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奇案推理师在线阅读 - 第125章 误杀(3)

第125章 误杀(3)

        “啪嗒……啪嗒……”

        这股声音很小,但是在安静的房间内听起来很清晰。

        陈良善猛然回过头,却突然与那名浑身湿漉漉的女秘书目光对视在了一起,原来就在刚才的时间,这个女秘书亲眼见证了自己杀害刘建民的全部过程,而对方也是紧紧捂住嘴巴不敢发出一点声音,打算从大门悄悄离开。

        “呀!”

        就在女秘书察觉到自己暴露的那一刻,也是受到了惊吓,她慌不择路地朝门口跑去,却因脚下的拖鞋此时还沾着水,竟脚下一滑摔倒在了地上。

        这一跤摔得不轻,但女秘书还是慌乱地爬起了身,然而当她刚站起来,就看见了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站在自己面前,禁不住也是吓得再次大叫了起来。

        “别叫!别叫!”

        陈良善上前扶起了女秘书,却突然被对方一把推搡了出去。

        “你是谁?你别过来!别过来啊!”

        女秘书看见对方浑身是血的样子害怕极了,而陈良善此时也堵在门口,手足无措地解释道:“你别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你听我说……”

        眼看陈良善朝自己走了过来,女秘书更是吓得惊叫一声朝客厅跑了回去,一边跑一边拿起手机准备拨打报警电话。

        “不要报警!”陈良善见状立刻也是冲上前抓住了对方,一把夺过对方的手机就开始苦苦哀求道:“这……这只是个意外!我不是杀人犯,你不要害怕……”

        女秘书此时哪还听得进去这种话,她挣扎着从对方手里抽出双手,拼了命地朝对方脸上挠了过去。

        “啊!”

        陈良善疼得惨叫一声,虽然他刚才已及时扭过了脑袋,才使得对方没有挠到自己的眼睛,但左侧脖子的皮肤上却瞬间传来一阵刺痛,竟直接被对方抓出了几道渗血的伤痕。

        女秘书情急之下又抓又挠,随后也是爆发出了浑身的力量,抬起双手就朝对方推了过去。

        陈良善没料到面前这个瘦弱的女人竟能爆发出如此力量,他只觉鞋底突然被滑了一下,继而整个人就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随后,陈良善感觉自己倒在了一个软绵绵的东西之上,而当他低头时才看见原来自己摔在了刘建民的尸体上,而自己撑着地面的双手此时也沾满了尸体周围流出来的鲜血。

        眼看女秘书即将逃跑,陈良善此刻的心中也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绝对不能让对方把这件事说出去,否则对自己这种有前科的人来说,生活、家庭、甚至是自己的囡囡也将来今后毁于一旦。

        于是就是在女秘书逃离的瞬间,陈良善扑上前就抓住了对方的脚踝,又一次将对方绊倒在了地上。

        “放开我!放开我啊你!”

        “你别跑!听我解释……”

        二人在地上撕扯着,一个逃一个抓,一个喊一个劝,而陈良善也此时也没什么更好的办法,只能拽着对方朝自己一点点拖了过来。

        女秘书大吵大闹着,眼看自己就要被抓住,于是用尽浑身力量,抬脚便朝对方脸上踢了过去。

        一下,两下,三下。

        接连的几脚踢在了自己脸上、鼻子上与眼眶上,陈良善只觉鼻子一热,两股浓厚的鼻血也顺着嘴巴流了下来,而自己的眼中更是被踢得眼冒金星,抓着对方脚踝的手也逐渐滑脱,最终手里也只剩下了一只对方粉色的拖鞋。

        虽然此时地面到处都是被擦成了一道一道的鲜血,但女秘书从陈良善手中挣扎出来以后,便立刻在满是鲜血的地面扑腾了几下后爬了起来,头也不回地就朝大门口跑了过去。

        “喂!别跑啊!”

        眼看对方即将逃离,陈良善也是拔腿就追,却不料还没追出两步,这个女秘书却突然因为脚下一滑,整个人也顿时栽倒在了门厅处,闷哼一声后便没有了动静。

        “你……你怎么了你!”

        陈良善立刻跑了过去,却发现女秘书的脚底都是鲜血,看来这也是对方刚才滑倒的原因,而又当他朝对方脸上看去时,顿时也被吓得头皮发麻。

        原来女秘书刚才在摔倒时,不小心撞在了门厅处的假山,而假山的顶端有一座“金龙雕像”,雕像的嘴部的设计正好是朝天空喷吐水雾。

        然而就因女秘书的这一摔,才导致这座雕像中金龙的尖嘴竟不偏不倚地插在了她的太阳穴上。

        此时的金龙雕像还在缓缓喷吐着水雾,但水雾也被女秘书太阳穴里流出的鲜血而染成了淡红色。

        “喂……你……你怎么了?”

        陈良善简直不敢相信还会发生这种事,他用颤抖的手推了推女秘书,发现对方纹丝不动,而当他把指头放在对方鼻子下方时,却发现对方已没有了呼吸。

        短短几分钟,两条人命竟先后葬送在了自己手中,陈良善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真实地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巨大的惊恐与绝望之下,也终于使得他的脑中一片空白。

        几秒种后,当客厅大钟响起时,陈良善也终于是从茫然中回过了神。

        此时他不知不觉地拿出了手机,刚按下了“110”三个键以后猛然惊醒,狠狠地抽了自己一耳光,喘着粗气道:“陈良善,你……你这是在干什么!如果现在报警,一切都完了……你的生活、你的家庭都完了!”

        也许是这一巴掌令他清醒了过来,于是陈良善现在脑海中也终于做了一个决定,他要逃离现场,绝不能被警察抓到!

        于是他立刻回到客厅,很快就在桌子上找到了囡囡的手机,然而正当他想离开时,却看见了客厅内无数凌乱的痕迹。

        虽然他并没有当过警察,也没有上过警校,但是在监狱服刑的那段期间他也听狱友们讲过许多刑侦破案方面的故事。

        指纹、鞋印、衣物毛屑,甚至是打斗中掉落的毛发,这些都是足以使警方对自己定罪的证据,而这些东西现在几乎满屋子都是。一旦警察勘察现场,相信很快就可以顺着这些痕迹找到自己。

        然而就在这时,自己的电话却又一次响了起来,他努力平复着心情按下了接听键,低声道:“喂?天南啊,什么事?”

        “喂!良善!和你说个事啊?就上回给你帮忙的那个文四宝,我今晚想把他也一起带来吃饭,你不介意吧?”

        陈良善这时才想起来今晚还和徐天南有约的事情,他刚想告诉对方今晚自己不能去了,但是立刻就意识到警察一定会很快发现这间别墅的凶杀案,而自己也绝不能在这种时候显出任何的异常。

        于是他镇定了心神,尽量用平稳的语气道:“没问题,你决定吧。”

        “好!1个小时后,8点钟北京路停车场,不见不散啊!嘿嘿……”

        挂下了电话,陈良善看了周围一眼,在屋内看不见的地方必定也是布满了自己的鞋印与指纹,甚至就连自己的鼻血也不知沾染到了哪里。

        突然间,脖子上的阵阵剧痛也使得他想起了一个更加绝望的事情:自己的皮屑组织竟然还留在了女秘书的指甲缝里。

        一个小时之内,自己不仅要赶到约定的地点,同时还要把这间屋子里所有关于自己的证据毁灭,然而……7点半放学后,接送刘小玥的司机也会把她送回到家,也就是说留给自己的时间,只剩下了短短的40来分钟。

        看着周围凌乱的现场,陈良善此时的脑中已乱做成了一团浆糊。