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奇案推理师在线阅读 - 第93章 公主大作战(2)

第93章 公主大作战(2)

        一小时后,值班室内。

        慕容水虽然被堵住了嘴巴拴在暖气片上,但还是不老实地用脚不停拍打着地面,发出阵阵噪音。

        “啪啪啪啪啪啪……”

        “烦死了!别吵!”

        负责守门的那名打手小声骂了一句,便起身走了过来,却发现慕容水正伸长了脖子,将脑袋朝一旁的卫生间里一歪一歪,看来是想进去解决一下个人问题。

        打手冷笑道:“哟?你这铁头是想去卫生间吗?”

        “唔唔唔!”

        慕容水点了点头,哼哼唧唧地叫着。

        打手被对方撞断的鼻梁此时还在隐隐作痛,他看见对方就来气,于是也根本懒得理会对方去洗手间的要求,直接走到一旁的水池边,从里面捡起一个脏兮兮的小铁桶丢了过去。

        铁桶“当”的一声砸在了慕容水脑袋上,又在地上弹起来后转了几圈,最终呼扇呼扇地落在了她的脚边。

        “唔?唔唔唔!”

        慕容水看着脚下的铁桶,瞬间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鼓起腮帮子就恶狠狠地抗议着。

        但奈何嘴巴被堵住,她什么话都说不出,一怒之下竟然又忘记了自己的处境,她用脚尖勾起了横在小铁桶上面的把手,用力一脚拽着铁桶踢了出去。

        慕容水这一脚,本是打算将铁桶踢飞来表达自己的抗议,却不料桶子在空中划出了一道弧线,先是撞在了墙壁上,随后又被弹了起来,在空中转了几个圈后,准确无误地又一次砸在了打手的鼻子上。

        “嗷……”

        打手刚好一点的鼻子突然又被撞了一下,只感觉鼻腔内部传来一股热气,随后鼻血又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打手疼得眼泪都冒了出来,他擦了一把鼻血,心中那股火气“蹭”的一下又冒了上来,一把从腰间抽出匕首,恶狠狠地向慕容水走去,这次铁了心要给这个刺头狠狠一顿教训。

        慕容水傻眼了,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又在无意间闯了祸,一看对方瞪着血红的眼睛走了过来,她的整个人也顿时怂了下来,立刻换上一脸讨好般的笑容,笑得几乎都眯起了眼睛,嘴上还在自顾自地说着好话。

        “唔唔唔……唔唔!”

        “臭娘们还敢嘴硬啊你!”打手又以为对方在挑衅自己,气得举起匕首就抵在了慕容水的脸上,怒骂道:“一路上你都不老实!我看你今天真的是活腻歪了!老子现在非要在你的脸上留下点记号!给你好好长长记性!”

        “呜呜呜!”

        刀刃抵在脸上时冰凉的感觉把慕容水吓个半死,她摇晃着脑袋,拼命求饶着,扭动着身子,然而就在下一刻,她却仿佛突然看见了什么恐怖的事情,双目圆瞪,直视着窗外,嗓子眼里也发出了一阵惊恐的叫声。

        打手看对方这害怕的模样有点迟疑,感觉对方这副模样也不像是装出来的,于是回头看了过去,顿时被吓出了一身冷汗。

        “哇啊啊啊!”

        打手惊叫一声,只因他看见此时就在值班室的窗外,一名身穿红色嫁衣的女子正缓缓走了过去,这名女子侧身对着房间内,虽然头上戴着的面纱遮挡住了面容,但高大的个头与走路时不声不响的模样,更加给人一股诡异而恐怖的感觉。

        “这……这什么啊!”

        “当”的一声,打手吓得刀也掉在了地上,这边的声音也终于是吵醒了林万山与另一名打手,二人睁开眼就冲了过来,忙问道:“怎么了?警察追来了吗?”

        “鬼……鬼!有鬼!”

        这名打手被吓得语无伦次,说话也开始变得不利索,只能勉勉强强说道:“我看见……有个女鬼……从窗户外面……过去了!”

        林万山一愣,皱着眉头问道:“你在说什么屁话呢!”

        “真的!是真的啊!”

        打手一想到刚才女鬼悄无声息路过窗前的模样,浑身就吓得颤抖如筛糠,继而又对林万山道:“真的!老板……是真的!刚才真有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的女鬼,就那么不声不响地从窗外走过去了!不信你问她!”

