我让你们抓人质是干什么用的!一会就把她俩挡在前面,这样的话就算那帮警察也不敢开枪!”

        听到这番话,打手茅塞顿开,狞笑着道:“对!对!还是老板有办法!”

        片刻后,公路上的几辆车速度都加快了起来,然后正当后方越野车即将追上来时,货车的尾部竟猛然亮起了刹车灯,强行在公路上停了下来。

        “我!操!”

        郑江虎大骂一句,急忙猛打方向盘后踩下了刹车,将自己的这辆越野车横在了路中间,所幸他反应及时,否则在这种上百码的速度下造成的追尾,势必会造成两辆车的严重车祸。

        两辆越野车在地上划出了好几十米的刹车痕迹,而大部分的警员也没料到会有这种变故,于是众人在瞬间惯性的作用下挤撞在了一起,乱作一团。

        然而不等众人反应,前方小货车的后车门却突然被打开,随着一名打手抬脚便将车斗子末端的护栏踢下来后,另外两名打手也是将慕容水和李孟雪挡在了身前,暴露在警察的射击范围内。

        “小心!对方有人质!”

        郑江虎话音刚落,对面的林万山却带着数名打手毫不犹豫地举枪朝自己方向打了过来。

        突如其来的子弹打得警员们猝不及防,只好以郑江虎的第一辆越野车为盾牌作为掩护,但对面的打手们却人手一把仿54式警枪,密集如雨点般的子弹打穿了挡风玻璃,同时也打穿了越野车的轮胎,玻璃碎裂后掉落的碎片也是成块成块地落在了众人的头顶上。

        “开枪还击!不要打车厢的位置!”

        艰难的环境下不得不开枪予以还击,警员们在接到命令后,从车门缝隙中架起枪,但是对方车厢内的三名打手在有人质做挡箭牌的情况下根本毫无顾忌,打得警员们连连躲避。

        枪林弹雨之下,距离十几米的两帮人马之间硝烟弥漫,越野车也很快被打成了筛子,再加上现场四处横飞的流弹,李孟雪被吓得几乎瘫坐在了地上,而她身后的那名打手却还是随着对方的动作蹲了下去,继续将李孟雪的身体作为了掩护。

        此时的慕容水的双手双脚都被胶带死死缚住,根本没有能施展自己战斗力的空间,但她还是一点也不老实地扭动着身体,企图从对方手中摆脱控制。

        “给老子站好!”

        身后的打手用枪托狠狠砸了慕容水脑袋一下,却发现对方气狠狠地回过头来,虽然对方的嘴巴被贴上了胶带,但慕容水还是气得眉目圆瞪,两腮一鼓一鼓的样子,似乎很不服气。

        “妈的!让你老实点听不懂啊!”

        这一路上,打手都知道慕容水就是个刺头,但他也明白怎么收拾这种刺头,只见他突然调转枪头的方向,对准了李孟雪。

        一看对方把枪抵在了李孟雪脑袋上,慕容水也顿时怂了下来,点头哈腰的样子又把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这明显就是服软了。

        但此时慕容水根本就是面服心不服,她故意这般做法就是为了迷惑对方,其实心中还在酝酿着一个更大的计划。

        突然间,一颗子弹打碎了越野车的倒车镜,溅起的玻璃碎片直接从郑江虎的脸上划过,顿时感觉面颊部位一阵刺痛,随后一股鲜血也留了下来。

        郑江虎随手擦了一把血,一脸怒容地看着那群躲在人质后面开枪的打手,但很快就发现了其中一名打手似乎越战越勇,整个人都站在了人质的前方,于是大喊道:“星夜!”

        此时,早已躲藏在了车底盘下的星夜也是发现了这一情况,于是她于是屏住呼吸,以最小的幅度将身体挪了出去,果断地开出了一枪。

        枪声过后,那名打手整个身体就如同破麻袋般直挺挺倒了下去,额头正中也多出了一个冒着鲜血的弹孔。

        “老4!”

        挟持着慕容水的打手看见同伴倒下,也顿时慌了神,回过头大喊道:“老4,起来啊!起来啊!”

        这种眼看着同伴在自己身边倒下的冲击力,也绝不是一般人内心所能承受的,因此慕容水趁着对方分神瞬间,直接微微下蹲,用被束缚住的双脚突然发力跳了出去。

        但她这一跳却并不是为了自己逃命,也没有跳到货车之外,而是将自己的铁头作为武器,狠狠一头撞在了李孟雪身后那名打手的脑袋上。

        “咚”的一声,那名打手顿时只感觉天昏地暗,眼中都开始冒出了金星,而慕容水在撞向对方后自己也倒在了地上,但眼前这一切却正如她所预料那般顺利,只见她趁机蜷缩双腿,对准李孟雪的背部蹬了过去,瞬间将对方踢下了货车。

        “唔!唔……”

        李孟雪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但也能感觉到自己在空中转了好几个圈,最终摔在了坚硬的地面上,此刻她也顾不得身上的疼痛,立刻就明白慕容水这是在救自己,于是也顺势在地上拼命翻滚了起来,很快便翻下了公路侧边的路基。

        “妈的!别想跑!”

        一名打手刚想上前将对方抓回来,却被飞来的几颗子弹擦着自己脑袋飞过,顿时也吓得缩回到了车厢内。

        林万山先是看见一名人质脱逃,其后又发现身边开车的打手也是身上中弹,于是他急忙跳进驾驶室,让打手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后发动了汽车,毫不犹豫地驶离了现场。

        货车离开后,徐天南第一个冲下路基,将李孟雪救了出来。

        撕开嘴上的胶带后,李孟雪的眼泪都流了下来,大声道:“快!快去救阿水!那帮人打算直接越过边境线逃跑!”

        “操!”郑江虎气得大骂一句道:“就知道他们要这样干!一旦要是穿过塔尔巴哈台山的话就是哈萨克斯坦的领地,再想抓这帮人就难了!”

        经过短暂的整顿,队员们皆是安然无恙,这也算是一个好消息,但是当郑江虎发动汽车后,却感觉此时汽车的方向盘变得很重,而且整个车的速度都提不起来,打开车门才发现,4个轮胎都已在刚才的枪战中被打瘪。

        此时他才终于明白对方根本不是想取自己这帮警察的性命,真正的目标则是打坏车辆,使得自己无法在荒野中进行追捕。

        但好在现在还有一辆车没事,于是郑江虎立刻让所有人转移到了另一辆越野车中,继续朝着西边追逐而去。

        戈壁的荒野中,天空越加昏暗,狂风席卷着的细沙也不断打在了玻璃上,发出了“咔咔咔”的恐怖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