        此时的慕容水虽然被堵住了嘴,但显然从额头中冒出的冷汗可以看出,她也是被刚才的一幕吓得不轻,继而还在接连不断地点头,表示自己是真的看见了女鬼。

        林万山也终于感觉到了有点不对劲,于是将手枪上膛后走出了屋外,绕着房间检查了一圈后却一无所获,屋外只有沙尘暴刮来的声音,而远处的道路此时也被黄沙掩埋,相信也会阻挡住警察前来的车辆。

        林万山回到屋内,对那名打手道:“你神经过敏了吧?外面什么东西也没有!去!休息一会去,我来守着这里!”

        “不可能……我明明看见了……就在那里……”

        那名打手嘟囔着,心有余悸地躺回到了床上,刚准备合上眼睛休息一会,却猛然瞧见就在自己床头的那扇窗户外,一名带着红色头纱、穿着一身红色嫁衣的女子又一次出现,虽然对方带着头纱看不清面容,但从对方微微弯下腰时正对着自己的动作,打手便能察觉出对方这是在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瞬间又被吓得发出一声惊叫。

        “啊!”

        而这一次,就连被同样拴在暖气片上的保安也看见了窗外的女人,顿时一股凉意从脚底直冲头顶,浑身的血液都被吓得仿佛凝固,颤声道:“果然……果然是真的!我看见了!我看见了!”

        林万山听到声音后走了过来,却发现窗外又一次恢复了平静,丝毫也不见有人来过的样子,但他发现窗户旁的打手、保安与慕容水三人均是一副噤若寒蝉的模样,心里也顿时感觉有点不对劲,于是问保安道:“你看见什么了?说!”

        保安吓得嘴唇发白,说话时的牙齿都在打着摆子,说道:“长君公主……我刚才在窗外看见长君公主了!传言果然是真的!长君公主在客死他乡后,巨大的怨念留存在了这座古城内,完了!我们完了!就因为你刚才对长君公主不敬,现在她怪罪下来了!我们……我们都要死在这里了啊!”

        林万山显然是不相信对方这番鬼话的,但面前的几人确实也让他感觉到有点不对劲,然而就在这时,安静的屋内突然传来了“吱嘎吱嘎”的响声,就像有什么尖锐的东西划过了房间大门。

        “出去看看!”林万山朝另一名打手努了努嘴,示意对方出去检查一下。

        打手咽了口吐沫,虽然内心慌得要死,但整个人还是故作镇定地走了出去,在漆黑的夜里将这间值班室前前后后检查了一番,最终还是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随着打手又回到了屋内后,值班室的屋顶上方,也缓缓冒出了一个身穿红色嫁衣的高大身影,此人拨开了脸上的面纱后,竟露出了一张男人的面庞,赫然就是郑江虎。

        徐天南此时藏在展厅的一根大柱子后面,伸出胳膊在头顶围绕成了一个圆圈,郑江虎看见信号以后,抓着屋顶边缘慢慢地翻了下来,一路猫着腰小跑着,来到了徐天南的身边。

        徐天南看见对方那奔跑的样子忍不住发笑,这一身绫罗绸缎所制成的嫁衣,明明已经是在舞台里能找到的最大号了,但是在郑江虎的身上还是被绷成了粽子。

        “姓徐的!今天这事你要是说出去的话!老子和你没完!”

        郑江虎骂咧着就想脱下这身嫁衣,却突然被徐天南制止了住,于是问道:“干嘛!你不是说只要我穿这身衣服吓吓他们就行了吗?”

        徐天南道:“没错,看这样子对方应该也是被吓得不轻,再加上那个神神叨叨的保安在旁边煽风点火,林万山现在心里肯定已经起嘀咕了!不出意外的话,这帮人应该不敢在那间屋子里待了!”

        “那你又想干嘛?”

        徐天南想笑却又不敢笑地道:“我突然想到一个更好的计划!”

        郑江虎心中一沉,离对方远了一点,“姓徐的你够了啊!我就知道你每次这样讲话准备好事!”

        “放心,放心。”

        徐天南也不解释,只是不知什么时候又找来了一捆细麻绳,只见这捆麻绳的一头被系成了一个圆圈的活结,只要套住什么东西后用力一拉,圆圈立刻就会立刻收紧,就像电影里西部牛仔套马用的绳索。

        郑江虎疑惑道:“你……什么意思?”

        徐天南:“林万山的身边还有两名持枪的打手,我打算对他们逐个击破!”

        郑江虎想了想,皱眉道:“恐怕没你想的那么简单吧,姓徐的我问你,咱们这次行动代号是啥?”

        “公主大作战?”

        郑江虎道:“对啊!既然是公主大作战,那我们就得让林万山以为这里在闹鬼,是长君公主的鬼魂在作怪,一旦你若是搞来这么一出陷阱的话,对方肯定就会知道背后有人在搞鬼了!”

        徐天南举起了手中那个套马的绳索道:“放心吧老郑,这次我不仅要利用这个套索先除掉那两个保镖,同时我还要让林万山以为这一切真的是在闹鬼!”

        郑江虎显得有点犹豫,问道:“你确定真的可以吗?”

        徐天南充满信心地笑道:“我不仅确定这个计划可行,同时我还为咱们的行动起了一个新的代号!”

        “新的代号?”郑江虎撇了撇嘴,“叫啥啊?”

        “公主大作战,plus!”

        郑江虎显得很是无语,他实在搞不懂徐天南的脑子里整天到底在想些什么。

        ……

        值班室内,林万山见打手走了回来,立刻问道:“怎样?发现什么了吗?”

        打手摇摇头,显得很是害怕,哆嗦道:“老大……外面……外面什么都没有!你说刚才那个……会不会真的是长君公主的鬼魂啊?”

        被慕容水撞断鼻子的那名打手也在一旁附和道:“我早就给你说过了!那个女鬼是我亲眼瞧见的!这回你们信了吧?”

        事已至此,再也由不得林万山不信了,他此时也终于笃定了一件事,那就是在这座诡异的古城中,一定存在着某种未知的力量。

        想到此处,林万山的心里也是越加感到一股莫名的恐惧,这股恐惧并不像他的敌人,亦或是警察带给自己的,而是一种未知的压力,令他感觉到自己就像身处在一个四周都是漆黑的深海之中,下一刻敌人会从哪里出现都不得而知。

        经过一番考虑后,林万山也终于下了一个决定,他对两名打手道:“这里不能待下去了,收拾东西现在就走!”

        打手疑惑道:“老板,就这样走吗?现在外面沙尘暴还是很大,这种天气下若翻山的话恐怕不会那么容易。”

        林万山道:“事到如今也必须赌一把了,虽然这股沙尘暴可以暂时抵挡警察的追捕,但我相信那帮警察也绝不是傻子,他们早晚会发现我们藏在那个涵洞内的货车,一旦对方发现了我们藏起来的货车,很快就能猜到我们其实根本就没有进山,而是来到了这座古城内。”

        同时,林万山还没有告诉对方的还有一件事,那就是他越来越感觉这里地方有点邪门,若真的只有一个人看见了长君公主的鬼魂的话,兴许还可以称之为劳累过度后的幻觉。

        但现在情况来看,明显除了那名打手以外,还有慕容水与值班员一起看见了那瘆人的画面,也就是说,三个人不可能同时看错,况且就在刚才,自己也亲耳听到了屋外传来的金属剐蹭的声音。

        那股声音就像某种锋利的爪子,抓挠在了这间值班室的铁皮门上的声音,刺耳而又瘆人,直引得人心中一阵发毛。

        所以在林万山再三权衡下,为了避免夜长梦多,当即便决定连夜冒着风险穿越古城,直接顶着沙尘暴翻越塔尔巴哈台山脉。

        “起来!都起来!起来!”

        两名打手将慕容水和保安揪了起来,在对方手上拴了一截很长的绳子,直接将对方推到了屋外,打算带着这两人一起穿越古城。

        几人出了屋子后,林万山突然对众人道:“你们在这等我一下。”

        说完,林万山又独自回到了屋内,他低沉着双眼,脸上再也没有往日的那股凶狠神色,只是缓缓走到了刘长君公主的雕像前,从兜里拿出一块小金条放在了供台上,双手合十地诚心祭拜道:“长君公主在上,今日兄弟几人只是借过贵宝地,若有冒犯之处还请公主赎罪,望公主保佑兄弟们平安度过此劫……”(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